慕容倾心今日的胃口可好了,就算沈氏和皇浦靖毅不一直给自己夹菜的,她也会吃下很多的。

  慕容倾心都快已经忘记了,好久都没有像今日吃的那么香了,原本还以为是自己有了身子,虽然反应也大了,其实不是的,看来还是因为御膳房厨子的厨艺,不符合自己胃口吧。

  沈氏见慕容倾心此刻胃口大好,自己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时候也已经不早了,沈氏担心薄太后会有午睡的习惯,便交代了慕容倾心,“倾心啊,你现在刚刚用过膳,待会儿你就去午睡一会儿吧,我得去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了。”

  “娘亲,那好吧,你自己慢点啊,太后她并不是好相处的人。”慕容倾心小声的在沈氏的耳边说道。

  “放心吧,我知道的。”沈氏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薄太后的为人呢,虽然自己还从未在皇宫里面当过差,但是自己的娘亲就是伺候薄太后的,所以自己多多少少也对薄太后是懂得。

  “夫人,那么我们现在就去安宁殿吧。”皇浦靖毅拿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便笑了笑看着沈氏说道。

  “好的,皇上。”沈氏淡淡一笑,点了点头,便看着慕容倾心,沈氏还是有些舍不得慕容倾心。

  “娘亲,您只不过是去安宁殿给太后请安罢了,待会儿还得来倾心这里噢,倾心还有许多的话语,要与娘亲您说呢。”慕容倾心拉着沈氏的手,微笑的说道。

  “嗯。”沈氏点了点头,便与皇浦靖毅一块儿去了安宁殿。

  待沈氏和皇浦靖毅走后,一直让慕容倾心不明白的就是,沈氏怎么会想到要去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呢?难道说每一位进宫的夫人,都得去给薄太后请安吗?

  慕容倾心也想不明白,便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想了。

  “芸妃娘娘,您在想什么呢?”春儿见慕容倾心摇了摇头,便疑惑的问道,“娘娘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呢?要不要让奴婢去把程太医请来给您瞧瞧啊?”

  “不用了,春儿啊,你伺候本宫午睡吧,最近总觉得犯困啊。”慕容倾心一手搭在春儿的手上,微微地低下头,打了一个哈欠。

  “是。”春儿听了慕容倾心的吩咐,连忙应道,之后便搀扶着慕容倾心去了内殿歇息。

  ——安宁殿。

  薄太后这才刚刚服用过午膳,只见艳丽嬷嬷缓缓的朝着大厅走来。

  “太后,芸妃娘娘的娘亲,慕容夫人前往我们安宁殿这儿来了。”艳丽嬷嬷先是朝着薄太后微微地福了个身子之后,便小声的看着薄太后说道。

  “慕容夫人来了,哀家还以为慕容夫人不懂得规矩呢,只知道想念女儿,却还没有来给哀家请安。”薄太后请了艳丽嬷嬷所说的话语,点了点头。冷冷的说道。

  “太后,您是要见还是不见呢?如果不见的话,奴婢就去殿外面候着了。”艳丽嬷嬷见薄太后自言自语的说着,便疑惑的问道。

  “当然要见了,本宫想要看看能够教出慕容倾心这位宠妃的娘亲,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薄太后之前对慕容倾心还是很欣赏的,之所以这样,薄太后才会好奇沈氏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好的。”艳丽嬷嬷点了点头,便退到了薄太后的身后,等着皇浦靖毅和沈氏的到来。

  “皇上驾到……”

  皇浦靖毅刚刚带着沈氏来到了安宁殿,在殿门口守着的太监,便高声的喊道。

  皇浦靖毅本来没有打算到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的,但是想着,这既然都已经来了,那也没有不打招呼就直接离开的道理啊。

  “皇上吉祥!”

  安宁殿里的太监和宫女们,看见皇浦靖毅到来,便都纷纷的行礼请安。

  “都起身吧,母后可在殿内吗?”皇浦靖毅问着安宁殿的太监总管。

  “回禀皇上,太后刚才知道你们要来,便已经在主殿大厅等候你们了。”太监总管躬身回应皇浦靖毅。

  “好的,退下吧。”皇浦靖毅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皇上,您若是还有其他事情要忙的话,您就先回去吧,妾身在这儿,待会儿还可以陪着太后聊上几句话呢。”沈氏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始终都是得,面对薄太后的啊。

  “不碍事的,朕也得去给母后请安啊。”皇浦靖毅摇了摇头,便也陪着沈氏一起走进了主殿大厅。

  薄太后正坐在主位之上,虽然早就知道皇浦靖毅要带着沈氏来到哦安宁殿给自己请安,但是薄太后还是得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儿臣给母后请安了,母后吉祥!”皇浦靖毅躬身给薄太后请安。

  “皇上啊,你来了啊,怎么也不来哀家这儿用膳呢,还有康儿也真是的,一早就没有瞧见人影了,后来有宫人来说,康儿是与柔儿一同出宫,去了熙儿的府上玩了。”薄太后一脸抱怨的说着。

  生了那么多的孩子,既然没有一个会陪伴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是皇浦靖毅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更是不会陪着自己了。

  “呵呵,母后若是想要让朕陪着您用膳,您大可让艳丽嬷嬷告诉朕啊。”皇浦靖毅笑了笑,看着薄太后说道。

  “也罢了,罢了,皇上后宫那么多的妃嫔,若是哀家再让皇上来陪着,只怕那些妃嫔又得抱怨东,抱怨西了啊。”薄太后是看见沈氏的,但是却没有理会她,一直都在跟皇浦靖毅说话。

  “母后,今日朕恩准倾心的娘亲,进皇宫来看倾心了,这会儿她来给您请安的。”皇浦靖毅转头看了一眼沈氏,便肚子和薄太后说道。

  8酷x,匠D网bt首\发u

  “嗯。”薄太后点了点头,这才把目光停留在了沈氏的身上。

  “妾身沈氏,给太后请安了,太后万福金安!”沈氏福身行礼。

  “起身吧,刚才哀家还以为是谁在皇上的身边呢,原来是芸妃的娘亲啊。”薄太后说着,仔细看向沈氏,感觉沈氏很像一位故人,便情不自禁的叫了那位故人的名字:“紫儿?”

  “太后,您怎么了啊?”艳丽嬷嬷见薄太后看着沈氏出了神,便疑惑的问道。

  “没事,没事,哀家觉得芸妃的娘亲,太像一个人了。”薄太后听见艳丽嬷嬷的叫声,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

  “好了,母后,您与慕容夫人聊着吧,朕得回雍华殿去批阅奏折了。”皇浦靖毅说完,便离开了安宁殿。

  此刻沈氏还在安宁殿带着,刚才沈氏也是听见薄太后喊出了‘紫儿’这个名字,而紫儿正是沈氏的娘亲,也就是当娘伺候在薄太后身边的人。

  “太后,您刚才叫的是谁的名字啊?”待皇浦靖毅走了之后,沈氏这才看着薄太后问道。

  “哦,哀家刚才的确是看错人了,慕容夫人真的很像哀家年轻时候认识的一位故人呢。”说着,薄太后的心里,似乎闪过一丝的忧伤。

  当年若不是自己要抢夺皇浦靖毅这位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的抚养权,那么紫儿也不会就这样离开了自己。

  紫儿一生都是伺候着薄太后,就算是要死,紫儿也是为了保住薄太后的地位。

  薄太后对紫儿是愧疚的,也许就是这一点,所以沈氏才要前来安宁殿,见一见薄太后吧。

  “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太后您所说的那位故人,究竟是什么人呢?”沈氏知道自己这样问,的确是太唐突了,但是如果不这样问的话,又怎么能够让薄太后提起自己的娘亲紫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