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浦靖毅这几日都留在瑶华宫陪着慕容倾心用膳,只是慕容倾心至从有了身孕之后,这胃口也是越来越不好了,沈氏知道了之后,便打算自己下厨。

  慕容倾心只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沈氏下厨煮了一桌子的菜式,只是那时候凌氏总是会时不时的对沈氏找茬,慕容倾心还没有吃几口,整桌的菜式,都让凌氏给撤下去了。

  不过今日慕容倾心又能够再次迟到沈氏所煮的,心里还是特别的开心。

  “皇上,倾心,你们在这里等着便是。”沈氏笑了笑,看着皇浦靖毅和慕容倾心说道,随后便吩咐了双双和墨兰,“双双,墨兰,你们两个陪着我一起去小厨房帮忙啊。”

  “娘亲,倾心也很想帮您一起呢。”慕容倾心也是个闲不住的,见沈氏要给自己煮好吃的,她自然就是很想要去帮忙的了。

  “皇上,您就照看好倾心,妾身很快就会煮好了。”沈氏看了看慕容倾心,现在怀有身孕的慕容倾心,自然是不方便进去小厨房的了,所以只好让皇浦靖毅陪着慕容倾心。

  “夫人快去吧。”皇浦靖毅牵着慕容倾心的手,看着沈氏点了点头回应道。

  “好的。”沈氏这才放心的和双双还有墨兰一起去了小厨房。

  “芸妃娘娘,原来夫人也是会厨艺的啊?”春儿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以前总以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和夫人都不会厨艺的呢,今日倒是看见沈氏的架势,看来她还真的是贤妻良母啊。

  “怎么了?你可别小看本宫的娘亲啊。”慕容倾心听见春儿的问话,转头看着春儿回答道。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觉得大户人家的夫人,不都是有人伺候着吗,怎么还会去煮饭呀?”春儿好奇耳边,摇了摇头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吗,其实本宫也会厨艺的呢。”慕容倾心说着,便转头看着皇浦靖毅,“皇上,您也不知道臣妾会懂得厨艺吧?”

  “哦?原来倾心也会做一手好菜吗?那下次有机会的话,可得让朕好好的品尝一下倾心的厨艺了。”皇浦靖毅果然是不知道慕容倾心会懂得下厨,笑了笑说道。

  “那是自然,只是臣妾最近一闻到油腻的味道,就想要作呕,所以还是等着臣妾把孩子顺顺利利的生下来之后,便为皇上您做一桌子的好菜。”慕容倾心说着,一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好,皇儿啊,你说你的母妃,是不是很厉害啊。”皇浦靖毅听完慕容倾心所说的话语,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看向了慕容倾心的小腹,好像是在对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似得。

  “皇上,瞧您,臣妾腹中的胎儿才一个月多一些呢,您现在与他说话,根本就没有感应的呢。”慕容倾心知道皇浦靖毅是迫不及待的等着孩子出生,不过这也是需要时间的呀。

  “好好好,臣妾心切嘛。”皇浦靖毅点了点头,随后便看了一眼春儿吩咐道:“春儿你也去小厨房帮忙夫人吧。”

  “是,奴婢这就去。”春儿本来是在殿内伺候皇浦靖毅和慕容倾心的,既然皇浦靖毅让自己去小厨房,春儿自然就领命而去了。

  “魏元啊,这里也没有你的事情了,你也退下去吧。”皇浦靖毅见春儿走后,也吩咐了魏元,让她退下。

  “皇上……这……殿内没有一个奴才伺候的话,肯定是不好的了。”魏元有些犹豫了,躬身说道。

  “朕想与倾心多呆一会儿,难道也不可以吗?朕让你退下你就退下。”皇浦靖毅见魏元迟迟都还没有退出去,显得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好的,好的,奴才这就退下,这就退下。”见皇浦靖毅生气了,魏元只好点了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皇上,您别生气啊。”慕容倾心最不愿意看见皇浦靖毅生气的样子了,便笑了笑安抚道,“对了,皇上,这些日子您总是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伴在臣妾的身边,不知道朝上的事情,你可忙吗?”

  刚才因为有沈氏在身边,自己这么问,就被沈氏责备了,现在沈氏不在了,慕容倾心倒是想要关心皇浦靖毅朝政上的事情。

  酷=匠m网z唯^◎一正DU版8&,n8其他6都5是盗版t:

  “唉……朝堂之上的事情,每日都有那么的多,我也觉得烦心啊。”皇浦靖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如今大臣还管起了我的家事。”

  “皇上,您是一国之君,您的家事,在大臣们的眼里,也是国家大事呢。”慕容倾心淡淡一笑,便看着皇浦靖毅继续说道:“只是这些事情都会让皇上感觉到烦恼啊。”

  “你知道他们管我的什么事情吗?”皇浦靖毅知道慕容倾心是善解人意,便问道。

  “臣妾不知,还请皇上说明一二。”慕容倾心摇了摇头,看着皇浦靖毅问道。

  “第一件事情,自然是与倾心你有关系了,大臣们都纷纷启奏,让朕别总是来你的瑶华宫,但是这些大臣们,都被慕容大人一一被反驳了,他们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呢。”皇浦靖毅满意的笑了笑。

  慕容倾心是知道慕容豪的厉害之处的,有人说他女儿的坏话,那么对他来说,也是非常的不利,慕容豪自然是要反驳的了。

  “那么还有第二件事情吗?”慕容倾心好奇的问道。

  “那就是册立皇后一事,至从我登基的这几年来,后宫一直都没有皇后,我也不想册立皇后,你知道的,这些妃嫔没有一个是我满意的,除了倾心你啊。”皇浦靖毅说着,便把目光转向了慕容倾心的肚子。

  “皇上……”慕容倾心不明白皇浦靖毅的意思,慕容倾心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当什么皇后,她现在已经是妃子了,所以也挺满足了,有了皇浦靖毅的宠爱,比什么都好。

  “我在想,如果你腹中所生的是皇子,那就好了,我会册立他为太子,那么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娘娘了。”皇浦靖毅高兴的说着,脸上的笑容洋溢着。

  “皇上,您说……这不好吧,臣妾这才入宫没有多少日子,就算臣妾所生的是皇子,如果您真的要册立臣妾为皇后娘娘的话,那些大臣和后宫的姐姐们,肯定是要说话的了。”慕容倾心摇了摇头,她不想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

  “怎么还有你这样奇怪之人呢?那些妃嫔若是听到我要册立她们为皇后的话,她们各个都会很开心的啊。”皇浦靖毅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慕容倾心,也觉得慕容倾心跟自己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名分。

  “皇上,臣妾要的并不多,只要皇上心中有臣妾就好了,再说了,历朝以来,后宫的夺后争夺,还有皇子们的夺嫡争斗,臣妾也是听说过了,太可怕了。”慕容倾心不想自己成为夺后争斗的一员,也不希望将来自己的孩子与他的兄弟夺嫡争斗。

  慕容倾心只愿自己能够平平安安,安安稳稳的在后宫里生活着就足够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如果你生下的是皇子的话,我自由安排,你不可以拒绝,知道吗?”皇浦靖毅看着慕容倾心,一副命令的语气说道。

  “皇上……臣妾只想好好的与您在一起,不需要那些名分的,那些只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根本就不重要的呀。”慕容倾心虽然点头了,但是却还是得告诉皇浦靖毅自己心中所想的。

  皇浦靖毅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揉着慕容倾心在自己的抱怀里,静静的享受着,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