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已经过去多少个时辰了,双双已经为慕容倾心煎好了药,就等着慕容倾心醒来,而皇浦靖毅一直都不放心,便也留在了瑶华宫。

  虽然今日奏折很多还需要批阅的,但是皇浦靖毅更在乎的还是慕容倾心的身体,现在慕容倾心已经怀有自己的皇子了,皇浦靖毅自然是会更急的疼爱着慕容倾心了。

  “疼……”慕容倾心终于醒了过来,感觉到浑身疼痛,特别的身体以下的地方,仿佛就像似无法动弹了一样。

  慕容倾心想要轻轻地侧着身子,可是却发现根本就不能让自己动,还以为是怎么了,慕容倾心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的睁开眼睛。

  刚才让慕容倾心惊吓的事情,还以为自己再次重生了,原来不是,只是因为刚才被傅颜颖推倒了之后,昏迷了过去罢了。

  “倾心。”皇浦靖毅刚才一直都在床榻边沿坐着,虽然睡着了过去,但是感觉到了床榻有些动静,皇浦靖毅便醒了过来,看着睁开眼睛的慕容倾心,皇浦靖毅浅浅一笑,“你终于醒来了,这都过去好几个时辰了。”

  看u正版)$章节Ka上W%酷匠F{网

  “什么时辰了?皇上,臣妾还得去安宁殿给太后请安呢。”慕容倾心听到皇浦靖毅说现在已经很晚了,一惊,也顾不了身体的疼痛感觉了,就直接爬起身来。

  “慢点啊,倾心你可千万别乱动啊。”皇浦靖毅见慕容倾心起身,便连忙压住了她的肩膀,关心的说道:“程太医让你好好的歇息,这几日你就呆在瑶华宫,乖乖的呆着,除非有我陪同,不然你不许去御花园。”

  “皇上……啊……”慕容倾心刚才还没有主意到是哪里疼痛,现在才感觉到了,好像真的是下肢,这究竟是怎么了吗?

  “倾心,程太医说你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看来我的秀女大选,就直接取消吧。”皇浦靖毅很高兴慕容倾心能够怀上自己的孩子。

  本来这个月就举办三年一次的秀女大选的,但是因为皇浦靖毅的心一直都在慕容倾心的身上,便故意找借口说推辞两个月再秀女大选,现在看来,皇浦靖毅是想直接取消了。

  “皇上,这样的话,不好吧,太后会不高兴的啊。”慕容倾心不想因为自己,而让皇浦靖毅和薄太后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好,那么的话,薄太后以后对自己的印象肯定是更加的不好了。

  “倾心,你现在是已经有了身孕的人,我哪里还有心思去选秀女呢,我会有更多的时间用来陪着你的,还有我们的皇儿。”皇浦靖毅觉得刚才慕容倾心没有反应,大概是没有听到她怀有身孕这个好消息吧。

  “皇上,您刚才谁谁有了身孕啊?是臣妾吗?”慕容倾心刚才因为身体太疼了,果然是没有主意到皇浦靖毅所说的话语,这会儿是听见了,一脸惊讶的望着皇浦靖毅问道:“皇上,您说的是真的吗?”

  “君无戏言,朕何时骗过你呢,你怀有朕的皇儿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皇浦靖毅甚至比慕容倾心更加的激动,两手将慕容倾心的双手紧紧的牵住。

  “皇上……臣妾不敢相信,真的能够怀上您的孩子了。”慕容倾心说不出的激动,现在有了孩子,那么自己在后宫之中的地位,又是能够稳稳上升了吧,只是慕容倾心并不想利用孩子。

  “朕要给你晋升,是册封皇贵妃好呢?还是册封贵妃好呢?”皇浦靖毅拿不定主意,因为他太高兴了,他也巴不得现在就直接让慕容倾心登上皇后的位置。

  只可惜慕容倾心入宫还不到一年,如果皇浦靖毅想要册立她为皇后的话,第一个反对的自然就是薄太后和薄氏一族的人了。

  慕容倾心知道,皇贵妃的位分,那是比昭仪还大,这才入宫不到半年,本来自己的敌人就很多,如果现在慕容倾心这么快就被册封的话,真的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慕容倾心思考了片刻之后,便看着皇浦靖毅笑了笑回答道:“皇上,臣妾不要晋升,臣妾只希望皇上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臣妾和臣妾孩子的身边就足够了。”

  “唉……”听到慕容倾心的回答,皇浦靖毅不知道为什么,对慕容倾心心疼了起来,“如果后宫所有的妃嫔都像你这样想就好了,她们各个都是为了位分,你争我夺的,这究竟有什么意思啊。”

  “皇上,臣妾要的并不多,更何况皇上不是一个人的皇上,您的后宫所有姐妹们的皇上,臣妾就算要求皇上您有时间多陪陪臣妾,只怕也会让她们不满吧。”慕容倾心是不敢要求太多罢了。

  “怕她们不满,可是怎么却不怕朕不满呢,如果朕没有陪着你,朕会感到不满的啊。”皇浦靖毅觉得慕容倾心总是替他人着想的多,很多事情却是忽略了自己。

  如果说慕容倾心只是为他人着想的多,那只是她的前世,这一世,慕容倾心要做了虚伪的人,就算是正如皇浦靖毅所想的那样,慕容倾心就算是装,也得装出善解人意,为他人着想的女子。

  “皇上,臣妾知道您会不高兴的,那就当臣妾说错话了嘛,臣妾还是更希望皇上能够陪着臣妾的。”慕容倾心说着,便依靠在了皇浦靖毅的怀抱里。

  双双刚才已经出去重新给慕容倾心热药了,走到内殿的时候,却看见慕容倾心靠在皇浦靖毅的怀抱里,双双便有不敢进去,只能够在内殿门外等候着了。

  “双双,你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啊?”春儿是想到内殿来看看慕容倾心的,也不知道慕容倾心现在怎么样了,刚刚走到内殿,就看见双双站在门外,便疑惑的问道。

  “嘘!”双双听见春儿的说话声音,连忙朝着春儿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小声的在春儿的耳边说道:“春儿姐姐,你就别说话了,你看看啊,小姐和皇上正在亲热呢。”

  “啊?”春儿听完双双说的话,朝着内殿里面偷偷的望着,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呵呵,是啊,是啊,那么我们就别打扰皇上和芸妃娘娘亲热吧。”

  “咳咳咳……”皇浦靖毅和慕容倾心都感觉到内殿外面有人,这才松开了对方。

  “是谁在外面啊,进来。”皇浦靖毅一脸严肃的看着。

  “是奴婢……”双双端着药,便缓缓的朝着内殿走了进去,走向了慕容倾心的床榻前。

  而春儿知道慕容倾心醒来了,便也没有去内殿,就站在门外玩着,等着双双出来。

  “双双怎么一直站在外面呢?”慕容倾心知道双双一定是来了很久,刚才就闻到了苦药的味道。

  “啊?奴婢刚刚来的,小姐,您喝药吧。”双双就知道,慕容倾心大概也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音吧,笑了笑把药端给了慕容倾心,准备伺候她喝药。

  “双双,你退下吧,让朕喂倾心喝药就是了。”皇浦靖毅说着,便伸手接过双双手中的药。

  “是,那奴婢先告退了,这儿有蜜饯的。”双双笑了笑,点点头,朝着慕容倾心和皇浦靖毅微微地福了个身子,便退出了内殿外面。

  皇浦靖毅喂着慕容倾心服用药,这是慕容倾心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又跟皇浦靖毅走近了一步,这样你侬我侬的感觉真好,比起前世,那个虚伪的夫君,慕容倾心更喜欢这一世自己所选的皇浦靖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