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浦靖毅刚刚下朝没有多久,只见皇浦康毅就在雍华殿等候着自己,按理说皇浦康毅的年龄,已经到可以去参与上朝了,只是他至小就呆在宫外,所以更是不喜欢朝上的事情了。

  薄太后也希望皇浦康毅能够跟皇浦靖毅学习学习,也能够偶尔与自己商讨朝上的事宜,不过薄太后还是心疼皇浦康毅的身子,便也没有逼迫他了。

  “皇兄。”皇浦康毅看见皇浦靖毅来了,便打了个招呼,“还好皇兄今日下朝早啊,不然臣弟可是要登上很久呢。”这几日因为身子一直都没有恢复,薄太后也不放心皇浦康毅到处乱跑,他都快要闷死了。

  “怎么了,康儿身子好些了吗?怎么想要跑来找皇兄玩了呢?”皇浦靖毅笑了笑,便带着皇浦康毅一起走进了雍华殿的主殿。

  “身子的确是好些了,只是母后她不放心,小题大做罢了,都是老毛病啊。”皇浦康毅说的很洒脱,好像自己的病情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似得。

  “哈哈哈!”皇浦靖毅看着皇浦康毅洒脱的性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愧是康王啊,这说起话来就是寻常的人不一样啊。”

  “皇兄是在取笑臣弟吗?”皇浦康毅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

  “自然不是了。”皇浦靖毅摇了摇头,“对了,朕本想下了朝就去安宁殿给母后请安的,可是这今日的奏折太多了,只怕是没有空去啊,待会儿康儿回安宁殿的时候,记得待朕与母后说说啊。”

  “母后,她一早就出去了,好像是去了瑶华宫吧,臣弟也是听宫人们说的。”皇浦康毅因为起床的比较晚,当他去主殿找薄太后的时候,已经不在了。

  “你说太后去了瑶华宫?”皇浦靖毅听了皇浦康毅所说的话语,顿时惊讶,不知道薄太后无缘无故去了瑶华宫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皇上,您怎么了啊?”魏元见皇浦靖毅一脸担忧的样子,便疑惑的问道。

  “魏元,你说母后去瑶华宫是为了什么事情呢?该不会是倾心出事了吧?”皇浦靖毅说完,来不及多想,就看着魏元吩咐道:“快去准备一下,朕要亲自去一趟瑶华宫。”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见皇浦靖毅一副很着急的样子,魏元也不敢怠慢,躬身领命之后,便退了出去。

  “皇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皇浦康毅还是第一次看见皇浦靖毅这么紧张的样子呢,看来慕容倾心在皇浦靖毅的心目中,真的是非常的不一般啊。

  皇浦靖毅一直都把慕容倾心当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从第一次见到慕容倾心就感觉,她非常的特别,和世间的女子,不一样。

  慕容倾心不是为了权利和利益才接近自己的,所以皇浦靖毅喜欢这样的女子,才会对慕容倾心更加上心。

  “皇兄……”皇浦康毅见皇浦靖毅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居然没有回应自己,皇浦康毅大声的喊道。

  “嗯?怎么了康儿?”被皇浦康毅这么一喊,皇浦靖毅突然惊醒过来似得,转头看着皇浦康毅问道,“是不是魏元已经打点好了呢?”

  “皇兄,我说你是怎么了啊?走神了啊。”皇浦康毅无奈的摇了摇头,“皇兄我们还是先出去看看魏公公准备的怎么样了吧,免得你这心里啊,一直在想着芸妃娘娘的。”

  “你这小子,怎么知道朕心中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呢。”皇浦靖毅拍了拍皇浦康毅的肩膀,便与他一起走出了主殿外面去。

  “皇上,奴才都已经准备好了。”魏元刚好打点了好一切,便准备返回主殿,就看见皇浦靖毅和皇浦康毅走来。

  “好的。”皇浦靖毅要不是因为赶时间的话,就会步行去瑶华宫了,但是因为他担心慕容倾心的安危,所以就得坐着轿辇。

  ——瑶华宫。

  薄太后说要惩罚傅颜颖,可是又不忍心,毕竟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亲侄女,是自己的内亲。

  可若是不惩罚傅颜颖的话,要是皇浦靖毅下旨惩罚的话,那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啊,所以薄太后心里非常的究竟。

  黎秀儿倒是已经迫不及待的了,她想要等着薄太后惩罚傅颜颖,可是这惩罚还迟迟未下达,黎秀儿都快要按耐不住了,正想要与薄太后说话的时候,殿外传来了皇浦靖毅的说话声音。

  “母后……”皇浦靖毅和皇浦康毅一同前来,异口同声的叫道。

  “怎么皇上与康儿一同来的呢?”薄太后刚才都还没有听见殿外面小太监高声喝道的声音,只见皇浦靖毅和皇浦康毅已经走来了。

  “倾心,发生什么事情了?”皇浦靖毅正准备与薄太后说话的,可是却看见慕容倾心躺在了床榻上面,而且还是昏迷不醒的样子,皇浦靖毅连忙跑到了床榻边上。

  “母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皇浦康毅知道皇浦靖毅关心慕容倾心,便疑惑的看着薄太后问道。

  此刻的傅颜颖还是跪拜在地上,第一次跪了那么久,傅颜颖都快要坚持不住了,但是没有薄太后的命令,她一刻都不敢动弹一下啊。

  .酷%,匠1》网S永久M免;*费看小说g

  “是这样的康王,今日在御花园颖妃妹妹与芸妃妹妹发生的争执,颖妃妹妹将芸妃妹妹的轿辇推倒了,导致芸妃妹妹从轿辇上摔了下来。”黎秀儿连忙回应道皇浦康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现在芸妃妹妹是昏迷了,刚才经过程太医的诊断,已经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不过好在胎儿没事呢。”郭昭仪知道黎秀儿是故意要让傅颜颖受到惩罚的,便连忙接着说上了这一句话。

  “颖妃……”皇浦靖毅二话不说,就气势汹汹的朝着傅颜颖走去,“你可知罪,你险些害死朕的皇儿了,你可知道吗?”皇浦靖毅是第一次大发雷霆。

  “是……皇……皇上……臣妾……知道的……”傅颜颖吓得,说话支支吾吾的,“皇上……臣妾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昭仪娘娘不是说了嘛,芸妃的胎儿没事的。”

  “哼……”皇浦靖毅冷哼了一声,朝着魏元说道:“魏元,你说,肆意谋害皇嗣,应该如何处置呢?”

  “这……皇上,芸妃娘娘已经保住了胎儿,您就别生气了嘛。”魏元也是因为薄太后,所以才不敢说,只能够安慰着皇浦靖毅。

  “朕让你说,你就说。”皇浦靖毅一脸严肃的看着魏元,“没有什么不敢说的,颖妃虽然是母后的亲侄女,可是她犯了错,还是必须得受到惩罚的,不然其他妃嫔那里是说不过去的。”

  “是呀,皇上臣妾认为您说的对,虽然芸妃妹妹已经没事了,可是她都已经昏迷了许久,臣妾也是非常担心芸妃妹妹的啊。”黎秀儿淡淡一笑,缓缓的走到了皇浦靖毅的身边。

  “母后,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是儿臣认为,既然颖妃有错在先,受到惩罚是必须的。”因为皇浦康毅觉得自己与慕容倾心有缘,所以也想要站在慕容倾心那边说话。

  “皇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臣妾认为,芸妃妹妹现在只是昏迷,醒来之后就没事了,您也别生气,至于颖妃妹妹嘛,她已经知道错了。”郭昭仪还是站出来,帮助傅颜颖说话。

  傅颜颖已经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他知道的,皇浦靖毅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就算自己怎么求饶,也是没有用的。

  “来人,将颖妃带走,回含章殿闭门思过三个月。”皇浦靖毅说话之后,便又重新返回床榻边上,去陪着慕容倾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