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太后和郭昭仪还有黎秀儿,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容倾心这个时候有了身孕,也许对慕容倾心和皇浦靖毅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吧,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简直就是个威胁。

  郭昭仪与黎秀儿相视对望了一眼,她们心中各怀心事,谁也不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但是却知道,慕容倾心怀有身孕,必定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薄太后更是说不上,究竟是喜,还是不喜,面无表情的看着程太医问道:“程太医可把脉清楚了吗?芸妃真的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子了吗?”

  薄太后只是想再确认一遍罢了,因为她并不喜欢慕容倾心,可是如果慕容倾心是第一个怀有皇浦靖毅的孩子,她自然是不会对慕容倾心怎么样的。

  只要慕容倾心不对自己照成威胁的话,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对待慕容倾心,和她腹中的胎儿。

  程太医不敢违抗薄太后的吩咐,既然薄太后让他再给慕容倾心把一次脉的话,程太医就照做了。

  “回禀太后,微臣已经确认了,芸妃娘娘的确是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程太医点了点头,便躬身回应着薄太后。

  “嗯,很好。”薄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问道,“只是刚才芸妃流了那么多的血,不会对她的胎儿照成什么伤害吧?”

  “回太后,那不碍事的,微臣也已经给芸妃娘娘止血了,只要让宫女给芸妃娘娘再次清理一下便是了。”程太医摇了摇头说道。

  “程太医,那你可得给芸妃开一些保胎安胎的药才是啊。”郭昭仪虽然有些嫉妒慕容倾心,但是人各有命,既然她已经有了身孕,那么郭昭仪也不好怎么样了。

  “是,微臣知道的。”程太医看着郭昭仪回答道。

  “香凝啊,芸妃如今已经怀有身孕,这是哀家的第一个孙儿,也是皇家的子嗣,所以哀家希望香凝你和秀儿看着芸妃这一胎。”薄太后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慕容倾心,但是她腹中的孩子,还是对自己有用处的。

  薄太后虽然不希望后宫妃嫔生下孩子,让自己太后之位有了威胁,但是如果薄太后能够对那小皇子好的话,将来小皇子登基了,那么自己成为太皇太后还是能够掌权的。

  “太后,您就放心吧,臣妾和黎妃妹妹知道怎么做的。”郭昭仪看着薄太后回应完之后,便转头看了一眼黎秀儿。

  黎秀儿淡淡一笑,点了点头说道:“从芸妃妹妹进宫之后,臣妾就与芸妃妹妹交好,所以太后您放心吧,臣妾会时常来瑶华宫看看芸妃妹妹的。”

  郭昭仪好奇,什么时候薄太后对慕容倾心如此上心了呢?如果将来慕容倾心真的生下了皇子,那么她的妃位,会不会就超越了自己呢?

  如今后宫没有一个妃嫔能够超过自己,可是郭昭仪突然觉得,现在的慕容倾心已经给自己照成了威胁。

  “昭仪姐姐,昭仪姐姐,你在想什么呢?”黎秀儿见郭昭仪发呆,便小声的叫着问道。

  “啊?怎么黎妃妹妹叫我有什么事情吗?”郭昭仪回过神来,看着黎秀儿笑了笑问道。

  “没事呢,只是昭仪姐姐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要是被太后看见了,只怕不高兴了呀。”黎秀儿只是在提醒郭昭仪罢了,因为薄太后最讨厌有其他妃嫔在自己面前,心不在焉的样子。

  “太后,颖妃娘娘来了。”艳琴已经找到了傅颜颖,便把她带到了薄太后的面前。

  “姑……姑妈……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傅颜颖知道薄太后是绝对不会因为慕容倾心受伤,让责骂自己的,虽然知道,但是傅颜颖在面对薄太后的时候,似乎还是有些恐惧的。

  “颖妃。”薄太后严肃的叫道。

  傅颜颖看了一眼床榻上躺着的慕容倾心,该不会被自己伤的很严重吧,听见薄太后叫着自己,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薄太后问道:“姑妈,颜颖在呢,您找颜颖有什么事情呢?”

  “你可知道自己已经闯下祸了吗?”薄太后知道,就算自己不惩罚傅颜颖,要是让皇浦靖毅知道,慕容倾心是因为傅颜颖而受伤的话,皇浦靖毅会更加的生气,可能惩罚还会更加的严重吧。

  “闯祸,只是颜颖在御花园跟芸妃闹着玩呢,她自己晕倒了吧。”傅颜颖才不愿意去承认呢,硬是嘴硬,绝对不去认错,“姑妈啊,芸妃的身子本来就比较较弱的,何况我又不是故意的。”

  “颖妃妹妹,芸妃妹妹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子了。”黎秀儿嘴角微微扬起,偷偷的笑了笑,便缓缓的走到了傅颜颖身边,看着她说道。

  “什……什么?慕容倾心有身孕了?”傅颜颖听了黎秀儿所说的话语,感觉就像似晴天霹雳一般,没有想到慕容倾心怀有身孕,那么自己推倒她的轿辇,她受伤了,会不会影响胎儿呢?

  更2新{L最3%快上as酷U‘匠网

  傅颜颖感觉非常的害怕,如果自己弄伤了慕容倾心,而又因为这样影响了她腹中的胎儿的话,就算傅颜颖有薄太后的庇佑,只怕皇浦靖毅也不会绕过她吧。

  傅颜颖不相信的望着黎秀儿,黎秀儿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颖妃妹妹啊,你也真的是不小心啊,这开玩笑归开玩笑,可是弄伤了芸妃妹妹,那可就不好了呀。”

  “我……姑妈,颜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还请姑妈千万不要告诉皇上啊。”傅颜颖吓得,连忙跪拜在了薄太后的身边,求情,“姑妈,颜颖不想让皇上生气啊。”

  “哼……”薄太后甩开了傅颜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冷冷的说道,“哀家帮不了你了,你险些伤害到皇上的子嗣,你让哀家如何在替你隐瞒呢,再说了,香凝和秀儿也是知道的啊。”

  “那可怎么办呢?”傅颜颖见薄太后也不想理会自己,想了想,便把目标转移到了郭昭仪和黎秀儿的身边,“昭仪姐姐,黎妃姐姐,你们就替颜颖保密吧,好吗?”

  以前傅颜颖哪里会用这样柔声的语气,更不会跪下求郭昭仪和黎秀儿说话的了,一直都是非常的霸道,根本就不会把她们两个放在眼里,今日因为求情才这样说话,只是不知道郭昭仪和黎秀儿吃不吃傅颜颖这一套。

  黎秀儿倒是不想理会傅颜颖,谁让她以前总是那样的嚣张,不管有没有宫女在身旁,都欺负自己,今日难得能够看着傅颜颖被罚,黎秀儿心底里高兴的很。

  郭昭仪倒是还得看在傅颜颖是薄太后的亲侄女份上,郭昭仪有些为难,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看着薄太后说道:“太后,既然现在芸妃妹妹的胎儿也没有什么大碍了,您就别与颖妃妹妹计较了吧。”

  “这可不行。”黎秀儿一听,郭昭仪居然替傅颜颖求情,连忙反对,“太后,臣妾不是要争对颖妃妹妹的,只是这伤害了怀有身孕的妃嫔,若是不惩罚的话,只怕后宫的妃嫔会越来越不分轻重的。”

  “嗯。”薄太后似乎觉得黎秀儿说的话,很有道理,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傅颜颖说道,“哀家就不给你重的惩罚了,希望你下次真的能够学乖。”

  “姑妈,不要啊,颜颖不要惩罚,不要啊,颜颖会改的,会改的。”傅颜颖可怜巴巴的望着薄太后,希望薄太后可以对自己网开一面。

  黎秀儿见薄太后好像有些不忍心,翻了个白眼,看着傅颜颖说道:“颖妃妹妹,知错能改是好事,只是你嘴上这么说,而且大家都知道你总是争对芸妃妹妹,万一这次放过你了,下一次你还是不记得,又得伤害到芸妃妹妹,那可怎么办呢。”

  傅颜颖知道,黎秀儿肯定是看自己不爽,所以不但不肯替自己求情,而且还在薄太后的面前参自己一本,傅颜颖会记着这一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