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在御花园的时候,慕容倾心根本就不想与傅颜颖周旋,便上了轿辇,准备去往安宁殿,可是傅颜颖却不甘心,硬是重重的摇晃着轿辇,慕容倾心才会从轿辇上摔了下来的。

  薄太后最不愿意看见后宫妃嫔争来斗去了,可是这种事情始终都是避免不了的。

  “走,哀家要去瑶华宫瞧瞧,香凝,秀儿你们也跟着哀家去吧,其余的人,都退安了吧。”薄太后起身,一手搭在了秀丽嬷嬷的受伤,看着郭昭仪和黎秀儿说道。

  “是太后。”郭昭仪与黎秀儿互相对望了一眼之后,便一同朝着薄太后回应道。

  只见薄太后的语音刚刚才落下,就冲冲忙忙的朝着瑶华宫的方向走去,秀丽嬷嬷搀扶着薄太后,走快要跟不上了,“太后,您慢些啊,轿辇就在前面了。”

  薄太后与郭昭仪还有黎秀儿,各自都上了轿辇之后,朝着瑶华宫的方向驶去。

  郭昭仪也是一脸担心的样子,毕竟后宫出了事情,自己也是有责任了。

  可是黎秀儿便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傅颜颖和慕容倾心,无论那个人出事,都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与慕容倾心友好,也不过就是因为之前就认识。

  ——瑶华宫。

  慕容倾心受伤了之后,春儿连忙派了人把慕容倾心抬回瑶华宫,也让双双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可是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太医还没有了,只见慕容倾心腿部有血迹。

  “糟糕,芸……芸妃娘娘,您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呢?”春儿非常担心慕容倾心的安危,一手抓着慕容倾心的手,一手轻轻地擦去慕容倾心额头上的汗水。

  “本宫……现在好难受……突然是肚子……肚子……”慕容倾心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感觉整个人都失去的力气,全身也软绵绵的,就连现在说话的时候,都感觉到特别的费劲。

  “唉……也不知道双双,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呢?”春儿着急了,时不时的朝着门外看去,可是就是还没有看见双双的人影,“芸妃娘娘,您在忍着点啊。”

  “春儿……本宫到底是怎么了……”慕容倾心问完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娘娘……芸妃娘娘……”春儿见慕容倾心晕了,连忙摇了摇头慕容倾心的身子,“娘娘,您没事吧?”

  苏公公在门口等着双双回来,突然听见春儿在内殿里叫喊的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连忙赶了进去,看着春儿问道:“春儿姑娘,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苏公公,芸妃娘娘都已经晕倒了,可是双双都还没有回来,这从瑶华宫去往太医院的路程,虽然远,但是再远也应该回来了啊。”春儿放心不下慕容倾心,不然这会儿她就要赶去太医院瞧瞧了。

  “春儿姑娘,你就着急,要不我去太医院看看吧。”苏公公见春儿一脸担忧的样子,便说道。

  “那行,苏公公就麻烦你了啊。”春儿点了点头,看着苏公公说道。

  “太后驾到……”

  “郭昭仪驾到……”

  “黎妃娘娘驾到……”

  苏公公刚刚要准备离开内殿的时候,只听见外面传来太监高声喊道。

  “是太后,昭仪娘娘还有黎妃娘娘,她们都来了。”春儿起身,便准备给薄太后郭昭仪还有黎秀儿请安。

  “这件事儿,待会儿春儿姑娘一定要跟太后说说,是颖妃娘娘伤害了咱们的芸妃娘娘啊。”苏公公很想替慕容倾心打抱不平,可惜自己只是一名小小的太监罢了,说话哪里有分量啊。

  “我知道了,苏公公。”春儿点了点头现在慕容倾心被伤害的这么严重,若是再不告状的话,只怕将来傅颜颖会越来越嚣张,到时候可不是推到轿辇那么简单了,说不定就是整死慕容倾心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薄太后刚刚走进内殿一步,便冷冷的问道。

  “奴婢,参见太后,昭仪娘娘,黎妃娘娘,太后吉祥,二位娘娘吉祥!”春儿一一的福身行礼请安。

  “奴才,参见太后,昭仪娘娘,黎妃娘娘……”苏公公也躬身行礼请安。

  “都起身吧,哀家问你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薄太后瞟了一眼春儿和苏公公,再次问道。

  “哎呀,太后,你看芸妃妹妹流血了。”黎秀儿往慕容倾心的床榻一看,只见都是血迹,便惊讶的看着薄太后说道。

  “这……”薄太后这才注意到,躺在床榻在了慕容倾心,似乎面色憔悴,大概是因为晕倒过去的缘故吧,一动不动的。

  “奴婢,已经让双双去太医院请太医了,只是好久都还没有回来呢,奴婢担心芸妃娘娘的安危……”春儿说着,她是真心关心慕容倾心的身子。

  “艳琴,你派人去太医院看看,怎么人去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回来,要是芸妃有个什么的,哀家绝对不放过。”薄太后也是因为慕容倾心救了皇浦康毅,所以才会觉得欠了慕容倾心的一个人情。

  “太后,奴婢刚才已经派人去太医院了,说不定在路上就会碰见双双了。”艳琴朝着薄太后微微地福了个身子回应道。

  “嗯,派人找一下,这会儿颖妃去了哪里,你赶快让她到瑶华宫一趟,哀家待会儿有事情要问她。”薄太后本来也是想站在傅颜颖那边,帮她说话的,只是看见慕容倾心好像很严重的样子,这多多少少也是得给个交代啊,免得皇浦靖毅定是不会放过的。

  “奴婢这就去找颖妃娘娘。”艳琴嬷嬷说完之后,便退出了瑶华宫。

  “太后,您看芸妃妹妹她……”郭昭仪看了一眼慕容倾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多的血迹,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居然流了那么多的血,没有想到颖妃妹妹她怎么那么狠心啊。”

  “唉……”薄太后已经不想再帮傅颜颖说话了,暗自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香凝,哀家已经管不住颜颖了,待会儿哀家问她一些话之后,就交给你处置吧。”

  “太后,您真的要处置颖妃妹妹吗?”郭昭仪一听薄太后说的话,便惊讶的问道,“您可是最疼爱颖妃妹妹的啊。”

  “香凝姐姐,知道你心善,可是现在芸妃妹妹都被颖妃妹妹伤害的晕倒了过去,若是不处置颖妃妹妹的话,只怕以后后宫的妃嫔,会都像颖妃妹妹那样,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呀。”黎秀儿也是因为看不惯傅颜颖,所以也正好趁机说上她几句坏话。

  “程太医里面请。”双双总算是把程太医给请来了,若不是刚才在去往太医院的路上被傅颜颖的人拦住,自己怎么可能会去那么晚呢。

  “微臣叩见太后,昭仪娘娘……”程太医刚刚躬身请安,薄太后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程太医不许请安了。

  oo更新mD最:2快《上酷匠nf网

  “程太医,你还是赶紧给芸妃妹妹瞧瞧去吧。”黎秀儿站在郭昭仪的伸手,看着程太医说道。

  “是,微臣这就去。”程太医双手抱拳回应完之后,便拿出了药枕,和细线,准备给慕容倾心把脉。

  程太医刚走近了床榻一步,却看见慕容倾心有血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还是先把脉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再做处理吧。

  程太医仔细的给慕容倾心把脉,心里松了一口气,慕容倾心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好在及时赶到,不然失血过多,只怕腹中的胎儿就不保了。

  “恭喜太后,恭喜芸妃娘娘。”程太医双手抱拳,朝着薄太后贺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