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殿。

  妃嫔们各个都不敢迟到,每日都很准时来到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薄太后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迟到,那便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薄太后由秀丽嬷嬷搀扶着,缓缓的走到了主殿大厅,今日薄太后的心情挺好的,因为昨晚与皇浦康毅和皇浦静柔兄妹两人,整整彻夜闲聊。

  虽然只是随便聊一些家常话语,但是薄太后可以感觉的到,自己与孩子们的温暖,虽然平日她只顾着朝政和权位的事情,难免也会疲惫的。

  “太后万福金安!”所有的妃嫔们一同请安行礼。

  “嗯,起身吧。”薄太后坐在主位上,满脸笑意的看着妃嫔们,只见两个位置是空着的,薄太后连一沉,问道:“怎么芸妃与颖妃还没有到呢?”

  “这……我们也不知道呢。”郭昭仪一眼扫过所有妃嫔,这才主意到,慕容倾心和傅颜颖今日居然迟到了,郭昭仪怕薄太后不高兴,便笑了笑说道,“太后,昨日皇上去了芸妃妹妹那儿,想必芸妃妹妹今日应该不会起的那么早吧。”

  本来是想替慕容倾心说话的,可是那些不好安心,对慕容倾心有所嫉妒的妃嫔,却让她们有了机会可以说慕容倾心了。

  “昭仪姐姐,就您最善解人意了,芸妃虽然得宠,可是给太后请安,那可是头等大事呢,怎么能够迟到呢。”兰妃翻了个白眼,便看着郭昭仪说道。

  “就是,就是啊。”辰嫔也连忙点了点头说道。

  辰嫔向来就与兰妃走得近,而且一直并不是很得宠,所以慕容倾心盛宠不断,她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怎么能够不嫉妒呢。

  “哼……”淳嫔只是轻轻地低哼了一声,便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太后,臣妾认为,芸妃这样简直就是不把您老人家放在眼里了,今日迟到一次,难免将来还会迟到,所以还是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芸妃才是啊。”兰妃微微地低着头,对薄太后说道。

  薄太后瞥了一眼兰妃和辰嫔,严肃的说道:“惩罚,哀家今日本来心情很好的,可是你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听着哀家耳朵都在嗡嗡响着。”

  “太后,您别生气啊,兰妃妹妹和辰嫔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郭昭仪看了一眼兰妃和辰嫔,摇了摇头,示意她们别再继续说下去了。

  “香凝啊,哀家信任你,把一大半后宫的事宜都交给了你,当然也包括管好这些妃嫔了,所以哀家今后不希望后宫有任何一位妃嫔,说其他妃嫔的坏话。”薄太后希望后宫和睦相处,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薄太后是从后宫死里逃生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后宫里,那些妃嫔们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呢。

  “太后教训的是,臣妾一定会好好的管教妹妹们的,绝对不会让太后您失望的。”郭昭仪听了薄太后的吩咐,连忙福了个身子回应道。

  “我说昭仪姐姐啊,太后就是偏心,总是待你这么好,和你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呢。”兰妃对郭昭仪总是羡慕嫉妒恨的,都是皇上身边不受宠的妃嫔,可是却是那么的天差地别。

  “咳咳咳……”薄太后故意重重地咳嗽一声,就是示意兰妃停止说话。薄太后最生厌像兰妃这样口无遮拦的人了,每次说话都不分场合,总是让薄太后听着非常的不舒服。

  “臣妾……”兰妃连忙低下头,“臣妾不该多嘴的。”

  “知道就好,你们这些人,知道自己为何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吗?”薄太后总是教训傅颜颖不得皇浦靖毅的宠爱,可是后宫里,又不止傅颜颖一位不受宠的妃嫔。

  如今有了慕容倾心这个人物,后宫的妃嫔,不过就变成了摆设一般,薄太后明里自然是不好跟皇浦靖毅多这些了,但是在暗里,她也有叮嘱魏元一定要好好的看着皇浦靖毅。

  只是皇浦靖毅,现在就像是着了慕容倾心的妖术一般了,无论谁说,无论谁劝,都无法让皇浦靖毅不去瑶华宫找慕容倾心。

  “这都什么时辰了啊,还是不见芸妃和颖妃,太后您说她们是去了哪儿呢?”兰妃应该刚才被薄太后教训了一句话,根本就不想再多待在安宁殿,只是慕容倾心和傅颜颖迟迟都还没有来,大家谁也没有离开。

  “颖妃该不会又闹脾气了吧?”辰嫔看了一眼兰妃,小声的问道。

  “她看是太后的亲侄女呢,来不来,太后倒不会怎么说她,只是这芸妃嘛,太后向来就看她不顺眼的。”兰妃看着辰嫔,笑了笑,也小声的说道。

  “芸妃如今得宠了,自然是不会像我们这样了,她就算不懂得规矩,皇上也不会责怪她的,人与人的差别就是这样大,老天爷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又有什么办法呢?”淳嫔心里有些不舒服,只要一想到慕容倾心盛宠不断,就想要把她给捏死。

  “怎么了?淳嫔平日不喜欢说话的,怎么现在也按耐不住了啊?是不是嫉妒人家芸妃得宠啊?”兰妃听见淳嫔小声唠叨的话语,便笑了笑转头看着她问道。

  “兰妃姐姐,你这话说的,难道您与辰嫔妹妹就不嫉妒人家芸妃娘娘了吗?”淳嫔冷笑了一声,便看着兰妃问道。

  “你们还是少说两句了,太后都没有说话呢。”黎秀儿静静的观察着薄太后,再看了看所有的妃嫔,她们各个私底下都在议论着慕容倾心盛宠的事情。

  “黎妃姐姐,以前你可是最的皇上的喜爱啊,如今皇上是成日成夜的都往瑶华宫跑,您难道就不生气了吗?”辰嫔见黎秀儿提醒大家别乱说话,便笑了笑反问道。

  “这便没有什么,皇上只要高兴就行,想去哪儿,我们这些做妃嫔的也管不着啊。”黎秀儿说完,便也没有再继续理会她们了。

  “唉,真的是替黎妃姐姐您感到不值得啊,恩宠被抢走了,可是您还是为皇上着想,难得啊,难得啊。”辰嫔一副叹息的语气说道。

  “辰嫔妹妹,你是不知道啊,听说黎妃与芸妃走得近,所以她当然不会生芸妃的气了。”兰妃看了一眼黎秀儿,便再看着辰嫔说道。

  “哦,难怪了。”辰嫔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再继续闲言碎语的,难道就不怕太后不高兴了吗?”郭昭仪终于发话了,刚才她静静的坐在了薄太后的身边,见薄太后的脸色变化,便看着兰妃和辰嫔训斥道。

  “是。”兰妃与辰嫔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太后,您就别生气了,至于芸妃妹妹和颖妃妹妹为何今日没有来安宁殿,给您请安这件事情,就交给臣妾好了。”郭昭仪只是不想让薄太后生气罢了。

  《更b新t最快.上酷匠'网{b

  “也好,交给你吧。”薄太后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懒得理会大家。

  “太后,太后,不好了,不好了……”艳琴嬷嬷慌慌张张的从殿外面跑了起来,着急的看着薄太后,“不好了太后,御花园那里乱了。”

  “什么事情啊?”薄太后见艳琴嬷嬷如此慌张的样子,便冷冷的问道。

  “是啊,艳琴嬷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这样慌张呢?”郭昭仪看了一眼薄太后,点了点头再看着艳琴嬷嬷问道。

  艳琴嬷嬷先是朝着薄太后和郭昭仪福了个身子,随后便连忙说道:“是颖妃娘娘在御花园的时候,好像是与芸妃娘娘有争执,于是便推倒了芸妃娘娘的轿辇,芸妃娘娘从轿辇上摔了下来,好像还摔伤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