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华宫。

  昨夜,皇浦靖毅依旧是在慕容倾心的瑶华宫睡下的,虽然这些日子慕容倾心都会劝说皇浦靖毅多去其他妃嫔的寝宫,可是却还是会来到瑶华宫。

  薄太后的不满,其他妃嫔的嫉妒,这只会让慕容倾心在后宫,越来越难做人,可惜皇浦靖毅就是不听劝,无奈慕容倾心看来只能够说身体不适,即使这样,皇浦靖毅还是会来陪伴慕容倾心的。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慕容倾心真的不愿意成为后宫的公敌,可是皇浦靖毅就是不能够理解从中的厉害,慕容倾心感觉自己非常难。

  双双拿着一盆清水,缓缓的走进了内殿,见慕容倾心正坐在梳妆台前,便笑了笑说道:“小姐,奴婢伺候您洗漱吧。”

  慕容倾心侧脸,淡淡一笑便问道:“怎么没有瞧见春儿,那丫头是跑哪儿去玩了吗?”

  平日双双和春儿都是同时到内殿来伺候慕容倾心的呢,今日没有看见春儿,慕容倾心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双双一边捏着毛巾,一边看着慕容倾心回应道:“双双姐姐正在小厨房给小姐您准备早膳呢。”

  慕容倾心只是点头,便也没有多问什么了。

  可能是因为昨夜侍寝的缘故吧,今日慕容倾心感觉全身酸痛,似乎每一处,都像似被压制了一般。

  酷匠《E网首@j发U

  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慕容倾心便看着双双吩咐道:“双双,你帮本宫捏捏吧。”

  “是,小姐。”双双等伺候完慕容倾心洗漱之后,便给慕容倾心捏按肩膀和手臂,“小姐,您今日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呢?”

  “本宫很好啊,为何双双说本宫不舒服呢?”慕容倾心正在享受着双双给自己捏按肩膀,只听双双是这么问道的,可是慕容倾心也很疑惑。

  “奴婢见小姐您今日的精神似乎不好呀,待会儿您还得去安宁殿给太后请安呢,千万得打起精神来啊。”只是双双担心慕容倾心没有休息好,也担心她会在太后面前无精打采,那可就不好了。

  “知道了,双双,本宫自有分寸的。”慕容倾心自然是知道的,可能是因为还没有梳妆的原因吧,再加上昨日真的是太疲惫了。

  “芸妃娘娘,您的早膳来了。”春儿端着为慕容倾心准备的早膳,缓缓的朝着内殿走来。

  “端下去吧,待本宫去安宁殿回来之后再用膳吧。”慕容倾心现在根本就没有胃口,转头看了一眼春儿,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是。”春儿听了君瑾萱的吩咐,只好把早膳端了出去。

  “小姐,您还是吃一些吧,不吃早膳哪里有精神呢。”双双还是很担心慕容倾心的。

  不一会儿,双双便已经给慕容倾心梳妆完毕了之后,便看着铜镜中的慕容倾心,笑了笑说道:“小姐,您真美,难怪皇上会对您爱不释手呢。”

  “双双,你什么时候变得嘴巴那么甜了。”慕容倾心也朝着铜镜中一看,笑了笑,又道:“双双的梳妆技术可是越来越好了呀。”

  “哪里,是小姐越发越漂亮了呢。”双双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说道。

  “瞧你们,芸妃娘娘与双双,你们就别互相夸来夸去了。”春儿已经把早膳先端回了小厨房之后,便回到了内殿,“芸妃娘娘天生丽质,低质好,再加上双双的技术,那芸妃娘娘可是天仙下凡了。”

  “轿辇准备好了吗?”慕容倾心起身,看着春儿问道。

  春儿办事效率,一向都是快准狠的,点了点头,便回应道:“已经准备好了,芸妃娘娘是现在出发吗?”

  “当然。”慕容倾心点了点头,让春儿搀扶着自己离开了内殿。

  “小姐慢走啊。”双双先护送着慕容倾心走出了瑶华宫,双双没有跟着慕容倾心和春儿去。

  每日去给薄太后请安,慕容倾心都带上春儿,毕竟春儿在皇宫里呆的时间比较长,对各种的人物都是比较熟悉的,慕容倾心不知道的地方,也好询问春儿。

  轿辇缓缓前行,今日的阳光真好,这么一大早的,便已经是晴空万里了。

  慕容倾心把头伸向了轿辇外面,呼吸着美好的空气。

  只要别让自己面对那些蛮不讲理的妃嫔,那么慕容倾心的日子,也觉得很好过,可是后宫女人堆的地方,那么多的女人,怎么可能各个都好相处呢。

  “停下……”

  “颖妃娘娘?”春儿一惊,挡在慕容倾心轿辇前面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傅颜颖,也不知道她是想要做什么。

  慕容倾心好奇,便掀开轿帘,问道:“春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突然停下轿辇了?”

  “芸妃娘娘,是颖妃娘娘在面前呢。”春儿看了一眼傅颜颖,便侧身,对着轿辇里的慕容倾心回应道,“芸妃娘娘,那我们是前进呢,还是就停下来啊。”

  “既然轿辇已经停下了,那么我们就暂且先别前进,看看颖妃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慕容倾心准备下轿辇,让春儿搀扶着自己。

  “哟,慕容倾心,你现在得宠了吧,长的也比以前雍容华贵的多了。”傅颜颖看见刚刚下轿辇的慕容倾心,便一开口就是冷嘲热讽的话语。

  慕容倾心不是傻子,自然是分辨的出来,傅颜颖的话里之意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慕容倾心只是淡淡一笑道:“颖妃姐姐,今日是怎么了吗?有人惹到你不高兴了吗?”

  “哼……”傅颜颖最讨厌慕容倾心柔声细语的说话,狠狠的瞥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慕容倾心,你每日每夜都霸占着皇上,难道你就不觉得身子疲惫吗?”

  “呵呵……”听了傅颜颖这么一说,慕容倾心倒是觉得很好笑,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傅颜颖指着慕容倾心大声的问道。

  “颖妃姐姐,多谢颖妃姐姐的关心,倾心一点儿也不累,伺候皇上本来就是倾心应该做的事情。”慕容倾心看着傅颜颖说道,只见傅颜颖火冒三丈,好像是听了自己说的话,更加的生气吧。

  “别以为得宠了,就很了不起。”傅颜颖只不过是嫉妒慕容倾心罢了,自己入宫都三年了,别说受不受宠了,皇浦靖毅就连一步都不愿意踏进自己的寝宫半步。

  这对傅颜颖来说,无非就是一个耻辱,若不是因为傅颜颖是薄太后的亲侄女的话,只怕后宫那些闲着无事的妃嫔,又得对她议论纷纷了。

  “颖妃姐姐,你知道自己为何不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吗?”慕容倾心也不想再请假与那些不友善的妃嫔讨好了,虽然怕得罪别人,可是如果自己再继续软弱下去的话,只会是被人欺负的份。

  “得宠不得宠,并不是你慕容倾心说的算。”傅颜颖最讨厌看不起自己了,皇浦靖毅不喜欢自己,她又能够有什么办法了。

  而且傅颜颖所有的招数都使用过了,根本就没有效果,还有就是上次明明让若果给皇浦靖毅下药了,可是怎么却促成了,皇浦靖毅和慕容倾心的好事呢,这件事一直让傅颜颖耿耿于怀。

  “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应该去安宁殿给太后请安了,要是误了时辰,不知道太后会不会生颖妃姐姐的气呢?”慕容倾心笑了笑,便看着傅颜颖问道。

  傅颜颖翻来白眼,看着慕容倾心说道:“姑妈才不会生我的气呢,要生也是生你慕容倾心的气,你还在这儿得意个什么劲啊。”

  “也是,那倾心就先走一步了啊。”慕容倾心说完,便也没有理会傅颜颖,上了轿辇之后,便让抬着轿辇的太监们,往另一个方向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