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氏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沈氏的话里有话,非常的明显,慕容婉心简直就无法忍下去了,正想要上前的,却被凌氏给拉住了。

  “娘亲,你怎么……”慕容婉心越来越看不惯凌氏的隐忍了,以前凌氏哪里会咽的下这口气,从来都没有人敢对她们母女俩这样说话的,看来沈氏真的是越来越可恶了。

  “婉心退下。”凌氏朝着慕容婉心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千万别在人多的地方得罪了沈氏,免得自己可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娘亲……哼……”慕容婉心跺了跺脚,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沈氏越来越嚣张霸道的样子了吗?慕容婉心气愤不已啊,只能够重新回到了凌氏的身后,乖乖的站着。

  “妹妹说的极是,可能是因为姐姐我现在才开始相信神佛吧,不知道妹妹觉得,现在姐姐才开始诵经念佛的会,会不会太迟了呢?”凌氏笑了笑,看着沈氏问道。

  “怎么会太迟呢,姐姐可听说过这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道理吗?”沈氏笑了笑,看着凌氏问道,相信没有人不知道这句话的道理吧。

  这个凌氏若是真的能够变成好人的话,那念经拜佛的话,肯定是来得及,若她只不过是想要求自己的私心,那么佛主是绝对不会保佑像她这样自私的人。

  w更%新=最…快8上P;酷v匠网

  沈氏也不愿意再跟凌氏多说什么,时候不早了,也是时候应该回慕容府了,沈氏更是不愿意跟凌氏和慕容婉心同坐一辆马车,所以也不急着离开,先等着凌氏和慕容婉心走后,自己才离开。

  可是,凌氏似乎却要等着沈氏先走,所以也还没有离开,“妹妹,要不我们同坐一辆马车回府去吧。”

  因为沈氏如今是大夫人的身份,慕容府里的马车都已经被沈氏给霸占了,而凌氏却是只能够从外面请来的马夫,这身份一对比,差别就大了许多啊。

  “呵呵……本来也想跟着姐姐一块儿回府的,只是真的不巧啊,过几日是我娘亲的祭日,待会儿我还得跟墨兰,一块儿去买些祭品呢。”沈氏看得出来,凌氏只不过是想坐自己的慕容府专用的马车罢了,应该也不是真心的想要与自己同行吧。

  “小姐,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快点去买祭品,不然太晚就关门了啊。”墨兰也是知道沈氏的心思,便朝着沈氏说道,其实这些话不过就是说给凌氏听的。

  “好吧,既然妹妹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忙的,那妹妹你就先去吧,我还得给婉心求上一卦呢。”凌氏深呼吸了一口气,今日的颜面扫地,她绝对不会就善罢甘休的。

  “那姐姐也别太晚了,早些回府才是啊。”沈氏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便与墨兰一块儿离开了寺庙。

  其实沈氏是打算找一位大师,算一算慕容婉心的八字,到底符不符合的,其实她当然也不是真心要为慕容婉心算八字了,只是担心慕容婉心和自己的女儿八字不合,怕将来真的犯冲什么的,那可就不好了。

  “小姐这会儿打算去哪儿呢?”墨兰搀扶着沈氏已经离开了寺庙,但是却不知道沈氏这会儿打算去哪里,虽然过几日的确是沈氏的娘亲祭日,可是这祭品也早早就买好了啊。

  “墨兰,你先让车夫送我到黄大师那儿一趟吧。”沈氏想了想,既然今日出府,那么就今日把这件事情给办了吧,免得日后忘记了这件事情。

  “小姐真的要替小小姐和婉心小姐算上这一卦吗?”墨兰有些担心,但是沈氏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的了。

  “墨兰,你担心什么呢,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情对我和倾心来说都是非常的重要,我们得好好的算上一卦之后,然后再问问黄大师应该如何化解。”沈氏不急不慢的解释给了墨兰听。

  “可是……小姐,刚才二夫人不是说了嘛,她好像也是想要给婉心小姐算一卦,您说她会不会也把小小姐和婉心小姐一起都算了呢?”墨兰疑惑,问着沈氏。

  “那就不管我的事情了,我们走吧。”沈氏笑了笑,便也没有理会,凌氏爱怎么算就怎么算,但是凌氏根本就不了解这样的,“,墨兰,你要知道,寺庙里的方丈大师可是跟我非常的熟悉,你说她会跟凌氏那贱人说时候吗?”

  “这个自然不会了。”墨兰听沈氏这么一说,倒也没有像刚才那么的担心了,笑了笑,搀扶着沈氏上了马车,“小姐,你慢一点儿啊。”

  “嗯。”沈氏上了马车之后,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慕容婉心的生辰八字一看,嘴角微微地扬起了一丝的冷笑,喃喃自语道:“慕容婉心,你们以为自己能够嚣张一世?告诉你们,你们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黄大师的住处与寺庙也没有多远的距离,从寺庙离开之后,往前面两条街再拐两个弯之后,便就是黄大师的住处了,一般人都不知道黄大师的人物,沈氏却是最熟悉不过的了。

  “咚咚咚……”到了黄大师的住处外面,墨兰敲着门。

  “请问有人在吗?”墨兰知道,黄大师不会随随便便见任何人的,更不会随随便便给任何人开门的。

  “墨兰,你的第一天来拜见黄大师的吗?”沈氏站在墨兰的身后,都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小姐,这黄大师大概是不在家吧?”墨兰也不知道为什么,沈氏突然变得那么凶了,可能是因为等得太过着急了吧,墨兰连忙微微地低下了头。

  “墨兰,你让开吧。”沈氏瞥了一眼墨兰,便自己上前去敲门。

  “是。”墨兰点了点头,在到了一边去呆着。

  “咚咚咚……请问黄大师在吗?沈氏到此拜访,还请黄大师出来开开门……”沈氏柔声细语的问着,虽然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的动静,但是门却已经打开了。

  “小姐,门开了呢。”墨兰很惊讶,每次自己敲门,黄大师都不愿意开门的,但是沈氏一来敲门,黄大师却飞快的开门了。

  “嗯。”沈氏看了一眼墨兰,点了点头说道,“墨兰,我们快进屋子里去找黄大师吧。”

  “小姐,你忘记了吗?今日我们是坐着府里的马车来的,墨兰是害怕车夫……会被二夫人给收买了。”墨兰正打算跟着沈氏一块儿进屋去找黄大师的,可是却又犹豫了。

  “说的对,那么墨兰,你就在门外守着吧。”沈氏这才想到,笑了笑看着墨兰点了点头,“墨兰啊,看来你还是很聪明的,你就好好的看着马夫,千万别让他跟进来了啊。”

  “是,小姐你快进去吧,可别让黄大师等急了啊,他是最没有耐心的人了。”墨兰了解黄大师的性子,如果等了太久,黄大师不仅不高兴,而且还会发怒的。

  “是的。”沈氏说完,便缓缓的朝着黄大师的屋子里走去,“黄大师……黄大师……”

  “慕容夫人好久不见了啊。”只见黄大师盘坐着,似乎现在是黄大师打坐念经的时辰。

  “黄大师,是弟子打扰到您了,还请黄大师莫生气啊。”沈氏深怕黄大师会生气,便连忙躬身说道。

  “罢了,罢了,你可是本座收的弟子之一啊,而且又是生性乖巧之人,本座怎么可能会生气呢,说吧,这些日子在慕容府过的还好吗?”黄大师慈爱的笑着。

  黄大师已经是年过半百不止的人了,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的他,身子骨却是一直都很好,很好得过什么病,看来念佛之人,也是可以长寿养生的啊。

  “黄大师,慕容府里都是没有什么让弟子烦心的事情,只是弟子担心倾心。”沈氏来此的目的,每一次都是替慕容倾心求卦的。

  “本座早就料想到了,前几日本座也给倾心算上一卦了。”黄大师点了点头,便走到了沈氏的身边。

  “黄大师已经为请选算过了,那么黄大师可以告诉弟子,那结果是如何嫩?倾心将来的命运又会是怎么样呢?”沈氏一听,心里非常的着急。

  “莫急,莫急啊,本座知道慕容夫人最担心的就是倾心了。”黄大师慢悠悠的说着。

  “黄大师,弟子希望倾心能够过的好,不再被人欺负。”沈氏微微地蹙眉,很想要知道黄大师所算出的卦是如何说明的。

  “命运虽然天早已经注定了,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但是只要慕容倾心不再像从前那般的软弱的话,相信她在后宫会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的。”黄大师还算很满意自己给慕容倾心所算的这一卦。

  “真的吗?”沈氏一听,这说的都是好的啊,如果慕容倾心真的可以变得强大的话,那么她的生活也能够变得好一些了。

  “本座还会期满慕容夫人不成吗?”黄大师笑了笑,很肯定的看着沈氏说道。

  “黄大师,那么倾心与慕容婉心之间,她们的生辰八字,是否相克呢?”沈氏倒是差一点儿忘记自己今日来的重要目的了,便把慕容婉心的生辰八字递给了黄大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