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心才没有像凌氏那么的真诚拜佛呢,她一直都在东张西望,也不知道自己是要看什么,因为很少来寺庙的缘故吧,所以更多的是好奇。

  慕容婉心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仔细一看,真的是沈氏和墨兰,原来她们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来这间寺庙点香啊。

  慕容婉心轻轻地摇晃着凌氏的衣袖,小声的说道:“娘亲,那不是二娘吗?”

  酷《匠y网。G唯/一正KY版}},6其7他Y9都是。Q盗c版J

  “嗯?”凌氏刚刚点香完,听见慕容婉心说的话,转头看去,果然就是沈氏,“今日还真的是巧了,刚才想必沈氏也看见了我们,只是没有跟我们打招呼罢了。”

  “娘亲,如今二娘在府里可算是称霸了,现在就算是下人看我们母女俩的脸色也不一样了,这样的日子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啊。”慕容婉心说着,心里越来越不高兴了起来,“娘亲,我们必须得治一治二娘啊,不然她越来越嚣张了,那以后女儿出嫁了之后,娘亲您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呀。”

  “你以为你娘亲我会忍那个沈氏吗?只是时机未到啊,再说了,现在我们暂且先别惹事吧,等你顺顺利利的出嫁了之后,我们还是有办法对付沈氏的啊。”凌氏倒是没有慕容婉心那么心情,反而还是一脸轻松的说道。

  “好吧,那女儿就听从娘亲的吧。”慕容婉心只觉得委屈,不能够再欺负沈氏和慕容倾心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得忍受着,被她们母女俩欺负,慕容婉心真的是不甘心啊。

  可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慕容婉心突然又想起安庆王对自己所说的话语了,如果安庆王成为了皇帝之后,那么慕容倾心不就是成为了前朝的遗孀了嘛,那么看她还有什么办法与自己斗的。

  “婉心啊,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进去拜佛去。”凌氏还以为慕容婉心跟着自己的身后走着,回头一看,只见慕容婉心还停留在刚才那个位置,便朝着慕容婉心招了招手说道。

  “哦,娘亲我来了。”慕容婉心听见凌氏在叫唤着自己,这才回过神来,朝着凌氏所在的方向跑去,“娘亲,待会儿回家的时候,女儿有些话,想要单独与您说呢。”

  “什么事情?”凌氏也不知道慕容婉心究竟是要跟自己说些什么,居然如此神秘了起来。

  “娘亲,这里人太多了,女儿感觉不方便呢,所以还是等回家之后再说吧。”慕容婉心怎么可能会把安庆王告诉自己的事情,随随便便让别人知道呢,那可是要被杀头的啊。

  “也好,那么你就跟娘亲进去拜佛吧。”凌氏暗自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便与慕容婉心一起踏进殿里。

  从前一直不相信神佛会保佑的凌氏,今日之所以带着慕容婉心前来寺庙拜佛,那是因为,凌氏认为,慕容倾心之所以过的好,那么是因为沈氏一辈子念经拜佛换来的吧。

  凌氏因为这一点,所以才相信了神佛之说,昨日还安排了张伯,让他去找个木匠,打造出跟沈氏屋子里一样的神佛,也好自己每日都在屋子里,跟沈氏一样诵经念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