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已经去太医院请到了郭太医前来,而慕容倾心还在床榻边沿上坐着,陪伴着皇浦康毅,因为慕容倾心正在想着,如今自己救下了薄太后的宝贝儿子,相信薄太后一定会对自己更好的吧。

  “芸妃娘娘。”郭太医见慕容倾心挡住了自己给皇浦康毅把脉的位置,便躬身小声的叫声,“麻烦芸妃娘娘坐到那儿去吧,下官要给康王把脉。”

  “哦,郭太医来了啊,瞧本宫这都想什么了,倒是没有注意到呢。”慕容倾心笑了笑,便起身,让郭太医给皇浦康毅把脉,“不知道郭太医能否医治好康王的病情呢。”

  “下官在宫中为官多年,对康王的病情也是有所了解了,这几年来,太后也命令太医院的几名老太医,在研究康王的病情,而我们都很努力的去研究,只是至今还未研究成功罢了。”郭太医一边给昏迷不醒的皇浦康毅把脉,一边一脸愧疚的说着。

  “康王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吗?”慕容倾心也不知道,皇浦康毅究竟是生了什么病,从小就像现在这样,时不时的晕倒,“七公公,康王在仙蜀山的时候,也会这样经常晕倒吗?”

  “回禀芸妃娘娘,说来也奇怪了。”七公公听了慕容倾心的问话,便思考了片刻之后,躬身回应道:“康王在仙蜀山的时候,倒是不会晕倒,只是偶尔做功课太过劳累的时候,才会晕倒。”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康王只适合在仙蜀山生活了吧。”君瑾萱看着七公公点了点头,然后在看着皇浦康毅,自言自语的说道。

  “太后驾到……”

  “皇上驾到……”

  薄太后得知皇浦康毅晕倒了,就直接赶到了瑶华宫,而皇浦靖毅也在薄太后的安宁殿,自然也跟着薄太后一块儿赶了过来。

  “怎么样了,哀家的皇儿怎么样了啊。”薄太后非常的担心,快速的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皇儿啊,你怎么样了,千万别吓唬母后啊,你这才刚刚回宫啊,可千万别出事。”

  “太后莫急,康王只不过是晕倒过去罢了,待他休息片刻之后,就会醒来的。”郭太医已经给皇浦康毅把完脉了,见薄太后和皇浦靖毅都来了,便躬身行礼之后,看着薄太后回应道。

  “哀家怎么能够不着急呢。”薄太后看了一眼郭太医,便坐在了床榻边沿,轻轻地抚摸着皇浦康毅的脸颊。

  薄太后是那样的溺宠着皇浦康毅啊,只可惜这副身子不好啊,不然他绝对是宏启皇朝的真龙天子了。

  “皇上。”慕容倾心见薄太后想要跟皇浦康毅多呆一会儿,便也没有打扰,缓缓的走到了皇浦靖毅的身边,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臣妾今日在御花园路过的时候,恰巧遇见了康王,才与康王打招呼的,不料他便晕倒了,刚才可把臣妾给吓坏了呢。”

  “没事的,康王的老毛病了。”皇浦靖毅看着慕容倾心笑了笑,牵着慕容倾心就离开了内殿,“这里就留着母后和康儿呆着吧,你陪着我出去走走。”

  “是。”慕容倾心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回应道,“皇上,今日你这会儿也在太后的安宁殿啊。”

  “是啊,才知道康儿回宫的事情,这康儿啊,就是不懂事,回宫也不提前说一声,不然我和太后绝对都会派人去城门迎接的呢。”皇浦靖毅说着,有些抱怨的意思。

  “呵呵。”慕容倾心看着皇浦靖毅说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都听说皇上与康王两兄弟相处的可是最好的,怎么皇上说起康王的时候,是这副孩童的样子呢。”

  7酷U)匠A_网首发

  “怎么?倾心你这是在取笑我还是个孩童?”皇浦靖毅讶异的看着慕容倾心,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说。

  “芸妃娘娘。”秀丽嬷嬷是听了薄太后的命令,便走出内殿找慕容倾心的。

  “秀丽嬷嬷,有什么事情吗?”慕容倾心听见有人叫着自己,便转身看去,原来是秀丽嬷嬷。

  “太后懿旨。”秀丽嬷嬷突然严肃了下来,便继续看着慕容倾心说道:“太后赏赐芸妃娘娘夜明珠一颗。”

  “夜明珠?”皇浦靖毅和慕容倾心听了秀丽嬷嬷的话,都愣住了,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的,皇上,芸妃娘娘,太后说了,芸妃娘娘救了康王有功,便上次一颗夜明珠给芸妃娘娘。”秀丽嬷嬷看了看一眼皇浦靖毅,再看了看一眼慕容倾心,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臣妾多谢太后的赏赐。”慕容倾心没有想到,薄太后的赏赐还真是快,看来薄太后对待皇浦康毅,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关系爱护啊,这样也好,将来更好的利用皇浦康毅了。

  “倾心啊,看来这一次母后真的是会越来越喜欢你了。”薄太后还从未赏赐过任何人夜明珠呢,慕容倾心是第一个,所以就连皇浦靖毅都要对慕容倾心赞不绝口了。

  “太后赏赐给臣妾,那是臣妾的福气呢。”慕容倾心看了一眼皇浦靖毅,淡淡一笑的说道。

  “皇上,这会儿康王也已经醒来,你们待会儿进去看看康王吧,刚才康王醒来的时候,还提起过芸妃娘娘呢。”秀丽嬷嬷面带笑意的说着。

  “好的,麻烦秀丽嬷嬷了。”慕容倾心对待薄太后和皇浦靖毅身边的奴才们,说话的时候也都是非常的客气。

  “母后,儿臣想要见见芸妃。”皇浦康毅醒过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很惦记薄太后,而却说想要看慕容倾心。

  薄太后倒是没有特别的在意什么,毕竟慕容倾心是皇浦康毅的救命恩人,所以薄太后自然也会对慕容倾心客气一些了,只是现在薄太后想要跟皇浦康毅多呆一会儿。

  “康儿啊,怎么都不想母后呢,你这一醒来,就是找芸妃的,哀家要不高兴了啊。”薄太后笑着看着皇浦康毅,假装不高兴的说着。

  “母后,儿臣当然想您了,只是刚才若不是芸妃的话,儿臣晕倒在御花园,就算有七公公在身边,也不知道应该去哪个宫殿呆着啊。”皇浦康毅的性子比皇浦靖毅还要柔和的多。

  薄太后一直不明白,自己是个霸气十足的女子,为何教训出两个儿子却都是性子如此的柔和呢,就算是自己亲生儿子皇浦康毅也是这样,一点儿也没有遗传到自己。

  反倒是薄太后所生的两位公主,皇浦静熙和皇浦静柔这两位公主却比他们要霸气的多,皇浦静熙已经嫁给了大将军,很是甚少入宫,而皇浦静柔还未出嫁,在皇宫里生活,也很少会去安宁殿。

  薄太后总是觉得自己孤独,虽然皇浦靖毅会时常去安宁殿请安,可是怎么能够比得上自己亲生孩子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好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