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倾心心中暗自的得意,看来薄太后对凌氏也不是特别的喜欢,那么她自然也就不用害怕什么了。原来还一直在担心,因为凌氏是薄太后的亲侄女,会担心自己今后在后宫的日子不好过呢,现在想想,只不过是自己想太多了。

  “皇上驾到!”皇浦靖毅已经忙好了奏折,便来到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没有想到慕容倾心也在。

  每次皇浦靖毅看见慕容倾心的时候,心情就更加的好了,仿佛慕容倾心就像似仙女下凡一般,能够让皇浦靖毅忘却所有尘世间的烦恼似得。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慕容倾心缓缓的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皇浦靖毅的身边走去,福身行礼。

  “倾心,快起身吧,你就不必多礼了。”皇浦靖毅上前,将慕容倾心慢慢的扶了起来。

  “多谢皇上恩典。”慕容倾心看着皇浦靖毅淡淡一笑。

  “是皇上啊,怎么这会儿有空来哀家这儿呢?”薄太后看着皇浦靖毅,只见他居然没有理会自己的问话,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慕容倾心看,薄太后笑了笑,继续说道:“说起来也真的是巧合啊,不知道芸妃是不是已经跟皇上约好了呢?”

  “母后,朕可是没有和倾心越好啊,刚才朕一直都在雍华殿批阅奏折的,这不来安宁殿也是有事情想要请教母后的。”皇浦靖毅除了每日下朝之后,习惯性来到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之后,其余的时候来安宁殿,多办都是有事情才会来找薄太后的。

  “哦,是有什么事情呢?”薄太后笑了笑,看着皇浦靖毅问道,“哀家还以为皇上现在翅膀长硬了,不需要哀家了呢。”薄太后前些日子垂帘听政的时候,因为与皇浦靖毅的意见闹不和,所以两个人之间就一直产生着隔阂。

  更+^新i%最快上酷}S匠‘《网

  “母后,朕也是因为有母后的教导之下,才能够有朕的今日,所以这一点儿臣是绝对不会忘记的。”皇浦靖毅是个懂得感恩的人,虽然薄太后的专权,但是皇浦靖毅没有因为这一点而对薄太后不尊敬。

  “呵呵……”薄太后笑了笑,“哀家知道皇上是个孝顺的孩子,皇上和你芸妃快坐着说话吧。”

  “是。”皇浦靖毅看着薄太后点了点头,之后便又转头看着慕容倾心。

  “皇上喝茶。”秀丽嬷嬷端上了一杯茶盏,递给了皇浦靖毅之后,便推到了一旁去守着。

  “皇上,你有何时要跟哀家说的,你就说吧,哀家反正今日也是闲着慌呢。”薄太后看了看慕容倾心一眼,便又看了看皇浦靖毅一眼问道,“是不是朝廷有什么不好动静呢?”

  慕容倾心知道,后宫是不能够管朝廷的事情,便也很动规矩,朝着皇浦靖毅和薄太后微微地福了个欠身,“臣妾就不打扰皇上和太后谈公事了,臣妾这就先行告退了。”

  “嗯,去吧,倾心,待会儿朕有空的话,便会去瑶华宫看你的。”皇浦靖毅点了点头说道。

  “是,臣妾在瑶华宫等着皇上,要不皇上今晚就到臣妾那儿用膳吧。”慕容倾心想了想,今日想自己做膳食,所以也想邀请皇浦靖毅一起用膳。

  “也好。”皇浦靖毅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慕容倾心走后,这才看着薄太后准备说说朝廷上的事情。

  “皇上,现在芸妃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薄太后见皇浦靖毅似乎没有心思了,大概是因为慕容倾心吧,没有想到慕容倾心居然能够让皇浦靖毅着迷的神魂颠倒的。

  “是。”皇浦靖毅笑了笑,点点头,“母后您可知道,安庆王与其他几位王爷勾结一事,最近朕就觉得奇怪了,这几位王爷怎么可能突然与安庆王走的那么近了。”

  “勾结?皇上你是说朝廷官员贿赂的那件事情吗?这件事情已经抓了好几位官员了,莫非这些事情还与那些王爷们有关系不成。”薄太后就是担心那些太妃所生的王爷会叛乱,可是现在没有叛乱,反而是先吃起了朝廷的银子。

  “朕也烦恼啊。”皇浦靖毅是一脸的无奈,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虽然已经派人暗中在查安庆王和其他几位王爷了,可是皇浦靖毅心善,不愿意与这些兄弟们反目成仇。

  “啪……”薄太后想了想,越想越是不悦,重重地拍了一声桌案,“皇上,这件事情你可是一定要严惩啊,若是你再心善下去的话,哀家真的怕他们会做出什么某乱之事,到时候问题可就大了。”

  “母后,朕知道,可是朕不喜欢兄弟关系变得僵硬,毕竟都是父皇的亲生儿子啊,还有是皇叔的儿子。”皇浦靖毅看着薄太后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

  “皇上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做大事者,就应该不拘小节啊。”薄太后就是知道皇浦靖毅心软,不愿意对兄弟们下手,便继续说道:“皇上,你想想看啊,他们几个之所以那么做,你说他们顾及到了兄弟之情了吗?不出哀家所料啊,说不定他们还想要夺皇上你的皇位呢。”

  “朕不相信,他们都是与朕关系非常好的,可能是因为他们经济除了些问题吧,才会牵扯到贿赂和商家买卖的这件事情吧。”薄太后的提醒,但是皇浦靖毅根本就不相信。

  “好吧,既然皇上不相信,那么哀家也不说他们的不是了。”薄太后知道,每次自己说起那些王爷的不是,都是要被皇浦靖毅的反驳,属性就不管那么多了,如果将来真的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也已经提醒了,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母后,朕知道您是关心朕的,可是母后也是知道,朕一向都是最在乎那些兄弟的,本是同根生,又何必互相去残害呢。”皇浦靖毅暗自叹了一口气,也许他只是不想去面对兄弟之间的残害吧,其实他也早就感觉的到,那些王爷心有邪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