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颜颖几日感觉整个人都没趣死了,皇浦靖毅不理会自己也就算了,就连自己想要欺负慕容倾心的她,现在也不想去欺负慕容倾心了,反正两个字可以形容她,那就是沉闷。

  ——安宁殿。

  傅颜颖知道自己无聊,就只能够呆在薄太后的安宁殿,陪在薄太后身边,虽然薄太后还是会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时日很快就要到了,若是再不得宠的话,就要让薄馨颜入宫为妃了。

  傅颜颖自然是不会让薄馨颜轻易的入宫了,如果她入宫的话,只怕傅颜颖今后在皇宫里过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安稳了。

  “姑妈,这几日都要要烦死了呢。”傅颜颖每日都会在薄太后的面前,晃来晃去的,除了撒娇还是撒娇,弄得薄太后都嫌傅颜颖很烦人了。

  “你烦?烦什么呢?哀家都觉得烦了,好了,颜颖啊,不得宠也没有办法,看来这都是命啊,你也不能够怪哀家没有给你机会。”薄太后瞟了一眼傅颜颖,淡淡的说道。

  “姑妈,那么你是已经决定让姐姐进宫了吗?”傅颜颖深呼吸了一口气,忧伤的望着薄太后,虽然是亲姑妈,可是薄太后根本就不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

  “哀家说过的话,难道你要让哀家还悔不成吗?”薄太后拿起茶盏,轻轻一吹,根本就不想再继续跟傅颜颖说下去,说太好也是无济于事啊。

  “太后,芸妃娘娘来了。”艳丽嬷嬷缓缓的从外面走向主殿大厅,见薄太后端坐在了主位之上,便朝着薄太后福身行礼。

  “芸妃来了?这个时候她又来做什么呢?”薄太后知道,慕容倾心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前几日来安宁殿是让自己给慕容婉心和安庆王赐婚,而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儿呢?

  v酷/q匠网K永久◎(免费看-小R说e

  见薄太后犹豫了片刻之后,秀丽嬷嬷躬身问道,“太后,您要不要见呢?”

  “让她进来吧。”薄太后点了点头说道。

  “是。”秀丽嬷嬷领了命之后,便退了下去。

  “姑妈,怎么慕容倾心来做什么啊?”傅颜颖总觉得慕容倾心老是往安宁殿跑得,非常的不爽,“姑妈,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您啊?会不是是因为慕容府的事情呢。”

  “行了,颜颖啊,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先退安吧。”薄太后没有看着傅颜颖,只是冷冷的说道。

  “姑妈,怎么您现在是越来越不愿意见到颜颖了呢?到底是不是因为颜颖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姑妈生气了呀?”傅颜颖不明白,疑惑的望着薄太后问道。

  “哀家脑子很乱,想要清静一下,这几日你除了每日来请安之外,你就别再来安宁殿了,也好让哀家安静安静啊。”薄太后看着傅颜颖说道,“行了,快退安吧。”

  “是,那颜颖告退了,姑妈好好的休息便是了。”傅颜颖心里有些不高兴,勉强的笑了笑,福了个身子,便离开了安宁殿。

  “颖妃……”慕容倾心正准备跟傅颜颖打招呼的呢,只见她是气势汹汹的离去,一定又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吧,慕容倾心也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走进了主殿大厅。

  “臣妾倾心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慕容倾心面带微笑,规规矩矩的给薄太后行礼请安,“太后今日,臣妾带了一些燕窝来给您的。”

  “起身吧。”薄太后看了一眼双双手中端着的两盒东西,大概就是刚才慕容倾心所说的燕窝吧,“这来给哀家请安就好了,怎么还带了礼呢,这天天见面的,别弄的好像很生疏啊。”

  “双双,快把这两盒燕窝递给秀丽嬷嬷吧。”慕容倾心看着太后笑了笑,便吩咐双双,“这是上等的燕窝,是臣妾托人从外面运回来的,这燕窝肯定跟皇宫里的不一样,太后您到时候尝一尝便知道了。”

  “好,秀丽你先收下去,今晚炖些燕窝让哀家尝尝,看看会不会像芸妃娘娘所说的那样,与皇宫里面的燕窝不一样。”薄太后一项都是非常的注重包养,慕容倾心送上等的燕窝给薄太后,那是最正确的了。

  “是,奴婢这就先把两盒燕窝放弃了。”秀丽嬷嬷听了薄太后的吩咐,连忙福了个身子,便退了下去。

  “呵呵……”慕容倾心看着薄太后笑了笑,“对了,太后啊,刚才臣妾看见颖妃姐姐有些不高兴的离开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还能够因为什么事情啊,自个儿不得皇上的喜爱,还跑来哀家这儿诉苦,这后宫里的妃嫔那么多,若是一个个都不得皇上的喜爱,难道哀家都得去管吗?”薄太后说的很随意,好像傅颜颖跟她没有半点儿亲戚关系。

  也是啊,薄太后向来就是比较势力,只要谁有利用价值,那么就会与谁亲近一些,如今傅颜颖既是不得皇浦靖毅的宠爱,反而还让皇浦靖毅厌恶,薄太后自然也不想待见她了。

  “颖妃姐姐只是任性惯了,其实她人也是很好相处的呢。”慕容倾心没有说傅颜颖的坏话,在薄太后的面前,她还是得装出一副非常谦卑的样子,“虽然臣妾知道颖妃姐姐不喜欢臣妾,但是情有可原啊,毕竟臣妾是刚刚入宫的新人嘛。”

  “芸妃啊,哀家觉得你比颜颖善解人意多了,如果她有像你一半那么好的话,想必皇上也是会喜欢她的吧。”薄太后暗自的叹了一口气,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太后,您千万别这样说啊,若是让颖妃姐姐听了,她肯定又不高兴了呀。”慕容倾心淡淡一笑的回应着,“我们就不说颖妃姐姐的事儿了吧,前些日子爹爹带着姐姐来瑶华宫,姐姐还对臣妾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呢。”

  “哦?感谢的话?”薄太后听完慕容倾心说的话,微微一愣,“怎么你姐姐是如何说感谢的话呢?”

  “其实臣妾知道那日大娘与姐姐来太后的安宁殿是所为何事了。”慕容倾心说着,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到了薄太后的身上,“姐姐虽然口口声声说不想嫁给安庆王,可是太后您不知道吗?姐姐的身子其实早就给了安庆王呢。”

  “可有此事?千真万确?”薄太后惊讶的看着慕容倾心,没有想到慕容婉心表面上看上去如何的纯洁,居然早就不是清白之身了,还敢在自己的面前装模作样。

  “唉,这件事情是丑事啊,臣妾都不敢告诉任何人,除了慕容家的人之外,臣妾只告诉了太后您,就算是皇上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啊。”慕容倾心说着,也感觉到惋惜。

  “不过也罢,好在安庆王愿意对你姐姐负责啊。”薄太后见慕容倾心对慕容婉心的事情有些上心,倒是不觉得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不好,反而觉得慕容婉心和凌氏真的是个阴险小人了。

  差一点薄太后就答应册封慕容婉心为妃了,到时候纳了一位不是清白之身的妃嫔,只怕自己也会受慕容婉心的连累啊。

  “安庆王本来对姐姐并没有任何的爱意,当初是大娘和姐姐下了药,所以才会让安庆王乖乖就范的呢。”今日慕容倾心来到安宁殿可疑讨好薄太后,除了就是要与薄太后友好之外,就是想要告诉薄太后慕容婉心和凌氏的真面目。

  “啪……”

  薄太后一听,气愤的拍了一声桌案,看来上次慕容婉心和凌氏母女俩,真的是想要欺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啊。

  “太后您怎么了呢?息怒啊。”慕容倾心见薄太后动怒,心里暗自欣喜,便也继续说道:“臣妾之所以告诉太后这件事情,不是因为臣妾嫉妒姐姐什么,只是臣妾觉得有必要让太后知道大娘的为人,大娘当初是拿与太后您是表亲关系,来威胁安庆王的呢。”

  “太过分了,凌氏真的太过分了。”其实薄太后早前也听秀丽嬷嬷说过这件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慕容倾心的口中听说的,反而会让薄太后感觉到更加的气愤。

  “唉……”慕容倾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太后您可知道大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用您的名号压制别人了,在慕容府中,虽然臣妾的娘亲出生卑微,但是原本爹爹也是一直都心怡着娘亲的,但就是因为大娘每每都在爹爹的面前提起太后您是她的表姨妈,所以才爹爹无奈之下,才会对臣妾的娘亲不顾的。”

  “表姨妈,哼,这都是多远的亲戚关系了,哀家都很久没有与凌氏的人有过多的来往了,没有想到凌氏居然来用哀家的这层关系,在外面作威作福了啊。”薄太后就讨厌的就是凌氏喊自己表姨妈了,这年龄不差上下的,薄太后总是感觉凌氏会把自己喊老了。

  “太后,您就别因为臣妾说的而生气了,气坏了可是您的身子骨啊。”慕容倾心站了起来,走到了薄太后的身边,便给薄太后按摩揉揉肩膀。

  慕容倾心知道,在皇宫想要有立足之地,那么就必须讨好薄太后,而今日似乎慕容倾心已经成功了第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