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颜颖见春儿拦住自己的去路,有些不高兴了,瞥了一眼春儿,狠狠的推开她,然后吩咐着身旁的若果,“若果,你说,如果有宫女以下冒上得罪了本宫,那么本宫应该如何处置她呢?”

  “回禀颖妃娘娘,轻则拉出去打三十大板,重则必须处死。”若果听到傅颜颖问自己,便连忙躬身回应道,“不过春儿算是轻则的,颖妃娘娘只要把她拖出去打个三十大板便好。”

  “嗯,对,来人啊。”傅颜颖看了一眼若果,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外面喝道,“把这个不懂规矩的宫女,拖出去杖责三十大板。”傅颜颖故意把话说的那么大声,就是要引慕容倾心。

  慕容倾心此刻在内殿里面呆着,并没有想要出去见傅颜颖,只是双双回来禀报的时候,说傅颜颖准备杖责春儿,所以慕容倾心这才走出内殿,去主殿大厅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啊……别打了,好疼啊……”春儿还从来都没有被惩罚过,今日是第一次,不就是拦着傅颜颖,问了几句话罢了,却要被杖责三十八大板,这也太冤枉了吧。

  “还叫啊,你还敢叫,你的主子都不愿意管你了,没有教养的宫女,继续打,打重一点,没有本宫的命令,就算三十大板打完了,本宫也不允许你们停下。”傅颜颖蹲下身子,看着趴着的春儿,“瞧你,本宫记得当初你可是处处接近着皇上,莫非你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不成?”

  “颖妃娘娘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道错了呀。”听到傅颜颖这么一说,春儿感觉到了讶异。的确自己曾经是喜欢皇浦靖毅,可是那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并不是因为自己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啊。

  看来傅颜颖今日惩罚春儿,不是因为春儿拦住自己的去路,而是因为傅颜颖早就想要惩罚春儿了,只不过今日却是有了好的借口,可以让傅颜颖大块人心了。

  “啊……颖妃娘娘,您快让他们住手啊,太疼了,下手太疼了……”春儿一边喊着,一边求着,可是傅颜颖似乎都无动于衷,反而看着春儿被打的,非常的痛快。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都给本宫住手啊。”慕容倾心这才和双双赶到了主殿外面,见春儿被打,慕容倾心连忙让太监们住手,“这里是要瑶华宫,难道本宫所说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快住手啊。”

  “芸妃娘娘……奴婢好疼啊……您快让颖妃娘娘住手吧。”春儿见慕容倾心来救自己了,微微地转头看去。

  “颖妃姐姐,您这是何必呢,不过就是一个奴婢罢了,您跟她较真什么呀。”慕容倾心见状,自己的命令那些小太监都不听了,只好和颜悦色的对着傅颜颖说话。

  “哟,芸妃娘娘啊,您现在还是皇上宠爱的妃子了,可是那些小太监怎么都不听您的话啊?”傅颜颖笑了笑,看着慕容倾心,“唉,这人嘛,不是得宠了就可以当大啊,其实势力与皇上的宠爱更重要,就算本宫不得皇上的宠爱,但是本宫可是皇太后的亲侄女呢。芸妃你说说他们是听我的呢?还是听你的呢?”

  “呵呵……”慕容倾心听了傅颜颖所说的话语,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自然是听从颖妃姐姐的了,颖妃姐姐入宫三年了,而倾心只不过是刚刚入宫罢了,论威严的话,颖妃姐姐的话肯定是不可以不听的啊。”

  “哼……知道就好。”傅颜颖狠狠的瞥了一眼慕容倾心,冷哼了一声,“都住手吧,看那着春儿被打的样子,芸妃娘娘可是会心疼的呀,本宫就不做坏人了。”

  “多谢颖妃娘娘……多谢颖妃娘娘……”总算是停止挨打了,春儿咬牙牙关,却还得跟傅颜颖致谢。

  “双双,你赶紧扶着春儿去歇息吧,记得给她涂抹一些金创药,这样才会好的快呢。”慕容倾心见春儿已经瘫软在的地上,便连忙吩咐双双。

  K酷.p匠,网◎永U久rb免!&费看B$小r/说)/

  “是,小姐。”双双听了慕容倾心的吩咐,点了点头之后,便连忙上前去扶着春儿,“春儿姐姐,很疼吧,你慢一点啊,双双扶着你先会屋子里去。”

  “真是个好主子啊。”傅颜颖看着春儿和双双,然后转头看着慕容倾心说道,“对了,芸妃啊,本宫记得已经好久都没有来找你玩了呢,难道这些日子里,本宫就觉得少了些什么呢。”

  “颖妃姐姐难道想起倾心,倾心真的感觉到很高兴呢,既然颖妃娘娘来到了瑶华宫,那么就去主殿大厅里吃茶吧,上次家父送了一些雨前龙井茶进宫,不如颖妃姐姐试试看味道如何。”慕容倾心没有因为傅颜颖无缘无故的来瑶华宫闹事,而生气,反而还是语气平和的说着。

  “慕容倾心,你还真是有耐心啊,难怪皇上会喜欢你,不过本宫倒要看看,你的嘴脸何时才能够露出真面目。”傅颜颖就是讨厌慕容倾心这份好好人的样子,所以一直都不爽她。

  “颖妃姐姐里面请……”慕容倾心先是吩咐了其他小宫女去看茶,随后便朝着傅颜颖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傅颜颖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雨前龙井茶,和雨后龙井茶,似乎有些区别呢,不知道姐姐喜欢喝雨前的还是喝雨后的呢?”

  “慕容倾心,这些有学问的东西,你就别问我说了,什么雨前雨后,我都不知道呢。”傅颜颖本来就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于这些茶道,更是没有研究了。

  “好吧,好吧,那么倾心就不说了,颖妃娘娘只管着喝茶就好。”慕容倾心差一点儿忘记了,傅颜颖不过就是因为没有什么问话,所以才总是会在后宫里闹事撒泼。

  “别以为你读了一点书,得到了皇上的喜欢,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我告诉你,皇上只不过是觉得你新鲜罢了,看看你能够得宠多久,嚣张多久呢。”傅颜颖已经走到了主殿大厅,瞥了一眼慕容倾心说道。

  慕容倾心知道傅颜颖讨厌自己,不过就算没有自己的话,想必以傅颜颖这样的性子,皇浦靖毅怎么样都不可能会喜欢上她的,更何况她的薄太后的亲侄女,皇浦靖毅本来就得处处提防着薄太后,所以更加不会宠爱薄太后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