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倾心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薄太后会赞成自己的说法,但是慕容倾心心里还是会有些担心,觉得薄太后怎么会同意呢?

  薄太后和凌氏是表亲的关系,而昨日凌氏进宫到安宁殿就是为了求薄太后慕容婉心的婚事,虽然慕容倾心不知道为何慕容婉心会改变主意,也许就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吧,自己有的东西,不管是好是坏,慕容婉心都要抢夺。

  离开安宁殿之后,慕容倾心便要去御膳房,准备亲自弄一些小点心去雍华殿,看看皇浦靖毅,这个时候皇浦靖毅大概还在批阅奏折吧。

  ——雍华殿。

  “皇上,奴才刚才听到一个消息。”魏元见皇浦靖毅正在认真的批阅奏折,本来也是不想去打扰他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皇上,您忙好了妈妈?奴才刚才听到一个消息呢,想跟您说说。”

  “什么消息啊,你就直接说吧。”听见魏元说话的声音,皇浦靖毅抬起头看了一眼魏元,点了点头说道。

  “嗯,皇上啊,是这样的,奴才是听说,昨日慕容夫人和慕容大千金进宫,去安宁殿给太后请安了。”魏元的消息一直都不是特别灵通,每次只能够知道昨日发生的事情。

  “昨日的事情,你不是说刚刚听到的吗?”皇浦靖毅放下手中的奏折,走到了魏元的身边,拍了拍魏元的肩膀。“小元子啊,你要朕怎么说你呢?”

  “皇上为何这么说?奴才不明白啊?”听到皇浦靖毅这么说自己,魏元一脸迷茫的望着皇浦靖毅,躬身说道:“奴才惶恐,愚笨,还请皇上把话说清楚。”

  “行了,你告诉朕有什么事情要跟朕说就好了。”皇浦靖毅笑了笑,便也没有回应魏元的问话,“朕想听听你从外面知道了什么消息。”

  “皇上,奴才知道您不喜欢慕容夫人和慕容大小姐,可是昨日她们那对母女俩,去安宁殿,是请求太后册封慕容大小姐为妃。”魏元小心翼翼的说着,对皇浦靖毅是察言观色,深怕皇浦靖毅听了自己所说的话语,会生气。

  “哦?可有此事?”皇浦靖毅一点儿感觉也都没有,只是冷冷的问道。

  “千真万确啊。”魏元点了点头,很肯定的看着皇浦靖毅。

  “什么事情千真万确呢。”慕容倾心故意不让小太监禀报皇浦靖毅,自己就悄悄的来到了雍华殿的侧殿,“臣妾还以为皇上是在批阅奏折呢,原来是在跟魏公公闲聊啊,都在说什么了呢?”

  “奴才给芸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魏元看见慕容倾心来了,吓了一跳,深怕刚才所跟皇浦靖毅说的话,被慕容倾心听见了。

  “魏公公不必多礼。”慕容倾心看着魏元淡淡一笑。

  “奴婢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双双和春儿一同朝着皇浦靖毅福身行礼。

  “谢芸妃娘娘!”

  “起身吧。”皇浦靖毅随便的摆了摆手,让双双和春儿起身。

  “多谢皇上!”

  “倾心啊,今日你是带了什么点心来给我吃吗?”皇浦靖毅就知道,因为每次慕容倾心有来雍华殿看自己的时候,都是会做一些小点心给自己的。

  “皇上可真是聪明吧,臣妾的确是做了一些吃的给您。”慕容倾心笑了笑,便转身走到了双双的身边,“来把盒子给我吧。”

  “是,小姐。”双双把手中拿着的盒子,递给了慕容倾心。

  “皇上,刚才臣妾去了太后那儿请安完之后,便就去了御膳房,臣妾亲手做了一些小点心呢,皇上您赶紧趁热吃了吧。”慕容倾心说着,便把装着小点心的盒子,放在了圆桌子上。

  “倾心有心了啊,每次都是亲手做的,我很喜欢。”皇浦靖毅看见慕容倾心心情就会特别的好,更何况慕容倾心为自己亲手做的点心,就算是皇浦靖毅吃的再饱,也会把所有的小点心给吃完的。

  “皇上,您慢慢吃啊,可别噎着了啊。”慕容倾心见皇浦靖毅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皇上啊,您这样的吃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是饿了好几日呢。”

  “怎么了?你敢取笑我吗?我是觉得倾心做的小点心真的很好吃啊。”皇浦靖毅一边嚼着小点心,一边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皇上喜欢的话,那么臣妾便天天做给皇上吃就好了呀,别吃太急了啊。”慕容倾心笑了笑,牵着皇浦靖毅的手,然后吩咐魏元,“魏公公,赶紧给皇上倒杯茶水啊。”

  “是是是。”魏元刚才看见皇浦靖毅吃的那么香,都快要流口水了呢,“皇上,慢点儿吃,芸妃娘娘的手艺好巧,这点心不仅做的好看,而且看上去也很好吃呢。”

  “呵呵……”春儿和双双看着魏元,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们这两个丫头,是在笑什么呢?”魏元给皇浦靖毅倒完茶水之后,听见春儿和双双的笑声,便疑惑不解的问道。

  “敢情,魏公公应该是嘴馋了吧?”春儿看着魏元说着,“我和双双可命好了,娘娘有时候见我们奴婢们辛苦,也为把剩下多余的小点心赏赐给奴婢们呢。”

  “真好!”魏元一听春儿说的话,羡慕的看着春儿。

  “魏公公,拿着。”慕容倾心看了一眼春儿,示意春儿别不懂规矩,便拿了一块小点心给了魏元。

  “这……多谢芸妃娘娘。”见慕容倾心点了点头,魏元便谢恩,在一旁吃了起来。

  “皇上,今日臣妾有个事儿要跟您说呢。”慕容倾心差点儿把正事给忘记了,“太后她同意了姐姐与安庆王的婚事了,还说明日便会把颁发懿旨到慕容府和安庆王府呢,这成亲的日子,大概就在这个月了吧。”

  “哦?”皇浦靖毅听到慕容倾心所说的,和刚才魏元所说的有很大的偏差,所以很讶异。

  酷j!匠网“6永久免a、费看AB小^说

  “皇上,您怎么了吗?怎么那么惊讶了呢?”慕容倾心觉得奇怪,疑惑的看着皇浦靖毅,“虽然姐姐好像不是特别喜欢臣妾,但是臣妾自小就一直喜欢跟姐姐玩,所以身为妹妹的臣妾,都已经嫁人了,那么也应该为姐姐的幸福大事做决定了呀。”

  “嗯,倾心你很善良,你姐姐和大娘对你都那么不好,可是你却还是为她们着想。”听完慕容倾心说的话,皇浦靖毅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夸奖了慕容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