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妃娘娘……”瑶华宫一位小宫女跑到了主殿大厅,却被春儿给拦住了。

  “有什么事情吗?”春儿一脸严肃的看着那为小宫女。

  “刚才有个送信的太监,说慕容府上来信,是大夫人的信件。”小宫女递上了信,交给了春儿。

  “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春儿拿过信之后,便回到了慕容倾心的身边,“娘娘,这有封您的信件,是大夫人写给您的。”

  “嗯,拿给本宫看看。”慕容倾心有些讶异,这可是沈氏第一次写信给自己呢,究竟信里面会说些什么呢?

  慕容倾心慢慢的拆开了信件,打开信一看:“倾心,你一定要小心薄太后,我听说慕容婉心和凌氏这对母女俩去给薄太后请安,还让薄太后册封慕容婉心为妃,不过薄太后还没有正面答应她们,这几日凌氏总是在你爹爹的面前,请你爹爹作废慕容婉心和安庆王之间的婚事,想必是已经打算让慕容婉心入宫了吧,虽然你爹爹也没有同意,但是我怕薄太后要是同意了,那么你今后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了……”

  慕容倾心认真的看着沈氏写给自己的信,沉思了片刻,没有想到慕容婉心居然会变心,当初不是爱的安庆王死去活来,还害怕自己会抢走安庆王,现在是怎么了,居然还要跟自己抢夺妃子之位。

  “哼……”慕容倾心低哼了一声,嘴角浮现出了浅浅的笑意。

  “小姐,夫人在信里都说些什么了呀?”双双见慕容倾心看过信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便疑惑不解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娘亲交代了我,让我在后宫处处要小心便是了。”慕容倾心看了一眼双双,点了点头回应道。

  “小姐,看来夫人还是很挂念您的,也不知道夫人在府上过的还好吗?”双双也很担心,慕容倾心不在府上,也不知道慕容婉心和凌氏那对母女俩,会不会对沈氏怎么样。

  “放心吧,娘亲在信里也说明了,她在府上,一切都很好,让我别担心她。”慕容倾心看到沈氏说她过的很好,也就放心了,“走,我们去雍华殿。”

  “小姐要去皇上那儿吗?”双双见慕容倾心突然要去雍华殿,便惊讶的问道。

  “是的,为了不让慕容婉心有机会爬到我的头上,那么我现在就必须去见皇上……”慕容倾心正准备去雍华殿的时候,后来又想了想,“去安宁殿吧,本宫这会儿突然想太后了。”

  “春儿姐姐,你去准备轿辇吧,我给小姐打扮一下。”双双听了慕容倾心说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让春儿去准备。

  “好的,我现在就去。”春儿点了点头,便去瑶华宫的后院,准备轿辇。

  ——安宁殿。

  “芸妃娘娘驾到!”

  薄太后没有想到,慕容倾心这个时候会来给自己请安,便坐在安宁殿的主殿大厅等候着慕容倾心的到来。

  “秀丽,你猜,慕容倾心这个时候来安宁殿所谓何事呢?”薄太后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秀丽嬷嬷问道。

  “这个……奴婢猜不出来。”秀丽嬷嬷躬身,摇了摇头回应道,“该不会是因为昨日凌氏和慕容大千金来的事情吧?”

  “嗯,哀家也是这么想的。”薄太后听了秀丽嬷嬷的回答,点了点头,“不过你觉得哀家应该如何回应慕容倾心呢?”

  “太后,奴婢认为芸妃娘娘,一定是得知凌氏来找您的目的,而奴婢猜测,芸妃娘娘大概就是想说关于慕容大千金的婚事吧。”

  “凌氏说的话一半可信,一半不可信,虽然哀家也知道安庆王对慕容倾心有意思,但是哀家当初可是听你说过的,凌氏利用她与哀家的这层关系,居然威胁安庆王,让安庆王娶慕容婉心为正妃,凌氏以为哀家不知道呢,哼。”

  “臣妾倾心给太后请安,太后金安!”慕容倾心缓缓的朝着主殿大厅的方向走去,见薄太后端坐在了主殿的正位之上,便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请安行礼。

  4最{0新(章节c上Z酷/c匠网

  “起身吧,早上不是刚刚来给哀家请安过了吗?这会儿又是怎么了吗?”薄太后浅笑着,看了一眼慕容倾心,便让她起身。

  “臣妾今日是因为姐姐的事儿,来求太后的。”慕容倾心起身,便看着薄太后说道,“昨日姐姐与大娘入宫,也去了臣妾的瑶华宫,听姐姐说起,她说她也想要当妃子,只是臣妾当时没有回应姐姐,因为姐姐当初与安庆王已经有了婚约。”

  “哦,可有这样的事情?”薄太后装出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似得,问道:“那么你姐姐还对你说了些什么吗?”

  “那倒没有了,只是臣妾觉得,姐姐居然已经与安庆王有了婚约,若是姐姐此刻要改变注意,想当皇上的妃嫔的话,只怕到时候安庆王会失了面子,到时候安庆王与皇上的关系不好的话,臣妾是害怕……害怕……”

  “说,害怕什么呢?”薄太后见慕容倾心突然结结巴巴了起来,倒是想要听听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臣妾是害怕安庆王因为这件事,而对皇上和薄太后不利,毕竟安庆王在朝中的势力,也是不可小看的呀。”慕容倾心小心翼翼的说着,偷偷的瞟了薄太后一眼,只见薄太后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悦了。

  “不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嘛,莫非安庆王还想要造反不成?”薄太后瞪着慕容倾心问道,“不知道芸妃为何觉得安庆王会因为你姐姐与皇上为敌呢?”

  “太后您不又不是不了解安庆王的为人,安庆王一直都是要面子的呀。”慕容倾心淡淡一笑,看着薄太后回应道。

  “嗯,是的,哀家最了解秉晨了。”薄太后觉得慕容倾心说的也很有道理,点了点头,“那么不知道芸妃是有什么打算呢?”

  “虽然臣妾的姐姐与安庆王有婚约,可是这婚事一直都还未定下来,臣妾认为,太后不如就成人之美,把这个婚事做主了,早日让安庆王与姐姐完婚便是了。”慕容倾心笑了笑看着薄太后说道。

  薄太后没有想到,慕容倾心居然还能够说服自己,笑了笑,便也点头答应了,“好,哀家许了这门婚事便是了,这样以来,也算是巩固了与安庆王之间的关系了。”

  薄太后并不是害怕安庆王,只是安庆王的势力,的确是不可以小看啊,不就是慕容婉心嘛,再说了,皇浦靖毅本对慕容婉心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