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心和凌氏回到慕容家的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告诉慕容豪,慕容婉心的心意已经变了了,她并不想嫁给安庆王。

  可是,慕容婉心居然还忘记了,那日中午她给安庆王下药,大概慕容府里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早已经是安庆王的人了吧。

  “娘亲,我该怎么办?”慕容婉心拉着凌氏的手,有些担心的问道,“娘,我现在心里好乱啊。”

  “傻孩子,你乱什么呢?不就是想入宫为妃跟慕容倾心那贱人斗吗?”凌氏笑了笑,看着慕容婉心说道,“就算你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娘亲也一定会安排好,你今日所要走的路。”

  “可是……可是娘亲……我……”慕容婉心也一直没有敢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也只有凌氏知道了,“娘亲,若是安庆王他……”

  “安庆王怎么了?他敢惹到我吗?”凌氏听到慕容婉心提起安庆王这字眼,有些不屑的说道。

  “自然是不敢了,因为您有太后撑腰嘛,可是如果安庆王告诉皇上,我不是清白之身的话,那可怎么办啊?”慕容婉心毕竟还是清白之身,可是安庆王也以为她已经给了自己,所以这就是慕容婉心担心的事情了。

  “你啊……你这个孩子啊,娘亲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说你了,你好好想一想吧,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爹交代呢。”凌氏看了一眼慕容婉心,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我现在要去找你爹,你自己回房去想清楚了,再告诉娘亲吧。”

  “可是……”慕容婉心还想跟凌氏说话的,可是凌氏却已经转身离去了。

  “小姐,您就别担心了,虽然刚才夫人有些责备您的意思,可是她一定会为您想办法的呀。”萍蓝见慕容婉心担忧的样子,便连忙安抚道。

  “萍蓝啊,你知道我现在心里乱什么吗?”其实慕容婉心对安庆王的喜欢一直都没有减少,只是她不想自己的位分比慕容倾心低,更不想嫁的没有慕容倾心好。

  “奴婢怎么不明白小姐您的心思呢。”萍蓝点了点头,看着慕容婉心继续说道:“小姐对安庆王一往情深,可是小姐又不想看着二小姐入宫为妃,所以小姐您也想要入宫,就是为了要比二小姐的位分高,在二小姐之上。”

  “嗯。”听完萍蓝所说的话语,慕容婉心点了点头,这也就是她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没有想到萍蓝居然能够那么的明白,“知我者,莫过于萍蓝啊。”

  “那么小姐,您现在可得想清楚了啊。”萍蓝就是担心慕容婉心,一直都在纠结着此事,到最后会变得两头空空,“小姐,奴婢劝您,必须想清楚,免得到时候夫人向安庆王解除了婚约,您又后悔,那么就不好了。”

  “是啊,我知道的。”慕容婉心点了点头,又再次进入的沉思。

  凌氏跑到了慕容豪的书房,告诉慕容豪今日自己进宫的事情,而慕容豪根本就没有在意。

  “老爷啊……今日妾身进宫去了。”凌氏见慕容豪没有理会自己,便再次的说道,“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呢?”

  至从慕容倾心当上了芸妃娘娘之后,慕容豪对待凌氏和慕容婉心这对母女俩,就越来越不好了,甚至还不如现在的沈氏呢。

  “老爷,我刚才炖了些鸡汤给您补补身子了,您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沈氏端着一碗鸡汤,也来到慕容豪的书房,看见凌氏在,便也没有打招呼,而是缓缓地朝着书桌的方向走去。

  “嗯。”慕容豪看了一眼沈氏,点了点头,“放着吧,我现在还得看一些公文呢。”

  cK酷/。匠@}网#首`p发

  “是,老爷。”沈氏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声之后,便站在了慕容豪的身后,给慕容豪按肩膀,“老爷啊,你每日都在为朝廷效力,也一定要顾及到自己的身子啊。”

  如今沈氏是越来越懂得讨慕容豪的欢心了,这让凌氏心里非常的不痛快,没有想到这才多久的功夫,沈氏整个人就变了。

  以前的沈氏,才不会争宠,也不会去讨好慕容豪,只懂得过好自己的每一日,看来沈氏的变化,对凌氏的威胁很好啊。

  “老爷,我有话要跟你说。”凌氏不甘心,她不愿意看到沈氏与慕容豪恩爱的样子,却把自己丢到了一边,甚至忽视自己的存在。

  “有什么事情吗?”慕容豪还没有开口问道,沈氏便看了一眼凌氏,连忙问道,“姐姐可有什么事儿就说出来吧。”

  “哼。”凌氏瞥了一眼沈氏,冷哼了一声,心里暗暗的想着:小人得志,不就是女儿当上了芸妃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的女儿也会当上妃子的,你就等着吧。

  “姐姐怎么了吗?”沈氏见凌氏发呆出了神,便疑惑的问道。

  “我是想跟老爷商量一下婉心的婚事呢。”凌氏才不想理会沈氏呢,而是直接走到了书桌边上,看着慕容豪继续说道:“老爷,妾身想让婉心入宫为妃,今日妾身与婉心进宫去给太后请安,太后也说会给婉心安排的。”

  “啪……”慕容豪一听凌氏所说的话语,气愤的拍打了一声桌案:“混蛋东西,你刚才说什么?”

  “老……老爷……您怎么了?”凌氏被慕容豪的举动给吓坏了,连忙退后了两步,一手捂着自己的心脏,“老爷,婉心不愿意嫁给安庆王,这门婚事不知道可否作废呢?”

  皇浦靖毅和安庆王这两个人,慕容豪自然是要与安庆王靠拢了,毕竟与安庆王之间才有更多的来往,所以之前慕容豪才会答应安庆王与慕容家的婚事。

  但是现在凌氏却说,要与安庆王的这门婚事作废,慕容豪怎么能够不生气呢。

  “老爷,您别生气啊,姐姐只不过是想要问问您的意见罢了。”沈氏见慕容豪身子,暗暗笑了笑,“也许是婉心不喜欢安庆王了呢,可是这慕容府上上下下不都已经知道,婉心是安庆王的人了。”

  沈氏表面上是在替凌氏说好话,实际上她也恨不得踹凌氏一脚,如今慕容倾心给了自己一个报仇的机会,她自然是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了。

  沈氏要把自己在慕容府中,这十几年的隐忍,全部爆发出来,不过她也不急着在凌氏和慕容豪的面前露出恨意,时间还长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