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倾心可是在瑶华宫等着慕容婉心和凌氏母女俩呢,也不知道她们两去了安宁殿会跟薄太后说些什么呢?是要一起商量如何对付自己吗?

  慕容倾心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她只能够静观其变,看看慕容婉心和凌氏母女俩究竟是打算玩出什么花样,慕容倾心那么就奉陪到底好了。

  “小姐,您说二夫人和大小姐去了太后那儿,万一说了小姐您的坏话,那可就不好了呀。”双双递上了一杯茶盏给了慕容倾心,便有些担心的说道。

  “呵呵。”慕容倾心接过茶盏,冷笑了一声,“那么我就等着她们呗,反而我有的是时间跟她们耗着。”

  “双双你也不必担心,我相信芸妃娘娘一定有办法对付那对母女的,毕竟芸妃娘娘现在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呢。”春儿对慕容倾心有自信。

  “春儿,你怎么对本宫那么自信呢?”听完春儿对双双所说的话,慕容倾心笑了笑转头看着春儿问道,“你说这皇宫里,是太后大呢?还是皇上大?”

  “自然是皇上,皇上是天子,是一国之君,虽然太后专权,可是很多时候都逆不过皇上呢。”春儿一直把皇浦靖毅当作是崇拜的对象,所以她自然是会认为皇上比太后大了。

  /)酷0-匠网1永久F免》费h/看|小$L说$

  “是这样的吗?”慕容倾心知道皇浦靖毅虽然是皇上,可是关于一些朝政上的事情,似乎皇浦靖毅根本就做不了主吧。

  “嗯。”春儿点了点头,讶异的看着慕容倾心,“芸妃娘娘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呢?”

  “没事,本宫只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慕容倾心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回应道。

  ——安宁殿。

  薄太后今日闲来无事,本打算去御花园散步的,但是听到小宫女说慕容大人的夫人和大千金进宫来拜访自己了,薄太后便也在主殿大厅等着慕容婉心和凌氏母女俩。

  “今日这什么风,居然把这对母女俩给吹来了呢?”薄太后觉得有些好奇,而且跟凌家都已经许久没有保持联系了,而这个凌氏更是出嫁了之后也没有什么联系的啊。

  “太后,奴婢觉得凌氏一定是向太后说关于芸妃娘娘的事情。”艳琴嬷嬷沉思了片刻之后,便看着薄太后回应道,“她们必定是因为上次芸妃娘娘回府上的事情怀恨在心了。”

  “什么事情啊?”上次慕容倾心回府发生的事情是秀丽嬷嬷打听到的,只是还没有告诉薄太后罢了,所以听到刚才艳琴嬷嬷这么一说,薄太后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奴婢也是听秀丽说的,她说那日芸妃娘娘回慕容府的时候,凌氏那对母女俩似乎对芸妃娘娘不尊敬,于是芸妃娘娘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废除了凌氏大夫人的位分,而把自己娘亲二夫人转正了。”艳琴嬷嬷躬身对着薄太后说道。

  “哦?这是真的吗?”薄太后不得不佩服慕容倾心的敢作敢为啊,难道她就不害怕,她不在府上的时候,凌氏会欺负沈氏吗?“慕容倾心可真是胆大,居然不把凌氏这位慕容夫人放在眼里啊。”

  “可不是嘛,只是当初芸妃娘娘在府里,凌氏母女俩也是因为芸妃娘娘是庶出所以才明里暗里处处刁难她呢。”艳琴嬷嬷点了点头回应道。

  “庶出?呵呵。”薄太后冷笑了一声,“庶出又如何?哀家不也是庶出吗?难不成凌氏连哀家也看不起了吗?”

  “这……”艳琴嬷嬷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嘴,退到一旁去。

  “太后,慕容夫人和慕容千金到了。”安宁殿的小宫女领着慕容婉心和凌氏来到了安宁殿的主殿大厅。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薄太后点了点头,没有看着慕容婉心和凌氏,而是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小宫女退下。

  “是,奴婢告退。”

  “民妇凌氏见过皇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凌氏连忙朝着薄太后福身行礼。

  “民女慕容婉心见过皇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慕容婉心还是第一次入宫,这皇宫里的规矩其实她也并不得,只能够学着凌氏的请安姿势给薄太后行礼了。

  “起身吧,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客气呢。”薄太后瞟了一眼凌氏之后,再瞟了一眼慕容婉心,“今日难道入宫给哀家请安,来者是客,你们坐着说话就是了。”

  “多谢皇太后。”凌氏起身谢恩,慕容婉心也跟着起身。

  “你们慕容家的千金生的可真是漂亮呀。”薄太后盯着慕容婉心看了许久,笑了笑说道,“真是怪可惜的,哀家与碗琳你可是亲戚啊,若是你的女儿入宫那该多好啊,说实话哀家并不喜欢芸妃啊”

  “呵呵。”凌氏一听薄太后说不喜欢慕容倾心,心里更加的高兴,笑了笑,便看着薄太后回应道:“这倾心也真是的,居然与皇上私定终身了,我们慕容家可是早就给倾心许配了一门婚事啊。”

  “许配了婚事?”薄太后一听,惊讶的看着凌氏,“碗琳,你说芸妃在家中早就有了婚事?”

  “可不是嘛,可是那孩子心眼高,一心只想成为皇上的女人啊,能有什么办法呀?”凌氏说着,似乎对慕容倾心成为芸妃这件事情非常的不满,“这安庆王可早就来慕容府上提亲了,当时民妇与老爷也正在看吉日呢,可是没有想到……”

  “这不,生米都快要煮成熟饭了,哀家能怎么办呀?”薄太后就知道凌氏来安宁殿不就是想要说慕容倾心的坏话嘛,那么薄太后听听也不防。

  “庶出就是庶出,没有教养。”凌氏当着薄太后面说庶出的不是,随后便看了一眼慕容婉心,接着对薄太后说道:“太后啊,您说民妇嫡女婉心如何呢?”

  “咳咳……”薄太后咳嗽了一声,就差没有被噎着,薄太后哪里还有心情看慕容婉心啊,“碗琳啊,你难道忘记了吗?哀家也是庶出所生的啊,莫非你也觉得哀家没有教养吗?”

  凌氏一听,吓坏了,连忙跪拜在了薄太后的面前,“太后息怒啊,民妇可不是这个意思呢,民妇只是……只是……”凌氏语无伦次了,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向薄太后说明清楚。

  “起身吧,既然来哀家安宁殿,那么你便就是客人,哀家也是知道待客之道的,起身就是了。”薄太后淡淡一笑,没有责怪刚才凌氏所说的话语。

  但是薄太后明白,今日凌氏带着慕容婉心进宫,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