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魏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睡就好像睡过头似得,平日寅时的时候早就醒来去雍华殿的内殿看看皇浦靖毅是否醒了没,但是今日却睡到了卯时。

  吓得魏元连忙快速换好宫装,连滚带爬的朝着雍华殿的内殿跑去,悄悄的推开门,正当魏元踏入内殿之后,引入眼前的居然是这样的画面——皇浦靖毅与慕容倾心躺在了一起。

  “皇……皇上……”魏元目瞪口呆的看着床榻上,不明白怎么回事?皇浦靖毅不像是那种看见美色就控制不住的人啊,而慕容倾心也不像是不守妇道的女子啊,毕竟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魏公公,你有没有看见慕容小姐啊,我刚才去她的房内找不到人啊。”春儿这个时候也起床了,四处寻找了慕容倾心,看见魏元正正在内殿里面,便走了进去问道。

  “嘘……!”魏元转头看了一眼春儿,连忙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春儿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魏元,魏元这才指了指床榻的方向,让春儿也朝着那里看去。

  “啊!天呐!皇上和慕容小姐?”春儿也被吓得目瞪口呆,捂住自己的嘴巴,讶异的望着魏元,“魏公公这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呢?昨晚您没有伺候皇上就寝吗?”

  “我也不知道啊,真是该死的。”魏元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手重重的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若是被太后知道了,那可怎么办啊?唉,我不好交差了。”

  “咳咳咳……”慕容倾心是被自己的咳嗽声音给吵醒的,可能是因为昨晚入夜的时候有些凉了,而慕容倾心没有盖好被子而着凉了吧。刚想要翻个身子,却看见了自己床旁边躺着皇浦靖毅,吓得连忙起身,紧紧的将被子包裹着,“皇上,这是在哪里?我不是在侧殿吗?”

  “慕容小姐。”春儿瞧见到慕容倾心惊讶的样子,便小声的朝着慕容倾心叫道,“春儿也是刚刚看见这一幕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春儿倒没有理会魏元的拉扯,便想现在就问问慕容倾心。

  “我……我……”慕容倾心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被子里自己却是光着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昨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慕容小姐还是先换衣服吧,奴才和春儿在外面等着。”魏元看见慕容倾心醒了之后,就连忙退到外面去了,也拉着春儿一起离开了内殿,“春儿,我们先出来,让慕容小姐换好衣服再说。”

  “魏公公怎么连你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啊?”春儿虽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排斥慕容倾心了,但是看见刚才那一幕画面,不得不说慕容倾心真是个狐狸精,居然如此大胆勾着皇浦靖毅。

  “我要是知道就好咯。”魏元一脸着急的摇了摇头,看着春儿说道,“这个时候都快要上朝的时辰了,你说我该不该把皇上叫起来呢。”魏元看着时间紧迫,而皇浦靖毅若是为了慕容倾心而不去上朝的话,薄太后必定生气。

  慕容倾心起身的时候感觉有有些不舒服,但是知道现在这个时辰,不能够耽搁皇浦靖毅,便也叫他起床了,“皇上,皇上,您该上早朝了,现在已经是卯时了啊。”

  “嗯?”皇浦靖毅也感觉到有些疲惫,闭着眼睛回应了一声,又打起呼噜来了。

  “皇上,该起床了。”慕容倾心再次叫着皇浦靖毅,轻轻地推动着他的身子,“皇上,再不起床就误了上朝的时辰了呀,皇上。”

  “什么时辰了?”皇浦靖毅突然惊醒了过来,连忙看着慕容倾心问道,这才注意到慕容倾心正在穿着衣服,皇浦靖毅连忙转过脸去,“昨晚是朕鲁莽了,有没有弄疼你了。”

  “皇上,民女不知道昨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慕容倾心听见皇浦靖毅的说话,停顿了片刻之后,吞了吞苦水,便淡淡的说道,“皇上,民女是清白之身呢。”

  “朕会负责的。”皇浦靖毅下了床,才发现床单已经脏了,心里暗暗有些高兴,自己终于得到了慕容倾心。虽然昨日是晕晕沉沉的,但是皇浦靖毅是一定会对慕容倾心负责任。

  “民女先走了,皇上赶紧起身洗漱吧,不然就误了上朝的时辰了。”慕容倾心似乎有些羞涩,微微地侧脸,说完之后,便快速的离开了内殿,也没有理会外面的魏元和春儿,就朝着侧殿的方向走去了。

  “慕容小姐,等等春儿啊。”春儿倒是对慕容倾心和皇浦靖毅发生事情非常感兴趣,看慕容倾心跑了出去,便也连忙小跑追赶上去,“慕容小姐。”

  回到侧殿的慕容倾心,心里一直无法平静下来,没有想到自己还未出嫁就……“唉,怎么自己会变成这副样子了呢?”慕容倾心暗自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慕容小姐,既然您与皇上之间已经……”春儿端来一杯茶递给了慕容倾心,便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着,“相信皇上是绝对会对慕容小姐负责的,到时候还会册封您娘娘呢。”

  “我,我要的不是册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只想要一个人的心就足够了。”慕容倾心入宫真正的目的是达到了,可惜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就跟了皇浦靖毅,到时候落人口实那是一定的了,只怕后宫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谣言呢。

  “奴婢春儿在这里先恭喜娘娘了。”春儿倒是非常替慕容倾心感觉到高兴,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行礼,这可是春儿第一次给慕容倾心福身行礼呢。

  “春儿,你就别闹了。”慕容倾心看了一眼春儿,心事重重的摇了摇头说道,“皇上后宫有那么多位妃子,只怕到时候皇上很快就会把我慕容倾心给忘记了呢。”

  “不会的,朕是绝对不会忘记倾心的。”皇浦靖毅已经更衣好了,一席龙袍出现在了慕容倾心的面前,信誓旦旦的看着慕容倾心说道:“即日起慕容倾心便是朕的芸妃了。”

  “皇上。”慕容倾心起身,看着皇浦靖毅,两个人四目相对,似乎不顾旁人在场。

  *d最新章节N上&酷匠网NM

  “众多的妃嫔之中,没有一个是朕真正爱过的女人,而你慕容倾心不一样。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朕愿意把朕的这颗心给你,只属于你慕容倾心一人。”皇浦靖毅说着,便伸手牵着慕容倾心,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告白最有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