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府大厅。

  “啪……”

  当慕容豪听到双双所说的慕容倾心不见了,气愤的拍了一声桌案,面无表情的瞪着双双。此刻慕容豪想一想也知道,慕容倾心不可能无缘无故不见的,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她离家出走了。

  “老爷,别生气啊……”凌氏就坐在慕容豪的侧位,见慕容豪发怒,便想着劝道,没有想到沈氏却突然来到了大厅。

  “老爷,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您这么动怒啊。”沈氏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有多久没有来到府上的大厅了,这里的路,似乎都快忘记了怎么走。

  “你怎么来了?”慕容豪看见沈氏看了到大厅,皱起了眉头,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过再也不踏出侧院半步的吗?今日是怎么越矩了吗?”

  “妾身自然是不敢越矩,只是刚才妾身听墨兰说倾心失踪了,妾身不过人为人母担心自己的女儿罢了,所以才想着来大厅看看究竟的。”沈氏淡淡一笑看着慕容豪回应道,然后再看了一眼正跪拜在地上的双双问道:“双双,你刚才说二小姐不见了是吗?”

  “回二夫人是的,就在奴婢就给小姐准备晚膳的时候,回到闺房内就没有看见二小姐的影子了。”刚才双双在跟慕容豪和凌氏说话的时候一脸害怕,但是现在有沈氏在了,自己也没有像刚才那么害怕了。

  “好,你先起来吧。”沈氏听完双双的答话,让墨兰把双双扶起来,然后沈氏再看着慕容豪和凌氏说道:“老爷,大姐,妾身觉得应该是倾心贪玩所以才跑出府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而且双双刚才说了,她也不知情,你们也就别为难她了。”

  “妹妹啊,什么叫为难啊,双双是负责伺候倾心的,这倾心人无缘无故失踪了,我们自然是得问双双的了。”凌氏最讨厌沈氏的了,瞥了她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爹爹,娘亲。”慕容婉心也是从下人那边听到,说慕容倾心失踪的事情,所以才感到了大厅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咦,二娘也来了啊。”

  慕容婉心虽然是跟凌氏穿同一条裤子,不喜欢慕容倾心和沈氏这对庶出母女俩,但是在她们的面前,慕容婉心还是要装出一副友善的样子。

  “婉心,二娘好久没有看见你了。”其实沈氏是过来人,又怎么分辨不出慕容婉心是否真心的跟慕容倾心友好呢,只是不想拆穿罢了,面上还是与慕容婉心和蔼的说话。

  “倾心失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慕容婉心一脸着急的问着,因为安庆王是打算同时娶她们姐妹俩过门的,虽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是正妃,可是慕容倾心若是失踪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这门婚事呢?

  “没事的,没事的,婉心啊,知道你与倾心的关系好,你就先别着急啊,你爹爹和娘亲不是正在问双双话嘛。”凌氏见慕容婉心着急,当然是明白她着急的是婚事而不是慕容倾心了,这才安抚道。

  “哦,那可得派人快点把倾心给找到啊,我真担心她一个姑娘家的,万一路上遇见坏人了,那可怎么办呢。”慕容婉心瞟了一眼沈氏,然后一手握着凌氏的说说道。

  看着凌氏和慕容婉心这对母女俩虚情假意的样子,沈氏心里不由的觉得是一种讽刺。虽然自己与慕容倾心没有像她们母女俩那么的亲热,但是沈氏知道只要自己心里是爱着慕容倾心的就足够了。

  关于慕容倾心失踪的这件事,已经传遍东城,甚至连东郊村边的崔大婶也知道了。但是在慕容倾心和皇浦靖毅离开的时候,也已经交代过崔大婶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了,所以崔大婶也不会去慕容府告密的。

  ——安宁殿。

  薄太后坐在正位之上,秀丽嬷嬷伺候着薄太后洗脚,似乎有些心思,但是又不敢对薄太后说的。

  “秀丽你是有什么事情要与哀家说吗?”薄太后一眼就能够看出秀丽心事重重的样子,笑了笑问道,“有什么事情就告诉哀家吧,好像哀家会吃了你似得。”

  “不是的太后,不是奴婢的心思啊,只是今日奴婢听说东城都在寻找慕容二千金的下落呢。”秀丽嬷嬷本来也不知道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薄太后,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哦?可有此事?莫非慕容豪还不知道慕容倾心已经入宫了?”薄太后一听,惊讶的看着秀丽嬷嬷问道。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但是很有可能啊,太后啊,您想想看啊,奴婢昨日出宫去了一趟东郊村找老朋友,巧的就是奴婢那位老朋友知道皇上和慕容二千金,告诉奴婢慕容二千金是离家出走到东郊村边找皇上的。”秀丽嬷嬷之前之所以老往东郊村边去,除了是要监视皇浦靖毅之外,就是为了找自己的老朋友崔大婶了。

  酷…l匠oO网正X、版K8首o|发w

  “事情真巧,那么你打探了什么出来了吗?”薄太后一听,便感兴趣了,先让秀丽嬷嬷伺候自己擦干脚,然后听着她继续把事情说下去。

  “好像是因为慕容家逼着慕容二小姐嫁给安庆王为侧妃。”秀丽嬷嬷想了想,昨日崔大婶就把事情告诉自己一些,而且还没头没尾的,所以她也不是特别的之情。

  “虽然是庶出,但是哀家觉得慕容倾心看不上是个不错的姑娘,怎么秉晨要委屈了人家,只让她当侧妃呢?”薄太后知道安庆王吕秉晨府上还未有正室,所以才觉得奇怪。

  “这还不是因为凌氏的嫡出大小姐也看上了安庆王,凌氏自然是要让自己的女儿当正妃的了。”秀丽嬷嬷听完薄太后的问话,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所以奴婢觉得,慕容二千金绝对就是如奴婢那老朋友所说的那样,是离家出走的。”

  “不过她是否离家出走与哀家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吧?”薄太后并不觉得皇宫里多一个慕容倾心会威胁到自己什么,所以也并不在意了。

  “太后,您可别小看慕容二千金离家出走的事情啊。”秀丽嬷嬷把事情分析给了薄太后,“慕容二千金是到了东郊村边等待皇上,这可以看得出来,慕容二千金并不像我们表面上看的那样,毫无心机,奴婢觉得她一定有计谋的。”

  “呵呵。”薄太后听完秀丽嬷嬷的分析,冷笑了一声,“能够有什么计谋啊,哀家倒是非常的好奇呢。”薄太后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秀丽嬷嬷,“好了,时候不早了,伺候哀家就寝吧。”

  薄太后从来都不害怕自己多了一位对手,就怕自己呆在这个深宫之中寂寞无聊啊,如果慕容倾心真的是个有心机有计谋的人,那么薄太后倒是很想见识见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喜欢雅女皇的作品吗?亲们记得留言告诉我噢!关注我的新浪微博:神匠雅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