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殿。

  安宁殿内,除了刚才的黎秀儿说不舒服离开了之后,其他几位妃嫔:傅颜颖,郭昭仪,玉妃,兰妃,辰嫔,淳嫔,杜贵人,安美人等都在主殿大厅陪着太后闲聊着。

  “昨日的事情哀家听说了。”薄太后也知道,平日这个时辰大家差不多都纷纷散去了,可是今日却还迟迟都没有离去,想必也是想听听薄太后是如何看皇浦靖毅把慕容倾心带进宫里的事情吧。

  “姑妈,那您就替我们做主吧。”傅颜颖看了一眼郭昭仪,只见她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皇浦靖毅带了个女子进宫与她无关似得。

  “颖妃,哀家说的是昨日你到皇上那儿大闹的事情。”薄太后现在是处处都看傅颜颖不顺眼了,无论什么事情都都说她一番,“皇上既然把慕容倾心带进宫,你能够阻止的了吗?就连哀家都无法管,难道你比哀家,比皇上还大吧。”

  没有想到,薄太后居然会对傅颜颖发火,其他几位妃嫔可都在看着呢。大家都以为傅颜颖是薄太后的亲侄女,会对她好声好气的说话,所以刚才还在安宁殿外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傅颜颖能够让薄太后做主,没有想到反而却是挨骂的粉了。

  “姑妈,颜颖知错了,娘娘就别当着这么多位姐妹们的面骂颜颖了吧。”傅颜颖大惊失色,也觉得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便对着薄太后撒娇了起来。

  “怎么了?哀家还得看你的脸色过日子吗?”薄太后瞥了一眼傅颜颖再次的教训道:“身为一宫的颖妃娘娘,也不知道做事情的分寸,你看看郭昭仪和黎妃入宫五年,从来都没有惹出事端,你才入宫三年不到,你就……唉,太让哀家之外了。”薄太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姑妈,颜颖都向您认错了,您还想要颜颖怎么样啊?是要惩罚颜颖吗?”傅颜颖听见薄太后说道郭昭仪和黎秀儿,看了一眼郭昭仪,暗自叹了一口气。

  郭昭仪跟黎秀儿一样,都是从皇浦靖毅登基之后,就入宫了,至今已经五年了,虽然肚子也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但是也不会像傅颜颖那样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的。

  “太后,您别生气了,颖妃年龄善浅,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您可千万别要因为她孩子气而气坏了生气啊。”郭昭仪看着薄太后柔声细语的安抚道。

  “香凝啊,还是你贴心呢。”薄太后在众位妃嫔之中,似乎最喜欢的就是郭昭仪了,虽然无宠,但是五年来一直都很安守本分,所以薄太后也把后宫的事宜一大半都交由她去打理的。

  “各位姐妹们都散了吧,太后也都累了,明日你们再来请安吧。”郭昭仪看着薄太后淡淡一笑,然后起身对着其他几位妃嫔说道,“关于慕容小姐的事情,相信太后也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所以姐妹们也不必担心。”

  郭昭仪是后宫妃嫔中身份最高的一位,所以她说的话,大家也都会服从的。这话刚刚说完,妃嫔们便纷纷站了起来,朝着薄太后和郭昭仪福了个欠身:“臣妾等人告退。”异口同声说道。

  “嗯。”薄太后点了点头,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都退下吧,她们这才一个个接着离开安宁殿。

  傅颜颖瞥了一眼郭昭仪,平日看郭昭仪都安安静静的,可是每次看见她命令其他妃嫔的时候,傅颜颖心里就特别的不爽。最不爽的事情就是,薄太后与她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却好像跟她特别的亲切,这让傅颜颖很嫉妒。

  “太后,臣妾与颖妃也不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吧。”郭昭仪缓缓的朝着薄太后的正位走去,微微地行了个礼,淡淡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薄太后身旁伺候的秀丽嬷嬷吩咐道:“秀丽嬷嬷可得好生伺候着太后啊。”

  最{新$…章$节上酷a/匠网

  “是,郭昭仪请放心,伺候太后本来就是老奴应该做的事情。”秀丽嬷嬷看着郭昭仪点了点头,福了个身子回应道。

  “哀家没有心情休息啊,香凝你陪着哀家一起去雍华殿看看皇上下朝了没有。”薄太后说着,便站了起来。

  薄太后刚刚伸手,郭昭仪便连忙上前搀扶着薄太后,“这个时辰皇上大概也下朝了吧,太后去雍华殿的时候,可得好好的跟皇上说话才是啊,皇上有自己的想法,他一向都不喜欢有人管着的。”

  “哀家自由分寸的。”薄太后看了一眼郭昭仪点了点头,便也没有理会傅颜颖,带上了秀丽嬷嬷和艳琴嬷嬷往雍华殿的方向走去。

  傅颜颖也知趣,知道薄太后是在生自己的气,便也不敢上前去说话,只能够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跟着薄太后和郭昭仪的身后走着了。

  ——雍华殿。

  此时,皇浦靖毅这才刚刚下朝,刚刚回到了雍华殿,便看见薄太后一行人走来,皇浦靖毅躬身,“儿子给母后请安了。”

  虽然皇浦靖毅并不是薄太后的亲生儿子,但是他至从母妃就已经去世了,一直都是由薄太后抚养长大的,所以在薄太后面前,还是自称‘儿子’。

  “皇上的眼中可还有哀家这位母后吗?”薄太后看着皇浦靖毅严肃的说道,然后瞥了一眼魏元,“魏公公,哀家让你好好伺候皇上的,你伺候的好吗?”

  “奴才……奴才一直都很尽心尽力伺候着皇上啊。”魏元听见薄太后叫着自己,一惊,想必薄太后这次来一定是要说慕容倾心的事情了,魏元连忙躬身回应着,“奴才一刻都不敢怠慢的。”

  “听说皇上邀请了一位贵客进宫是吗?”薄太后没有理会魏元,而是自顾自的往雍华殿里面走去,“皇上是在急什么呢?下个月就是三年一次选秀女的大日子了,就算皇上看上了慕容家的千金,也不差这几日吧。”

  其实皇浦靖毅根本就不记得,下个月又到了三年一次的选秀女日子了,不过听薄太后这么一说,难道薄太后是想让慕容倾心参加秀女殿选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后宫的好人不多啊,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