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殿。

  一位宫装华丽的贵妇,端坐在安宁殿主殿大厅的正位之上,她大约五六十岁了,从容貌看上去,似乎年轻时候的美丽还是印记,还能够浮现出来,但是发鬓上却有些许的银丝。

  她便就是世间上最尊贵,万人之上的皇太后薄氏,人称薄太后。薄氏的专权是人人皆知,虽然皇上皇浦靖毅早就亲政了,可是薄氏还是要垂帘听政,只因皇浦靖毅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必须得保住薄氏一族的荣华富贵。

  “姑妈,姑妈……”傅颜颖大大咧咧的一直往安宁殿跑去,不顾那些太监宫女们是用什么样子的眼光看着她。傅颜颖向来都是这样的,所以太后必须在薄氏一族再找一个美貌的女子选入宫。

  “怎么了啊?”薄太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傅颜颖,“这里是皇宫,可是不是你们傅府啊。”其实傅颜颖本是薄氏的人,后来因为薄太后的亲哥哥女儿太多了,便把傅颜颖送给了傅家养着,所以便改姓傅。

  “姑妈,难道是因为颜颖的爹爹将颜颖送给傅家寄养,您就不与我亲了吗?”傅颜颖一脸委屈的看着太后。今日之所以如此的委屈,就是因为皇浦靖毅又没有理他了,下了朝就直接出宫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啊。”薄太后瞥了一眼傅颜颖,继续说道:“你记住,再怎么样,你留着的血也是我们薄氏一族的血统,姑妈怎么可能会跟你不亲呢。”

  “真的吗?姑妈,你知道吗?皇上他……唉……”傅颜颖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傅颜颖也是知道,皇浦靖毅一点儿也不喜欢她,虽然小时候两个人玩的挺好的,可是这长大了自己,就对她越来越疏远了。

  “皇上怎么了呢?”薄太后除了会在朝政之事上压制皇浦靖毅以外,其他事情薄太后都不会管的太后,就连皇浦靖毅私自出宫的事情,薄太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皇上又出宫了,姑妈啊,颜颖觉得皇上一定是看上了外面的女子了,不然这三天两头出宫的,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呢。”傅颜颖半蹲在了薄太后的座位边,两手轻轻地揉捏着薄太后的膝盖,“姑妈,这些日子您的膝盖还酸疼吗?”

  “哼,你啊,成天就知道来哀家这里撒娇,若是你的心思能够好好的想一想应该如何去讨好皇上,哀家也就不必再想着让你的姐姐入宫了。”薄太后对傅颜颖又疼爱又气愤的,气她的不争气,不得皇浦靖毅的喜爱。

  “姑妈,您说要让我姐姐入宫?哪位姐姐啊?”傅颜颖一听太后所说的话,惊讶万分,若是自己的姐姐入宫的话,那么自己在太后心目中的地位不就减轻了吗?这可不行啊,绝对不行。

  傅颜颖摇了摇头看着薄太后,薄太后自然是看出了傅颜颖的心思,淡淡一笑的说道:“姑妈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在半年之内,你还未得到皇上的侍寝,那么就别怪姑妈对你不亲了啊。”

  “姑妈,这也太难了吧?”傅颜颖一脸为难的看着薄太后,可是这也是最后的办法啊,看来自己的确是得在皇浦靖毅的面前下点功夫了。

  “太后,奴婢发现,近日皇上除了去东郊村边之外,就是去慕容府了。”秀丽像似从外面打听了什么似得,一回到安宁殿便直接走到了薄太后的身边,小声的回报着。

  “哦?慕容府?”听到皇浦靖毅去慕容府薄太后很是惊讶。慕容凌氏跟自己是远房亲戚,而自己的辈分整整比凌氏大一倍,但是这年龄却相差没有多少。

  “是的。”秀丽见薄太后一脸惊讶的样子,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太后,那么奴婢是不是要继续观察着皇上呢?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因为上看了慕容府的千金,所以才老往慕容府跑。”

  “慕容府的千金,一位是凌氏所生的,另一位则是庶出所生的,不知道皇上会看上哪一位呢?”今日皇浦靖毅出宫的数量的确是比之前多了,所以薄太后也是有所怀疑,是否皇浦靖毅看上了外面的某位女子,果然今日秀丽回来禀报,看来真有此事啊。

  “太后,那么会奴婢继续派人监视着皇上便是了。”秀丽见薄太后在沉思,便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去吧,让人好好盯着,若有什么特别的人出现在皇上的身边,切记禀报给哀家啊。”薄太后一直都想在皇浦靖毅身边安插自己的人,所以这一次若是皇浦靖毅看上了慕容千金的话,那么薄太后必须亲自去慕容府上看看。

  “是,那么奴婢现在就去。”秀丽听了薄太后的命令,微微地福了个身子,便退出了安宁殿外。

  /z酷^匠网K~正版-首t☆发G

  “姑妈,刚才秀丽嬷嬷跟你说了些什么呢?”傅颜颖一直都想细细的听着刚才秀丽跟薄太后所说的话语,可是秀丽说的是悄悄话,所以傅颜颖根本就听不清楚。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那么就不必问了,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回宫去吧,好好的想一想应该如何的取悦皇上,才是你应该要管的事情。”薄太后看着傅颜颖说完,便也没有再理会她了,而是吩咐一旁的艳琴嬷嬷准备午膳。

  “是,那颜颖先行告退,姑妈好好休息。”傅颜颖点了点头,起身朝着薄太后福了个身子,便退出安宁殿。

  薄太后真是恨铁不成钢啊,当初之所以让傅颜颖入宫为妃,就是看在小时候皇浦靖毅跟傅颜颖玩的友好,谁知道后来长大了之后,皇浦靖毅变了,而傅颜颖也变得越来越刁蛮了,难怪不得宠爱啊。

  “唉。”薄太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见秀丽已经返回安宁殿了,便挥了挥手让秀丽来给自己捏捏肩捶捶背,“秀丽啊,你说哀家现在一看见颜颖就气怎么办呢?”

  “太后,您只不过是因为对颖妃娘娘抱有太大的希望了,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了。”秀丽一边给太后捏着肩膀,一边笑了笑说着,“其实皇上现在长大了,之所以跟颖妃娘娘保持距离,也是因为太后您啊。”

  “因为哀家?怎么说?”薄太后听了秀丽所说的话,惊讶的看着秀丽问道。

  “太后,您想想看啊,您在朝政的事情之上,处处压制着皇上,皇上要东,您偏偏要西,所以皇上对太后也疏远了很多,那么自然也是因为太后而不喜欢颖妃娘娘了。”

  “那么说,是哀家的原因了?”薄太后也不知道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傅颜颖身为薄氏一族最美貌的女子,可惜却一直不得宠。

  “太后,您就不必再为了颖妃娘娘的事情而伤神了,若不行的话,太后不如拉拢其他宫的娘娘如何呢?”秀丽脑子一转,便让薄太后把目标转到其他妃嫔身上。

  “这可怎么行呢,哀家要保住薄氏一族,自然是得我们薄氏家族的人,哀家才能够信得过啊。”这些年,薄太后的疑心可是越来越重了,除了薄氏一族的人,其他人根本就不愿意去相信。

  秀丽伺候在薄太后身边多年,自然是明白薄太后的心思,“太后,您忘了吗?皇上如今跟慕容府的人走得近,若是皇上真的看上了慕容家的某位千金的话,那么太后不如早早的先下手。”

  “哀家只跟大夫人凌氏有远房亲戚的关系,至于那个庶出哀家倒不希望皇上看重的是庶出千金啊。”看来薄太后也是有嫡庶之分了,所以此刻她的心里还是非常的纠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女主是要入宫的节奏吗?且看今后姐妹如何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