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心还没有回到大厅,在半路上就被凌氏给叫到走了,说皇上来府里,所以她们母女俩得商量一下对策,第一,绝对不能够让慕容倾心靠近皇上,第二,必须要将安庆王拿到手。

  有了凌氏的支持,那么慕容婉心的担心自然也比之前要大了许多,听凌氏说已经给皇浦靖毅和安庆王下了迷药。慕容婉心刚听到凌氏所说的话,非常的惊讶,但是听完之后,便觉得很满意。

  “女儿,娘亲已经为了准备好了幸福,接下来就看你是如何把握住自己的幸福了。”凌氏看着慕容婉心,淡淡的说道。

  “娘亲,放心吧,我知道如何做的。”慕容婉心点了点头,“对了,娘亲,那么今日皇上和安庆王都在我们府邸用膳,那倾心怎么办?是否可以让她不能够来大厅呢?”

  “放心吧,娘亲这就替你办事去,你就好好的陪着安庆王吧。”凌氏说着,一脸阴险的笑容,然后转头看了一眼翠梅,严肃的说道:“翠梅随着我去一趟慕容倾心的闺房,老爷说了,今日她必须在闺房呆着,寸步都不许离开。”

  “是。”翠梅听了凌氏的吩咐,便连忙点了点头回应道,“夫人,那我们现在就去二小姐的闺房吧。”

  “谢谢娘亲。”慕容婉心看着凌氏说完,兴高采烈的朝着大厅的方向跑去,心里说不出的喜悦:“慕容倾心啊,慕容倾心,你的确是得到了安庆王的爱慕,可惜你拒绝了他,让我有机可乘,但是虽然这样,我也不会让你接近皇上的。”

  最新章节Z上!酷|&匠网0{

  大厅内,慕容豪早早就让下人安排好了午宴,皇浦靖毅倒是满面春风的与慕容豪干杯饮酒,而一旁静静坐着的安庆王,却一直心神不定的。

  “秉晨,你怎么不喝酒啊,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们表兄弟两个要好好的喝,今日不醉不归啊。”皇浦靖毅知道安庆王心里不高兴,但是自己的确不能够将心爱的女子许配给他,更何况慕容倾心也拒绝了他啊。

  “皇上,臣弟只是……”安庆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陪皇上喝个痛苦吧。”安庆王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举起酒杯。

  “好,干!”皇浦靖毅很爽快的,一杯接着一杯,“难道今日能够聚在一起的,以前宴席,都是有朝中的各位大臣,我们都不能够单独闲聊的,看来今日是个好机会啊,慕容大人你觉得呢。”皇浦靖毅有说有笑的看着慕容豪问道。

  “是的。”慕容豪也一直陪着皇浦靖毅和安庆王喝酒,“今日能够让皇上和安庆王陪着老臣喝酒,老臣真的是感觉到非常的荣幸啊,哈哈哈,正如刚才皇上所说的那样,今日不醉不归啊。”

  “皇上,您少喝一点酒啊,用过午膳之后,我们就得回宫去了呢。”魏元站在皇浦靖毅的身后,见他喝了那么多久,便小声的在耳边提醒道。

  “难道朕可以放松,自由自在的畅饮,怎么了?你又想要管朕了吗?”皇浦靖毅听见魏元说话,转头瞥了一眼魏元,“行了行了,你赶紧退下吧,别妨碍朕了。”

  “呵呵,魏总管有礼了,我带你去用餐吧,这里就让给皇上与安庆王还有大人他们好好的聊一聊吧。”凌氏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便来到了大厅,拉着魏元就往大厅外面走去。

  慕容婉心这会儿还没有来大厅,因为刚才与凌氏分开了之后,慕容婉心便回到自己的闺房,让萍蓝好好的为自己精心的打扮一番之后,便来到了大厅。

  “爹爹,让女儿来给皇上和安庆王斟酒吧。”慕容婉心看着慕容豪说完,然后一脸妩媚的看着皇浦靖毅和安庆王,“皇上喝酒,安庆王喝酒。”

  皇浦靖毅自然是对慕容婉心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了,可是安庆王似乎就不同了,他从来都不拒美色的,只要有女人投怀送抱,他都会全部照单全收的。

  “大小姐客气了。”安庆王笑了笑,看着慕容婉心点了点头示意,“大小姐可会喝酒,要不坐下来与我们一块儿畅饮,如何?”安庆王说着,一手轻轻的摸了一下慕容婉心的臀部。

  “哎呀。”慕容婉心也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一个打手掌给包住,瞥了一眼原来是安庆王的手,慕容婉心没有生气,反而是喜悦的,“安庆王既然要让民女陪着,那么民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慕容婉心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还没有等到皇浦靖毅和慕容豪发话,慕容婉心就直接坐在了安庆王身旁的另一个凳子上。

  “婉心,不得胡闹。”慕容豪自然是知道慕容婉心喜欢安庆王,可是刚才她的举动也太过主动刻意了,慕容豪有些看不惯所以才会说她。

  “爹爹,女儿没有胡闹啊?”慕容婉心听到慕容豪的喝声,有些惊吓到了,刚刚拿起的酒杯,立即放了下来,连忙站了起来,“那女儿就站着给你们斟酒吧。”

  “大小姐真是听话乖巧啊。”皇浦靖毅看了一眼慕容婉心,见她如此害怕慕容豪,便笑了笑说道。

  “让皇上和安庆王见笑了。”慕容豪瞪了一眼慕容婉心之后,这才双手抱拳看着皇浦靖毅和安庆王说道。

  “怎么感觉本王醉了呢?”安庆王只觉得眼前有些晃悠,晕晕沉沉的样子,看着皇浦靖毅和慕容婉心觉得他们是倒立着,“皇上,您怎么倒着了?还有大小姐你也是倒着?”

  “朕也觉得秉晨你是倒着啊。”皇浦靖毅缓缓的放下了酒杯,这样的感觉似乎不像是醉了,反倒是像被人下了迷药一般,可是皇浦靖毅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晕倒在桌上。

  慕容豪看着皇浦靖毅和安庆王都倒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皇上,安庆王你们的酒量还没有老夫好啊。”慕容豪说完,也晕了过去。

  “爹爹,爹爹。”慕容婉心看着皇浦靖毅和安庆王,心里暗暗自喜,然后见慕容豪也晕了过去,惊住了,拼命的摇晃着慕容豪,“爹爹,您怎么也晕了啊?”

  “婉心,还愣着做什么呢?还不想办法把安庆王扶到客房去吗?”凌氏严厉的一眼扫过大厅的三个男人,这才看着慕容婉心说道,“快点,这里有我,安庆王你自己看着办吧。”

  “娘亲,那爹爹他?你也下药了?”慕容婉心听见凌氏说话的声音,这才抬起头看着凌氏疑惑的问道。

  “要是你爹知道的话,肯定不允许我们这样了,好了,不多说了,也不知道我下的迷药够不够时间,你赶紧的啊。”凌氏见慕容婉心愣在原地,便再次的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慕容婉心这才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然后与萍蓝使尽力气一起将安庆王搀扶到了客房去。

  回到客房之后,萍蓝也很识趣的退了下去,房内就剩下慕容婉心和安庆王了,慕容婉心一肚子的坏水,可是现在的心里却是非常的紧张。

  心跳加速,慕容婉心看着倒在床榻的安庆王,坐在了床榻的边沿,轻轻地抚摸着安庆王的脸颊,一直摸到了他宽大结实的胸膛,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这一刻,安庆王只属于自己的了,不管待会儿安庆王什么时候醒过来,相信他都一定会对自己负责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话说,似乎觉得嫡姐的剧情有些多了,呵呵,女主若不先被虐一下,又怎么能够激起复仇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