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王的脸上免不了尴尬,但是今日的确是自己唐突了,恐怕是吓到了慕容倾心吧,不然以自己的势力和身份,慕容倾心怎么可能会看不上自己呢。

  “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倾心先告退了。”慕容倾心一点儿都不想再看见安庆王这张脸孔,若是自己在待在大厅的话,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给安庆王一个耳光。

  “好妹妹,姐姐陪着你回去吧。”慕容婉心笑了笑,便挽着慕容倾心,“安庆王,这些天小妹的身子也还没有完全康复,民女得先扶着小妹回房休息,先失陪了。”慕容婉心朝着安庆王微微地福了个身子,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凌氏,像似跟她暗示着什么一般。

  最新kx章‘节xG上。0酷匠@V网4

  “倾心,站住。”慕容豪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慕容倾心拒绝安庆王的提亲呢,气急败坏的喊着慕容倾心,可是却被兰氏给拦住了,“唉,女儿大了,就是不听话啊。”

  “老爷,您可别吓坏倾心了,倾心的年龄还小呢,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啊。”凌氏轻轻的拍了拍慕容豪的后背,希望他能够消消气,“安庆王,今日的事情真是我们慕容家对不住您啊。”

  “不碍事的,本王也知道二小姐的年龄还善小,这样唐突来提亲,不吓坏二小姐才怪呢。”安庆王一直都是一脸笑意的说话,虽然心中是愤怒的,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慕容倾心会投怀送抱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老爷,夫人,皇……皇……上……”奴大结结巴巴的说着,可是半天都还没有把话说完整。奴大是慕容府上的奴才,都在外院干杂活的,从小就有口吃,但是他干活向来都是非常的认真。

  “奴大,你说黄什么?”凌氏每次听奴大说话就觉得头上,根本就没有耐心,“快把话给我好好说清楚了。”

  “皇……皇……上……来了。”奴大也不希望自己是个口吃啊,可是这个口吃是天生的,从小就这样,所以自己也没有办法,“皇……皇……”

  “好了,好了,别一直黄黄黄的了,安庆王和老爷听着不烦,我听着耳朵都生茧了。”凌氏抠了抠耳朵,瞥了一眼奴大,没好气的说着。

  “是说听到朕来耳朵都生茧了呢。”皇浦靖毅今日盛装来访慕容府,除了带上魏元之外,还另外领了几位保护自己的贴身侍卫,“是大夫人看见朕耳朵生茧了吗?”皇浦靖毅一脸笑意的看着凌氏问道。

  凌氏看见是皇浦靖毅,差点吓尿了,连忙跪拜下来,“皇上,皇上,贱妾刚才不是说您,是因为奴大他……”凌氏有些语无伦次了,都怪那个奴大没有把话说清楚,害的自己得罪了皇上。

  “什么时候大夫人也结巴了起来呢?”皇浦靖毅也是因为上次大夫人想要陷害慕容倾心的事情,所以才会对她没有任何的好感罢了,“朕倒是觉得奴大这个奴才是个老实人,只不过表达的不清楚罢了,大夫人可不能够歧视他啊。”

  “是是是,贱妾不敢。”凌氏听完皇浦靖毅所说的话,连忙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皇上万福。”慕容豪瞥了一眼凌氏,这才上前躬身行礼,“不知道皇上今日大驾光临,老臣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

  “刚才朕见慕容府上似乎很热闹啊,今日可是有人送礼?”皇浦靖毅刚到达慕容府邸,就看见外面的一些礼了,“莫非是有什么喜事吗?”

  “皇上您怎么来慕容府了?”安庆王刚才一直非常的好奇,知道皇上向来就喜欢乔装打扮偷偷出宫游玩,可是没有想到皇上今日却以真实身份出现,这才疑惑的问道。

  “安庆王?你怎么也来慕容府了?”皇浦靖毅刚才关顾着凌氏了,倒还没有注意到安庆王原来也在大厅内,“朕刚才还没有发现你呢,难道说外面的那些礼都是安庆王送给慕容大人的吗?”

  “说来惭愧啊。”被皇浦靖毅这么一问,安庆王都有些没面子了,苦笑了一下说道:“今日臣弟唐突前来向二小姐提亲的……”

  “那她同意了吗?二小姐人呢?”安庆王这还没有把话说完,皇浦靖毅就有些慌了,四处张望着,都没有看见慕容倾心的身影,而今日自己来慕容府的目的也是来找慕容倾心的“唉。”安庆王没有注意到皇浦靖毅着急慕容倾心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料却是被二小姐给拒绝了,皇上,臣弟想请您赐婚?”

  安庆王觉得今日皇浦靖毅来的正巧,自己身为皇上的表弟,自然是有权利让皇上为自己赐婚了,可惜安庆王似乎是求错人了吧,皇浦靖毅本就已经看上了慕容倾心,又怎么可能会为他赐婚呢。

  看着皇浦靖毅犹豫的眼神,以慕容豪这个老狐狸,老滑头,又善于观察人的他,似乎已经明白了,皇浦靖毅不可能为安庆王赐婚的,因为皇浦靖毅喜欢慕容倾心。

  “皇上,今日您来了,那么就与安庆王一块儿留在府里用午膳吧。”慕容豪一直做到两面周全,所以今日相信他也一样可以做到两边都不得罪。

  “好,朕正有此意。”难得慕容豪转移了话题,那么皇浦靖毅也不用觉得尴尬了,重重的拍了拍安庆王的肩膀说道:“秉晨啊,我们表兄弟两个也好久没有聚一聚了,正好趁着今日的好机会,我们一定要大喝一场啊,哈哈哈。”

  “是。”安庆王见皇浦靖毅没有理会刚才自己说赐婚的事情,觉得有些不高兴,但是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呵呵,皇上喜欢就好,反正今日臣弟也没有别的事情。”

  “安庆王,那我和这些礼可怎么办啊?”媒婆一直都站在一旁,什么话都不敢说,可是见安庆王要留下来跟皇上一起用膳的,缓缓的走到了安庆王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拿走,拿走,统统都拿走。”安庆王听了媒婆的问话,更加的显得一脸的不悦了。

  “是是是,我这就把礼全都撤走。”媒婆听到安庆王的命令,连连点头,这才小跑离开。

  慕容婉心送慕容倾心回到她的闺房之后,很快就返回去了大厅,因为安庆王在,既然慕容倾心拒绝了安庆王,那么对自己不仅是个大好的机会,而且安庆王这个时候也是需要有人在身边安慰的。

  慕容婉心也知道,趁虚而入虽然是不好,但是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嫡姐的剧情前面会稍微多那么一点,嘿嘿!腹黑女其实一直都是我喜欢的角色,很快女主也会腹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