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心在翠梅离开闺房的时候,就随便的与慕容倾心闲聊了几句,然后再叮嘱双双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二小姐,这才离开。

  在慕容婉心离开了之后,慕容倾心便又下了床,坐在桌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心里突然不安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姐,您没事吧?”双双见慕容倾心一脸沉思的样子,便疑惑的问道,“是不是在想刚才翠梅跟大小姐在说什么呢?”

  “嗯?你刚才有听见吗?”慕容倾心转头看着双双问道。

  “奴婢听的不大清楚,但是隐隐约约是听见了翠梅说什么安庆王来找小姐……”双双把自己听到的告诉了慕容倾心。

  “哼。”听到安庆王这个字眼,慕容倾心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该来的终究是来了,慕容婉心肯定是不会让我去见安庆王,这样也好,免得让慕容婉心不高兴呢。”

  “小姐,可是人家安庆王是来找您的,又不是来找大小姐的。”双双见慕容倾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便连忙说道:“小姐,但是您就不想争取属于您的幸福吗?”

  听完双双说的话,慕容倾心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争取幸福?曾经我也以为那是我的幸福,可是到头来只不过是为别人做了嫁衣罢了。”

  “小姐,那您是要继续装病吗?”双双也不知道为何慕容倾心要装病,之前是因为皇上,现在是因为安庆王,这让双双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你说我是不是要去会一会安庆王呢?”这么久没有看见安庆王了,慕容倾心突然有些想念他,想看看这一世的他究竟是什么样子,毕竟前世也是多年的夫妻啊。

  “小姐您去吧,您现在生病了反而给人一种想要疼惜的感觉你呢。”双双见慕容倾心有些犹豫的样子,笑了笑说道,“走啦,小姐,奴婢给你梳妆打扮一番。”

  /e酷E●匠:网^*唯f\一F_正版k,YE其他d都e是3V盗u版

  “你这丫头,知道你刚才那样的反应叫什么吗?”慕容倾心见双双似乎很想自己跟慕容婉心争到底的样子,指着双双的鼻尖,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是什么呢?”双双疑惑不解的看着慕容倾心问道,然后再扶着慕容倾心坐到了梳妆台前,“奴婢只是不希望什么好事都被大小姐给抢了。”

  慕容倾心淡淡一笑,想起了前世,那时候的双双也会时常对自己打抱不平,可惜她只不过是一介丫鬟罢了,自然是不敢在慕容婉心面前放肆了。

  “那个叫什么来着的……”慕容倾心思考了片刻,这才往铜镜中看去,“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小姐,您怎么能够把奴婢比成太监了呢,你……你……太让奴婢生气了吧。”双双撅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看着,“要是小姐走捉弄奴婢的话,我可不把小姐打扮了。”

  “好了,好了,双双最近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啊。”慕容倾心笑了笑,转身轻轻地拉了拉双双的衣袖,“不捉弄你便是了,还不赶紧给我梳妆。”

  “嗯。”双双重重的点了点头,便为慕容倾心梳头,“奴婢觉得今日小姐就不要打扮的太过招摇了,免得大小姐又该嫉妒你了呢。”

  “我也正有此意啊。”慕容倾心点了点头,朝着双双竖起了大拇指,“知我者莫若双双是也。”

  “奴婢跟随着小姐这么久了,自然是懂得小姐的心思了。”双双笑了笑,一脸得意的看着铜镜中的慕容倾心,“奴婢还知道,小姐喜欢的是皇上,而不是那个什么安庆王呢。”

  “什么?你知道?”慕容倾心听了双双说的话,有些惊讶的看着双双,“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既然知道啊?双双,你什么事情变得那么聪明了呢?”

  “猜的。”双双笑了笑回应道,然后便认真的在为慕容倾心梳头,“今日奴婢给小姐选了个简单但又不失典雅的步摇。”双双说着,便想看看梳妆台上有什么步摇。

  可惜慕容倾心所用的一些头饰以及步摇,几乎全都是慕容婉心用过不要的才送来,所以很多都显得有些破旧了。

  “去衣柜里把去年娘亲送给我那支步摇拿来吧。”慕容倾心想了想,记得有一年自己生辰的时候沈氏可是送了一支新步摇给自己,而时间正是去年。

  “可是小姐一直都没舍得带上啊。”双双有些迟疑,“都放了一年了,小姐,您不是说有重要的场合才拿来带的吗?今日只不过是去见安庆王罢了,您确定要带吗?”

  “当然了,你也都说了,放了一年了,若不带的话,放着不是更浪费吗?”慕容倾心因为是庶女的身份,所以才会显得比慕容婉心节约多了,但是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因为节约而不舍得带新发饰。

  “好吧,那奴婢这就去拿。”听完慕容倾心说的话,双双觉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这才去衣柜把那支步摇拿来,呆在了慕容倾心的头鬓上。

  “怎么样?这支步摇是不是比姐姐的那些好看呢?”慕容倾心仔细的打量着那支步摇,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

  “当然好看了,二夫人送给小姐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好看呢。”双双看着慕容倾心头上的步摇也赞不绝口,“不过这步摇虽然好看,小姐您更是好看。”

  “瞧你,真会说话,我们快去大厅吧。”慕容倾心早就想要见见安庆王了,现在已经梳妆打扮完毕了,那么就可以去大厅会面了。

  “是。”双双点了点头,连忙给慕容倾心让路,做了个请的姿势:“小姐请。”

  ——大厅。

  安庆王正坐在主位的左边,而慕容豪便坐在主位的右边,凌氏和慕容婉心也都在场,慕容婉心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了安庆王,而安庆王似乎没有理会慕容婉心,他一直都在等着慕容倾心的出现。

  “怎么今日没有瞧见二小姐呢?”安庆王心不在焉的坐着,头朝着大厅外看去,希望能够看见慕容倾心的出现,“慕容大人,你可是把二小姐藏起来,不让本王看了啊。”

  “哈哈哈,安庆王说笑了,老夫怎么会把女儿给藏起来了呢,刚才用午膳的时候小女说不舒服,只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慕容豪满脸笑意的看着安庆王说完,然后这才转头看着慕容婉心问道:“婉心啊,刚才你去妹妹的房里,她身子好点了吗?”

  “回爹爹,小妹她说不舒服,所以我就让她多休息休息了。”因为有安庆王在场,所以慕容婉心自然要拿出一副大家闺秀的风范,站了起来先朝着慕容豪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这才回应道。

  “既然二小姐的身子不舒服,那么本王改日再来拜访吧。”今日安庆王来慕容府上的目的就是想要见见慕容倾心的,可是见不到相见的人,安庆王便也不想再待下去了,朝着慕容豪双手抱拳客气的说道。

  “那也好,待小女的身子好些,老夫会主动邀约安庆王您来府上一聚的。”慕容豪便也没有要勉强安庆王留下,起身看着安庆王说道。

  “告辞。”安庆王看了一眼慕容婉心,然后再看着慕容豪说道。

  “听闻家里来客人了。”慕容倾心在安庆王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出现在了大厅,“原来是安庆王,小女有失远迎,还请安庆王步摇见怪啊。”慕容倾心淡淡的说完,这便朝着安庆王微微地福了个身子。

  安庆王今日看见慕容倾心与前些日子看见的她,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今日的素装打扮,反而是更让安庆王有所心动,还有一种惹人爱的感觉。

  安庆王与慕容倾心四目相对,这可是让慕容婉心心里愤愤不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留言给力点噢,我们来互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