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午膳之后,皇浦靖毅这才派了慕容府的下人去东郊村把魏元叫了回来,皇浦靖毅本想跟慕容倾心多说上几句话的,可是慕容倾心因为身子不舒服,便也没有来大厅用餐。

  慕容倾心之所以没有到大厅与皇浦靖毅一块吃饭,也是因为不想生事,若自己现在与皇浦靖毅走的太近的话,还不知道慕容婉心和凌氏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招数来对付自己呢。

  见双双端来几盘清淡的菜式,慕容倾心一看就更加的没有胃口了,只不过是装生病罢了,又不是真的生病,双双那丫头还真是脑子转不过弯。

  “小姐,奴婢刚才特地让厨房的人准备清淡的给您吃呢。”双双把菜式全都摆在了桌子上,笑脸盈盈的走到了慕容倾心的身边说道。

  “我没有胃口,你都端下去吧。”慕容倾心还在想着应该如何对付慕容婉心和凌氏呢,哪里还有胃口吃饭呢,再说了,她还得想一想怎么样接近皇浦靖毅。

  “小姐,没有胃口也得吃一点啊,不然奴婢怎么跟老爷交代啊。”双双见慕容倾心不愿意吃饭,有些为难的说道,“刚才在花园碰见老爷的时候,老爷可是叮嘱奴婢的呢。”

  “是吗?”慕容倾心听完双双说的话,有些惊讶。慕容豪向来就是不喜欢自己,更不会管自己一日三餐有没有吃饱的,今日这太阳难道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当然了,刚才奴婢好像听见那位公子,不对,应该是皇上。”双双想起刚才去厨房的时候路过花园,碰见了皇浦靖毅和慕容豪在一块谈话,“皇上在老爷的面前夸赞小姐呢,还说庶出那又怎么样,也是老爷的女儿,还让老爷千万不可以偏心呢。”

  “哼。”慕容倾心听完双双说的话,嘴角微微扬起,低哼了一声,心里暗暗想着:看来皇上是已经开始注意我了吧,那么爹爹以后就再也不会对我冷落了。

  “小姐,您就随便吃几口吧。”双双见慕容倾心发呆,便走回桌子旁边,自顾自的给慕容倾心的碗筷夹菜,“这些清淡的,又不腻口,相信小姐吃了几口就会有胃口的。”

  双双这话才刚刚说完,只见慕容倾心就已经坐了下来,“嗯,我知道了,还是双双最疼我啊,我吃就是了,免得你总是跟个老妈子似得,在我后面念叨个没完,我耳根子可是受不了啊。”

  “哦,小姐怎么能够怎样说奴婢呢?奴婢都是为了小姐好啊,若是小姐不喜欢奴婢念叨,那以后奴婢就不管小姐了,哼。”双双说完,撇过脸去,嘟起小嘴,像似生气了的样子。

  “好啦,好啦,双双姑娘不闹了,快给我布菜吧。”慕容倾心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双双生气的样子的,怎么就那么的可爱呢,差点忍不住笑喷了。

  “妹妹。”慕容婉心用过午膳之后,便想要看看慕容倾心究竟是哪里不舒服。

  “姐姐来了,赶快扶我回床榻上去。”慕容倾心听见慕容婉心在门外的叫唤声音,便连忙放下碗筷,让双双扶着自己回到床榻去。

  “妹妹,姐姐听说你身子不舒服啊,可有什么大碍吗?又让我担心了呢?”慕容婉心和丫鬟萍蓝一块儿来到了慕容倾心的闺房,见她躺在床榻上,便缓缓的走到了床榻边沿,“妹妹,姐姐好担心你啊,快让姐姐看看你怎么了?”

  慕容倾心根本就不屑慕容婉心那虚假的嘴脸,既然她虚假,那么慕容倾心也就奉陪到底吧。

  酷●匠i网‘%永yj久j免n5费看%小/说%

  淡淡一笑看着慕容婉心说道:“姐姐,我没事了,只是觉得头有些晕晕沉沉的呢。”慕容倾心说着,一手轻轻地揉按着太阳穴,“可能是今日上午在花园呆的有些长时间了吧。”

  “唉,都怪娘亲吧,让你去花园,可是她又忘记已经约了你,害你一直在那里呆着,一定是嗮太阳的缘故吧,上午的太阳最毒辣的,可千万别中暑啊。”慕容婉心一脸担心的看着慕容倾心。

  “没事了,我休息片刻就可以的。”慕容倾心摇了摇头,牵着慕容婉心的手说道:“姐姐有你真好,我的娘亲成日诵经念佛,也没有闲工夫理会我,好在有你这位好姐姐相伴着。”

  “瞧你把姐姐说的像你的娘亲似得,姐姐可没有像你这样大的女儿啊。”慕容婉心说完,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慕容倾心的脸颊,心里却恨不得将慕容倾心的容貌毁掉。

  “啊,姐姐,有点疼。”慕容倾心的脸颊像似被慕容婉心的指甲刮到了,有些吃疼的叫了起来。

  “哎呀,都怪姐姐,妹妹没事吧。”慕容婉心刚才是想事情想的入神,所以才会不小心下大了力气,“这指甲竟这么长了,姐姐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剪呢。”

  “不碍事的,我不是姐姐的仇人呀,不然姐姐那指甲可是要把仇家给刮毁容的呢。”慕容倾心脸上浮现着浅浅的笑意,摇了摇头看着慕容婉心说道。

  慕容倾心又怎么不知道呢,刚才慕容婉心是故意的,而自己现在所说的这番话也是话里有话,想必慕容婉心一听就能够明白了吧。

  “妹妹说的什么话,把姐姐想得像似个狠毒的女人,姐姐是那样的吗?”慕容婉心尴尬的笑了笑,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侧脸对着萍蓝吩咐道:“萍蓝,待会儿可得记得提醒我剪指甲啊。”

  “是的,小姐,奴婢记下来。”萍蓝听完慕容婉心的吩咐,便朝着她微微地福了个身子回应道。

  随后凌氏身边的丫鬟翠梅,似乎有什么事情要来找慕容婉心,没有理会慕容倾心,而是直接凑近了慕容婉心的耳边说道:“小姐,夫人让您赶快去大厅一趟,是安庆王来我们慕容府上做客了。”

  “啊?真的吗?”慕容婉心一听是安庆王大驾光临,激动的尖叫了一声,站了起来,然后看着翠梅说道:“你告诉娘亲,我一会儿就去她那儿。”

  “是,小姐。”翠梅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慕容倾心的闺房。

  慕容倾心没有听见刚才翠梅跟慕容婉心究竟是说了什么,但是可以猜到一定又是她和凌氏之间有什么阴谋吧,不然为何看上去如此的神秘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雅女皇的粉丝们万岁,记得留言跟我互动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