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华殿内。

  皇上皇浦靖毅已经乔装打扮好了,准备出宫,而魏元却一直阻挡在皇浦靖毅的面前,“皇上,您不可以出宫去啊,要是太后知道了,那么奴才的人头就保不住了呀。”

  魏元是皇浦靖毅殿里的太监总管,也是他的贴身太监,时时刻刻都跟在身边。

  “让开。”皇浦靖毅一脸不悦的推开了魏元,“你是朕的奴才,还是母后的奴才?”

  “奴才……奴才当然是皇上您的奴才了。”魏元连滚带爬的又爬了回来,“皇上,太后可吩咐过了,说您这一日一定得好好的呆在皇宫里啊,您就算为了保住奴才的人头吧,别出宫去了。”

  “滚开。”皇浦靖毅不耐烦的瞥了一眼魏元,“朕就是想出宫,体验一下百姓们的生活,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母后专制朝政,那么就让她每日上朝啊,我这个皇帝虚有其名当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皇浦靖毅一直都不满太后的独掌大权,可是这要怪只能够自己太仁弱了,十七岁继承皇位的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在位期间大权实际上掌握在强势的非亲生母的薄太后之手。

  魏元根本就拦不住皇浦靖毅,第一是害怕太后知道皇浦靖毅出宫会动怒,第二就是害怕皇浦靖毅出宫之后会遇到一些坏人,可是看皇浦靖毅不听劝阻,自己也只好跟着他一起出宫。

  “皇上,皇上,那您等等奴才啊,奴才陪着您。”魏元虽然只是一个太监,但是他的武功高强,先帝在世的时候,就是看在魏元有一身的好武功,所以才让他呆在皇浦靖毅的身边伺候着。

  “那就快点啊。”皇浦靖毅听魏元说也要一起出宫,转头朝着他招了招手说道,“看吧,你也想出宫去玩玩是吧,那刚才还一直阻拦着朕做什么呢。”

  “皇上,奴才也是为了您好啊,您是一国之君,总是出宫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啊。”魏元就是太啰嗦了,每次皇浦靖毅做了什么事情,他都得废话一推的。

  “好了,好了,等下出宫的时候,就别喊朕皇上了,知道吗?”皇浦靖毅看着魏元命令道。

  “那,不喊皇上皇上,那喊皇上什么啊?”魏元摇了摇头问道,“皇上您永远都是奴才的皇上,奴才不敢喊您其他的称号啊。”

  “那就叫我少爷吧,就这样,少爷好了。”皇浦靖毅想了想说道,“不行,不行,还是喊我名字啊,叫我阿靖。”

  “什么?这怎么可以呢?您是皇上啊,奴才不敢,不敢。”魏元连忙摇了摇头,他怎么敢称呼皇上的名讳,若是被太后知道了,那可就是不得了啦。

  “我的命令你难道不听吗?”皇上说着,揪着魏元的耳朵,“我让你叫我阿靖,你就老老实实的叫着就是了。”

  P看正版章节上n“酷匠¤#网《

  “是是是,奴才知道了。”魏元感觉到有些吃疼,连忙点了点头回应道,“阿靖,那我们快出宫吧,不然被太后发现了,肯定是出不去了。”

  “皇上,您这是要去哪里啊?”皇浦靖毅和魏元刚刚离开雍华殿,便被颖妃给叫住了,“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傅颜颖颖妃是太后的亲侄女,入宫两年,可是皇上却一直都不愿意碰她。

  “是颖妃啊,朕还以为是谁呢?”皇浦靖毅满脸笑意的看着颖妃,“怎么颖妃今日不在太后的清宁殿呆着,跑到了朕的雍华殿来做什么呢?”

  “皇上,臣妾这还不是因为想你吗?”颖妃说着,靠近了皇浦靖毅的身边,“皇上您怎么这副装扮啊?穿的更农民似得,您要出宫吗?”

  “朕的确是要出宫,你要跟母后汇报吗?”皇浦靖毅一点儿也不喜欢傅颜颖,因为她是太后的亲侄女,总是会向太后汇报自己的一举一动。

  “皇上,臣妾是那种人嘛,您要出宫便出宫就是了。”颖妃见皇浦靖毅对自己有些不满,笑了笑回应道。

  “只要你不跟母后说朕出宫,等朕回来会去你的寝宫过夜的。”皇浦靖毅想了想,只有这样的办法才能够收买颖妃吧,的确是这样,话才刚刚说完,只见颖妃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了。

  “皇上,那您快点出宫吧,臣妾会再寝宫等着您的。”颖妃说完,朝着皇浦靖毅福了个身子,然后就快速的离去了。

  “好险啊,皇上您这招厉害。”看着颖妃离去的背影,魏元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皇上果然英明,您刚才瞧见了吗?颖妃娘娘那高兴劲啊。”

  “哼。”皇浦靖毅看了一眼魏元,低哼了一声,“朕也是突然想到的,傅颜颖不是最希望朕能够去她的寝宫过夜的吗?若是朕答应了她,你说她还敢到太后那边告密吗?”

  “那倒是。”魏元点了点头,然后扯了扯皇浦靖毅的衣角,“阿靖,我想我们还是快点出宫吧,万一太后来了,我们就出不了宫了啊。”

  “嗯。”皇浦靖毅点了点头,然后与魏元大步大步的朝着午门走去。

  守城门的将士们瞧见是皇上和魏公公要出宫,便也不敢阻拦,连忙打开城门让路,“皇上,魏公公请!”

  皇浦靖毅一脸严肃的走着,没有理会一旁的将士们,他当然知道了,只要自己一踏出皇宫一步的话,那么必定会有人去太后的宫殿通风报信的。

  反正出宫都出宫了,还怕被太后知道吗?皇浦靖毅难道今日清闲,所以想要去体验一下民间百姓们的生活,那么就是去村子里种种田插插秧了。

  “皇上,您该不会又要去种田插秧了吧?”魏元觉得皇浦靖毅走路的速度有些快,好在自己是练武出身的,也能够赶得上皇浦靖毅的步伐。

  “想要体验百姓们的生活,难道你觉得我是要去相国府里做客,还是去王爷府上做客呢?”皇浦靖毅转头看了一眼魏元问道。

  “当然是田里了。”魏元笑了笑,连忙回应道。

  “皇上东郊村的那些百姓们知道您又去帮忙了,他们一定很高兴的吧。”魏元知道,皇浦靖毅这次去种田,一定又是到东郊村去了,因为每次皇浦靖毅微服私访都会去那个村庄。

  “叫你别喊我皇上了,你还喊?”皇浦靖毅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是是,奴才记下了,阿靖,是叫阿靖才对的,瞧奴才这个记性啊,越来越差了。”魏元轻轻地打了自己嘴巴说道。

  “奇怪,我总觉得今日自己能够遇到美人,这东郊村上似乎年轻女子也不多啊。”皇浦靖毅自言自语的说着。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腻了皇宫里的妃嫔们的原因,那些妃嫔都是太后为自己选的,没有一个能够符合自己的心意,所以皇浦靖毅一直都希望能够有一位懂得自己心思的女子在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喜欢雅女皇的作品,赶紧跟我互动噢!!!QQ群:雅女皇@可爱粉粉们群号:19335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