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闺房的慕容婉心,一直都没有安心下来,许是因为慕容倾心摔了重伤还能够醒过来的原因吧,让她觉得特别的揪心。

  “砰……”

  刚刚萍蓝为慕容婉心端上来的茶盏,就直接被她摔了出去,目光气愤的直视着“贱人胚子,真是个狗命,居然还能够醒过来。”

  “小姐息怒啊。”萍蓝见慕容婉心动怒,连忙上前躬身说道:“小姐何必因为二小姐而生气呢,二小姐再怎么样也比不过小姐您啊,您可是慕容家嫡大小姐啊。”

  “哼。”慕容婉心冷哼了医生,“我就是看慕容倾心不顺眼,原以为把她从山崖下推下去,她便可以摔个粉身碎骨,从此以后不会再我眼前碍眼了,没有想到居然她掉在一棵树枝上。”慕容婉心说着,越说越是气愤。

  “看来是二夫人成天念经拜佛的保佑了二小姐啊,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居然有可以挂在树枝上,二小姐的体重虽然轻盈,但是挂了这么久居然也不会掉下去,真是个奇迹。”萍蓝只是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罢了,觉得慕容倾心命真大。

  “奇迹?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奇迹不奇迹的啊,若是沈氏那贱人念经拜佛有用的话,为什么不保佑她成为大夫人呢?”慕容婉心本就讨厌沈氏,现在萍蓝还在自己的面前提起沈氏,更是让她对沈氏和慕容倾心的厌恶。

  “是谁要抢走本夫人的大夫人之位啊?”凌氏一副雍容华贵的姿态,缓缓的朝着慕容婉心的闺房内走去。

  “娘亲,您都不知道女儿受了委屈吗?”慕容婉心向来就是爱撒娇的,见凌氏来了,便连忙上前拉着凌氏的手说道:“娘亲慕容倾心那贱人居然醒了。”

  “醒了就醒了呗,要不然过几日你爹爹回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凌氏似乎根本就不在意慕容倾心怎么样,反倒是指责慕容婉心“你啊,看看你闯的祸,还好这几日你你爹爹不在啊,不然我不知道你爹爹会不会把事情迁怒于你。”

  “就是我把慕容倾心推下山崖的,那又怎么样?”听见凌氏指责自己,慕容婉心本就一肚子的怒火,现在更加的怒气了,“娘亲,你说慕容倾心活着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就算爹爹知道了这件事情又能够怎么样,爹爹本来就不喜欢慕容倾心那贱人啊。”

  “你不知道吧,安庆王可是看上了倾心啊,所以你爹爹出门之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一定要照看好慕容倾心,千万不要让她有什么闪失的。”凌氏坐在了凳子上,看着慕容婉心说道。

  “什么?安庆王?”慕容婉心一惊,“你是说安庆王吕秉晨看上了慕容倾心那个贱人?”

  谁都知道安庆王吕秉晨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是谁哪位女子看了都会为之心动,就算是高傲的慕容婉心,也对吕秉晨也是有爱慕之意的。但是听说吕秉晨看上的是慕容倾心,她就更加的容不下慕容倾心的存在了。

  “是啊,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又打倾心的坏主意啊。”凌氏也是因为安庆王的势力,所以不敢对慕容倾心怎么样,“安庆王可是我们慕容家惹不起的人啊。”

  “娘亲,女儿也喜欢安庆王呢,为什么她就没有看上女儿呢?”慕容婉心坐在了凌氏的身边,轻轻地摇晃着凌氏的手臂,“娘亲,您能不能够想想办法,让安庆王娶得是我,而不是那个贱人啊。”

  “你这孩子,你可是黄花大闺女啊,怎么能够这样不要脸的贴上去呢。”凌氏一听慕容婉心说的话,严厉的看着她训道:“看来平日我是太宠着你了。”

  “娘亲,你也说了安庆王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们慕容家是惹不得的,如果慕容倾心那个贱人真的嫁给了安庆王的话,你说我和你在慕容家还会有地位吗?”慕容婉心把事情分析给了凌氏听,同时也是希望凌氏能够帮助自己。

  “这个嘛……我得想想法子啊,毕竟当初安庆王可是亲口对你爹爹说看上的是慕容倾心啊。”凌氏也觉得慕容婉心所说的很有道理,凌氏绝对不能够让慕容倾心和沈氏这一对母女爬到自己的头上来。

  “所以呢,娘亲您必须得在爹爹回来之前,想到办法呀。”慕容婉心见凌氏点了点头心里满是喜悦,只要有凌氏的帮忙,相信嫁给安庆王的一定是自己,绝对不会是慕容倾心。

  “放心吧,为了我们母女在慕容家的地位,我一定会替你谋划这段姻缘的。”凌氏点了点头,握着慕容婉心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

  “那婉心在这里就先谢过娘亲了。”慕容婉心满脸笑意的看着凌氏,可是又想到慕容倾心那贱人还能够活着,心里又不高兴了起来,“娘亲,可是慕容倾心只要活着的一天,我就不顺心。”

  “让她活着呗,让她看着你这位姐姐嫁给的是安庆王,而她嫁得只是普通的农民”凌氏说着,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我已经想好了,过几日便会给她安排婚事。”

  “让她嫁给农民?那不是天天都得下田里去干活吗?”慕容婉心听了凌氏说的话,有些疑惑的看着凌氏,“可是她若嫁的是农民,这样岂不是会丢了我们慕容家的脸面吗?”

  5酷&_匠#网正0版首¤发

  “傻女儿,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傻了呢?”见慕容婉心一脸疑惑的样子,凌氏站了起来,看着慕容婉心继续说道:“若是让她自愿嫁给农民的话,就算的丢脸也是丢慕容豪的脸,与我们两母女可是没有任何的关系啊。”

  “怎么可能啊,慕容倾心是不可能看上一介平民的,更何况是个农民。”慕容婉心不相信的看着凌氏,摇了摇头说道。

  “等着吧,你娘亲我自然是有办法的。”凌氏想了想,嘴角露出了笑意,看着慕容婉心说道:“慕容倾心最在乎的是什么?难道你这位姐姐跟她相处了这么多年,会不知道吗?”

  “沈氏那个贱人。”慕容婉心看着凌氏说道,“虽然沈氏很少与慕容倾心亲近,但是慕容倾心却一直都是非常的孝顺,看来娘亲你这一次是想要利用沈氏来威胁慕容倾心吗?”

  “知我者莫若婉心也啊。”凌氏笑了笑,轻轻地点了点慕容婉心的鼻尖,“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就早点歇息吧,我得回去好好的谋划一下你那位好妹妹的婚事才行啊。”

  “是,娘亲慢走。”慕容婉心点了点头,把凌氏送到了闺房外面,“娘亲也早些休息吧。”

  慕容婉心看着凌氏走远后,从刚才的愤怒,变为现在的喜悦了,因为过不了多久,自己便会是安庆王的女ren了,而慕容倾心却只能够嫁给普通的农民人家,这对慕容婉心来说是无比的痛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宝贝们,记得给我留言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