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亮着的烛光,有些刺到了慕容倾心的眼睛,想要睁开双眼,可是似乎被什么给蒙住了。

  微亮的灯光仿佛照射在一片黑漆漆的空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声音也听不见,难道慕容倾心到了阎王殿了吗?

  这里漆黑的可怕,慕容倾心向来就怕黑,只好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不敢走动,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了牛头马面,或是黑白无常,那就更让人毛孔悚然了。

  “二小姐,您怎么起来了呀,大夫说了,您要躺着休息几日才可以啊。”双双见慕容倾心下床,连忙上前搀扶着,便关心的说道。

  双双是慕容倾心的贴身丫头,一直都很心疼慕容倾心,整个慕容府里除了亲生母亲沈氏之外,还有就是双双会把慕容倾心放在心上,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二小姐?这不是双双的声音吗?难道说我没死?不可能啊,我产下了小王子之后,吐血而死的啊。就算我没有死,慕容婉心这个狠心的嫡姐,也一定会将我害死的啊,她怎么可能会留下我呢?我对她的威胁是有多么之大。

  被双双重新扶到床榻去,慕容倾心正在想着,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她死了,又重新活了过来?

  一阵头疼得剧烈,也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躺在床榻上,之前所有发生的一切,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慕容婉心阴毒的笑意,还有自己在死之前立下的毒誓:“若有来世,我必定要让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挥之不去。

  “小姐,您已经醒了,奴婢要先去通知二夫人。”双双服侍好慕容倾心躺在之后,再给她换掉眼睛蒙着的纱布,“前几日大夫已经来给小姐您看了,所以今日想必大夫人也不会再让奴婢去请大夫过来了。”

  “嗯。”慕容倾心听着双双说的话,点了点头。二夫人?自己的娘亲不是在自己出嫁的前一年已经死了吗?慕容倾心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了,还没有等自己要问双双,双双就以前跑出闺房外面了。

  “倾心,娘亲听说你醒过来了。”沈氏一脸激动的来到了慕容倾心的床榻边沿,缓缓的侧坐着,轻轻地抚摸着慕容倾心的额头,“倾心,这几日你可把娘亲给吓坏了呢。”

  这几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慕容倾心没有任何的影响,如果说自己嫁给安庆王是梦境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才是现实吗?

  慕容倾心想要说话,可是嗓子似乎被喉咙紧紧的压着,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慕容倾心试着张开了嘴,“啊……哦……哦……”

  “倾心,你就别开口了,大夫说你伤的比较严重,从脑部一直到身体。”沈氏心疼的看着慕容倾心,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轻轻地擦拭着泪水,为了不让慕容倾心发觉自己的流泪,沈氏勉强的笑了笑,“不过没有关系,大夫也说了,你只要多休息几日的话,肯定会康复的。”

  “二夫人,您就放心吧,双双会照顾好小姐的。”双双看见沈氏难过的样子,便在旁安慰道:“小姐吉人天相,从山崖摔下来,都能够醒来,相信她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是啊,菩萨保佑。”沈氏转头看了一眼双双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拜了拜上空,“双双,你好好的伺候好二小姐,刚才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去拜谢菩萨呢。”

  “夫人,您就快去吧。”双双淡淡一笑,看着沈氏点了点头。

  待沈氏离开慕容倾心的闺房之后,慕容倾心想再试试发音的,“啊……我……双……双,双双……”慕容倾心终于可以发音了,紧紧的抓住双双问道:“现在是什么年?”

  “小姐,您抓疼奴婢了。”双双见慕容倾心这样用力的抓着自己,有些吃疼的皱起了眉头,“小姐为何突然问奴婢现在是什么年呢?”

  “快告诉我?”慕容倾心摇了摇头问道。

  “回小姐,现在宏启天朝十二年了,新皇帝刚刚登基两年呢。”双双虽然疑惑为什么慕容倾心突然会问年间,莫非二小姐她失忆了?“小姐,您认得奴婢吗?”双双试探性的问着。

  “我刚才不是叫你双双了吗?”慕容倾心这才松开双双的手说道,“只是我现在的头有些疼,刚才一时想不起来现在是什么年了。”

  慕容倾心这下总算明白了,自己重生了,回到五年前,看来老天爷还是会保佑善良的自己。既然已经重生了,那么现在的生活便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人善,佛主保佑,但是却处处受人欺负,那么这一世自己宁愿不要得到佛主的保佑,也要替前世的自己报仇。慕容婉心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受的痛苦,比我慕容清下还要多百倍千万,甚至万倍,哼。

  酷匠网~.正rq版p《首发

  “奴婢还以为小姐摔坏了脑子呢,看来是没有,小姐您肚子饿了吗?这几日你醒来都没有胃口,奴婢怕您会肚子饿呢。”还是双双关心自己,一直都在旁悉心的着凉。

  虽然沈氏也很关心慕容倾心,但是因为沈氏在慕容府里,只是侧室的身份,没有地位,她也不想跟凌氏大夫人去争抢什么,每日只是粗茶淡饭佛灯相伴,也甚少来慕容倾心的闺房。

  慕容倾心记起来了,五年前的一次,跟着慕容婉心两个人偷跑到郊外去玩,摘了许多的野花,当时正高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好像后面有个人重心推向自己,后来就没有影响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前世慕容婉心那时候就开始在谋划着自己将自己除去了吗?好歹毒的心啊,亏我之前还左一声姐姐,右一声姐姐的,看来都是自己当初太傻看不清楚是人是鬼。

  “小姐,您在想什么呢?”双双见慕容倾心迟迟都没有回应自己,便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想什么,现在肚子不饿呢。”慕容倾心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呢,她想要看慕容婉心这一次的面目,只是这多过了许久,怎么都还没有见到慕容婉心呢?按理说,慕容婉心在自己生病的时候,都是会假情假意的来关心自己的啊。

  “妹妹,妹妹……”

  刚刚才想起慕容婉心那个厌恶的面目,没有想到闺房外面远远就传来了慕容婉心的叫唤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雅女皇说:

  雅女皇的书,你们可还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