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酷匠小说网

以清静无为自居的他,却扶持伪朝,拥护新皇! 以忠贞不渝自视的他,却废旧帝,立新皇,开道派,做那开山立教的祖师爷! 以出家避世自诩的他,却苦心经营,机关算尽! 难道他真的只是自我标榜吗?非也。 在维新军打进皇宫的那一刻,他仰天长啸:草木有枯荣,臣心终不死! 在四方联军攻进祖师堂的一刻,他慷慨写就:臣死之日,固大唐之纯臣! 在刀兵加身之时,他泣血而歌:死兮,死兮!心未悔!生皈依兮死归道,平生信道兮心无愧!体解身朽兮初心在,任尔长江空自流! 千百年后,人们早已忘却了他的名姓,“祖宗之道,如日月经天,江河流地,虽放诸四海而皆准,至于万世而不改”的呐喊却犹在耳畔,只是日月已崩、江河已改。 这是一个老派文人的仙道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