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芊芊,还有客人在呢,对了,父亲在不在议事厅,我想要现在去见他。”

  宠溺的摸了摸墨芊芊柔软的发丝,墨铁忽然问道,父亲现在一定还不知道自己回来了,有必要亲自去找他一趟。

  “在的,因为你长时间没有回来,父亲和两位叔伯正在商讨着如何去营救你呢,毕竟在墨家,你熟悉迷雾森林的程度,远远要比父亲和两位叔伯要高,所以在此方面,你也不要怪父亲没有及时的出发去找你。”

  说到这里,墨芊芊也是轻蹙起纤细的眉毛,轻声道。

  “这我都懂,随我一起来吧,云小兄弟,我现在要面见一下家父,你也来吧,你是我和墨管家的救命恩人。”

  说着,墨铁率先迈步而出,朝着议事厅行去,其后,云朝歌点了点头,紧随而上。

  议事厅。

  墨家的议事厅之中,相当的空旷,不过这里,依旧坐着三道身穿着深色墨袍的中年身影,三人端坐在太师椅之上,面庞之上的神情,各有不同。

  位于中间的中年男子,如刀削般的面庞之上,有着淡淡的阴郁浮现,由于他那与常人有些不同的面骨,导致他即便只是一丝神情的改变,在别人看来,都会显得是一种相当大的变化。

  不过,他眉宇间所表现出的丝丝威严和凌厉,却恰到好处的中和了这一点,让得中年男子看上去,并不是单纯的可怕。

  在他的右手边,端坐着一名比他要稍稍年长的男子,男子那饱经沧桑的脸庞之上,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反而显得沉稳平和,鬓角两侧,有着墨色的胡须垂落,他看向中间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小宗,不要太担心了,现在着急,也没有着什么用,不是我和你三弟不想去迷雾森林营救铁侄儿,那孩子的本事,你作为父亲,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对于迷雾森林的熟悉程度,远远要比我和墨砚强上太多。”

  “是啊二哥,小铁的能力和实力,都是咱们墨家年轻小辈之中的佼佼者,不像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要能力没能力,要实力没实力,哎,兴许只是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在墨铁父亲的左手边,坐着一名要比前两者都年轻许多的男子,只不过男子的年龄,看上去也有着三十多,基本来说,也属于中年之列。

  不过他的长相,比起墨铁父亲,和墨铁大哥,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那看起来略微尖酸刻薄的嘴脸和语气微微低沉的声音,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什么好说话的主,此时的他,也在安慰着墨铁的父亲。

  “哎!”

  听着二人的安慰和劝说,墨铁的父亲只能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当即紧握的拳头一松,感到口干的他,刚欲将桌上茶杯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之时,却是愕然发现,茶杯之中,早已见底。

  神情一下子变得阴沉许多的墨铁父亲,就欲发作,只听到门外,忽然有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紧接着,一道身穿着墨色衣袍的青年,便是快步而进,出现在了三人的视线之中,在他身后,还有着一名身穿着黑袍的陌生人,以及一名青裙少女紧随而上。

  “父亲,二位叔伯!”

  青年见到眼前的三人,旋即爽朗的笑了起来,恭声道。

  “铁儿?!”

  “铁侄儿?”

  “小铁!”

  三人见到出现在眼前的青年,当即便是异口同声的惊诧道,其中墨铁的父亲,神情则是有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一抹惊喜涌上脸庞,不可置信的叫道。

  “孩儿和墨管家在迷雾森林之中遇到了一些麻烦,幸亏有着我身后这位云朝歌,云小兄弟及时出手相助,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逃过了一劫,安然回到这里。”

  紧接着,墨铁便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委道出,包括墨铁父亲在内的三人,神色都是有些凝固起来,而见到三者那如出一辙的目瞪口呆的样子,饶是云朝歌,都是忍不住的一笑。

  “云小兄弟,这位是我父亲墨宗,这位是我大伯墨田,这位,则是我叔叔墨砚。”

  就在云朝歌掩饰笑容之际,墨铁也是介绍起来,前者眼中划过一抹恍然神色,当即便是心道。

  “原来是三兄弟啊。”

  早在云朝歌进到议事大厅的时候,他便是注意到了墨宗三人,那时候的他,便是觉得这三人有着一丝相似之处,只不过不明真相的他,还不知道三人是亲兄弟,所以也难以道出这相似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而在墨铁这么一说,云朝歌便是明白了,那是亲兄弟之间的举手投足间神态以及表情的不尽相同,即便样貌有着诧异,但还是可以从肢体上,看到一些重合的地方。

  “晚辈云朝歌,见过三位伯父。”

  说着,云朝歌便是行了一礼,礼貌的说道。

  “好好好,云小友,来我墨家既是客,请坐吧,芊芊啊,去给客人看茶!”

  回过神来,墨宗便是干笑一声,旋即对着云朝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者微微一笑,便是坐在了大厅旁的椅子之上,而身穿着青裙的墨芊芊应允一声,便是身姿轻盈的走了出去。

  和云朝歌坐在一起,墨铁便是有些歉意的对着墨宗道:“让父亲担心了。”

  “这次倒是不怪你,你能捡回一条命,还要多谢云小友才是。”

  叹了口气,在听到墨铁所说的事情后,墨宗看向云朝歌的眼神之中,有着异色划过,那异色之中,有着欣赏,有着惊叹,有着···怀疑!

  “云小友,我看你的年龄,应该还不到十七八岁吧?”

  墨砚打量了一番身穿黑袍的云朝歌,语气有些古怪的说道。

  “正是,晚辈今年方才十五,还有几个月,便要十六了。”

  笑着点头,云朝歌答道。

  “没想到十几岁的孩子,就能在六阶甚至七阶魔兽手中逃脱,这还真是让我有些大跌眼镜啊。”

  摇了摇头,墨砚表现的不可思议,道。

  “真是年轻有为啊,居然敢和银松森林的天雷灾兽交手,那魔兽几十年前就出现在雷霆山脉的雷霆崖上,这么多年了,一直就是银松森林的一大霸主,别说是我们,就连曾经居住在那里的当地魔兽,都不敢招惹这个大家伙,云小友只是稍展拳脚,便能全身而退,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墨田此时声音深沉的说道,此时的他,语气之中夹杂着不小的讽刺之意,因此每句话入耳,都会让人觉得有些刺耳。

  “不过是一些雕虫小技而已,若真是和天雷灾兽交手,想必我也没有多少胜算。”

  说罢,云朝歌内心也是生出一丝的不满,这算什么意思,看不起自己,就用各种语气来挖苦他么?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出于礼貌和涵养,他也是没有选择动怒,毕竟他不能让墨铁难堪,而且从小就受尽白眼和冷嘲热讽的云朝歌,也并不是很在乎别人对他的低看,有些事情,嘴上逞能,是最苍白无力的辩解,事实,才是让别人闭嘴的硬道理。

  “大伯,叔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云小兄弟可是生死攸关的救了我和墨管家,你们不信他能做到这些事情,总要相信我说的话吧?”

  见到自己的大伯和叔叔对云朝歌轻蔑,墨铁当即声音抬高,不满的道。

  “大哥,老三,你俩可有些过分。”

  而此时的墨宗,也是低声的提醒着墨田和墨砚二人,二人听后,便是不再说话。

  “云小兄弟请不要见怪,天雷灾兽之强大,我三人就算联手,也伤不到它一根汗毛,所以当听到你的事迹之后,就有了些怀疑,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墨宗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

  说着,墨宗便是赔笑的说道。

  “墨家主不必如此,我知道自己年龄尚小,可能说出的有些话,不太能让人信服,这也在情理之中。”

  露出阳光的笑容,云朝歌一字一顿,语气异常的平和,不过在他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一股劲风悄然爆发,短暂的席卷之后,便是瞬间的消失而去!

  “什么?!”

  “嗯?”

  “这小子!”

  感受到一个蕴含着极强杀意的气息有着席卷之势,但却在刚刚出现的时候,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墨宗三人,脸上有着极度震惊的神情浮现,三人心中,各有心声。

  w酷匠#网¤唯一@/正》版+《,4其他都是》{盗L%版=j

  “那是元丹境强者蕴含的威压···不对,好像要弱上一些···”

  墨宗眼神虚眯,作为一星元丹境的强者,他能够感受到那股瞬间爆发的气息,的确是元丹境强者所有,只不过,似乎又比元丹境强者差上几分。

  “这个无礼的小子···”

  墨田额头之上有着汗水浮现,当即便是在心中咒骂了一句,作为三人之中的大哥,墨田并没有墨宗那样的实力,他的实力,和墨铁处于同一层次,为半步元丹境。

  所以当云朝歌那蕴含着极强杀意的强横气息席卷而出的时候,他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威压将自己瞬间笼罩,浑身犹如被山岳重压,其中蕴含的冰冷杀意,就像是即将捕食猎物,暗藏在黑暗处的毒蛇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至于墨砚,则早已神情大变,那尖酸刻薄的脸色,呈现青红交替,为了不让自己丢脸,他则是强行运转体内元气,奋力将之化解而去,这才避免了身形忍不住的被强行压制跪伏在地面之上的尴尬。

  作为阳元境后期的实力,他根本就承受不住元丹境强者的威压,更何况云朝歌这威压释放的,简直是恰到好处。

  他既将最强的气息释放而出,又完美的在刚要但还没有被人察觉的时候收了回去,等到别人反应过来,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种阴冷到深入骨髓的惧怕感,他墨砚,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在墨宗和墨田身上,他都没有感受到如此具有压迫力的气息碾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蛇将军说:   章节没保存重新写了一章,简直心情烂到爆炸,可能人物神情和心理变化不太突出,下一章尽量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