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笑话。

  灵武是个小地方,可是那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天下黄河富宁夏,就富在了我们这片银南地区,比东北更优质的大米,口感更好的东西,生生让我们少的产量而搀杂,最后搞砸了,国家白多给了一个附加值,就这么让宁夏人糟蹋了。唯一那么好的枸杞,宁夏靠它富的没几个,都是外地人,又是提精、又是提油的大而特的富了。

  宁夏的五宝,现在应该是六宝了,除了产不了贺兰石以外,就羊皮,甘草,枸杞,发菜,煤,灵武都有。也是靠着羊皮、煤富起来,就是曾经国家的一个传奇,这些人你也看不出来他是有钱人。也就有了灵武生意圈的一个怪现像,低档商品还有利,中高档的商品带餐饮行,基本不到两年就换人或者换行了。这就是宁夏的地理条件,靠地市近的富人去地市消费了,靠大市近的去了银川,剩下的等着休息,等着有钱再说!

  也就与七匹狼品牌商量,四十万加盟了。珍子与小来也过来了,这两个女人凭着本身就有的气质,与在商场和宾馆环境里,早已经把他们变成了商业上的推销高手。来七匹狼消费的,大多都是一些有钱成功与公务员一部分男人。这两个女人本来就长着一副让人相信的面孔。看上去就老实的让人容易相信,却有在商场、宾馆工作,接触着鱼龙混杂的经历,更容易掌握人消费的心理!

  让这个小地方的富人,多是男人或者两口子都来这里消费还是回头客,马上有利润了。服装品牌也由单调整走到运动服啊,夹克衫西装,衬衣,内衣等等,七匹狼品牌系列逐渐多起来。

  小琴把小艺术叫去大市。两人商量着、商量着去开一个补习班,英语班。小芳却让他们开一个网校,380块钱一个学期。学生可以自己点击,可以自己掌握补那方面,补每个课程薄弱环节,这样让自己不用在课堂就可以提高自己。

  小琴于是定了初中与小学课程的网上学校各课,收了几个,上课不好好听讲的那种怪才学生。也是他们本身、天生的潜能,让这些学生在班里考试成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分数马上上去,一下跟来了很多的学生,学习不好的多,竟然有几个学生只是要求学习数学、物理与化学,这几个孩子,对航空、航海模型有着强烈的知识需求,浓厚的兴趣让小琴感动,激动,又给他们了又订了力学、空气动力学!

  小巫婆也赶来凑热闹了,她想开个国粹美术班。小芳笑着说:“就你这样的还开班,大肚子不怕挤出来了。”是啊太无聊了。戈静心理咆哮着,看看凸起的大肚子,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感觉到自己信口开河的有点可笑。

  这世界也小,这么大的地方偏偏遇到了同学,还是初中的同学,曾经与他关系还是很好的。现在说好朋友,也只是小朋友的感觉。比较好的现在看他还是那样,带着孩子、老婆你来给报名上网校、补习班。

  聊的热乎,约到一起吃饭吧,于是就给牛比打电话让订餐,也只能带小巫婆与小芳去就餐。这夫妻俩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搞不明白我带的两个女人都是啥关系?看上去那么亲热,只是怀疑也没敢说,没敢问。我也只是笑笑,一边逗着他的女儿玩着。老同学看着我的车说,“多少钱的?这车很贵吧?”

  我只是一笑着说:“别人送的。”还是小巫婆坏,故意又对着我说:“陪我明天去买辆车啊?”看着同学的老婆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不时用眼角撇着,小巫婆。小芳也凑上热闹说:“明天我也去买了!”把这两口子搞得更郁闷了。不知什么原因?这俩女人怎么这么烦这两口子,也许我只是带着以前的小学,小朋友的眼光看的。带着木头眼镜,根本看不着人的本质吧。

  最=新章节t{上酷B.匠o网f

  吃完饭回去后我对小巫婆、杨淑芳说,“你两人做的有点太过分了,刺激啥啊?一点都不给人留面子。”

  “你看你同学那两口就不是好东西!”小巫婆撅着嘴不高兴地说。

  好不好的有啥关系啊,只是吃中饭而已,又没有天天睡觉在一起的。从这以后,我的男同学经常到这里来。只是我这些人女朋友一点都没顾上看他、也好像很烦他。我的感觉他说话很是很有男人味啊,做什么事情也很有板有眼啊,怎么会惹这些女人烦呢?也许这就是女人对男人的直觉吧。

  一个星期天他又回请我们吃饭。这两个女人说啥也不去了,没有办法只好带小艺与小芳到了餐厅,两人看见我的男同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的那个男同学。我的男同学看见我又换了个女朋友啊,看着我说,“这位是?”小艺微笑着说:“老婆,不对是小老婆,也不对,”

  “那是小老婆啊?也不是小老婆,只是算做情人。”小芳笑着说,“是算情人,也算三陪:我们是赔钱、赔人、赔脸!你需要吗?“男同学有点不好意思了,看着我说道:”你的马子可真够野的,真豪放!“夸着。

  小艺笑着说:”你这样的男人,只是看自己儿子好,看到别的女人好,永远都是看别人老婆好!死老虎没钱了,赔不起了,你有钱赔你。“

  男同学笑着说:”我可没有钱的,也赔不起。“小姨笑着说:”一看你就是花心的家伙,哪有你这么装的。“小方说得更粗一点,”你这家伙别装,装了别上街,上街就打歪。“两个人嘿嘿笑起来,让我的男同学十分尴尬。

  曾经的他也是闹过笑话,听同学说过他睡了一个女孩子,没有那么一点红,就分离了,现在的老婆是又几方土以后娶的。只是当个玩笑就把这话告诉了,小芳,小艺,小巫婆三人。

  ”这位哥哥给你个处,你给多少钱呀?“我的男同学听见小芳的话,有一点不好要不好意思了,看着我说:”听见她讲的话,看看你这些马子,什么处不处的,咱也是个君子,坐怀不乱的!“

  小芳接过来话说:”开包呀!你不知道呀?是啥男人啊?“两人又哈哈笑起来。是啊,在那个年代,我们那个时候听讲过多少,因为不是处女而弄的生离死别!现在这事、现在男人,再问女人是不是处!女人还会发过来问男人:童子身!那只是男人的情感纠结。还是雌雄大战,雄对雌的一种心理感受?这东西应该与爱情没有一点关系。可现在不是处身的女人、男人搅和在一起,也挺好的。似乎已经不能决定人搞的道德问题。也是本来就是生理需要、心理需要,情感交流、肉欲刺激,也的确与道德无关。一种放纵的问题,苦行僧与花和尚的问题。苦行僧遵守着清规戒律,似乎也没有创新,没有认识佛的,也就没新认识,只是读经、诵经,做着规矩事情参禅,佛经的本意。参禅!花和尚心中都会有自己的佛经理论,花和尚有自己的,对佛、经的认识。有着点矛盾的碰撞,才有了新的认识。没有矛盾,只是停留在以前别人认识、咀嚼着别人吃了吐出来的理论。花和尚,抵触着佛教的清规戒律,处处破扰着清规戒律,在佛教理论可能又是一个新的佛经!

  我的这个男同学,也只是一个国营企业改革以后。依靠在国营企业,一个股东哥哥的名下,坐着一个工程部经理。也只是一个小寄生虫罢了,如果国家打击腐败力度大,没有贪玩营养土地,我想他呀,比不上农民,比不上沿街乞讨的叫花子。也正是有工程上的扩展,他所在的工程部才与我们的水泥泵站,有了联系。

  贪心的人,要的回扣太大。五朗直接给他回绝了。他也不知道我是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他以为我还是黑大哥吧。在他看来,我还是欺压良善,烧杀掠夺来的财富!我这种人在他的脑海里根本不会有什么正经生意。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恭维只是用心良苦那样的情况,好脚不睬臭狗屎吧,敬而远之!也正是他对女人的花心与图谋不轨,才有了与我联系的可能。因为每次我看到他的眼神,都注意着我身边的女人。

  他也不知道我身边的女人都现实在哪?以为这可以用钱啊、用权,可以扳倒的女人。好色的心也让他的爪子伸到了我的女人身上,也就有了他的坏心,我可怜的同学又给搞出了一个让人潮笑的话题。

  他今晚约好小艺、小芳,去看他的房子。“我这套房子可是二十多万,”他炫耀的语气,让这两个女人好笑又恶心,“装修又花了将近十万!”很自豪的样子,“哈哈,还没虎哥给的一个玉镯子贵哪,”小艺笑着对小芳说。

  小艺、小芳其实早已憋着坏,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恶搞。这下好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天就让银行从酒吧挑出来一个,挣钱的女人。这个女人无论身材,还是长相,真是无可挑剔,只是年龄比小艺大一点。在一起吃饭,这俩家伙,就有开始忽悠地灌起来我这个男同学,高帽子给戴的,一会就搞的是伶仃大醉。就又开始忽悠去了酒吧!到了灯红酒绿的地方,这两个女人就撤了。安排了她们设计的那个女人,好戏悄悄开始了,这个女人拼命一样的要转奢侈的名酒,还都是外国名酒。又叫来了两个,曾经一起的赚钱女人。三打一,四人包形成了。借着现在高科技的手机拍照、摄像、录音。鱼没吃成惹了一身腥气,可怜的同学就这样让你帮女人,给卖到了地狱里去了,做成了一个可怜的小鬼,他的家庭也开始摇摇欲坠、风雨飘摇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搞出这样的事,的确挺纠结的,想干嘛你干嘛,你装啥呀?搞得自己跟个正人君子一样,像我这号流民高手,什么照片,什么时候放上去,也不会有人与我计较,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所以我做这些事,人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你与我的不同之处,也是这个社会好人与坏人的区别。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好人,还不是一样在做坏事。但多少也得有点道德底线吧!像你这样,衣冠禽兽,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估计没有人能把你容忍下来,就是不是道德底线冲破了。有时候不道德的事,是可以做不可以说,不可以公布于众。就像我们,黑夜里,关上窗子,闭了灯,所做的事一样。当然这种事,朋友坐到一起,可以底下窃窃私语,如果拿出来爆料,估计就是不道德了。

  可怜的孩子这下让搞残废了。才知道他老婆家,是个挺有实力的家庭,苦于这样的事,即使有能力,压不住人的嘴!就是撕上一张照片两张照片也封不住流行。小子被逐出家门,光着屁股出来,也就没有了那套房子。可怜的只能去做搬运工了。估计他那样的人,也做不了这种苦力。看看他还能骗谁?谁再做到一次他的大救星?估计没希望了,因为他的独照片已经,在他住的小区、每一个角落。照片也已经在网络上让人捧腹,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话。

  可怜的孩子,就这么浪费了,可惜了的那相貌堂堂。对于他这种人,身败名裂比死可能还难受,一落千丈的落差也太大了!他这种人估计也不会有自杀的勇气。只须折枝,不待花凋空折枝的他,这下算是栽倒花堆里,这下可以做一个风流鬼了。这次除了面孔以外,也没有什么资本了?估计也吃不了什么青春饭了。

  让这两个女人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高兴得哈哈大笑,沉浸在自编、自导、自演的开心里,“只可惜自己不是猎手,”两人开着玩笑:“怎么还想当猎手了,不怕贞洁不保!”“哈哈,晚节不保!”俩人哈哈笑着,互相讽刺挖苦。他们得意不仅仅是这件事的结果!

  “你说万一贞洁不保了,虎哥还要我们吗?”小芳突然的问题,也问懵了小艺,她愣了一会说:“他是另类人,不会在意这事,”她也是没有肯定。男人谁会不在乎?

  “我们来试下看看,”小芳笑着说,“得了吧,别自讨没趣了,就是他不计较,也难免他有膈应心理,冷落起来,对谁都不好,”小艺担心地看着小芳,“傻丫头,看我干嘛,好像我真去做一样,”小芳笑着说,小艺看着她的样子,才有点安心了。

  我也知道了老同学的悲惨下场,也是又可怜他,又生气!妈的,女人当饭吃,为了女人的身体战斗而搭上一切,也是一个教训。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生理性问题,为什么要去幻想?痴迷的去幻想,都是自己给自己设的心里刺激,自己想像出来的心理满足感!

  女人就是女人,身体没什么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你的幻想,幻想着民族不同的女人,会给你想的那样的快乐!等你掠夺到手,骑上去以后就会失望,你就知道了,心里就开始后悔开骂了!看着漂亮脸蛋的女人,煞费苦心的追到手,说不一定,还没你家闲的不用的黄脸婆好!漂亮的女人也许会让你没有自尊心,因为她一直就活美丽的谎言里,她也让人宠的只会撒娇了,房事上一样会扫你兴趣,让你郁闷的心情,去感受漂亮。

  我们对事,应该按照穿鞋的态度去做,不要图着表面的漂亮,让脚难受。不要去说别人高兴的话,让自己难受。天对人的公平是无可非议的,漂亮的女人,脸蛋除外,不可能有吸引你身体微妙感受的地方。这感受远比脸蛋要耐用,也正是古代大文豪多娶丑妻子的原因吧!不只是她的知识,也不是她的美德,只是天给她的特殊丑,才有男人在她那得到的特殊、微妙感受!

  中国人是有,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完美眼神,看的漂亮时间长了,就会有美中不足的失望!万事还是带着欣赏的比较好,欣赏着美丽的一角,欣赏着丑的诙谐。李白可以欣赏孤独的美丽,孤芳自赏的酒疯子,在他的影子与月亮、花之间,享受着一个人的快乐!感叹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生不逢时的苦闷,但是也一样可以感觉到蓄势待发的积极!

  做不了他那样的才人,那就做个他那样的男人,豁达开朗地去看世界与苦闷,把苦闷当笑话,做个狂人、达生!我们一样是好男人,无论你是多么渺小的男人,只要我们在心里做到豁达,让我们笑着去面对,这个社会给我们的公平与不公平,也就会在心里说:没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