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真假难分

  现在社会的联系方式,让小企鹅代替了电话,与苏阳表姐加了小企鹅以后,才知道她就是那个杨老师,扬淑芳。才貌双全的女人让我倾倒了,聊天的热情不只是我的卑鄙坏人心了。

  雨霖玲

  字真情切,对贴之心,沸血乍腾.屏前畅谈尽兴,留恋处,迫切速敲.挚情之手相印,竟无遮拦意.急切切千里送福,收心沉沉难言谢.多情自古伤别离,敬邀看;虚网真美人!今朝冷暖何处?

  演真情,仁义凋残.荡扫奸佞,应是良辰好景再现.便纵有万种毫情,再扬我风华!

  只是聊天的真实感受,随着她的帖,对发着。只是精神上背叛了道德,总是把她的凄美,改的刹尽四方而霸气十足。也是从开始的玫瑰送到拥抱,到现在的吻。也是从开始的端庄,到现在可以穿着睡衣视频。在这快节拍的生活下,谁都是那么的脆弱,需要温柔的呵护,得以慰藉空虚的心灵,才有了《心灵鸡汤》。也正是人不在身边,才可以感受到温暖,才能说出来在身边说不出来的话,才更容易产生相思!

  虚假的网络害了不少人,一样救了不少人。每一个人都是怀着被关心、被爱的激动又去,关心,爱着网友。被骗的只是曾经的幻想,只是想去求证一样。我是带着狼心狗肺去破坏和平,但是我却让慈悲的菩萨给扔到了善良谷里。我们的关系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处到了热恋!当然只是网络上的热恋。

  那两人还在纠缠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计划约会了,燕子的任务完成,介绍小猴子认识了珍子,就回去了。小凤跟在我后面十来天,可能我上网聊天冷落了她,也回去了。只是没有看见她回家的郁闷,似乎也是满意。估计回家保胎去了!事情真是天随我愿,也是这些人渣的可怜的地方,让人发恨的地方。有些女人是看到自己嫁错人了,也依然生个孩子,作为依靠。有些女人就会避孕,怕以后是负担,孩子受伤。最牛还是直接离婚的女人。下岗警察的女大学生找到小芳了,只是希望他们离婚,给四万就可以。真是舒舒服服地做个顺坡驴,我鼓动着,支持着,带她去了民政局,真是快,十来分钟就结束了,我把钱给了那女人,我们就回到梅居了。

  只是我们太高估了这三下岗人,警察队伍的败类,人堆的渣滓,才知道他们几个是地地道道的瘾君子!妈的,这尿缸是怎么打探消息的,害的老子处心积虑的搞这活动!真是套到自己了,现在倒是半坡驴了。如果逃跑了,真是缺德带冒烟!我让小芳把房子挂到58同城上去卖,随后也给小猴子发了信息,去买下来。妈的,换兜的麻烦事,也是这两人改变了初衷吧,想留下这两个女人。

  女赌徒珍子,俘虏了小猴子,两人一起住进了,杨老师的房子。如今的小猴子,已经不想再带回虎园去了。珍子,已经不再赌了,也退出了,儿童商品店。小猴子想,是不是可以给他开一个玉器店。小猴子也在享受着女人,给她带来的幸福。饭有人给做,饭有人给端上来。回来了,有人给你端茶,倒水。小猴子在想怎么去带上见虎哥、怎么说。他多么希望,这件事没有人反对。他迷茫的给刚子发了信息:哥我可以娶她做老婆妈?没多大一会,刚子就回了信息:妈的,你娶谁做老婆这也问,我也打算再给你一个来嫂子,只是我不想让他回虎园。

  小猴子,看见这条信息,那个高兴呀!乐得屁颠屁颠的喊着珍子,珍子还在伙房给做饭,听到喊,头探出门,笑着问:“怎么了?”“你是跟我回虎园,还是想在这开店?”小猴子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听你的安排!”珍子还是笑着说。

  “现在不是听我安排,有许多事情一下给你说清楚!”小猴子的话让珍子很纳闷。

  “外星球的事情啊?你说不清楚,”珍子笑着问。小猴子嘴上不说,心里的话,妈的,你知道你家老公是什么东西?“我要把你放在这里开店,我就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你,我见你的时间,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小猴子郁闷了。

  珍子听到这话莫名其秒地问道:“为什么呀?”

  “你知道你家老公是啥东西吗?”小猴子终于说出口了。

  “当然知道呀,不知道我早就给他生孩子了?”小猴子听见这话突然有一个特别好的想法。马上就给刚子打了电话,电话一直在响,没人接,估计这俩家伙又在战斗。

  “你与来经理的关系好吗?你俩合到一起开店好吗?”小猴子看着她问。

  珍子在看着他,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开什么店?玉器店吗?”

  “你认为你俩在一起开什么店合适?”小猴子问着,在想着心里的事。

  5酷yg匠G`网/正A=版首发

  “我不知道,只是跟来姐在一起呆着,感觉他有点太假,不知道与她合伙有没有啥坏处?”珍子担心地说,

  “好坏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只说你跟她合来合不来?”小猴子笑着说。

  “那好了,你等我,回来我再告诉你,怎么决定了?”小猴子一边说一边出去了。

  尿刚也一样的遇到了跟小猴子一样的问题,他也不想把来经理给带回去。看到了小猴子的电话,就说:”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一会。“

  来经理撒娇说:”我不,现在你出去干嘛呀?“

  ”我想让你女珍子合作,做个什么生意?“刚子笑着说。

  ”做啥生意啊?我又不会,我只会在宾馆做收银员,“她撅着嘴不高兴了。

  ”是啊,你喝酒厉害开酒吧呗!“尿刚一边说着一边出去了。

  这两个家伙遇到一起,就开始哈哈大笑的开起玩笑,又说了一堆胡话,还是决定不了。

  现在三个人遇到的是同一个问题。当我看到这俩家伙来了以后,我心里憋闷,直发怵,因为小琴还在旁边。小猴子看着小琴,”虎哥,咱们给他们仨开个什么生意?让他们在这呆着不要回去了吧!“小猴子看着我说。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觉高兴起来,美滋滋地正合吾意。

  ”怎么是三人?是四个人,把我也算上,“小琴在一边也笑着说。

  小猴子疑惑的看着她,嘴里叨叨着说,”不会吧!“

  ”那你给我说说,开个什么生意好呢?“刚子笑着问道。

  我笑着说:”还是不要算杨老师了吧,她不会出来做生意的。“我又扭头看着小琴说,”你也好好回去上你的班,想干嘛?“

  小琴笑着说:”我不?你吃了我!“我听到这话,真疯的郁闷死了。

  小猴子两个人看着我们两个,笑了、坏笑,偷着笑。我看这两家伙,妈的,该死的东西,偷着笑啥呀?心里虽然在冒着大雨,还在想着出个啥招?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可不想让杨老师看见小猴子在这!就让他们俩先回去了。

  我现在的麻烦是小琴。怎么才能把她忽悠回去啊!让她好好的上班工作,不要再让我看见才是最好的。这小芳也是,她来大市学习,只是中午的两个小时,让她去宾馆住不就完了,就要让来这住,搞的白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与小琴磨擦着,还不时的给你个问题,尴尬地过着、挨着。

  ”你看过鲁迅先生的《夜颂》吗?“她问这又是啥意思?鲁大爷的书有几个人能看明白?能喜欢看啊?现在书里的都是教育部门给胡诌里面充数,充自己有文化罢了!就他们带着政治眼镜,去看鲁大爷的书,一样的曲解!我笑着说:”扭口难懂,不多看!“她翻了我一眼,说不多看也有错啊,我低下头心里不愤。其实我心里一直压制着我的冲动,才有尴尬的情况。一会她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搞不明白,这‘人肉酱缸的黄金盖’是啥意思?“聪明的女人给了我一个坑,让我自己跳下去了。”这也用想啊,太阳出来掩盖了人们的迂腐、丑恶,“我看见了她冷笑的样子,没有再说下去,强烈的共鸣、表现欲出卖了我。”没有掩盖住我的丑恶,“我自潮地说。

  ”我没有看见你的丑恶,只是按孔夫子的理论说:你是失人、失言!”她冷笑的样子让我不自在,我机械地说:”你成功了,你在猜疑我了,我也只好去寻找恶魔与野兽。“希望可以化解她的不快。

  正在这尴尬的时候,杨老师回来了。他看着我与小琴,笑着说:”你俩在干嘛?“小琴看着我,又对着她说,”有人装傻呗!“

  小芳看着我们俩,问”谁在装傻呀,怎么了?“我看着小芳。这个可以让我感觉到有依靠,是一个港湾,可以休息的港湾。在这里可以想干嘛,都是可以的,不像与园园在一起的,那么压抑!什么事都要想,咋说?都是要注意。生怕惹到园园了,那样她又会躲着一个地方,偷偷哭泣。

  我现在麻烦的是怎么回去?怎么面对虎园的兄弟们,这些人与这几个女人的家庭,可是与银行直接有仇恨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媛媛说,也不知道说了,怎么让她看的?怎么待这几个女人?也不知道小凤回去后,会对她怎么说这事?一切已经不是开始的理所当然了,这样做,只是我的心虚,发怵!

  ‘人成行行行行行行行走’小芳笑着放在茶几上说,“念下我听听,”得意的样子,我看着说:“这破的也用拿来说,三字经了,”

  “就你能啊,给说出来个绝对啊?”小琴凶巴巴的样子让我来气,“下大雨,困住你,鸡蛋、豆腐,留女婿!”我一出口就惹的两人哈哈笑起来,“这也是绝对的,”小芳笑着说,我也不想让她们太难堪就解释地说:”夏朝的大禹,孔仲尼,姞旦、西施,刘禹锡,人名字!“两人面面相觑又看看我,异口同声地说:”你牛!“小芳没有停接着问:”那看来的?“我只是一笑”里面的老师给教的,“”看你那皮笑肉不笑难过的样子,你还是不要笑的好,“小琴又损起来我了。

  对这样的女人,还是少惹的好,躲远一点。就想着进书房去看看书,写个字的落个清静。刚扭头要走,人就怪声怪气地说:”我也用个啥留下你吧?“小芳笑着唱到:”轻轻的一个吻,“我看着两个女人,”沏茶啊!“小芳直接就接过去茶杯说:”老师请坐,学生伺候你!“估计这两个女人又出啥怪幺蛾子了,好,坐下享受下挖苦吧。

  我现在只是想怎么让她们曾经的男人痛苦?怎么解决她们与虎园的矛盾而减轻我的痛苦!看守所给出来的消息,搞了2次,这三人单关起来了,这些事情想起来,让我与她们说话,总是走神,总是说错,也总是挨小琴的挖苦。

  ”我看你快赶上那个拿着长矛战风车的斗士了!“小琴的话让我冲动,妈的,老子就是疯子。她的话音刚落,我就抓起来她的胳膊咬了一口,虽然是想咬她,但是也没去想用劲,看着她那眼神,我又对着她的嘴给了一下。妈的,让你再说我。让我也挨了她一耳光,很响的!打的我们都懵了。小芳看着小琴,眼神充满了不理解。第一次挨个女人的耳光,只是没有生气,也没顾上生气,只想借题发挥一下,好给自己一个离开的机会与借口。我走那是顺理成章了,没有人拦,也是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吧,我只是想肯定出去,躲开她。

  我出来了,逃跑了,算是苦肉计的跑了,开心多了!没一会我的手机信息就来了:虎哥,小琴躲到屋里不出来了,只是在哭!我是跑了,可我这样又与不跑有啥区别,不是一样弄的不开心吗?世上这些是是非非谁可以说清楚,那我还用追究是非干嘛?我还是回去了。

  就像这小芳一样,结婚三年的女人,还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意想不到的事情太多,本来的设计没用不是更好吗?这有啥纠结的,多带回去两个女人又有啥关系?她不想结婚就不想了,我又不是她的脑袋?想做我的女人,让做呗,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就是她愿意,我睡就睡了啊,她都不怕,我个大老爷们怕个疖子!我又不是圣人,她又不是不知道?

  就我这样也比玩过去不再联系的好吧,我在安慰着自己上去了,看着哭泣的小琴,我笑着说:”牙给我打没了,你还哭起来了?“她抬头看着我的,盯在我的嘴上。”虎哥,你也别掩饰了,我知道你是来干嘛的,我也没有恨过你,谁种的果都得自己吃,我摊上这么个男人,我认倒霉!“她的话很明显地知道我是报复来的,可是再怎么说,你自己应该知道,我对你怎么样吧?再说我也没去报复你啊。

  她只是笑着:”我没有后悔,无怨的青春里面的一句,曾经拥有,我满足了!你也不用矛盾,带她回去吧!“我听到这话,傻眼了。

  ”是啊,开始我是报复心理,可是那天知道你是他们家属以后,我已经没再想报复下去,再说我的计划里面,本来就没想去伤害你们,冤有头,债有主的事情啊,你不能冤枉我吧!“我在极力解释,希望她不要别扭。

  ”没事,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好好的,“扭头就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说:”我与你一起死吧!“我的无能为力让我已经没有了解释能力、言辞了,我只是希望要么她回头,要么一起死!

  ”也算上我,开天然气去,三人不用出去,就在一个屋子里面,死在一起也算是幸福事,“小琴也看着我说,好,与其这么纠结的痛苦,不如死了痛快,我走到了厨房,打开了天然气,又用水浇灭了火。可以听见灶头的出气声,我就过来坐在沙发上,叼着烟,拿着打火机,等待着。有一会时间了,我吧嗒的打了一下,妈的,烟点着了,房子没事,我又站了起来,两个女人哈哈笑了起来,”可见你这人有多么的狠心啊,如果这天然气没有泄气报警装置,我们两个真是随他灰飞烟灭了,可见我们两人在他心里根本没位置,“小琴笑着说,这下我才知道,又被这两个女人狠涮了一下,如同放进了滚烫的火锅里面。

  也只是无奈地看看她们,谁让我是这么的爱她们了!让涮下也是正常的,心里想着,我瞪着眼睛栽到沙发上了。

  希望我死去,只是女人的缠绕,让我想给她们告饶、求饶!女人真正联合在一起,那将是男人苦难的开始,犹如徒步环游一样,看上去是那么的浪漫与美丽,其实酸甜苦辣自己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