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惹事的巡察

  银行只是图一时的快乐,把小雅的警察朋友给涮了一下,也是我们的不知道,才没去预防。措手不及的灾难降临了!

  虎园也迎来第一次鸣枪检查。盛气凌人的警察,站在红灯区的地道口,“所有人不要走动,检查,”银行挡住了他们,同时我也接到了电话,赶了过去。只是这些人蛮横习惯了,只是他们是执法人!

  “我要看你们手续、工作证、搜查证拿出来,”银行站那,四个警察,站住看着那个魁梧的警察,他朝天开枪了,银行根本没理,还是坚持站着,要他们的手续,“再不让开,”那魁梧的警察把枪口对着银行,

  我也气喘吁吁的到了,拉开银行,“有手续吗?”问完警察,我又看着围观的游客以及虎园的员工,“打开所有的灯,拿出来手机,我们一起拍下这幕,上传网上去评论!”所有的灯打开了,所有人的手机举了起来,五个人灰灰地走了。

  第二天这事就上传了,一下搞的政府出来了,“五个警察已经全部停职,等待处理,”安静了。

  没过十天,这几个警察又来了两个,只是没有穿警服,一样地喊着检查,银行还是站那阻止着,只是这次那魁梧的警察抠了扳机,随着枪响银行倒了,只是这次的人不多,因为这次没有警车鸣笛!看见的只是虎园的人。小尕子、尿刚,谷树皮,哨子,四人手里的东西也出去了,盘子,杯子,两人也面目全非,枪也让打掉了,一溜的门都被虎园的兄弟关了,没有人可以出来,凄惨的哀嚎声让放大的音乐声音覆盖了。两人也被拖到了1号房子,“你们两人只能活一个,看看你们谁可以打死另外一个,”小尕子忍着说完就出去了,尿刚只是给银行擦着血迹,我过来的时候,早没气了,就这样又没了一个兄弟。我也看见的尿刚的愤怒!银行还是伸着手指。

  害怕、愤怒一起袭扰着我,更骚扰到了虎园。1号房子里面也只是这个魁梧的男人了,我看着他,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可以让我好受一点,也许这样的败类,更应该偿下什么是真正的残忍。“把你万箭穿心,碎尸万段也解不了我的气,”说着我就给了这魁梧男人一拳,

  “你们不可以杀我的,我可以保护你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事情,我可以用钱赔他的命!”这男人的乞求让我更愤怒了,看着砸伤的脑袋流出来的血,脸上的伤口,我本来还在犹豫他的生死,也是因为小雅。“你也看在小雅与孩子的份上,饶我一命!”他的懦弱让我恶心,我扭头出去了。这样的人也不配我多看,与他说话,人堆里的渣滓,我们来清理!

  第二天,我看见了银行的老婆,抱着孩子,我也不知道银行给留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平时她与谁走的近?只是无声地看着她,也只是默默地送走了银行,“你去看看她还有什么要求,”我对小凤轻声说着,小凤、小静都过去了,那女人也只是礼貌的拒绝就走了。

  警车的鸣笛声也传到了虎园,小尕子跑来拉上我就跑进地道去了,小静在后面跟着,我们仓惶逃跑了。

  银行的老婆只是不知道情况,只是听园里兄弟说银行是被警察打死的!只想让警察绳之以法,报案了。根本没想到银行老婆会报案。警察会来,措手不及,古树皮作为知情者,给警察说是,银行喝醉酒,摔到了,手里拿的半截钢筋扎进去了。

  警察去了现场,虽然扫过,警察依然采了血样回去化验了。

  现在该跑路了,可是杜干让尿刚、古树皮、哨子,几个去地道躲起来,倔强的三寸丁都没有动,这事需要人抗着,隐瞒不了。也是尿刚背着干哥,把两个警察的尸体重新埋到沙漠里,在一个酒吧房间,布置了第二个现场,几个人的血土块,都给撒在地板砖的缝里,交代给所有兄弟,只是不知道,听到、看见的全压在心里。

  尿刚看着两人说:“现在就我们四人的事情,两个警察是来报仇的,进来直接就射杀了银行,又要我们三人伺候,来到这间酒吧,两个警察喝多,自相残杀了,后面用枪对着你,”一边说着,用手指下古树皮,“我就用高脚酒杯,砸了他,用红酒瓶子砸了他的脑袋,用酒瓶子杀了他。”尿刚凝视着两人。

  “我不同意,这人说我,”古树皮不乐意地说,

  “是啊,这事让我们两人担,你只是在现场,没动手,你那样说我也不同意!”哨子拍着古树皮笑着说。

  “妈的,傻比货,老子是留种了,你们哪?后面让虎哥再给你们弄个老婆,留种以后担其他事吧!”尿刚坚持着。

  “那样你坚持你的,我们说我们的,后面我们三人谁也跑不了,”哨子是在威胁尿刚。

  v酷匠网唯%一…/正…版s,其LJ他“E都7是J盗%版

  “你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已经不是我们光棍队伍里的人了,只是让我们两人进去伺候那两比,就可以了!”古树皮看着他。

  “如果你不同意,这事就联累到虎哥、干哥了,两人做知情者就可以,漏洞少,三人说起来,万一那个细节有疑,警察追问起来,全完了,你这应该知道啊?”哨子的话还是带有威胁性。是啊,现在他们三人都死了也没啥的,只是不要牵扯到虎哥、干哥,他也无奈地摇摇头,看着两人说:“喝一场送行酒吧!”放开的狂喝了。

  事情也随着古树皮与哨子去自首而平静了。好在这两人已经不是警察了,只是定的火拼、滋事。我们三人也出来了,也心存希望,可以用钱去解决,可以换回来这两人的生命。也许是我们这些人中间那段时间,与社会脱节的原因吧,我们的想法总是带着幼稚。我们根本不知道知己知彼,根本不了解对方的背景,就想当然的用钱去铺路,极力想去捞出来这两人。

  这天小雅约了我,在梅居见面,我带着小凤去了,着急地等着,我知道她肯定有啥大事、密事告诉我。从小雅说的情况,我才知道了。这个魁梧警察的父亲是政法委的,也是这一关系,我们根本花钱救不了。因为人爸爸只要杀人偿命,我的失望也随着我的愤怒而偏激!既然不是警察,这枪是哪来的?如果我们不杀他,他还会杀一个吗?那我们的银行的命谁给偿?

  妈的老子也不要你的公平,老子要自己的公平,看你们处理,两人都枪毙也可以!一般的案要等半年、一年,才有结果,这案太快了,不到两个月就公判了,古树皮杀人犯,手段极其残忍、恶劣,分尸行为,影响之大等等的法律修饰词,死刑,立即执行!邵刚,帮忙杀人犯隐藏杀人实事,掩埋受害人尸体,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冤枉!”哨子大笑着大喊了一声,看着古树皮,眼泪流了下来!

  我也不想看见那打爆的脑袋,只是让老皮嚡、大裤裆带着张开、温祥去了,只是让胡日鬼、龙井茶带着棺材去了。也有人跟老皮嚡在说着买卖器官的事,让胡日鬼给踢跑了,带着灵柩回来了,我让埋在我妈的脚下,只是这样让我心里好受一点。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关门停止营业!所有人全部到镇沙寺,打坐念经,包括老人。我的孩子、虎园的孩子,全部戴孝跪经,只有这样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晚上的梦魇开始袭扰而来,恶梦让我更加失心疯了!也让小凤痛苦的不能入睡,我的懦弱与脆弱,让这个比我小的多的女人,却当了妈,像妈一样的照顾、伺候着我,我如同幼儿的孩子,她也像是阿姨一样!所有的罪恶伴随着罪恶,报复的魔鬼纠缠在我的心里。

  “你就是无能,像你这样下去,兄弟们都死完了,纸老虎啊!”及时雨一边说着一边给古树皮缝着脑袋,血淋淋的古树皮扭头不要他缝了,银行打了一下及时雨生气地说:”你才是最无能的,让个女人欺负死了。“

  ”银行你干嘛?没大没小的,“我生气地骂着。一会及时雨的脑袋也血淋淋的耷拉着,眼泪带着血,没再说话!小芸又跪在银行的脚下,磕头如同鸡叨米一样哭泣地说:”求求你不要说季哥了,“畜生又提着刀对着小芸,我急忙大喊着:”你想干嘛?敢下手老子劈了你,“我手指着畜生冲了过去。

  我被揪着头摇醒了,我还伸着手指着,”敢下手,“”好了,虎哥,没人敢动手,没人,“做鬼的女人一样维护着自己爱人的面子,我却给不了兄弟们一点脸面。我才看到小青,燕子已经坐着我旁边。小凤,让我这几天连续的噩梦,给弄的疲惫不堪,在另外一房间睡的与猪一样!两个女人穿着衣服,只是没有外套在旁边陪着,小青递过来水说:”喝一口,“我只是机械地接过来,喝着,燕子又夺过去水杯说:”不要睡了,看一会电视吧!“说着她过去放下水杯,打开了电视。

  只是沙漠里面,根本没有电视节目,只是联在网上,看着网络电视节目。也是看着电视睡觉了,两人看着我睡着了,就关了电视,一会我又惊醒了。我也就像是老爹那样,看着电视睡觉了,她们两人也可以在旁边卧室去信息了。白天大裤裆过来又给我扎了几针,让张开给拿来了补脾的药,看着我吃了。

  我也知道我自己只是心病,只是缠绕在仇恨里面,深深的自责着!根本不需要我们去动手,可以交给政府去处理,可以借用网络,把这视频公布出来,杀人偿命的麻烦事,踢给政府多好!后悔啊,只是没有了两个兄弟,代价太大了!

  睡觉的时间多了,似乎人也可以走了,只是脸色差点,我让尿刚去打听,另外三人的情况。没几天,尿刚就给我回话了,三人现在只是协警,在大市东风园派出所,经常开着110警车出来。让人去盯着,看看去啥地方,尿刚安排好了,也就没有再告诉我后面的情况。

  我讨厌睚眦必报,可是这些下岗警察做着,逼着别人死,还去找死,也让这些败类知道下睚眦必报!本来想按照曾经的110爆炸案搞一下,只是在犹豫,只是在考虑怎么可以让成为悬案!绞尽脑汁也于事无补。看着电视的缉毒,我笑了,我现在不想再害兄弟们,不想让他们再有啥事了。

  我把尿刚叫来让他停止了一切活动,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只是让他去联系君子们。我也带着小凤,燕子回去大市了。这三人的老婆,一个是教育局的,杨老师;一个是超市儿童区卖鞋的,珍子;一个是宾馆收银台的,来经理。三家人关系也不错,经常在一起吃饭。

  珍子喜欢打麻将,在小区也是小有名气的女赌徒,认识这样的女人简单,让燕子去接触了,没打几天,两人就认识了。来经理的人脉广阔,三教九流的朋友,认识也是简单。只是这杨老师,一只蜗牛,回家很少出来。

  现在的五朗让大艺缠的也出不来,除了赌技高,泡妞就是头猪。六子还可以,只是与苏阳也结婚了,不好叫。只是尿刚,可以对付一个,去搞来经理吧。还是叫小猴子来吧,赌与哄都是佼佼者,年龄也差不多。我笑着让这两人来了,交代清楚以后,”你有多少钱?“我不担心尿刚,只是这小猴子贪玩,聚不了钱,”还有二十多万,“他是忽悠我吧,我也没理他话,”不要玩的误我的事,你最好是一箭三雕,一会我让燕子再给你二十万。“两人去甩钩了。

  这个老师干哥是最合适的,只是小倩怀孕了,比东西天天看着老婆的肚子傻乐,根本没去想别人的事情!这阴的损招,估计小倩知道了非骟了他。是啊,杀人偿命的事还是少做,咱做下用嘴杀人是事,咱用下不道德的手段,去拉那些有道德的人下水,看看现在的道德是什么?看看物欲的商品消费时代,钱与道德谁牛?相信这世界的心想事成,相信这冥冥之中的一切安排。

  “星期天来我家吃饭,苏老师让你看首诗,她表姐也来,美人啊,介绍你认识,不要带女人,小琴也来,”六子笑着说。我也开玩笑地说:“妈的,你把表姐也纳进来不就完了,把小琴也娶了,”“我可没你那本事,一个我就受不了,三人恶搞弄死我!”六子的真心话。我哈哈笑起来说:“蠢货,你不知道虱子多了不咬啊?”“得了吧,”可能是老婆来了,挂了电话!

  现在的老婆、老公也多是属虱子的,吃着、喝着对方,还跑了出来,让对方蒙羞而丧德!珍惜的只是钱,关系只是建立在经济上。

  星期天我去了六子家,小琴早到了,看见我进去,笑着说:“虎哥咋一点没变啊,”我笑着说:“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我是出去已经有孩子叫我爷爷了,”苏阳挂着脸色说:“又瞎扯了,小琴越漂亮了,你娶上啊,”这婆娘的话,一下让我尴尬了,不知道怎么接了,也正好她的表姐来了,打破了我这尴尬的脸,这女人怎么这面熟啊,“虎哥,我表姐,小芳,”“表姐,这就是虎哥,”女人只是一笑,我看着,真是个美女,鹅蛋脸,凤眼,小高鼻子,轮廓清晰的小嘴,在女人里面属于偏高的,修长的双腿,穿着黑色绑在腿上的牛筋裤,高靴子,更突出了女人的曲线美,“姐,换上这鞋吧,”苏阳一边说着,一边给拿出来拖鞋。

  “孙老师,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老师没看上吗?”她表姐也没再看我,问着小琴。苏阳一笑说道:“你就不要操心她了,人早已经心有所属了,走不到一起,她情愿单飞,”说着苏阳看着我。妈的,单飞多好,看着我干嘛?我心有点虚。

  “这是你们两个的奖励,《蚯蚓》第一名2000,《青春》第二名,1000,”她表姐笑着看着小琴说:“你咱有那样的感受?太美了,”两人看着我,“都是一个人写的,”苏阳把钱都递给了我,“要买啥?”故意装傻充愣地问,她表姐,这下是瞪大了凤眼看着我,又疑惑地看着两人,又扭头看着我,看的我发怵,只是我心里感觉,我这样的人,不想让人知道这些。

  “虎哥,很高兴认识你,”一下友好的态度让我发懵了,“你好!”握了下手,我有点尴尬。

  “这样我就明白这蚯蚓为什么要锹,要春雷,重生的意义了!”她好像越兴奋了,只是我感觉越不舒服、越尴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