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虎园的神秘客人

  国庆节马上到了,我又去了小惠哥家溜了一圈。带着枸杞、甘草,就又去看小梅父母了。虽然心存感激,但是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可以让我多聊一会,对自己不满而又逃跑似的,去小青的窝了。给她打了电话才知道,都要忙死了,部队里过节,她是没时间出来的,只好扫兴地回去了。

  虎园的沙漠气垫飞船,赶在国庆节投入了四辆。杜干与胡日鬼两人玩的算时间,最后决定了十四分钟,三十块钱一位。一车四人,电脑控制时间与航程,电脑提示:回去,你就是不回来,飞船自己就掉头回去了,这时也就没有驾驶员了。他们反复强调着,还是有人回来,不乐意下来,要求加钱重新飞。

  最ZL新fj章D节¤上酷◇W匠)网\

  这东西有点帆船的意思,没有啥声音,太阳能电池让电机转起来,配着变速齿轮,后面的风车的速度决定着飞船的速度。在沙漠上飞起来,看的人就像看武侠小说里面,蜻蜓点水的绝世轻功一样,应该是看的人享受。大孩子、小孩子也是坐了一遍又一遍,还不依不饶父母,”下次再玩,“大多这样强行带走了。遇到人堆,又是一百没了。直升飞机坐一次一百,十分钟,还快还多。只是看的人提心吊胆,坐的人是享受,特别的消音设计,还带着个大皮囊,排的废气可以充满皮囊成了气囊,即使掉下来也没啥事。

  人流涌动让我也烦起来,也没耐心再看下去了,”虎哥,“一个好像熟悉的眼睛,可是怎么想不起来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拉个小姑娘,大概四岁的样子,我笑着说:”哈哈,你孩子啊,来抱下,“小姑娘躲到了年轻女人身后面了,”你还认识我吗?“女人的直截了当让我有点着急起来,”咋不认识,只是几年没见,人变的越来越雍容华贵了,想玩吗?“我抬着恭维着,想叉开话题。

  ”看看你这流民样子,就知道用骗子手段哄人、蒙人!”年轻女人这么一说,我马上想起来了谁了,“当着孩子面,我不想说你,”我翻看着笑着对孩子说:“来让爸爸抱,”年轻女人踢了我一脚,“给去买票,”我瞪了她一眼,“妈的,你家开的还要票啊,你玩吗?”她笑着摇摇头,我抱着孩子递给了温祥,他给架在脖子上递给了胡日鬼。

  “就你们两人吗?”我笑着问她手伸出去想摸她,她打开我的手说:“三人,他在那玩飞船,”

  “干嘛工作的,与你一样都是带证流民吗?”她又踢了我一脚,"小心被他抓去,他可是刑警。“

  ”几吧,怕个鸟,现在的政府又不是以前的政府,“我笑着也没当回事。

  ”是啊,你不怕,但是小心树大招风啊,“她话语里面的讽刺、挖苦,又像是在提醒,”怎么你没陪孩子玩啊,“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语气里面充满了不快,”嗷,介绍个朋友认识一下,“我笑着准备伸手,这男人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就钻进人堆里面了。

  ”别在意,就那臭毛病,“小雅不好意思一笑也过去了。

  妈的,什么渣子货,“虎哥,来地下1号,”银行又遇到啥急事了,我也急忙过去了。

  “虎哥,这是西藏来的大法师,给我们寺一下就上了三百万香火钱,”我一进去,银行就急忙介绍起来,我双手合十,“善哉!善哉!请问法师有何赐教?”大法师哈哈大笑起来,“我们还是一俗胎,就说俗话吧,赐教不敢,只是想知道师傅怎么看《三国演义》里面的合久必分?”怎么问起来这了,“一个天,无论是佛、道百家,只是四季八卦里面的百象,怎么离合还是一个天啊!”搞不清楚这大法师用意,只好胡诌八扯了,试探下他的意图。

  “哈哈,赞誉师傅真是高僧啊,如果这合久必分用在今天的政治上,赞誉师傅又怎么看?”他的意图似乎明显了。

  “我等众信徒,都是政府再造新人,对这政治也反感,也不想与政治有一点的擦边球,”我这话估计可以让他吐真言了吧!

  “我知道你们的身份才敢来冒访的,你这里可是卧虎藏龙啊,正是我们能合作的,也是我们期盼合作的对象,”这人说着,掏出来手机说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话,说完又把电话给了银行,“你出去接这人进来,”银行拿着电话一边问着一边出去了。

  “我不知道你这合作是指生意还是?”我在想着对策,也在想着这虎园里面,一共来了多少这些人,我脑子里也一下想到了小雅的话,弄了半天,这树大招风的事在这啊,那这里有多少警察?一会一个更健壮的男人进来了,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那人笑着摆了下手,让坐下。这个魁梧健壮的男人坐下以后,就揭开衣服,我倒吸口气,妈的,这东西也带着。

  “老美正货,这几件也是见面礼,你这警察来了不少,我们该撤了,”法师说着,看着那个健壮的男人,那男人脱下了衣服递给我,我接过来交给银行,看着他们说:“你们几个人?”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的情况,”四个人,““你们跑吧,那两个送给警察去吧,不然谁也跑不了,”又看看银行做了一个偷的手势,银行就带这两个出去了。

  警察发现多了两人,就开始拉网了,笨蛋一样的警察,让另外两个人觉察到了,抢了警车跑了,警匪片里面的车战开始了。现在的警察可能对付小毛贼,绰绰有余吧,对那些,赤手空拳的亡命徒,绰绰有余吧!有证的流民只是个样子,到了关键时刻,只是一帮粪桶一样,让人恶心倒胃口!应加速、该卡位,都是电影里面的,只是像鼻涕虫一样的粘在劫匪后面,也许他们怕那枪声音,怕那出来的东西打到自己!

  在我们这里发生过,六个土痞吓跑一个警察的事,是我们这些释放犯,给打倒这些土痞叫来的110警察抓走的,只是银行与小尕子两人,就给打的哭爹喊妈了。也只感叹下生命最金贵了,顾不了别人胆小了,也该想下我们这的麻烦了。

  回到四楼,小巫婆在玩电脑游戏,还没说话,就有人敲门了,“外面有个叫小雅的要见你,让进来吗?”我扭身过去,开门说:“快去请来,”我一看到小巫婆,还是换房间吧,就出来关了门,小静一会就光脚出来,拽我进去了,门开着,“又想扔下我,有啥事情在这说,”小雅也站到了门口,看着我们,“没影响到你们吧?”小静赶快走到门口笑着说:“没有,你们聊,”说着她笑着拉了一下小雅,推到了另外一房间,笑着出来了,我看看也没说就进去了。

  “这是你几老婆,最小的吗?”小雅笑着说,“还挺好,就是心眼子多了,”我笑着摸了一下她手,讨好的样子,“说哪干嘛?说一点主要的,”我知道她来找我的目的,不是闲聊找刺激的。

  “你这来的四个人是搞藏独的人,你不要让牵扯上了,而且还有这个东西,”说着她用手比划个八,我也知道是啥。虽然我是愤世,但是我反对分裂的人、行为、言论,尤其反对一些地区的独立。一个国家让再搞成十国,除了政治犯高兴,对普通老百姓没一点好处。现在的政府,不是也在完善着法律吗?哪个新政府上来不是一样搞自己的一套,对国家、老百姓,都是灾难,不是幸福!幸福上几天,痛苦几世!

  我也只是对现在政府的宣传不满,又不是反对政府为目的,而去愤世!我不责备求全,也一样不会要求完美,我只是希望政府去慢慢完善自己而完美!腐败是世界乃至人类的普遍毛病,把谁放在可以腐败的地方,君子一样变成了小人。只是完美的文化渊源,让国人总是完美的宣传,只是政府也应该有个博大胸怀,去让反对的声音发出来,借以毛泽东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完善自己,应该不是打压、掩盖!

  就李敖的酱缸理论,中国人也不适合多头、多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因为我们喜欢窝里斗,喜欢给对方下拌子,喜欢拿老百姓的利益去欣赏别人的失败!看看中国历史,这样的真实事情出现多少次,还是反反复复的出现,我们依然继续着!我们真是适合共苦而努力,但是也一样出现,在苦难时代小人而让英雄蒙难!唐有安史之乱,宋有岳飞,明有袁崇焕。

  最让我们气愤的就是大清女人的天下,不敢担当,才有了林则徐发配,李鸿章挨骂,男人英雄,女人更英雄,不男不女最英雄!

  送走了小雅,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看你这也用愁啊,”小巫婆,看我好长时间了,终于忍不住说了,“我们可以与警察联合啊,把监控与警察110报警系统联网,”“闭嘴,”我瞪了她一眼,也没理她,还是给杜干、五朗、六子打了电话,又给尿刚发了信息。现在,虎园才面临大灾难了,处理不好,这里就是血雨腥风的屠宰场了!

  三人先后进来了,银行后面也来了。“虎哥,我们现在才危险了?搞不好不是让政府灭了我们,就是让这些家伙害死?”五朗、六子看着银行,杜干与银行看着我。妈的,就在这头痛啊,看我有啥用?

  “我说的那样不可以,就先下手为强吧?”小巫婆又插话了,我扭头看着她,“强你个头,”想压住她,“就是啊,这些人再来,我们直接引到‘火箭飞车’的地道,搞个事故,这样我们只是操作安全问题,谁也找不上我们,”这话让我们几个,一起扭头看着她,妈的,叫你巫婆一点没错,这阴的招真是够损的,“好办法,”杜干第一个同意了,看着我,的确是个办法。“干哥,你就辛苦,带银行去搞,不要再留人,另外最近这段时间,打开所以监控,看看有问题的人,全部锁定,搞清楚他们同伙人数,进去几个,外面几个?最好一锅烩了。”

  “这你放心吧,晨子与杨啸在这方面没啥担心的,另外哨子也来了!银行他们几个去负责,”杜干的这话让我放心多了,这些矮子在一起的默契,那真是让人折服,烟头扔到水杯里,也是他们保持不败。几个人回去了,我看着小静说:“巫婆,来亲一下,”心里真是高兴,也真是想好好亲下她。

  “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她笑着过来了,“没有,你比园姐更厉害,”我是由心的佩服这个小丫头,园园虽然心思慎密,只是太善良,总是有后遗症,这巫婆的狠毒不次于我们这些人,“好样的,”我笑着说。

  小雅的哪个朋友,不知道怎么,2点又去‘红灯区’,喝了很多酒,不时的露出来手枪,搞的这些赚钱女人怕的要死,银行肯定了是个警察以后,马上添油加醋的打了报警电话,真是耸人听闻!110警察也是幻影一般到了酒吧,此时这魁梧的警察正在那刁难赚钱的女人,又是摸又是搓的,吓的两个女人,只是颤抖地求饶。

  “妈的老子又不吃你,”那男人话音还没落,“几个110警察就进去了,”这位先生,穿好衣服,出示身份证,“其中一个警察大声命令着,手都摸着枪。”叽歪啥啊,给老子滚出去,“这男人也亮了一下衣服,110警察马上冲了过去,”不许动,“抓住了魁梧男人的胳膊,掏出来了男人的手枪,那男人,甩手就是一巴掌,把警帽给打到了地下,”老子也是警察,“一边还说着,110警察围攻上去,一顿拳打脚踢,拷走了。银行看着监控那个笑啊,好像自己亲手打的一样,开心地给兄弟们发着信息报告着。

  也是这两类客人,带给了虎园危机感!园园于是把这些生意,全部改变了法人代表,也通知了干哥、五朗、六子、银行、小尕子,让他们分期取钱,用别人银行账号再去存钱。我还心里说她也太过小心了,这就是警察回来报复,也得有借口、有事端、有哪机会才行的,凭空捏造就想搞我们啊!我虽然不相信,可是这些人相信园园,都给自己只留了几万块钱,银行只留了五千,还笑着说:”万一哪天政府没收我财产的时候,一看这一点,不会再撅我墓要钱吧?“

  ”妈的,人直接坐地铁,追下去找你了,“六子损着银行。

  ”不会,你不要听他胡扯,乖孩子,带钱下去贿赂阎王,给咱都把位置站好,“五朗摸着银行的头笑着说,

  ”切,我下去就是新一代阎王,还贿赂啥啊,“几个人呲牙胡笑胡说着。

  这些紧张的事情,随着尿刚带着老婆孩子回来,都是轻松的开怀畅饮去了。后面哨子也来了,古树皮也来了,矮子帮的开心,驱散了虎园的紧张气氛,淡忘了紧张的事情,好像他们是法师一样,驱赶了我们几个人的忧心忡忡,可能只是我们的习惯,啥事情总是习惯他们几个去处理,去顶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