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霓虹灯

  苦难的兄弟们,已经在我的思想轨道上跑了起来,杜干在坚持着,老王的宣传也让这些人接受了。

  8;更"S新@S最a=快J?上tp酷b6匠网W

  虎园的第一个模仿建筑开始了,长城与天安门,宁夏本来就是个旅游贫瘠的城市,加上政府也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很多不为人知的古迹在沙漠里面埋着,杜干又结合了宁夏的藏兵洞,把这长城修的与地道差不多了。不按指示你就迷在里面溜去,好在有监控,可以掌握地道里面的情况。地下舞厅,酒吧也开始了,只是一个好奇就吸引了游客与本地人。

  上长城,进地道去都是不要钱的,只是这长城上去就得走2公里路,才有进地道的口,热的也只有进地道躲太阳了,也就由不了酒吧生意不好了。牛奶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人喝新鲜、不加水的纯牛奶的人更少,奶牛少,需求大,只好去奶牛场收购了,经过三鹿以后,这奶牛场看见生意上门,恨不得叫你爹,真是便宜的要死,一公斤才一块五,而且是包送,包质量,我们倒又有了牛奶检测权了。

  我们也真是三块一杯,白糖随便你加去,哈哈,一斤加热可以卖九块钱。亚波也教的做了一些奶茶,茶点,也开始出现了按水果,胡添各个名字的新鲜饮料,游客也是偿新鲜,与老皮嚡又合的搞了一个山楂、酸枣饮料,老爷子还赞着说:“好,不酸,”所有的果树都用上了,就是沙枣子,也一样的端了上去。地道也让杜干安装上了霓虹灯,这些人也给起个‘红灯区’!杨啸,李家宝,陈宇,袁小晨,温祥,感谢小尕子带来的这几个小子。最能折腾的也是袁小晨,温祥,竟然给杜干提出来造太阳能汽车,给虎园造个小飞机。

  杜干更是大喜过望,马上就同意了,让老婆直接负责钱,要多少给多少的支持,招聘来的电气、机械类的三个大学生也拨给了温祥,胡日鬼负责。这家伙也真是抠门,都是去拆车场卖的旧东西回来组装。温祥把飞机翅膀给了大学生去设计,因为他知道他这方面的知识差的太多,动力这方面,他只是上网去按部就班了。

  网上订着太阳能电池,汽车的传动、电机,他就是想让汽车与飞机一起在虎园亮相。杜干,也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这事,于是我更好奇地去了,天天像上班一样,看着这些日能人!杜干也在给准备好了跑道,与我一起等待着。

  “虎哥,送你个东西,”杜干鬼笑着,“干哥,送孩子给我啊,”我以为他要恶搞,没想到,他带我去了地道,小凤小静都跟着来了,很诡秘的地道,他拿出来一个方盒子递给我,鬼笑着看着我,我接过来看了看,破东西还有个眼,我看着好像还有木销一样的东西,我按了一下,妈的,中间掉了下来,“拼图还是积木啊,”小静迷惑地问,他没接话,走到一边墙按了一下,出来了两个标靶,又在一角,又拿了一个方盒子,握了一把东西过来,看看像是箭,只是短,他拿过来立在一边的宽木条,妈的,成了个折叠长桌了,他把方盒子侧边也按了一下,拿了5支箭塞了进去,我才反应过来是啥了,递给了我。

  两个丫头看傻了一样,我递给他们玩了一把,“这事回去不能告诉你园姐,”两个丫头点点头,玩的不走了,比我的瘾还大,好斗的女人。

  “虎哥,红灯区来了几个赚钱的女人,留下吗?”银行的电话,我也明白是谁让他打的,“这事让干哥去决定,监控弄好,看的客人不好的马上去处理,不要惹上麻烦事?”问啥,等于我已经答应了。

  小艺也怀孕了,现在只是小静与小凤在我身边,好像也没那么多的事,好像没有啥事都回家报告。只是这两个跟的太紧,这小凤也不知道她急在哪里?我只是在想双胞胎的事情,几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怀孕,我开玩笑地说她的地“放荒了‘,”你得了吧,是你算的时间准,经期前后你从来不与我一起睡,还怨我荒地,“一次无意的闲聊,我听见了这两人都带了环,一下让我好像安心了一样。

  ”虎哥,红灯区与聚虎宫出了两件事,“银行的电话,”哪的人,啥事?“我问道。

  ”外地人,一个是靖边,一个是庆阳的,两个都是油贩子,调戏啊,“我一听就说:”那就卡油了“

  ”你来了说吧,一个与老张有关系,“我挂了电话,妈的,西边的老大也得有道上的规矩啊,砸钱正常的,不然老子让你变沙子,我生气地穿上衣服,小静跟着一起来了。一个膘满体肥的大肚男人,不是那裤带,看着那肚子能到地下,理直气壮的大喊着”我是给张哥抗梢的,原来如此,给出钱的主啊,我拿过来银行手里的棍子就狠狠给了一下,马上老实了,不喊了。

  ”你大的哆啰,跟谁也得说理啊,想怎么解决?“死胖子看着我,没有说话,”好,给老张打个电话,“”不用打,我出钱,你给个数?“财大气粗的样子,一下让后面的小静来气了,”不要钱,手摸砍手,“女人的狠毒吓到了这胖子,”我出一万可以吗?“胖子看着我。

  ”打发要饭的,看看虎园谁缺你这一万就让谁来顶,“小静愤怒难消的样子,让我看着好笑,看看这小丫头怎么处理。

  ”摸到大腿后面,一下五万,前面十万,胸腔二十万,自己想着说多少钱,如果我问的不是这情况,那你就留钱换假肢,“小静的语气让我也感觉到不要钱就是想要手,”我就摸了一下,我给你们二十万,"胖子不情愿地样子,也很无奈。

  “搞清楚,摸还是搓,揉,”小静看着胖子说,“好了,虎哥,我出五十万,你就放我一码,”我一笑,点点头,“好,自己回去吧,明天自己送钱来,”胖子挪着出去了。“小巫婆,去看看那个人,“我笑着看看她又看下银行,”在隔壁,“银行笑着说。

  ”我告你们非法拘禁,“妈的这家伙还嚣张,我看看小静,”小巫婆,你直接处理吧,“张开说:”虎哥,这家伙把人衣服撕扯了,“

  ”强奸未遂也得判几年吧?“小静看着那男人说,”想私下解决就出钱,没钱我现在就送你去派出所,“

  ”多少钱?“那男人问,”一年十万,七十万了,“小静笑着说,”你这不是明抢吗?“那男人还在想搞价,

  ”搞清楚,现在出钱还可以,一会我改变主意,给我一百万我也送你去派出所,还要毁了你的祸根!“这话说完,一下就把那男人给镇住了,”好吧,我明天给你们,“男人无奈地说,”不要想着明天跑,高速路口都有我的人,你随便上那条,都是下不来了,死的很恐怖,你的钱也就不用给我们了。“怎么威胁这个,不给刚才那胖子说。

  回去的路上,我带着刚才的疑惑问了她,”哈哈,刚才这家伙,说话眼睛珠子乱转,就是在想忽悠,明天想跑,“小静笑着说,“我明天让几个人去围城路口,看见他们车有跑的痕迹,直接抓回来,送给警察去处理,可以吗?”我笑着说:“小巫婆,直接抓回来就可以了,”我搂着她回去了,只是在虎宫的另外一房间。

  “你这房子谁设计的,好像都是为了应付检查设计的,”小静笑着问。

  “当然啊,那天惹到事要跑路啊,”我看着她,“如果有一天,就在这房间,警察来抓我了,你会怎么做?”煞有其事的样子。

  她愣了一下,“一起跑了,当一对亡命夫妻了,”我听见这话,看着她说:“傻丫头,你才多大一点,让警察抓住也没啥事,瞎跑啥?你不知道那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我真实的本意,我不想牵扯这小丫头进来。

  “啥话啊,我一直羡慕古代人的爱情思想,生同室,死同穴,多悲壮啊,我能这样幸福的去死,也不背叛求活!”我看见了那坚定的眼神,生气与喜悦同时存在,“妈的,那不是背叛,那是对我负责才要活着,这里需要人,明白吗傻巫婆?”我的话,好像让她生气了,“明天陪我去写生吧?”叉开了话题。

  “让小凤陪你去吧,”我不喜欢写生,更不喜欢人山人海的名胜古迹,“就在这沙漠里面写生,就我们两人,”小巫婆越不高兴了。也是,我总是躲避这几个小丫头,总是希望她们背叛这所谓的爱。就我们这些人欲望而说,已经在监狱里面得到了净化,根本不会缠绕在身体上的刺激,也不会一味的去追求各个不同面孔、民族的女人,更何况我们这些人心中的愤怒,已经驱赶了欲望而盘居内心,扩及全身!

  “你应该为你的行为而感到羞愧,你这是更大的罪恶,”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她这话,我在心里也应对着,我的罪恶只是行为上的罪恶,祸及范围太小了,受灾的只是我的亲人!那些思想上的欺骗,而且遍布全国蒙蔽别人的思想上的罪恶哪?我也懒与她争辩这些,只是个小丫头,也说不明白。“来我给你压下后背,减少我的罪恶,让你这巫婆可以宽恕!”说着我就拉了她一下,她甩开我的手,推到我给我踏起背来了。

  也正如小巫婆的话了,胖子带着张开给转账以后就离开了,另外那男人又一次让银行给控制了,翻倍给了钱,银行随手把前挡风玻璃给砸碎就带人回去了。

  今天就试飞了,不只是我一个的激动,所有人都去了,等待着飞机上天。也只是我们在这方面无知吧,才有我们这样的好奇,就温祥的话说,只是按别人的样子去安装起来就可以,就他说的只是简单的轻便飞机,只可以载重200斤。在兄弟们的欢呼声中,这么容易的就成功了。我也坐了上去试飞,温祥不放心地说:“虎哥,你小心啊,有啥不对的这些都是准备好的逃生设备,”我拍了一下他笑着说:“妈的,教我怎么飞就可以了,”他开始给我说起飞、操控方向、降落,我压制不了的高兴,“这简单也怕老子飞不起来啊?”小巫婆也做了上来,让温祥给吓唬的劝了下来。

  马上可以感受到飞翔,感受着蓝天白云,心里的激动,让我急切地飞上了天空。只是想像的美丽,在空中才知道,那不是享受,是在受罪,气流与发动机的声音,让你根本没心去感受所谓的美丽。

  我为自己的感觉而可笑,我这样的人,无知而执拗着,一味地想像着美丽的东西,从来没有脚踏实地地去一步一步的走,都是做着,不知生,焉知死的事情,总是自以为是,认为超过了别人的高度,其实比起来,那些脚踏实地的人,我才更幼稚、天真吧?我一边拒绝着奢侈,一边却过着奢靡放纵的生活。我讨厌那些小人,总是认为自己是个君子,可是我的行为却比小人可怕!

  在我苦难兄弟们的助拥下,我比他们迷失的更没方向与自己了。

  温祥也按我的意思,与这些日能人去改降噪音了,改变驾驶时候,气流给的痛苦了,也开始了直升机的翻造。

  只是为了刺激、好玩,杜干又给了我一个惊奇,我才明白,这段时间,小尕子跑哪去了,我与小巫婆让给塞进火箭一样的东西里面,妈的,从来没有感觉到风驰电掣,一会慢慢停了下来,我打开座舱,与小巫婆从来,小尕子笑着过来说:“欢迎虎哥来地迷宫,”妈的在地下,这这么又成了地上了,“哈哈,这都季哥曾经的设计,水泥浇筑的隧道,沙子盖上去的,为了这,干哥才弄的地道,”我东张西望地笑着。

  “这离虎园多远?”小巫婆问道,小尕子笑着说:“四公里,这有一小屋,”说着他带我们进去了,“节约用水啊,”他笑着出去了,只是听见呼啦声音,估计是回去了。我看着这小屋,“你不是写生吗?”我笑着走了出去,“我哪知道有这事,”小巫婆不乐意地说着,随我出来了。

  在这沙漠里面,没有南方山水的秀美景色,你只能用一个渺小的微粒,去感受广阔无垠的沧桑。在这里的绿色只是星星点点,即使李时珍来了也估计不认识这草吧?本地人只是叫野蒿子,坚硬的刺,像是乔木刺猬一样,不小心扎上,就是一个小刺园球,生疼之后就是痒。小巫婆享受般地坐了下去,双手拄着要躺下去,“哎呀,可以享受下日光浴了,妈呀!啥啊?”捂着屁股跳了起来,我扭过她身,一看笑着说:“野蒿子的刺,”轻轻的给拿了下来,“还疼啊?”她带着哭腔,我拉的躲开这片,向下走了几步,“爬这吧,自己脱,”她狠狠地说:“你也进去给拿个啥东西吧,”我笑着扭头进去了,给拎个裹起来的军大衣,给铺开,乐着咯咯地。本来也没多大可笑度,只是想气她,故意夸张笑着激下她罢了。

  她好像也没那么生气一样,爬哪扭头看着,我也没再笑下去,给看扎的刺了。只是在这黄色的开阔地带,炙热的阳光下,自然会给你情不自禁的放纵,两人很自然的就去咬嘴战了,颤抖着。享受着自然赋予人类特殊的贪婪!一种心旷神怡的感受,会把这贪婪改变成了,融入自然的和谐,忘我而享受这神清气爽的仙人醉!

  ”死老虎,我死了你会哭吗?“这么倒行市,刹风景的话也能问出来,妈的,你又不是我妈,哭你干嘛?”应该不会吧?“我真话,也不想骗她,”会流一滴眼泪吗?“又追问着,我想了下,”眼泪可能有,“她一下子抱紧了我,气上不来了。”就知道你这死老虎,不会哄人,你不会哄我一句,让我开心死啊?“我咬了她一下,”你这女人就是蠢,宁让骗着死,还说男人是骗子!“她一把揪着我的背,”我要喜欢骗子就不缠你这死老虎了!我这与坏事不沾边的人,现在也成了坏人了!“

  ”你告诉我谁是好人?中国的形式主义,只要你是好人,那他妈的就是好的完美,比圣人都完美!只要你是坏人,那你家祖宗八代可能都是坏人!就说秦桧杀岳爷,皇帝老儿不同意,岳爷能死吗?屎盆子全给秦桧扣上了,那秦桧的字咋就不能用秦体?看看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的用好人、坏人说事!“

  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嘟哝了一句:”至于这么激动吗?“起来穿好衣服,没理我就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