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园园的困惑

  几年下来,园园如履薄冰一样。她害怕这个社会上讹传的大哥,那天会因为精神空虚、压抑而放弃生命!畜生、及时雨,现在又是胡日鬼,她开始警觉他了,她讨厌他的呆板与沉闷,讨厌他的隐忍,更讨厌他的怕说错,而让自己没面子的心理,真实的评论、观点总是隐藏起来,讨厌他极度深的忍耐与压制!

  一起生活几年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犯人的习惯,倒讨厌正常人的生活习惯,他可以不刷牙,总是用茶叶漱口。也总是没意识去刮胡子,总是依靠身边人的监督,现在也只有小艺与她可以说,别人说了基本没用。他总是在她面前,俯首帖耳的卑微样子,让她生气,那男人的霸气,在别人面前的霸气,她从来没有感受到,就是晚上的活动,只是一两次的主动以外,也基本都是她去勾惑他。她根本感受不到他的精神世界,是啥样子?她看不见自己丈夫,那怕是低级、庸俗的东西,也能让她有点安慰,起码知道他已经认同了这个社会,可是一点没有,还是那么谨慎,也同样的极端。

  曾经夜大的邂逅,那独特男人味吸引了她,不相信一见钟情却在她身上让证实了!曾经的小惠,让她有了强烈的竞争感,也让害怕失败。看着对自己笨拙的激动,她心里更是肯定了这个瘦小的而冷酷的男人,也在心里同意了他的脚踏两只船,没有办法不同意,要么就放弃,只是那样做了以后,她会心痛!后面小青的三妻四妾理论,也让她同意、接受了!因为她知道,靠她一个的力量是改变不了这个男人,只因为爱与责任,才更可能让他裹的严实!她需要这些女人去让他明白珍惜!

  虎园的每一个人,释放犯都是有着不同的经历,就像故事一样,曲折而揪心,让他们不能释怀!她也相信了冥冥之中的因果,如果没有这些鬼神,她也就没有丈夫了,她祈求着及时雨一直在他身边,一直在虎园。她不明白这矛盾的老公,一边极力反对自己捐助一边又在虎园救助着更多的人。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去旅游,不去奢侈,现在他的钱,已经足够虎园的人吃一辈子了。也不是吝啬的阿巴公,去守财、敛财,却做着散去千金的事!

  她需要与这些三妻四妾商量,叫来了小艺,燕子,小凤,她把担心告诉了她们,“我可是不想他有自杀的念头,你们想想怎么让他去享受这些,让他感觉到生命的宝贵,活着就是好!”

  看E正Q版1章t|节&g上酷匠K网◎

  “我可是没有办法,以前我想这些人,都是言辞粗俗,行为庸俗的人,看见女人就像苍蝇一样,嗡的烦死你!好吗,现在才让我知道了这些释放犯才有可能是坐怀不乱的人,他也不是社会上道貌岸然的那类,能影响他就不是现在才怀孕了!”燕子首先说了。

  “我更没事了,人现在就不给我机会去伺候他,我只是他眼里可怜的丫头罢了,”小凤说完了看看小艺,三人都看着小艺。

  “我也没办法,我在极力抹去他只是对我像妹妹的态度,让他从心里承认我是他的女人都做不到,还说啥能影响他?”小艺无奈的样子,让园园有点生气,“那就让我们一起做孤家寡人吧!”

  “要么现在开始,你们两人天天就围着他,走着再看再决定吧?”燕子的话又像是在交代,又像是在征求园园同意一样,“是啊也没办法,想的让他去烧钱吧!”妻委会议也没啥结果,就这么结束了,小艺,小凤回去了虎园,做起了监护!

  “我们傻吗?”园园疑惑地问着燕子,“我们是不是太随随便便、太过草率决定,才有这迷惑的?”

  “我不知道你,我相信自己没做错,我们是在梦里有签约的,事情发生完全与梦里一样,我也没认为是草率!”燕子的回答否定了她的问题,倒让她心里好受一点。“是啊,只是这灰色怎么才可以给去掉?”燕子看着园园闷声说道:“顺其自然吧,尽力做了,只求问心无愧了!我们也不可能逆天意!”园园对于燕子的这样的消极想法,只是自己做不到,她深爱的男人,她知道他因为及时雨的死去,对他的打击有多大?看上去漠不关心的他,怎么也感受不到他与及时雨之间的感情?她感受到了他心里的悲凉、孤寂!张开给挡了那一刀以后,他愈来愈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曾经还能看见、感觉到他那么一点可笑的孤芳自赏。

  现在只是看见他满怀信心样子,而偷窥他一个人的神情,又是那么的孤独可怜的感觉,她感觉到他即将是枯死的大树一样,枝繁叶茂而根已经死了一样。她为她这样的感觉而恐惧着,爱得忧伤。

  “园姐,你看看他们那些人,就是喜欢抵触社会,现在人都是把邪恶藏在心底,都是披着羊皮的狼!他们倒好,各个都是披着狼皮的羊,生怕别人说他们善良一样?也在拒绝着交往,只是认同在虎园的人!”园园听见这话一笑说:“伪君子,”燕子一下惊讶地看着园园,没想到她会用这么龌龊的词来形容,“园园好像看出来她的疑惑一样,”别人是在伪装成君子,他们是把自己君子品德掩盖了!“燕子听她这么一说,一笑道:”就是啊,真是可恶!“

  我看见这两个小丫头,有点焦虑,我现在只想安静,这小凤叽喳也真是够我心烦的疯了!晚饭没在虎园吃就回来了,我只是希望身边的人少一点,与园园在一起还好一点,只是我们两人,基本也没啥话!我也在自责,可能让她以为,爱在衰减。可是在我心里我是多么地爱着她,善良的女人,睿智的老婆,犹如我的晨星,引领着我迎风破浪,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带给了我无限的希望!得到了她的牵引,迷失的我才没有坠落到地狱!只是我活着不是一个人,我的这些苦难兄弟们,我害怕他们的极端!在里面就以我为头,各个马首是瞻,现在出来了,我也不可能抛弃他们。我已经疲惫不堪了,没了季哥,无助的感觉,心里空空的难受,可在他们面前还得继续伪装!

  ”今天怎么回来了,“园园看见我惊讶的语气,让我心里难受,感觉愧疚的心情,让我一下抱着她,她的四肢酥瘫了,心跳又快又烈的,血液在沸腾,她发不出声了,四目相对凝视着,唇齿咬合包裹在一起了!兴奋过去了,又是空虚,园园看着失神的老公,不知道是去叫他,还是让他继续,假睡着实让她难受!

  面对这个异类老公,她不知道怎么去做了?支持他去抵触社会,很显然她做不到,因为他的思想就不合乎这个社会的道德观念,更有违法行为,这是在冒险,不是需要人的自信心就可以的,搞不好伤的自己体无完肤,或者丢弃生命!虽然她在极力的拉他回来,可是这沉闷、忧郁的路,他根本就没选择上来的想法!

  ”在想啥?“园园还是爬到他的怀里,打破了沉默,低声问着,”没睡着啊,“他抱紧了她,”我在想一个人在沙漠里,广阔的荒野,去享受安宁、孤独,感受一下悲凉与孤寂,“可怕的沉闷让这真实的话冲没了,换成了了她的隐痛,感受到他的悲痛而揪心的隐痛!她也有点慰藉的高兴,高兴地是他说出来了自己的真实心情!

  ”给你介绍个小画家吧,“园园突然想到了医院的那个小姑娘,”屁的画家,我现在哪有心情去画、写啊,我也卡壳了,字写的没一点味,感受不到书法艺术,更别说画了,“园园听见这话嘿嘿笑起来,”猪,这才需要有人与你一起交流,去感悟啊,国画不是一直说,书法绘画一体吗?说不一定,让这小丫头,能给你一个启示,“我一笑”睡觉吧,别瞎想了!“园园一下坐了起来,曲腿抱着,”啥人啊,为你好,倒说我是瞎想了?“她只是想这样,让他被动的答应,她了解他的这点,属驴的性格!”好,听你的,快进来吧!“他无奈地拽着她,园园也为这小小的胜利开心起来,依偎在他怀里。

  几年下来,她倒被潜移默化了,而她没有影响到他。这个带有万物之主光芒的男人,更能影响别人,他只是喜欢周润发,刘德华,成龙,等等这些老而可爱的艺人,所以他的兄弟们与他一样的去喜欢。他讨厌娱乐圈里面的爱情,他总是说哪有演员,可以抗拒肌肤相亲的假感情,也正是这些人会演戏,才更容易投入接二连三的爱情!他的兄弟们基本没有兴趣理会娱乐圈,也是这些兄弟们,都有他与他们不同时期的照片,挂,放在他们的屋子里。

  她多么希望他的精神世界是块贫瘠、贫乏的土地,没有了自己的认识,也就没有了思想上的抵触,也更容易地去享受幸福!这样他就根本不会有空虚感,她努力地做着,努力让他去享受万事万物,一个会享受的人根本不会去想结束自己生命,而去结束贪婪的欲望!可是她失败了,他有自己的三观,他的三观与这社会抵触而变形了!他的嫉恶如仇,不是他的美德,而是他三观抵触变形,报复、打击社会行为,愤世嫉俗!平衡着他们内心。

  作为他的妻子,她不希望他在无穷无尽的折磨里面活着,她不希望他的偏激、狠毒再有实施机会!她更想卸下他对这些兄弟们的责任心!

  早上醒来,她看着他还在熟睡中,轻手轻脚的穿了衣服出来了,好在老爷子与皮叔不在,不然早上的秦腔也够吵的。娟子已经在做早点了,燕子三人都已经起来了,坐在一个屋子小声聊天。

  “我想把医院的那个绘画的小姑娘弄来,”园园看着三人说,“人怎么样?你别给弄来个争风吃醋的主,”燕子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园园也想过,只是鸡犬不宁总好过相安无事的寂静,“搞点事出来,才能打扰他的胡思乱想,也是坏人做好事,”园园的话,一下搞笑了这些人,燕子笑着说:“就怕得不偿失?”园园看看她们,“现在顾不上考虑那些了,”又对小凤说:“你去虎园接那个女孩子,让干哥、五哥广招新人才,最好是能搞的造个小飞机的。”她的话让三人惊讶了,“好啊,这样成不成的就可以吸引他了,”小艺首先笑着说,她明白了园园的想法。

  贺小萍带着孩子也来了,”嫂子,园妈妈“园园想阻止这两人已经晚了,孩子又大哭起来,”我不想起,她就打我了,“孩子指着贺小萍,园园过去,抱起来孩子,还没迈步,就听见,”把孩子抱进来,“贺小萍吐了下舌头,”怎么虎哥在啊,“园园一笑,抱着进去了。

  ”名字给起了吗?“一进去,虎哥就问,园园笑着说:”季家祥,怎么样?“接过去孩子,”叫爸爸,“孩子只是看着,又想哭了,扭头看着园园,”妈的,小样,还嫌弃老子啊!“说着他抱的更紧了,孩子也哇的又大哭起来,园园赶快伸手去抱,他打开了她手,一下让孩子骑到脖子上了,”男子汉骑大马了,“孩子哈哈的又笑起来了,”走,走“还喊着,他赤裸着的样子,”给我穿裤子,“说着伸开了两条腿,孩子骑在脖子上,他还摇晃着,园园笑着给套上裤子,下来给穿好了,”来,骑马打仗,“说着又放下,跪在大床上,让孩子上去,一看孩子上不去,索性爬下了。孩子坐了上去,”儿子揪着耳朵,“说着把两个小手放在了自己耳朵上,满床爬着,随着孩子一起笑着。

  园园一丝伤心感掠过,含泪出来了。她感受到他的亏欠而难受,她迷茫在云山雾绕里,急于没有好办法而苦恼。

  小凤带着小画家来了,“嫂子好,我是戈静,”园园笑着让她坐下说,这些女人打量着这个充满朝气的小丫头,小直鼻子,小而圆润的嘴唇,细柳眉下,一对闪烁着快乐的园黑瞳孔,透着机灵。燕子看着,心里也有点喜欢,不是刁钻小人,身上浓浓的艺术灵气,也不亚于小艺的气质!“好啊,叫虎哥吃早点吧,”燕子笑着去了主房。

  “虎哥,这就是请来的老师,你与孩子都是学生了,”他只是一笑,“孩子的名字不好,他爹是雨,他就是风,以后大名字就叫季候风!”叉开了话题,几个女人默默对视,都想反对,也不知道怎么去反对。园园只是在考虑这孩子与他呆一起时间长了,可不是啥好事,他会溺爱死这孩子,他会把亏欠全部转化成爱去待孩子,那样这孩子以后,基本就是纨绔子弟,废物一般!

  “我回虎园去了,先教孩子画方块吧,”园园听见这话,心里马上着急了,只是不知道用啥理由去阻拦,只是看看小艺,她也知道谁也没办法留下他,看着两人离开,她有点失落了。

  “小静,怎么看虎哥?”燕子的问话,才把她的恍惚神情稳定下来。

  “太有男人味了,极品男人!”园园听见这话,心里不免有点悲伤,是啊,这极品男人在准备着会灰飞烟灭!

  “给他做情人愿意吗?像我这样?”燕子的话,让这姑娘倒有点尴尬起来,”没关系,没啥羞的,你找个男人,过不好得离婚,还不如一站到位啊?“这话一下触到了戈静的心上,是啊,大学时期的恋人也随毕业,劳燕分飞了,看看现在的爱情已经成了投机的商品,看看多少同学闪电一般的结婚、离婚,多少同学做着爱情交易,嫁给了龌龊,得到了现实的财富!同寝室的两个都已经选择了不劳而获,看见她们的男人,比虎哥,差得多的多,一样得房子,得到三十万,这些让她唾弃的事,今天又不可抗拒的袭击了自己。

  她只是看着她们,不知道怎么说?更准确地说,不知道怎么接受、拒绝?”还是处一段时间再说吧,“挤出来这么一句,有啥处的、看的,面对那样的男人,她已经了解、知道太多他的事情,看看虎园这些卧虎就知道他的魅力了,只是他对自己一无所知罢了。

  园园听见这话笑着说,”一会带你去看房子,那以后就是你的教室与家了,会开车吗?“小静一下懵闷了,怎么是嫂子给?不是与他的签约,是与她们同盟?”会开,“心里想着,应着园园的话,”这是五十万的卡,自己去看的买车,不要日产的,“小静听见这话,呆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