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虎园的平凡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很喜欢雪,可没见过这么大,下的时间这长的雪。儿时那就高兴的可以堆个大雪人,可以打雪仗。

  六子、小尕子几个人的电话连续呼叫,我就象是救护中心一样,就那么几个出去的兄弟都让雪给照顾到了。给拖车的,拉去虎园看伤的。看那惨痛的场面,不仅想起那书里美丽的雪景,玉树琼浆,洁白的世界,在这美丽的后面又有多少眼泪。

  物价突高,城市突然死般的寂静,就是出高工资也很困难找个人干活。

  政府急的只是急了,撒盐的车就撒了那么一条路也就没再出来,城管的也只见铲了一里路的雪就收起摄象机回家了。好像这些只是为了应付新闻,实事一点没做!妈的应该让这些官僚翻车,应该让这场雪,给他留个记忆!最好让少胳膊瘸条腿!

  还是医院好,生意更好,好的不由让人有嫉生恨!!!

  曾经看见那本书而感慨、愤怒这作者的丑陋。长大了才理解,那为什么要有<丑陋的中国人>既而激动又感慨作者的勇气!

  无论是这场雪灾还是地震,都可以反映出我们的丑陋!高兴的我们媒体让官僚得意忘形,看看我们人民生活的负担,官却入商而取利。

  看那地震带给我们的灾难,好在是白天,让我们可以庆幸不是再次的28万.国家领导是高度重视!可是倒的是谁的墙?我们看见了那没塌的高楼,既然你那楼是抗8级地震的设计与建筑,那我就不明白,学校怎么没按那样的设计建筑.设计与建筑这三所学校还有从中吃扣的官,你们可还活着,有羞的感觉吗?政府可做处理?怎么处理?为了我们的媒体而羞愧!竟然敢当全国人民的面前,大言不惭地说这楼是谁设计、抗啥啥啥的,就那一刻已经败露出来了你的虚情假意!

  2000年国家已经发布:不再让用楼板、实心砖等建筑方面通知,我看见了学校后面的建筑就没有倒,所有这些孩子的生命在这场灾难中就这么轻松消失!这里面如果有朱总理的孙子?

  就小日本在建筑这方面,早就考虑房子的抗震,我们哪?就那样的地貌,搞不明白这些地方官僚,出了欺上瞒下,吃喝嫖赌以外,还可以做啥好事!借着灾难,我们的精神来了,打土豪开始了,关注名人捐钱了,在叽叽喳喳、叽歪别人的时候,手摸在心上,想想自己是心的震撼而捐,还是随政府只是随便上了几百?看看我们领导人,谁捐出来十万!怕惹臊气、怕纪检委!

  灾难给了我们凝聚的理由,因为我们是中国人!灾难让我们去帮助别人度过苦难!

  苦难的中国,让我们人民有爱你的中国心!苦难的中国,为那不再有的苦难,而真正的去清理你们政府里面垃圾吧!让你的人民看见你的中国品德!为有中国魂而自豪!为是中国人而自豪!

  “虎哥,我们也给捐一点钱吧?”园园看着电视说,“明天把我的工资捐了,”老爷子看着电视说,“看看这些人真可怜死了,”

  “虎哥,你干脆也带人去吧,我们捐上一百万吧?”园园在试探我,我当着老爹面前不好说‘不捐’的话,看着老皮嚡。

  “你捐一百万是你的爱心,可是这些钱,你也是助纣为虐的帮助官僚腐败!”听见老皮嚡的话我一下心里笑起来,老东西抗洪救灾的议题还记着,“现在国家法律,在这方面是空白的,政府、民间也没有监管,这些钱,多少、怎么花、去向,都没有公布,听见新闻上说给那些人,多少钱了吧?受灾是多少户?一户多少钱?这样才给准确!”

  “是啊,看看政府给台湾捐了多少?给小日本捐了多少?自己的同胞没有曾经的敌人好,我们为什么去不明不白的去打水漂?”我又说,

  “也是,我看还是算了,捐上一百吧,”老爷子动摇了,换了电视节目,园园不高兴了,

  “你们单位捐钱你就随大流就可以了,不要让人糟蹋了你的爱心!”她疑惑地看着我,“有那爱心,你就捐给虎园,让大裤裆帮你这实际的爱心,将它奉献给我们这的父老乡亲吧!”我笑着说,

  “也是,白天过去看的只是高兴了,咋忘记救我们这自己的人了,何况这些人更需要钱,而且还能看见他们的具体啥情况,"老爷子同意了我的观点,”明天我再给大库一点钱,“老爷子这下开心了!园园好像也同意我的观点了,笑着说:”你就是“看看老爷子,没有说完,我笑着接下去了,“猪就猪啊,也没啥不好的,”老爷子、老皮嚡都笑了起来。

  政府的摊派开始了,公司、墓地五千,医院三千,宾馆三千,游乐园八千,员工最低50,杜干只给了二万二。蒋叔给了五万,园园在单位随大流捐了三百,小萍只给了二百。

  我们这些释放犯虽然出来几年了,可是每个人心里依旧充满着寂寞与凄凉!只是社会把我们当成了垃圾一样的抛弃了,没有想过怎么教育好,安抚好我们这些人心里,只是一味的用着大、空、套话教育我们,才有了我们这些人的反感!痛苦浸泡着我们的孤独,不只是迷失方向,更是迷失了自己、自信!

  每个人都是用泪水冲洗着内心的忏悔,都是用泪水冲洗着内心的懦弱而坚强!都是用泪水打压着自己沙尘一般的飘荡!不希望自己飞翔,也不相信自己可以飞翔!十多年的监狱生活,让我们学会了伪装,把我们纠缠在一起的只是苦难,不是理想!我们的欲望不尽相同,我们的思想不会一致,我们也不需要完全统一,因为,我们每一个人活着,都在恍恍惚惚里面凑合着!

  我们的翅膀已经迷失在高墙里面,即使我们现在已经算在小康队伍里面,我们依然缺少相信、自信心!即使现在社会需要我们付出,我们依然让世人看的很吝啬!只是,你们不理解我们这些社会异类,我们的爱心已经埋的太深、太深了!在我们遭到社会遗弃,亲人唾弃的时候,没人会相信我们在这苦难时候,会有放屁添风的一点作用!

  谁会明白我们在众叛亲离的时候,是在忍受啥样的煎熬?我们也选择了背叛,我们如同戴上枷锁,挥之不去、抹之不去的情结,犹如蚂蚁钻心一般的闹心,揪心,隐隐的疼痛,无于倾诉的苦闷,压抑着心灵而憋屈的心理,在高墙下用我们的眼泪当做养料,慢慢滋生着各式各样的歪曲仇恨心理!

  我们平凡而渺小,镇沙寺只是想去欺诈为目的的赚钱,由于我们的苦难而同情别人的苦难,才让这些释放犯去帮助这些贫穷的人!可是依然搬出来佛与菩萨去欺诈香火钱!我们没有啥爱心,多半都是在抵触社会的心理作怪!无论什么心理放在其次,就虎园医院贴钱治疗这些贫穷的人,也应该是菩萨心。

  我们有我们的爱心观念,我们不需要,也不想随政府去奉献爱心!在我们迷失自己的时候,我们也需要爱心,谁给我们了?我们这些难兄难弟一样有义,就像水泊梁山好汉的义一样,不一样的就是,我这头与这些兄弟一样,不会想着去讨好!

  我们这些三十而立的释放犯,心理依然还存在着十几岁的幼稚心理,现在这些人活着,只是在亲情,在中国古文明的孝而挟持下,被动地活着,没谁会有真正的积极进取心,包括我自己在内,只是不想让这些难兄难弟,做一些不该做的傻事。就现在而言,我们依然是需要帮助的一类人群,真正需要爱心的一类人群,只是我们不需要钱的帮忙罢了!

  也是因为有了大裤裆的妙手回春本事,又让这肝癌员工的爱心膨胀了,他想组织一个抗癌协会。对我说了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他。妈的这也得需要钱帮忙啊,抗癌协会说的好听,做起来那就是烧钱协会。虽说是精神上的鼓励占主导,可是这些病人的费用谁出,怎么收?癌症不是感冒?

  “我明天就辞职,我面向去社会集资抗癌协会的钱,”肝癌员工充满了希望,兴致勃勃的样子,看着让我生气,妈的,你以为现在的人有爱心啊,普通人给你捐碗饭钱够干嘛?有钱人,对你这样没名没利的事,谁会给你钱,除非你把中央电视台那些大、名嘴,叫来给你助声势!

  “行啊,你去试试吧,没成绩了再回来,”五朗笑着说,看他出去了,五朗笑着说:“真是呆子,看来我们这成了了共产主义了,看看这些人,一下变得这么天真了,也该说说大哥了!“我听到这话,估计是和尚在他面前说的话,太多了,影响到这个大男孩了!被动到家的家伙,哪有这思想、这认识?说到啥游戏,他可能是超前的,说到人情世故,他就是个木头!

  ”也不是啥事,给大裤裆拨去的钱,随他去吧,让他心里安慰,开心也值的!不只是救别人的事,你还不明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凄凉感觉,更何况他的本事害他进去的!“我看着疑惑的五朗又笑着说:”我们是共苦的难兄难弟,现在是同甘的时候,不要像老熬说的那样,同甘就是我们嫉妒、窝里斗的开始!你如果差钱,给我说,一样给你!“

  ”啥人啊,虎哥不带你这么小看人的,我这身上的钱足够去挥霍了,我那是嫉妒大哥啊!“五朗一下急红脸了,我笑了起来,激下就炸锅的家伙,”以后改改你这娃娃的几几吧,三十多岁了没一点城府,“我看了看他,也出去了。

  ”虎哥,来给你介绍我同学,邵倩!我们都叫她小倩,“小艺笑着,我说人不见了,跑这来了。我对小倩一笑,看看杜干,一副无奈的样子,肯定是这两人,还是小艺影响到他的自由了。”你好,给我们杜总当秘书还可以吧?“我想开下杜干的玩笑。

  ”很好,“小倩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女孩子已经一米六吧,挺饱满的身体,戴个眼镜,看不出来她是内还是外向型的女孩子。”好啥啊,你看看干哥,一副总经理的样子,根本就不与我们搭声,“小艺挖苦着的语调,让杜干不舒服了!

  ”你们女孩子的话题,我搭啥声?“杜干的别扭辩解让我突然明白了小艺的意思,”你有聊斋里面小倩的本事吗?“我开玩笑地说,

  ”嘿嘿,我倒想有,“小倩不好意思的样子,这两人都是有意思,就是差人点破这层纸了,”有男朋友吗?“

  ”曾经有,来这他不同意,就分手了,“她坦然地说,让我倒一下有了更强烈的好感,也更想撮合他们了。”可惜了,“

  ”这有啥可惜的,处了这长时间,两人都达不到一致,后面结婚才可惜了,“她的话明显的是在传递信息。

  ”那我们总经理正好是个光棍,只是比大的多了点,可以考虑下,“我的话还没说完,小艺就急切地说:”没啥考虑的,我们可以,他们也一样的啊,“一边还拉着小倩的胳膊,小倩点点头,我笑着看着杜干,别扭的人、也习惯被动的掩饰感情!我看着他也没说话,”那今天晚上给你们办喜事,虎园好久没放纵地喝了,“

  ”没你这样的,“杜干对我说的时候,偷看了一眼小倩,”好啊,你咋了,你啥样?“小艺显的咄咄逼人!

  ”你们这是强迫啊!“小艺没等他说完,”咋?你不愿意啊?我说哪,你半天不理我们,“

  %|看√T正版章3节(,上◎酷匠?5网*,

  ”我个释放犯有啥可挑剔别人的,小倩,“”不要你操心别人,说你同意就可以了,“小艺打断了他的话,杜干默不作声了!

  ”来啊,给我传话,今天晚上贺喜杜总经理,让六子给我按人头一瓶酒去买老银川,往死的喝!“一会的功夫,求证的电话就来了,我看看小艺,”带去给买衣服,给你园姐、燕子姐,亚波姐,小青也给说下,“两个女孩子笑着跑了出去。

  ”你还是去看看大哥,听寺里这些小子说,有个女人特别照顾大哥,男人死了,没孩子。我看得挺合适,大哥那状况我看还能搞出来个孩子,给说成了也了了我们对他的愧疚心理!“杜干的话也让我有点为难,这事大裤裆的工作难做呀!老倔驴不是可以压着的!我去了寺里,向张开问了一下那女人,张开鬼笑着带我去了聚虎宫。

  几个女人都在收拾房子,我在四楼等着,一会张开带那女人进来了,我看看是个面善,过日子的女人,身材长相都没啥说的,我让张开出去,站在门口,等着我再叫他。

  ”大姐,你家里还有啥人?“我笑着问,女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哈哈,我想给你说媒啊!“她还是怀疑地看着我,也是,我就不多来,也没有见过我,”我是主持释赞誉!“这么一说,她马上笑了,”我家没有啥人,就我一个,“

  ”你喜欢大库哥啊,他可是比你大的多了?“我试探地问,

  ”我知道,比我大二十岁,只是大哥没看上我,“她郁闷地说,

  ”不是没看上你,他是怕害你,他现在可是和尚又担心自己的身体上吧,“我话还没说完,这女人毕竟是结婚的女人,一下就明白了我身体指的是什么,”我男人是阳痿,我们一起过了12年,领养了一个孩子,只是孩子出去玩时候没注意车,他一下接受不了服毒了,这不是还不如大哥吗?“

  ”你们只是可以生活在一起,对外面基本是不可能公开的,“我看着她,

  ”无所谓,只要他心里有我就可以了,“我一下笑着喊起来:”张开,去叫大库哥来!“我又看看这女人说:”你准备个温度计,后面听我安排,如果她不同意,你就喝了那水银,敢吗?“

  ”有啥不敢的,死也没啥可怕的,“我听见女人这么一说,”喝水银自杀,那都是骗人的,人体不吸收,都排了出去的,中医都相信这是真的,西医里面有知道这是不科学的说法,所以你不要有顾虑!“

  女人听见这话,一下笑的开心起来,我让她先出去了,我要知道,大裤裆是怎么想的?要知道他在生活上还能行吗?因为我希望他有个后代,那样也不愧他这绝技。我只是想用杜干曾经说的,水银自杀是个误区,而去吓吓大裤裆,让他不要再坚持,不要倔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