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虎园苦难的兄弟

  第43章虎园苦难的兄弟

  我的这些苦难的兄弟,他们已经没有了憧憬,对一切都是。我只是想用我为头的力量去感染他们,在这寂静、死一般的沙漠里面,他们曾经的恐惧已经让这寂静给暴露出来,他们内心诚惶诚恐起来!虽然他们已经为夫为父,可是他们依然的被动,不想去了解现在的社会,尽量的窝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像大家闺秀一样的羞于见人面!

  我的这些苦难的兄弟,就像一潭死水一样,没有涟漪!他们没有极度的憎恨、也没有极度的爱!行尸走肉一般,拖着这身肉活了十来年,他们似乎更习惯平静、被动!只是畜生的死与遗书,让这潭死水起了涟漪,唤醒了他们埋葬了的亲情!回家、结婚了,还是没有习惯社会,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格格不入,只是他们不想进去,于是他们只在家里担当着责任!没有把心掏出来,依然躲着!

  这些苦难的兄弟,曾经忍受了我的酷法与挖苦,隐瞒着他们内心所感受的感情,而没表现出来一点畏惧!他们只是偷泣,在这高墙黑屋子里面渴望着窒息!他们不喜欢鲜而红的花,更喜欢凋谢,他们的粗俗而不去伪装成为绅士!

  也是由于杜干的招聘新人,这些商品时代的青少年,带着无所谓的思想影响着他们。正是因为这些聪明的青少年,他们没有苦难的兄弟,也只是用朋友来表示关系,青少年也不想去了解苦难,因为他们都是蜜里泡出来的独生子。我现在需要新人,无论男女,他们进来,可以润进这些释放犯堆里去,就像换血一样,我要给这些苦难的兄弟们,输进去新鲜的事与人!

  虎园狂欢夜开始准备了,我也让大裤裆停了医院的事,叫来聚虎宫四楼,“老东西,现在还行吗?”大裤裆一进来我就直接问了,

  “啥还行?”他凝视着我,我笑着说:”曾经尿尿十丈远,如今顺风还一嚡缇啊!“

  ”碎怂一天没个正型,跟老头也胡说八道!“大裤裆不好意思地骂起来我,我看看他,”怎么样?我给你弄个老婆来试试?“

  ”行了,虎子不要胡诌了,我这岁数不是你这禾大壮,我可不想去害人,“看他着急的样子,我一下笑了,

  ”我给你找个石女,行不行的也无所谓!“我笑着看着他,老家伙看着我,满脸的疑惑,”你是听干头的太多了,着魔了!“站起来又抖了下衣服说:”这是袈裟,咱现在是真正的和尚,“

  ”行了,我还是主持哪,同意你还俗,“我看见他还想说啥,”听我的安排吧,“说完我出去了,”小莲“我这一喊,老家伙一下就跑到门口了,我堵着门,忍着笑说:”干嘛?慌里慌张的,一个女人能把你吓成了这样?“他还想冲,我抱着他走回去了,小莲也进来了,老实了,不跑不说了,只是低着头,看着脚下。

  ”本主持现在让你皈依还俗,大力发展大库之以,以后你只是俗家弟子了?“我还没说完,大裤裆就站起来了,”你这样就是在要她死,哪像佛的弟子啊,“我说着看看小莲,她拿出来准备好的温度计,”我已经没脸活着了,“说着她把温度计打破,我急忙说:”赶快抱着她啊,别见死不救啊!“大裤裆本能的随我话抱了上去,小莲挣扎着,我上去拿过来温度计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抱她了,你不娶她也没办法了,“大裤裆看着我,木头一样的呆了。

  小莲一直就没有认为他老,一直没有差别二十岁的概念。在这菩萨心肠的老男人怀里,她感觉到富有强烈的男人味!感觉到了那双手的力量,让她温暖而战栗!大裤裆憨厚的羞涩让她高兴!

  ”你年轻的时候也这么懦惧女人吗?“小莲笑着说,我笑着接过来话,”你们就不用去狂欢了,在这自己欢吧,“我又对着小莲说:”你现在就是扳倒井,干翻这老东西,最好明天上不了班!“我笑着出去了。

  兄弟们已经在五朗的恶搞下,已经开始闹洞房了,园园也来了,与小萍玩了一会就回去了,小凤自从手机店盘了以后,就在石料厂打游击了,生完孩子以后,脸上的稚气没有了,宽胯越明显了。燕子也怀孕了,与亚波、小艺、小凤在说笑着。

  ”现在你们给兄弟们报下计划,“六子笑着说,拿着棒子,敲着杜干的腿,小艺过去,说:”你哪有资格说这些啊,毛孩子也闹洞房啊?“

  ”小姨子,你走开,“五朗笑着说,”你也想补上,给我们报计划吗?“大艺只是笑,”对了,你们才应该给报计划,来啊兄弟们弄上去,“

  ”哪跟哪啊,我们只是朋友关系,“五朗急忙大声说,我听见了,只是没敢去接,换个别人我肯定去凑火了,只是大艺,我可不想让五朗娶她。”那你干嘛叫我小姨子,“五朗也没再理她,”兄弟们一起喊:孩子要几个?“起哄开始了,”一年一个“杜干大声说:”两个,“六子叭的打了一棒,”你是娘们啊?女人回答,“

  ”两个“小倩小声说,六子叭的又打了一棒,”怎么教育老婆的,这声音能下个啥崽!“小倩大声喊起来”两个!“

  ”兄弟们,他们才计划了2个,答应吗?“五朗又凑火了,”不答应,2年一个,“小倩大声喊起来”2年一个,“

  ”呀,嫂子你2年给干哥换一个啊,你不怕把干哥,搞成了骷髅啊!“笑声四起,小倩又大声喊起来”我2年下一个崽,”

  “下的是啥崽?”银行给凑了一句,小倩郁闷死了,遇上这些,只有抹下脸,不要了!大声喊起来”2年下一个干哥崽,“哈哈、哈哈!

  ”我宣布,我们的大大哥还俗了,以后不用叫他老和尚、大和尚了,一起等他们下崽了,喝啊!“欢呼声、狂欢、疯狂地开始了!

  他们只是想放纵起来,忘记自己!狂欢只是掩饰,没意义的疯狂,只是借着别人的喜事做借口,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与压力。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人的心里开放程度,也越来越大了,接受着,包容着,不是开始的一潭死水!我也希望这些兄弟们真正的去放心,忘记,笑容满面地去承受悲伤,享受快乐!

  外面的兄弟里面,胡日鬼又开了列,带着老婆孩子来了,只是还戴着孝。他爹开着农用车,跑的轮胎没了,人车一起掉到山沟了,车毁人亡,满了七7,就回来虎园了!两岁多的小男孩特好玩,兄弟们就用”鬼崽“叫开了!只是他的老婆,好像不喜欢虎园,不喜欢我们这些释放犯,也难怪这个农村长大的女人,固原师专毕业的老师,总是用冷傲的眼睛,看着我们这里的人,就是招聘来的这些大学生,好像也是漠视着他们!让这些人在背后叫她”鬼婆子!“

  杜干给安排了房子,鬼婆子还要工作,没啥特长的,干哥就给了和尚,在医院干了没几天,鬼婆子就去找五朗,”我那活做不了,“理直气壮的鬼婆子,让五朗也发愁,”你就在家窝着,虎园还能养得起你们,“

  ”我可不是吃闲饭长大的,“鬼婆子还是那么底气十足。挨着兄弟的面子,他也不好去挤兑、挖苦,”哪你去看吧,所有这些岗位你去选,“

  ”哪我去游乐园,“鬼婆子看着五朗说,五朗不知道她是啥要求为目的,”去负责是没希望,做个普通员工还可以,“他看着鬼婆子,那脸色一下就变了,对于这山沟里出来的凤凰,要么就是特有人缘,要么就是臭狗屎!他看到这鬼婆子这么强势,估计她去了,兄弟们受不了。

  ”你不是让我随便选吗?“鬼婆子抓住五朗的话不放,他无奈地说:“这个主我做不了,你去找虎哥说,”五朗忍受不了这鬼婆子了,自以为是的家伙。

  “你做不了主,说那么大的话干嘛?”鬼婆子倒将了他一军,

  “就你这样放到游乐园去,顾客的一个投诉就让你回家来了,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婉转方法去处理事情,”鬼婆子生气了,“狗眼看人低,以为我是你们这些没素质的!”听见这话,五朗气了一鼻子灰,狗日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妈的,不是老说老子没城府吗?今天老子也挖个坑,埋了这没臊的娘们!

  他一下常态,笑着说:“好啊,你给我交押金,搞的比燕子姐好就还你钱,搞的不好,押金我请胡日鬼喝花酒,你还不能拦,”五朗看着鬼婆子,这女人信心百倍地说:“可以啊,押金多少?”五朗看着她,太多太少都不好,这钱要多少?“那就押三万,半个月的时间为限!”

  五朗通知燕子休息半个月,把游乐园交给了鬼婆子,这女人去了游乐园就开会,一下制定了许多规范制度,就像家长一样!这个女人也根本不了解她老公吧,更不明白这些异类兄弟们的心理!高压强势的管理,让这些新招聘的青少年也纷纷递上探亲假,不用等批准就已经回家了。释放犯也一个一个络绎不绝到办公室了,回去也开始挖苦、狂损胡日鬼了。

  胡日鬼只是取悦父亲,也没去想、也没考虑合拍就结婚了。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们那地方一直优秀的女人,眼空无物也让他讨厌,百般挑剔学校的不合理制度,牢骚满腹的回家唠叨着,他叫她是女马谡。也是他的习惯忍受,才有了这女人的更强势!愤而离职回家的老师,看啥都不顺眼,无奈的他只好带着马碧玉来了虎园,只是希望虎园的风气可以让她感受到,啥叫本事!

  当他知道五哥把游乐园交了老婆去管理,他极力反对着老婆,一反常态的骂了起来!天天去找五朗,三万他不要了。五朗笑着说:“没事啊!让亏半个月,我们还可以负担啊,虎哥也同意了啊!”胡日鬼回去又接受兄弟们诉落去了!他忍受不了回家的老婆,把孩子给了小莲去带了,他知道兄弟们跑完是必然结果,他只是没地方跑罢了。他也想让老婆知道,不要放大的看自己,想让她知道虎园就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夹起来尾巴,不要让人笑话。

  游乐园没有员工了,只剩一个光杆司令了,愤怒的鬼婆子,在办公室不依不饶的说着五朗,是他让这些人跑的,五朗让冤枉的没了脑子,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蠢货,你知道啥是商?你他妈的只知道钱,就不知道员工是啥?你把他们都当爹妈的看,谁跑?”

  “五哥,胡日鬼自杀了,大大哥,在救,过来过不来还不知道,”五朗没听张开说完就跑去医院了。鬼婆子听见这话,一下瘫坐地下,大艺与张开扶着去了医院。

  好在大裤裆反应的快,跟着胡日鬼后面就追了过去,也是大裤裆的及时抢救,五朗才能看见胡日鬼,“妈的,不就三万块钱吗?老子还你,看看你这样羞吗?”银行推开了五朗笑着说:“好了,没事了,”鬼婆子进来了,这些人一看,都出去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成了这样?”鬼婆子哭泣地说。

  “没啥对不起我的,你是对不起虎园的兄弟们,这里不需要领导,只需要保姆!你一直把你看的太大了,其实你比不上的人多了,去给五哥认错,从做员工开始吧!”现在的胡日贵倒像父亲了,此时的鬼婆子倒像个乖的孩子,点点头。

  两人一起出来了,“干嘛去,再躺的休息一会,”大裤裆过来了,阻止了他们,“现在人的气还没正常,出来容易再次休克,”鬼婆子一听,赶快扭头拽着胡日鬼回来了,“没事,又不是纸糊的,”“好了,我一个人去,”鬼婆子笑着说。小莲带着鬼崽进来了,“爸爸又日啥鬼了,”小孩子一进来就给了这么一句,一下把胡日鬼搞的大笑起来,“谁教你这么说的,”一边问着一边抱起来儿子亲了几下。

  “茶叶爸爸教的,”小孩子揪着胡日鬼的脸,小手又伸进口袋,掏出来一个小汽车玩具说:“看茶叶爸爸给我买的,车门可以打开,我拉你们回家看爷爷,”一下又让胡日鬼难过起来,鬼婆子接过来孩子说:“爷爷去找孙悟空了,我们就在这等爷爷来!”一边说一边抱着孩子出去了。

  五朗看见鬼婆子来了不好意思起来,“鬼崽来五爸这来,”说着他拿着小旗哄着孩子过来,“五哥,对不起了,我认输了,就在游乐园做个一般员工吧,这几天的损失,我负担,”五朗没想到这鬼婆子会这么快就转弯,笑着说:“不客气,吃一堑,长一智啊!不是坏事,”说着拿出来那三万又说:“钱你拿着,哪天我有时间了,去花你这些钱!”

  “我不要,那不是没有规矩了,”鬼婆子说完抱着孩子就要出去,五朗把钱递给了大艺,她接过钱就拽住塞到孩子怀里,又推着她出去了。

  ◎'更新最4;快“b上酷}匠,网(6

  燕子还是决定让她去管,只是没有头衔,这些人也陆续回去了,现在的鬼婆子没有脸色了,只是笑着当着员工,也让这些人改变了她的外号,鬼妹、鬼嫂。她自己让兄弟们这样叫的,经过这次吓人的自杀事情,她突然明白了,苦口婆心的胡日鬼。她要把老公的面子给捞回来,她给他脸上抹的黑,她去给擦!她知道这些人,只是政府的释放犯,不会做小人而排斥自己,她感受到了这些无所谓人的真正宽容!对她这样的错,他们也不会记心记恨她的!

  人的改变只需要改变态度,改变认识!有了这根本的改变,也就没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话!也就随上了人之初、性本善的话,人类都是从头到尾的在改变着自己的性格,不然上下五千年也没有这些文化了,就我们自己来说,曾经包容与不能包容的都在发生着变化。多多少少都是带有一点变色龙的角色,去适应社会!最上层改变的还多,最下层的就是改变不了多少,也一会学着阿Q麻痹着自己,不然我们的心理估计承受不了的东西太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