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虎园神医

  第41章虎园神医

  人类有着地域、文化差异,也就有了不一样的思想,所取所改的就有了不一样的结果!45年的苏联在战争中间得到大量钱财,沾沾自喜!美国却懊悔的请走了人才,倒让美国的科技更发达了。

  改革只是沽名钓誉一样,十几年制定的政策成了法律一样,也让奸商而得更大利益。国家只是想着高薪养廉,可是让腐败更猖獗了,也就有了继承中国的怪形,当官就有钱!医疗上的民生,政府想的杜绝暴利而搞的低价竞争,倒让一些药厂不敢再生产平民药了,一个感冒治疗下来,搞的能花上几百、千块钱!血的化验,心、脑电图,完了直接打点滴。

  大裤裆他们开始只是想赚钱,诈取富人,现在倒让一些贫穷人也来了,香火钱只是十块二十。小感冒还好,虎园也能负担他们!后面的人也纷纷而到虎园看病,其中一些癌症病人,让大裤裆、杜干,开始头疼了,拒绝了一些人,也看的可怜留了几个。

  “你一天不要老是去想你是癌症病人,做这保安吧,天天按时间出去溜达,”大裤裆对一个肝癌病人说着,

  “大神仙,医院已经不给我治疗了,我估计已经是没救了,”病人说着,看着老婆,绝望的样子,

  “我告诉你是肝癌,不是要吓你,是要让你明白:人的精神是7分药,正确对待这些毛病,想活着就听我的,”大裤裆也是无奈的样子,他心里一样没有把握,只是在实验中医方法治疗癌症。

  肝癌病人两口子出去了,张开带到了杜干办公室。

  大裤裆看着,这个让这些庸医治疗好的肺结核病人,年纪轻轻就成了了二毛,而且白头发还多。这些国家规范用药的病人,医生只是给着简单的护肝药,而治疗肺结核的药,又是一样的伤害着脾、肾,肺结核好了,肝肾功能也让破坏了。

  “你这转阴以后的情况还稳定吗?反复过吗?”大裤裆问着,

  G酷T;匠网J首Ar发

  “一年多就又复发了,特别是在春天,感冒以后就又成了肺结核,我现在的神经疼的厉害,”病人郁闷地说:“这些医生只是给规定免费药,其他药只是给的护肝片,而且还经常买不上,”

  “你自己开小灶吃,会做饭吗?”大裤裆问着,

  “会,只是我这样吃不起好的,”病人郁郁低沉地说,

  “吃啥不要操心,只是你每天的小便要看着,一分钟之内,没沫了就不要改,如果还多就来告诉我,天天让人帮忙捋下后背,多做深呼吸,防尘就可以了,”大裤裆笑着说,

  “大神仙,我这抽烟影响吗?”病人问了一句,“抽烟自己决定,不咳嗽就不要戒了,想戒就等你完全好了慢慢戒,中午以前不要淡盐,晚上要淡盐,好了去办公室让给你安排个事做,”肺结核病人出去了。

  我的犯人兄弟做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事,比起来水泊梁山来好像要高明。劫富济贫在这个法律的社会是重罪,诓钱好像比较合法,好像这还不是诓钱,和尚已经取到了佛教协会的身份证,我们四人都成了:佛教协会里面挂名的真正和尚,只是我的法号成了赞誉!我们有了合法的佛教协会身份证,好像诈、骗、诓,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盛会带给我们了无限机会,钢材降价,废铜烂铁的时代开始了,国家也一下把膨胀系数7点4,一下降到了4点6,二手废铁也从四块多降到了二块八,只是感谢蒋老头,不然我们一样是别人眼里的28。越是赚不上钱,人的工资也越高了,拉内需搞经济开始了,大量的失业、待业人员,也一下让企业招聘员工开始了低薪、挑剔时代。

  杜干拣便宜一样,招聘两个学建筑的钢毕业的大学生,一千五管吃住,后面又来了几个护校的学生,他让去寺里找和尚,让看看,他们需要就留,大裤裆只要了一个。小艺的同学也摸去了,杜干本来不打算要,只是挨着小艺的面子就推给了园园,园园见了一面就让杜干给留办公室了,成了他的秘书。

  电子产品更新太快了,利润已经不大了,园园也保本盘了手机店,小凤、小花、娟子几个人也都回虎园去了。本来只是想安排这几个闲人学习针灸,一下让杜干想到了医院,于是给园园打了电话,园园同意了,让他去准备,又让五朗回去做办公室去了。

  园园又借医院的名义找政府批地,蒋叔也给帮忙,弄到了一块地皮,医院与员工生活区。园园搞不明白蒋老头的意思,"员工生活区政府同意吗?在一起味也太大了,“

  ”傻丫头,盖一个公寓楼,完了这不要搞的赚钱,亏的就可以转让了,就逃的土地交易税也够给红包了,你就不要操心了,过几天,叫个人来我这拿图纸吧!“园园回去了,给杜干打了电话,说了一下大概情况,让他看的让谁去拿图纸。

  ”大神仙你给看看这脚,“送了一个搭顶,垂直掉下来的一个工人,两人一起落下,这是帮忙的,老板不负责,另外一个老板送医院了,医生说的下来基本在两万,把这个给吓到这来了,”小问题,只是脚跟,“家属惊讶地看着说:”医院说还要做手术,上进口钢卡,要花两万块钱,我们才来找你了,“

  ”现在的医院是商店,医生都是销售服务员,当然贵了,在这就是三千到头,二十天就好了,两个月就可以正常走了!“女人越惊讶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哈哈去让外面那小伙子给你找个地方住下,超过三千块钱,我再给你三千。“

  也是因为这一事,搞的另外一个工人天天去政府闹事,虎园看的只是花了不到三千块钱,人已经不用拐就可以走路了。而他上钢卡就是六千,三个月到半年拆钢卡又是六千,老板一下就是二万多没有了,医保还不负担。老板给了他几十个去闹事了。一下又把大裤裆推向了,大神仙的社会普遍肯定神位上。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各个医院上门联系大裤裆去接骨,个人来看骨病的络绎不绝。

  正是因为这身怀国家两项绝技,针灸与接骨的中国传统医学,只是一个半文盲状态的神仙。在十几年前,给一个心脏病人针灸过程中间,病人突然没有了心跳、呼吸,可恶的好事者,没有让他去救人,而把他绑了起来,病人送到医院已经没救了。

  正是因为这原因,他拒绝了所有医院的邀请,二千的出诊费涨到了四千,八千,他也一样拒绝了!“我不是菩萨,我就两只手,去给你们帮忙,我这的忙谁帮,我的病人谁看!”也是因为这样,只是框架的虎园医院就投入使用了,没有办法的办法,二十厘米的保温苯板,地暖气,两个房子之间又加了一个火墙,温度低就烧火墙,外面添柴,火墙的烟道联的。

  这一事件也冲击了国立医院,知道的人们不惜打的去虎园,应急而出了虎园医院救治电话,专门放了三人接电话,说话太多,一天就发不出来声音了,五朗一下上了12个人,12小时三班倒,这些人仍然受不了,强烈要求换岗。

  政府出来干预了,市内的医院地皮让停工了,政府的各个部门来检查手续了,我也只好配合政府,让这些病人去了市医院,去不了的我们,开车送到了医院门口。送去的人只是按虎园的规定住院,否则医院再送他们回去,当然这些都是我给教这些人教好的台词,僵持下,病人全部坐在了大厅,而且不知道虎园的病人也纷纷加入到了大厅,走廊。

  医院不能正常营业了,国营保护主义演变成了医患纠纷,抗议医院的高消费!政府、警察,来了,肝癌与肺结核病人做了这些人的代表。

  “我是让你们这些没医德的家伙判了死刑的人,给我老婆说三个月到半年就该死了,妈的看看老子现在8个月了还活着,你们想干嘛?搞武力镇压啊?直接打死我吧,我住院一月是三千,我在虎园医院8个月也没花上三千块钱,与其让你们治的穷死,还不如让你打死算了!”他说的很激动,走到了警察跟前看着他们。

  肺结核病人与他站在了一起,”看看我的头,三十岁的人,让你们这些庸医,给治疗成了五十岁,我也是穷的没钱吃更好的营养,来吧,让我们两人一起去虎园看病,现在死在一起也算是幸运,“他看着这些政府人。

  所有人围了上去,”我们需要与公务员一样的医保,“大家开始了口号!我又让虎园留有记录的病人,带家属、亲戚、朋友去医院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我给疯子打了电话,那边租车送来了人,张开负责所有这些人是吃喝。

  警察撤的没有了,政府人也没有了,医院的人也没有了,留下的只是保安。我得意洋洋的关机了,搂着我的女人去开心了!

  政府给杜干打电话,也是关机,打给了五朗,他推着说,自己只是个看门狗,没啥权利,政府气的挂了电话,找到了园园,“我可没办法,我一个女人能干啥?”又去找大裤裆了,他也没理,话都没说!

  中间人只有蒋叔了。谈判下来,保持医院的病源不走,可以考虑那片地开发,蒋叔过来与说了一下情况,小艺说:“那也考虑我们这的医院吧,”“忙忘记了,只惦记这地皮了,"蒋叔有点不好意思地走了。

  我们胜利了,我们虎园医院给了甲级医院,地皮不用再补钱了,由我们开发成商品房。

  ”一平米六千,完了给你三分之一的房子,“我笑着说:”老爷子我无所谓了,你就是给我六百,一间房子我也愿意的,“我也搞不明白,这老头那么有钱了还干啊!就绒线厂的地皮开发的房子,我赚了几千万,他肯定也到2个亿了,贪心的老头!

  中国的道德已经在几千年的进步中升华了,我们的国家领导知道怎么用道德来约束人民,而领导可以不用理会道德,因为太子党就是道德典范,老婆公司就是按道德标准来衡量利益.人民已经知道道德的重要性,时时挂嘴上.数流民最英雄,可以冲破道德,这些流民也就是扰一方的安宁了,而政治上的流民就不一样了,冠冕堂皇的吸人民的血,当然也有吸多而撑破肚皮的倒霉蛋.这下三鹿搞出的事,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当然其他家的也一样有那东西,不然那可怕的乳脂率就上不去.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政府也就是出什么事检查什么项目,一个卫生领导的辞职就完了吗?那下次应该是那个部?三聚氰胺不是养殖户搞进去的,而是奶粉加工企业为了乳脂率,必须添加的东西!政府为什么要去掩盖而推到饲料与养殖户哪?

  都说中国的经济增长,50年代的人要是象现在这样消费,那么也就没有我们这个国家.是当时的水平低吗?十块可以买多少斤猪肉,现在的一百人民币只可以买六斤肉不到.以前是没钱苦干基础建设,现在哪?

  从这可以看出是领导没道德还是人民没道德,我们国家有人口部吗?三鹿才是吃坏孩子,等这些没吃坏而学坏的孩子,就不知道是什么领导要辞职了!外国的民主,这事可以让总理引咎辞职,而我们国家没有这伟大的觉醒!

  三鹿事件,受害的基本是小孩子,也基本都是有钱的人,虎园、大裤裆拒绝了看这些人!他只是希望他们去拿着凭据去找负责的政府!我支持,为此事园园不高兴,让虎园民主的投票决定,也只是除了几个娘们同意,几个病人、后面招聘的员工同意以外,没有人再同意,园园生气地离开了,”一群龌龊的小人!“愤怒地离开了!

  只是为了这些可恶的人民,关我们夫妻啥事啊?又不是我们生产的奶粉吃坏了这些孩子?与我们这些劳改犯有啥急的?

  看看我们这些国人,自古以来就羡慕着富豪,包括魏征、房玄龄这些名人,不是一样羡慕着旧皇族而联姻吗?看看我们政府,一边喊着小日本不要脸,一边又在进口日产牛头,坐着侵略者的汽车,我们支持你们经济,再来侵略吧!

  八十年代的小日本电子表以完美的广告来到中国!从高空投到澳洲的沙滩,一样没有影响它的精准,一下惊讶了世界人民,可是一样退出了中国市场!八十年代的抵制日货,人民也还记着五四运动,毛泽东曾经以,学生是革命的先驱而肯定,可是千禧年以后,我们的学生也几乎忘记了这个青年节!

  政府可以教育出来这些不爱国的官僚、人民,为什么我们就要去给政府擦屁股?看看现在的改革,正在建设的桥、房子,倒塌了多少?怎么不报道处理结果?

  我们的虎园也是要赚钱的,不是慈善府构,政府没给我们钱去做这些事情?我们没有义务去帮忙。与我生气有啥用!我们是小人,本来我们就是小人,而且还是社会遗弃的小人!我们在监狱的时候,谁去好心的关注过我们的健康成长?造成我们这样的心理,也是政府的责任,我们就要笑着看!

  因为这事,园园基本上不理我了,不与我说话,孩子也不要我玩!我还是坚持着,释放犯的别扭心理,不是麻木不仁!想生气你就生气吧,我也不可能因为这事低头!我也要照顾我兄弟们的感受!

  ”想知道你美国儿子的样子吗?“园园终于说话了,只是这话像炸弹一样,我死了!

  ”交换条件吗?“我问着,”如果是,你换吗?“她看着我问,我笑着摇摇头,”你就是头猪!“说着她打开了电脑,”看看,像你吗?“我走了过去,”太像了,与屎蛋也像啊,“小艺先说了,真是啊,我可怜的孩子,妈的,老子要去接回来。

  在这些孩子里面也选择了一个家庭情况最不好的,只是为了孩子才迫不得已选择了三鹿奶粉,只是孩子的肾炎也比较厉害了,大裤裆看着无辜的孩子,后面来的也没再拒绝,只是让六子去采购枸杞去了。

  菩萨一样的大裤裆,真正救着贫穷的老百姓,负担着他们三分之二的医疗费用,可是这些善良的人民还以为是费用低,和尚也为了这事情多少次与我说的反对着。我笑着说:”也没啥,香火钱足够他支出的,不要太贪心了,“和尚也是没办法的摇头,继续做他忽悠的宣传,去给大裤裆补裤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