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地下法庭

  我们去了小龙女家没人,等着小尕子来了,二上华山。只是这次上去的感受与第一次不一样,强烈的高峰、权利欲望,挑逗着我的幼稚!突然想到了和谐的虎园,想到了自由女神的手!

  接到了园园信息,小尕子等不了先走了,我们知道里面的文章,只是添油加醋的催着着急,等他走了。我们还是窝在深山里面,过着我们的放纵生活,享受着女人的幸福。

  尿刚,带着装修队,看见了一个中年女人,走路太像他后妈了,可是旁边的中年男人不认识。他叫古树皮穿着工作服跟上了,心结的折磨开始了,他不想告诉姐姐。他现在特别想知道,曾经嘴上骂的老不死的爸在哪?他想骂他,也想杀他,只是他心里不容许别人惹到那老东西!更不容许这个贱女人伤害到哪个老东西。

  曾经的他,就是忍受不了这个烂女人,差点杀了她,用刀挑开了她的衣服。只是那个时代的人们,死拉死挡的才没有一起死,还倒让政府抓去,加重了惩罚。羊皮贩子的爹,也是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受益者,那个时代有几万块钱的家庭太少。母亲死的早,只知道死与肺结核。只是记着母亲临死前的痛苦,只记得太多一丝不挂的母亲印象,只记得母亲说的最多“热死了,”只记得老东西给母亲一天洗几次脚。

  尿刚把装修事交给了小猴子,带着几个人回农村老家去了。小猴子看着尿刚不太对劲,又给我发了信息:虎哥,刚子又有异常!

  尿刚回来了打探到了父亲的消息,才知道他爹死了几年了。也没有土葬,火葬以后,不知道那女人怎么处理骨灰了。尿刚突然感觉到父亲是被这对狗男女害死的,而且这女人与父亲生活了也几年了,怎么没有孩子?这女人也是没工作的人,怎么可以有房子?农村的老宅才是几万,去买十几万的房子,带装修也得过二十万。一切都让他怀疑父亲死的有点奇?

  打探的兄弟告诉他,那男人是个医生,青梅竹马,结婚有一儿子,后面离婚就与这女人在一起五六年了。不过也经常回去,基本算是两个老婆,花这女人的钱,男人只是花钱买了一辆夏利。

  尿刚为这老东西而羞愧,辛苦赚来的钱就这样给了烂货,在他们心里就一直想着他死了即使没有死,他们也这样认为!现在真是死了,他心里又是一种痛,隐约地掘着眼眶,酸楚!他要抓到这两人来问清楚。

  小尕子反对,银行反对,“虎哥已经禁止使用暴力了,你这样怕是虎哥要用家法,”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明白我爹是怎么死的?”尿刚坚持着,

  “你与我不是一样吗?看看我几时操心过这些,你也好好的与银行发展自己的老婆吧,银行也基本成了,你的那个搞传销的大学生又联系了吗?”小尕子只想开导的让他放弃,

  “滚,给爹爬远点,”尿刚不高兴地骂着小尕子,看着银行,“你帮忙还是?”

  “尕子哥说的对,还是告诉了虎哥决定吧,”银行躲着尿刚的眼神说着。现在的尿刚,已经不是刚出来的人了,基本道上的事都是他处理的,就像是虎哥的发言人一样,他即使不用本部人手,一样可以解决这两人。他也反对小尕子的交通事故去解决,那样不解恨,也还是不知道他爹是怎么死的。

  我接到小猴子信息,心急火燎的回来,就马上给尿刚,小尕子,银行打电话让来虎园了,问了杜干,他也只是知道尿刚的后妈出现了,

  “小萍知道吗?”我问道,“我知道消息以后,就让园园来把小萍接走了,”我听到这话,心里踏实了一点。对于这样的事情,换我也一样要搞清楚,只是万一这对狗男女,真是做了怎么办?杀还是放了给法院处理,我肯定是杀了,可我又怎么去劝尿刚?

  “这事情处理还是限制下人吧,万一要是做起来相对好一点,”杜干说着,也只能控制到知道人的范围,我也没啥好办法,我们都知道这些倔强的家伙,如果不同意,那肯定是惹的盖不了的事!

  “虎哥,”三人都来了,杜干出去了,我看看这铁三角笑着说:“怎么联合起来抗拒我呀?”

  “虎哥,看你说啥玩笑话,我们是坚决积极的执行着你的命令,”小尕子笑着说,

  “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我笑着问,“好了,现在是安定团结啊!”我又看看银行说:“你的妹妹骗到手了吗?”

  更)新最快.G上/酷kC匠\}网}

  “虎哥,都是老婆了,怀孕两个月了,这今天准备去领结婚证,”银行笑着说,我扭头看着尿刚,没有说话。

  “虎哥,这事不解决我也没有心情去想,”尿刚不高兴地说,我看着他,还是没有说话。“换你也一样,我只是感觉到我家老爷子太冤枉了,不明不白地死了,这女人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卖房子?”“哈哈,你不是骂你爹是老不死吗?你不是已经姓林了吗?”我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如果真是你爹的儿子,就想着把你这绝姓继续下去,尿尿的姓,老师得问是尿还是尿啊?”他已经没有了前面那么反感了,只是看着我,“如果你真是要做,我也不挡着你,但是你至少应该与你姐姐商量吧?”

  “她又不是尿家人,与她商量啥?”尿刚不乐意地说,我笑着说:“那我更不是了,你自己直接去做不就完了,”三人同时看着我,“如果听我的,那就去找个女人把你家的后接上,再说你后面干嘛?”尿刚马上打断我说:“可以啊,我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我看看,无奈地说:“行啊,不过女人得过我的眼,你嫂子同意了才可以去领结婚证,另外,还得按我的计划去做,”尿刚看看我,点点头就出去了。小尕子、银行看着我,“虎哥,你真同意他去做啊,那样你还是不要管了,我们三人处理吧,”

  我看看银行说:“不同意可能吗?先看他过女人这关吧,你们出去了嘴闭上,知道这事的兄弟筛的看看,不要酒鬼,胡说八道的,让小萍与你嫂子知道了,上家法!”两人出去了,我的心开始挂到喉咙上跳了。

  没过两天尿刚就带来个女孩子,眉清目秀,只是颧骨有点高了,没旺夫相,这样的女人要她干嘛啊!后面尿刚又带来了两个,我与园园都看的这第三个,虽然不算漂亮,眼神还算安稳,鼻子的高度还可以,也就是小尕子嘴里的传销女、纪小芬,做化妆品生意。下午人就领了结婚证,我与园园、杜干,大裤裆,老皮嚡给了喜钱,我也墨迹了一个多月,小芬也怀孕了,尿刚又来找我了。

  我也推不过去了,直接叫白狗子带人过来,让他们去设计交通事故,搞残男人,完了马上抓这老女人。一练半月过去,这对狗男女一直没有落单,尿刚也等不了,急切的改变了计划,两个一起抓来了虎园。

  “还认识我吗?”尿刚忍着愤怒问着,“你应该是小刚,我应该找你报仇,”老女人厉声说着,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闭嘴,我爸是怎么死的?葬哪了?”尿刚没有随她高声,还是低沉的声音问着,

  “让你这逆子气死了啊,尸体我烧了,骨灰撒黄河了,”女人的这话一下刺激到了尿刚,他走到男人身边,几拳打完了,女人哭着说:“有啥事想出气冲我来,”男人害怕的已经尿尿了,带着哭腔说:“这事与我没关系,打我干嘛,”我看下白狗子,指了下那女人,让尿刚离开一会,“你们想干嘛?”女人害怕了,白狗子把刀对着老女人的胳膊轻轻扎了一下,那男人只是比着眼睛,“不关我的事,放了我吧,”我看了下古树皮,心领神会的把刀插到了男人裤裆,“饶了我吧,啥事都是她一个人做的,”女人听见这话,崩溃了,疯了一样的哭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个男人,苦了我的心了,想想你从我这拿走了多少钱,”老女人很伤心地哭着,泣不成声!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女人,”中年男人对着我说:“我不要她动杀心,她就是不听我,要我帮忙怎么可以让人看不出来,查验也是正常死亡的,我才教她怎么给打针,人不会知道也不会反抗,一会就像心脏病一样的死了,”我看着这男人,气不一处来,看着古树皮,小矮子拿着刀把,对着肚子就是打,女人只是哭,也不去喊了,“真是报应啊,”

  “看看你这女人,活的真是失败,让这类杂碎把你当狗的开,开完再用砖砸你,哈哈!”我嘲笑着,“只是这杂碎的床上用品,只是个提款机,你还以为,这杂碎爱你啊,也不撒泡老尿照下自己,看看你老人家多像潘金莲,杀夫像,经过结果不一样,西哥怎么也是给小潘花钱,你倒贴啊!你现在的心情应该与杜十娘一样,”我嘲笑、挖苦着她,女人不哭了,“你们杀了我吧,”

  “我虽然杀人,也是恶人,不是你这样的贱人,滚吧,”白狗子听见我的话,放下刀,解开胶带,老女人疯了一样拿起来刀对着肚子说:“小刚,我对不起你们姐、弟,这房子钱都是你们的了,密码是我的生日,”说完,女人扔出来钥匙与卡,“挡下她,”已经晚了,女人自杀了。男人看见这情况吓啥了,呆呆的看着地下的血人。

  我看着这懦弱吃软饭的男人,“让他给陪葬吧,”尿刚挥了一下手,都随我出来了。

  “虎哥,这人怎么葬啊,还是直接烧了,”白狗子出来就问,我说:“让骗的也可怜,虽然死有余辜但也死的有样子,去买个棺材,给个地方埋了吧,”古树皮拽我一下说:“那男人也土葬吗?”我扭头打了一下他脑袋说:“你他妈的真是猪头,那货也给土葬,晚上烧了,撒到水坝,喂鱼去,”这事总算给了了。

  没今天麻烦事情来了,陌生号码的信息:裸奔撒尿,让人看见了,羞死!当时看见也没当回事,以为是骚扰电话。坐下好长时间了,突然感觉到了,好像在说尿刚的事,我给园园看了,“你快给打电话,送到你的碉堡,里面烟囱有地道,一般不会让发现的,"我也急忙的掏出来手机,打给了尿刚、白狗子、古树皮让去虎园。

  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去投。”虎子,苏医生失踪了,无门调的监控,最后是在尿刚车上,我们去了他家,他老婆说你叫来虎园了,”警察的话让我一下郁闷、愤怒起来,我的傻妈啊,这么实的话啊,让这婆娘害死了,这帮警察的车全停远了,傻比感觉不到就完了,我走到了床头,踩到了踏板,这是及时雨设计的放烟报警,踏板只是电炉子的开关,一会就有烟冒起来。

  尿刚看见了狼烟,知道出事了。他不想牵扯上我,还是没回去,直接进来了,车刚停下,警察就围了上去,我冲了过去,抓着尿刚手,捏住我脖子,我喊起来,”你们退后,“尿刚甩开我,举起来手,我扑了上去打下他手,抱着小声说:”只是男人,“警察围了上来,我推着警察,连带我一起让拷起来带走了。

  杜干把白狗子、古树皮藏到了地道,这两个也是怕寂寞不怕死的主,呆了两天就出来了,让杜干差点给上了家法,才又躲进碉堡去,扣着门,打开地道门,玩着游戏。

  尿刚,听到我的话,也编好了故事,他给我后妈看病的时候动粗了,逼着我后妈给我爸爸打的青霉素,弄的我爸爸就像是死于心脏病,逼在我后妈,给他钱,给他买车。我给他们装修,我后妈认出了我,给他也吃了毒药,人到我这就死了,我后妈烧的,完了她给我银行卡与房子钥匙说,也算给我们姐弟的一点补偿,说完就自杀了,我只好买棺材葬在虎园了。

  法医去了墓地,验尸,完了验了刀上的指纹,别人陈旧指纹,刀把上指纹分布与身体伤口也肯定了他后妈是自杀。

  我倒麻烦了,妨碍司法几几罪,都没录我口供就被扔到了看守所!

  这下我的老婆又开始忙起来了,小青与园园商量着,让她家老爷子出来,还没等她们决定,小凡老爹就来了电话,让她们不要去管了,只是在家等着好消息。

  现在社会只要是钱可以办的事情,都不是啥事,没几天我就先出来了。燕子早就过来在外面等着,一起回去了。我倒是希望我们的法律平等,只是可惜在郑智化的歌里:抬头的一片天,是肮脏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

  带着一张一千万的银行卡,与燕子、小艺一起来到了老爷子住的宾馆,闲聊了一会,”蒋老爸,这钱你拿着帮忙再捞下我的兄弟,“

  ”钱不用了,你拿着,上次丫头卖了你的别墅,投在这的钱就没花完,你的兄弟,最多半个月就出来了,已经快谈好了,“我听完,特别想知道里面的情况,只是不好问,”谢谢老爹!“

  ”谢我的啥啊,只是在现场,又不是杀人犯,又不是帮凶的,看见了又不犯罪,后面谢律师吧!"老爷子笑着说。听见这话,我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去感谢老人?是啊,姜还是老的辣!我这样的人与这老头比起来,就像弱智一样。

  万人皆醒我独醉,曾经听到他这话不明白。全国人民进入股市的时候,他倒开始劝燕子跑了。

  超人一样的老头让我以及我的女人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半个月的时间尿刚真的出来了,听着老爷子的话离开了宁夏,我带着燕子,小艺,尿刚两口子,去了小龙女的山寨。

  只是陕西人不用暖气、火炉,燕子又回去带车煤来准备过冬,尿刚两口子想出去旅游,我也没挡就让他们自由活动去了,一个美丽的大寨就只是我与小艺了,人走完了,才后悔起来,后悔的不只是这的空寂,更多的是来自与小艺的同床共枕,这段时间一直把燕子挡在我们之间,就是想让她保存着含苞待放,短发也让她越精干,越可爱了。

  按照几百年修的同船渡,我不知道我们这是多少年的缘?也不知道这是善缘、还是孽缘?似乎一切来的都是那么自然,没有做作与羞涩,似乎是多少年夫妻一样。只是做起来才知道,这个青涩、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让我折了下来。

  一样有着珍惜的心里,却有着与园园、小惠,不一样的感觉!这是不是就是人的喜新厌旧心理。如果人去追求这样的爱,可以保鲜多少年?我也不知道对小艺,怎么有这复杂心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