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逃避

  男人有时候的懦弱来自心里的不敢面对,无论是啥样的失败,都是喜欢选择逃避!

  燕子经过这次她明白了,她要与他身心交润在一起,她要去用心去感受他的痛苦,用自己的方式让他开心起来!她已经不再去渴望钱了,也不去想要多少钱了,她多少感觉到了一点,那些犯人为什么那么服园园了!当那么多人面前训斥自己,既说了自己也说了那些兄弟,又在那些兄弟面前更确定了自己身份!

  她与小青探着这个大混混,亚波也怀孕了,现在就是她了,小青是怕那疼,小艺还是个学生。鲁燕与小凡先后生了两个女孩子,亚波也只好去给鲁燕顶班了,后面听了蒋老头的话,把首饰店盘了,小明去虎园了,另外两个服务员亚波带走了。

  季哥走了,我也一下空虚了,我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江心,手忙脚乱的应付着激流。我也不想听见虎园,也不想出去,看着燕子怎么妖艳,怎么妩媚,我也积极不了。

  小艺给买了一只小乌龟,没几天还跑了。小青给买来一缸金鱼,让我在换水又忘记了,太阳能的热水让这些热带鱼,瞬间死了!燕子只是保姆,清理着地下的水、鱼,像看弱智孩子一样,寸步不离!我的懦弱,给我的女人带来了郁闷!也刺激到了这些年轻女人的母性!像带儿子一样,只是给燕子的心理负担更大!

  小青带着儿子来了,小屁孩正是好玩的时候,我也一下让吸引到了为人父的快乐里面了。燕子让弟弟给寄来了3辆遥控玩具汽车,设着路障与儿子玩起来,小尕子又给带来了铁皮高速路模型,架在客厅,玩的更带劲了。

  “屎蛋,诗背了吗?”燕子看着儿子说,“背了啊,画也完了,”小屁孩有点不耐烦了,我笑着摆了下手,不让燕子再说了,继续玩着。

  园园又来把儿子带回去了,我只能与燕子玩了,只是与她玩的虽然刺激,可是享受不到为人父的快乐!

  “虎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我扭头看下,怎么是个光头啊,妈的谁呀?这娘娘腔也太重了吧!看着那眼神又多么像是小艺,我放下了遥控器,仔细看着光头”怎么了?小艺你搞个光头干嘛?“我吃惊地问,

  ”我想出家为尼,今天是来给你打招呼的,下午我就走了,“小艺声音很低沉,

  ”啥事啊,有啥想不开的,来坐哥这来,“我着急起来,

  ”没啥事,我就是想出家,我现在对啥都没信心,也没啥兴趣了!“说完小艺就扭身要走,燕子赶快过去拉着小艺坐在我旁边,

  ”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告诉哥啊,你这样?我怎么对得起你亲哥?“我着急的抓着她的手,

  ”我亲哥,只是我记忆的小哥,你这样待我已经对得起他了,你也更无愧于心!“我着急地打断了她的话,”瞎说啥啊?你现在就是我妹妹啊,你出家了让我怎么活着?“

  ”我是我,你是你,不是亲人,我怎么样与你没关系,你不用自责,也不用拉责任牵扯进来,“她说着就要起来,我拽着她,又按着她的肩膀,”我一直就把你当妹妹地看啊,“我努力说着,希望她可以有亲切感,

  ”我一直没把你当哥,我只想做你的女人,既然你也看不上我,也就图个安静地方了,“小艺一下笑着说了,我让她突然的笑容搞懵了,不知道她这是啥意思,只是一下害怕起来,害怕她现在这个样子。太多的人都会选择极端,矜持、守节会突然变成了放纵!尤其女人,更容易伤害自己而去让对方注意,而让对方去内疚!

  她是肯定会这么做!那下去了,我怎么去面对畜生?季哥曾经告诉我们这些的时候,我总是在说他搞出来的杜撰,现在让这么一个天仙一样,冰清玉洁一般的姑娘出家了,我以何颜面称哥?可是我除了能给她一点钱以外,再没啥能给的了!

  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可怕的手机信息:虎哥,我已经坐上去德国的飞机了,勿念!小凡的信息一下让我抓紧了小艺的手,说:”你不嫌弃虎哥,你也知道虎哥有几个女人,你能忍受这些,我没意见,“”当然可以,小凡姐姐已经去德国了啊,现在你身边就是我与燕子姐啊,“小艺急切打断了我的话,后面,这一切也让我似乎明白了,又是园园导演出来的。

  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开始了,好在有蒋叔的提醒,对我们基本没啥影响!好在有郝爱梅爸爸,我们公司现金流动基本没影响!让六子帮忙,安排了小琴两人工作,都去当了老师,小艺我没让去工作,只是留在我身边。

  男人喜欢漂亮女人,更喜欢懂人心的女人,这样也更容易让男人依赖这女人。尤其我这样的男人,不懂的东西太多,于其说是需要女人的爱情,不如说是需要母爱!

  ”看你有多讨厌,北京进不去了,“燕子与小艺都不高兴了,

  ”奥运会与你们有啥关系?小艺过来揪着我的脸说:“你咋这么没有爱国心啊?”

  “我比你们有,安分守己就是爱国,最好的,不像你们追求虚的,”我还没说完,就让小艺揪了起来,“打你这汉奸,”燕子也又揪又打的骂着,“搞清楚啥是汉奸,别给人瞎扣屎盆子!”我笑着说,

  “你就是,”两人一起说着,一起揪着我的耳朵,“我们去找小龙女吧,”两人放开了手,互相看看,没有反对。

  小尕子的难过日子开始了,小花与小明是天天抬杠,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三人弄的郁闷!已经吵的闹出了大事,让人笑话事。小花居然真服农药了,好在发现及时,大裤裆给处理了,灌洗完了交给了小尕子,笑着的!让五哥、六哥损下还可以,尿刚的话刺的他疯了,冲动起来,小猴子的信息:两个一起娶!他害怕这样的情况出现,及时雨不比自己有能耐,不是一样郁闷地死在了女人手上,这个地方除了,虎哥可以镇着女人安静,再没有谁可以把女人聚在一起了,再说,虎哥有园园,我如果有个园园嫂子那样的女人,我也不怕!

  他也知道,园园嫂子暗中支持小花的,毕竟她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伺候着老爷子、孩子、嫂子,感情要深多了!就这段时间,小花卖衣服就已经花钱到万上了,搞的小明心里也不是个味!索性带着小明去找园园去了。

  “嫂子帮帮忙吧,我现在让弄的是焦头烂额呀,”小尕子哀求着园园,

  “啥事情都好帮忙,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吧,”园园微微笑着,递给了小明一张银行卡,“你也去卖的换几件衣服去,其他事我也无能为力,”

  “我不要钱,我们只想在一起,”小明低沉语气,不乐意与无奈,

  “是啊,嫂子,我现在的钱也够我们两人花了,你劝下小花吧,她肯定听你的话,“小尕子还是在哀求着园园,

  ”我说也没用,“说着园园揭起来衣袖说:”看看我的伤,这就是嘴上答应,心里还在别扭的结果。尕子你也知道小花啥脾气,只怪你当初救了她啊,现在你又不要她了,换我也一样,“

  ”嫂子,她太小了啊,又那么矫情,我可是忍不了,“小尕子好像很委屈的样子,也是救的摊上个麻烦也够闹心的。

  ”我可是没有看见她矫情,只是遇事以后,态度不一样才有错误观点,你为什么不搞的三人行哪?“园园笑着说,

  小尕子就没明白园园的意思,”我可没有虎哥那本事、那福气,季哥不比我能耐,“园园一下笑了起来,”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你不明白吗?季哥只是没时间,大意了,他如果早发现小芸,也不会有后面事。你们与他们不一样,“园园看着一头雾水的小尕子,”心底无私天地宽的道理你懂吧?“

  ”知道一点,只是不知道这话与这事有啥联系,“小尕子好像看见了希望一样,

  ”你们三人啊?“园园看着小尕子还是迷糊的样子说:”你们两个就没接受哪一个啊,小明你是姐,你是忍气吞声的让着小花,你就没有想心甘情愿的去让她吗?文化低有文化低的好处,事情越简单处理越好,“两人看着园园,似懂非懂的样子,让园园也停下不说了,

  ”嫂子也希望我们三人同处一室吧,“小明笑着问,

  ”不可以吗?“园园反问着,

  ”当然不可以,小花总是认为她是你的人,总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

  ”我在虎哥面前不也是指手画脚吗?那你怎么还要来问我,“园园笑着追问了一句,

  ”她哪能跟嫂子比呀,她那是臭参谋,烂干事的招,“小尕子怕园园多心,急忙解释,

  ”我也听她回来说了,认为她说的也还可以,相对你们好像要成熟一点,这可不是偏袒她,“园园看着两人说,

  ”是啊,我也同意小花说的,只是他不行,就怕季哥的事到他身上,“小明戳了一下小尕子,”没个男人样!“

  园园笑着说:”尕子啊,你以后就听这两个女人指手画脚吧,你这样子比你虎哥还猪,“

  小尕子让园园这么一说,不好意思起来,摸着头说:”嫂子你还是让小花,以后在我们面前别那么理直气壮的,“

  园园笑着指下小尕子说:”她就那样啊,对谁说话都是那个样子,是你嫌弃她,才有感觉上的不舒服,这上面你还是要学你虎哥,在自己女人面前,不要有自尊心、虚荣心,大男子主义就好了!“

  ”不是啊,她老查我的帐上的钱,“小尕子极力为自己开脱着,

  ”哈哈,小子,你虎哥开始几千万的资产,让我直接给瓜分了,只是给他留了二三百万,他问都没有问,“园园看着小尕子怀疑的眼神,”小花拿着五百万,现在还没动过,我看你们两个过日子没她能算计,“

  ”也是,不管钱也图了清闲,万一弄个大洞也不好,“小明看着小尕子,笑着,

  ”好了,回去自己再想想,小花接孩子快回来了,看见你们在这也不好,“园园下了逐客令了,两人笑着回去了。

  小尕子与小明白回来了,两人揣摩着园园的意思,这两人进来也不是啥事情,只是这样就与自己曾经的爱情观念背道而驰了。小尕子的家庭原因,他从心里讨厌背叛,一切的背叛他都是不能容忍的,尤其是家庭。他不希望自己的家庭搞出来父亲那样的结果,更不想从了季哥哥的路。

  他的爱情观念即使被虎哥行为打败,他也固执地认为,监狱上千号犯人,也只是一个虎哥。如果虎哥是个拉帮结派的人,那么监狱里面不会有其他小派别的,虎哥都是选择性的要人。他身上的威严、眼神的凶光,让每一个人都会害怕、恐惧,监狱里面的犯人都是这样的害怕,何况女人?他也相信这三妻四妾的事,只有虎哥可以做、能去享受这些女人的温柔,其他人是不可能做到,包括监狱里面三号人物,与虎哥相惜而又经常恶搞、恶损的及时雨,不是一样栽在女人手上,小芸不爱他,也不会服毒自杀了!

  几年看到的,他在认识着爱情,与小明恋爱几年下来,他也肯定了这女人,虽然有投机心里,可是她对他的关心,让他感受到了温柔,享受着女人带来的爱!让他真正感受到了爱情港湾的温馨。在虎哥那看见了对女人的包容,两个妹妹,只是同情,他也一样可以去用心去爱她们,用真行为去掩盖同情心。他知道,姐姐无论在哪方面都不是虎哥喜欢的类型,可是他依然让姐姐感受到爱而死心塌地。

  更新最…b快o上酷,匠9%网

  曾经虎哥就说过,让我们姐、弟两人单组公司,差多少钱都可以给的帮我们做起来,姐姐以前才一直没有怀孕。他想着这让人回味的欺骗,爱情是否也需要谎言?善意的虚假行为?想着园园的话,他好像突然感悟到了一点她们的爱情滋味!小尕子笑了,骗着小明说要出去一会,开车跑了,联系了虎哥,去西安了。

  小明根本没有想到小尕子会一个人消失,一天没见他面,她开始着急了。小花带着恶搞的坏心来了,看不见小尕子人,失望地坐着等。两人都没有说话,干坐着,两人也还没有意识到小尕子跑了。两天过去了,两人的心里开始着急了,都想给对方打电话,都想知道是不是在她身边,就是在哪个人身边也可以让悬挂的心落下来,两人也在煎熬着。

  第三天两人的焦急快让她们疯了,问着五哥、六哥,别人以后的失望,两人也互相第一次平心静气地打了电话,失望的约在一起,去找园园了。

  ”嫂子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可咋办啊,“小明看着园园着急地说,

  “是啊,姐,我们都快疯了,你给虎哥打电话,让他回来吧,”小花也着急的样子,让园园心里有点高兴,装着无奈的样子,看着两人没有说话,“他回来了,我随你们心意,我走,”小明坚决的样子让园园又惊讶了。

  “尽说费话了,你走了他还能安心啊,”小花翻了一眼小明,“哪你说咋办?”小明嘟哝着,

  “想着怎么和平共处啊?你们两人现在抱个团,要让他明白你们是分不开的一家人,”园园笑着说:“不要去计较宠了谁,三人定下共同目标多好,怎么还在想着你走,她走的,”两人互相看看,又看着园园,“姐我们听你的,以后不会再生事的,”小花看着园园,又看下小明,

  “是啊,嫂子你给个主意吧,”园园听到小明也这么说了,“季哥那因爱生恨的事情,你们最好记在心里,不要因为深爱再搞出来悲剧,”园园还没有说完,两人就着急地打断了她的话“不会的嫂子,姐,不会啊!”园园笑着说:“你们两人不要去想谁大谁小,小明年龄大,小花你应该叫姐姐,小明你是思维与处理事情上,抓钱不如小花,两人商量家的决定权吧!”

  “嫂子,这你放心,家事,生意上的,钱我不会去决定,只是有了建议告诉小花妹妹,没有就听她的,”园园笑着,高兴起来了。

  “好了,你们也关手机,我给虎哥发信息,保准他明天就回来,”两人惊讶地看着园园,爬在园园两边看着编辑信息:小花、小明已住院,速回!也通知小尕子!三人都笑了,两人也有点安下心的关了手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