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悲凉

  贫穷只是给人生活上的凄苦,却可以让一个人更坚强的活着!

  正是有了我们曾经的贫穷,也正是我们曾经失去的自由!我们才更倍加珍惜我们的自由,更珍惜我们的兄弟感情!赚钱只是生活,不是我们追求的,我们渴望着难兄难弟的感情长久,渴望着虎园,成为我们可以寄托的家!

  每一个曾经的犯人,都是一样的心理!就是后面接收来的小混混,他们一样也接受着中国古老的仁义,积极而坚持着这些犯人的思想!同流合污还是志同道合,这样的标签,他们无所谓,无所谓别人的说,只是严以律己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真正道德高尚的人,似乎不是那些士人!诚实、善良让政治利用着,欺骗着朴实!毛泽东曾经批评及时雨保皇派,而人民更多喜欢他的仁义,中国人尊重根正,才有排斥蛮夷,不认蛮夷为同胞!也是有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残忍杀戮,才有了歪曲的儒文化。也正是在这委婉的美中间陶醉着,也正是束缚的思想开放了,才有了我们今天没节制的放纵!

  用着艾滋病的思想去学习着西方的裸体艺术,崇拜菩萨一样的学着外面的东西,而让自己的特点在消失殆尽,搞的自己的艺术不伦不类。我们看见曲线的维纳斯,感受着西方美,国人学习别人搞出来的,只可以让男人下面膨胀以为,难以启齿美了。徐悲鸿留法那么多年,画出来裸背影,还可以看见艺术性,感受不到人的思想,为什么就要去追风?我们这些低俗的犯人是不会那么愚蠢的!

  “你还是小心一点吧,小凡爸爸已经告诉虎哥钢材生意的危险了,”及时雨坐在电脑旁边说,

  “他一个南方老头知道啥是经济学,就敢妄言!”小芸不高兴地说:“看看你这活不起的样子,撬你来是帮忙图发展的,不是让你浇凉水的,搞这不行搞那也不行的,还让我去投资教育,真是莫名其妙!”及时雨没有说话,只是在玩着斗地主,

  小芸不依不饶地拽着及时雨,“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还想回去?”她看着及时雨还是不理的样子,一把拽掉了电脑电源,及时雨也没说啥,就出去坐在沙发上了,小芸又跟着出来,“我让你是不是很讨厌啊,哪你可以走啊,”及时雨看着她,站了起来,小芸马上又拽着及时雨,“你还真走啊?没心没肺的劳改犯!”

  90天的日子过的郁闷、压抑,言尽于此,多说失人了。对于这半调子,他已经没心理了,意味着贪图着眼前利益,根本看不见前面,根本说不明白。只是不想为这些再吵,他只是希望她可以安静,可以与自己平心静气地与自己沟通,不带感情色彩的聊天。这些都是奢望,捕风捉影一般的抓话,不依不饶的追问,妈的,老子已经让你羞的哪还有脸回去,哪还可能像虎子那样三妻四妾的安逸生活!

  他也越羡慕虎子的好命,在女人面前的本事。同样都是女人,她的女人个顶个的棒,个顶个的给他撑着面子。只是两个女人就让他焦头烂额,压面机一样的没了面子。他也明白自己这是棵无果的树,在自己身上换着地方去贴麝香膏药,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冲动。为此,又是一场大战,“看看你这年龄,正是虎的年龄,三个月,你只做了两次,像你这样,怎么与那泼虎比?我啥时候可以有孩子?”

  “我比虎子大7岁,怎么与他比?”及时雨平静地说着,

  “你十几年没出过货了啊,要你这样,哪70岁岂不是废物一样,没看新闻吗?70岁的老头让一个20多的弱智女孩子怀孕了,”小芸生气地说着,“无聊,我在里面那是在劳改,不是在享受,伤肾了!”及时雨不耐烦了,

  “那泼虎也是劳改犯啊,看看人几个女人都怀孕了,”她又一把拽起来及时雨说:“对啊,小萍也怀孕了啊?”

  ”那时候还有活力啊,现在死的多,你的水也多,杀的太厉害了!“小芸狠命的揪了一下及时雨,”什么狗屁逻辑?“

  及时雨也没说就又躺下了,他听见了里面太多兄弟,怨着父母生下来而没有责任的养着,他不想在小芸这有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他也情愿做个苦行僧,也不想让她怀孕,好在与大裤裆学着一点中医,知道男人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改变精子逆行,只是伤自己身体!他也顺应着她,尽量去影响改变她,只是她接受的教育、环境不一样吧,她表达的爱总是让他接受不了。

  小芸总是请教着及时雨一些问题,也总是带着自己的思想去反驳着。世界上存在着矛盾,依赖着生存,你可以提出生命在于运动,那么可以挪列出来太多实事反驳你。就像我们那些无知的医生一样,武断的说着啥不能吃的蠢话一样?这样的话题也让小芸提起来了,”听你的不用纯净水机子,烧开水喝,听你的不用空气净化器,打开窗子要自然风,为什么这个低盐你就不听我的?“

  ”钠是分解钙的,低盐就有可能缺钙,现在人的骨病多,就是听医生胡几吧瞎扯的,“及时雨有点激动了,

  ”你才瞎扯,专家不如你这犯人了,“小芸又开始损起来及时雨了,

  ”古人说的早咸,晚淡必定长寿,晚饭淡就可以了,不只是盐淡,油、糖、水也要少食,虎子爹就是按大哥理论吃的,“小芸打断他问:”怎么吃的?“及时雨看看她说:”回到70年代的吃法,一周一次肉,食物与菜按五色吃,“

  {最g新N:章\节《上Z酷☆@匠网

  ”怎么个五色吃法?“小芸追着问,及时雨一下有了兴趣说:”红、黄、白、青、黑五色,一天最少是顺序三色,红心、黄脾、白肺、青肝、黑肾,肝喜甜可是到脾那又容易生湿,“

  ”好了,好了别胡扯红、黄、白、青、黑了,啥谬论?说这黑如果真是肾喜欢的,我就天天给你煮黑豆吃!“及时雨无语了。

  及时雨根本感受不到一点快乐,他也换了手机号码,只是希望这些兄弟慢慢去忘记他。天天有兄弟来信息问安,问好,也总是让小芸追贼一样的看着信息。他厌恶这样的夫妻关系,这样的状态!如果说曾经的妻子唠叨,他还可以从里面得到一点快乐,让他欣慰,虽然唠叨,但是他依然没有去从心里讨厌,他又是从心里喜欢着老婆,对自己的特殊爱,损的话语,却有着她的恭敬!

  现在的挖苦,只是损的自己的自尊心,无比的女权主义者让他没了自尊,感觉就是她的奴隶,被她卖来,或者说是让她解放的奴隶!自己只是她一个逗乐的玩物一样,只要她开心,可以把他损的体无完肤,让他无地自容的感觉,只想快找一个老鼠洞结束这诽谤!早知今日的后悔让他再一次自责着。

  及时雨默默承受着浮华的寂静,他已经不是迷失的孩子了,可是他却靠酒精麻醉自己。

  ”季哥,你这么憋屈活着还不如回去找老婆开心地过下去,虎哥依然盼望你回虎园去啊,“畜生笑着拍着及时雨,

  ”你小子站着说话,腰不疼,我羞的哪还有脸看见兄弟们啊!“及时雨醉醺醺地说,

  ”你又不是不了解虎哥,他那么尊敬你,就是因为你坚持着你的思想,他一样把你当哥,是你太较真了,“畜生还是笑着,

  ”当着那么多兄弟面,我杀她的心都有,只是怕给虎子惹麻烦我才走的,“及时雨拉着畜生的手说:”兄弟你在那边过的好吗?“

  畜生给及时雨跪下了,他拼命地去扶,怎么也拽不起来,”起来兄弟,你不起来,哥也给你跪了,“说着及时雨给畜生跪下了,畜生哭了起来,”你这样让我怎么可以安心啊季哥,“畜生的眼泪一下灌满了这屋,及时雨喊着,叫着,”兄弟啊,等等哥,哥让你会安心的,“

  及时雨迷迷糊糊铺上塑料薄膜,护上了墙体,拿着冰箱塑料袋套上了自己,拿着角磨机上路了。

  活了这久,及时雨开了自杀的记录,用角磨机几乎割断了脖子.我听了几乎傻眼了!

  噩耗让人心痛,死的也真是揪心,开朗的朋友那无视生命的举动我在佩服!同时更多的是生气,你去的那一幕,可曾想过你那没有出生的孩子?你让她一直活在那恐怖的世界里吗?可想过你的老婆,你那么偏激的离开,又置她于苦水里!谁了解你?

  我给你跪了季哥!我的季哥!你已经弃我离开了,又怎么可以弃我们在这世上?让我们去思念你这铁骨的汉子!你就是那撑家的梁啊!就是压的爬下了,你也应该努力去顶呀!你没有做成生活铁骨男人,却成了漠视生命与亲情的冷漠汉子!.你把亲人、朋友都放进了苦水潭浸泡,我也希望你在炼狱里面,重生!

  苦命的女人,只是不会表达爱,只是不去感受自己爱人心里,只是图着自己的开心,以为他也开心着!错误的以为可以用钱让他开心,带着季哥的骨灰回来的女人,按照季哥留的话,将骨灰撒在虎园。她不要人帮忙,自己拿着撒了,过去很长时间也没看见她回来,放心不下,小萍让张开去找了,张开带人抬着她的尸体回来了。

  虎哥,对不起,我不想请你原谅!我那么爱他,只是想着独霸着他,现在才知道我是多么愚蠢,我只是请你帮忙在虎园烧我为灰,我去给季哥赔礼道歉,我在另外的世界重新去爱他!我不会让他在下面孤独的!

  萍姐,对不起,我玷污了你的善良,这是我罪有应得,只是为了弥补我的罪恶,请接受这张卡,虽然比不了虎哥,但也是我的一点点心意,可以折我一点点罪!一切拜托虎哥!

  小芸叩拜!

  我看着小萍,她如果不同意,也是白搭。她也矛盾着,包括老皮嚡也没好招!虽说死者为大,但是妻子不同意,再大也没用。以泪洗面的小萍也看着我,“你决定吧虎哥,”我咋决定啊,我看看张开说:“去找沙漠里面季哥的舍利子,”只好硬着头皮,搞个可上可下的方法了,给她家里也报了丧,公安局也来人验过,架火开始烧了,骨灰与柴灰一起撒了,只是她的骨头烧的残留大一点,一起收拾的葬了。

  我不知道这悲戚怎么去忍受?兔死狐悲的凄凉感觉?小艺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离开的担心,也让这给压没了。

  杜干躲在自己的屋里不出来了,虎园已经看不见劳改释放犯溜达、上班了,辛苦了这些老人,新招的员工!每一个人都看着我,等着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可以继续下去。

  五朗、六子去能源基地找白狗子躲着去了,宾馆第一个关门!尿刚与小尕子去找鲁燕了,一部分人又回家了。尿刚的装修队也算是解散了,凯子负责的石料厂也提前关门了。走吧,都走吧,让老子安静一下,我关机了。我不是擎天柱,你们承受不了,我也一样承受不了。

  “虎哥,”畜生血淋淋的跪在我面前,“不要让虎园散了啊,”我翻了他一眼,

  “虎子,哥对不起你,”没头的及时雨爬在我脚下了,

  “你们可以弃我而去,我一样可以弃虎园啊,有啥,大不了我们再回到以前了,”我还是躺着没理他们,“去忙你们的事去吧,别再来烦我了,我比你们更累,”两人不见了,妈的,好像谁怕死一样,我抽出来了虎头刀,妈的,你不是割掉脑袋的吗?老子劈了自己,让老子成为两个。

  “大神仙带人去碉堡,”大裤裆听见了及时雨的声音,扔下病人,带着张开几个人就去了碉堡,

  “嫂子,带孩子快去虎园吧,”园园仿佛听见了畜生的声音,

  “小青妹妹别再忙了,快去虎园吧!”“季哥”小青不由地叫了一声,

  “小艺,快去虎园吧!”小艺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所有外面的释放犯都听见了,急忙都赶去了虎园。

  我用刀劈了一下自己,妈的这是啥破刀啊,怎么没有一点疼的感觉?也没喷血啊,我又看看刀,没错啊,是刀啊。我又握着刀对着肚子就戳了进去,我笑了,怎么这老的刀啊,我努力扎着。

  “虎哥,你干嘛啊,”张开冲上来挡在刀前面,扎进去了,大裤裆赶快上来扶着张开,几个人冲了上来按着我,大裤裆给我喂了一粒药,一会我啥也不知道了。

  好在张开只是一个小伤,大神仙给上了药,扶在椅子上了。园园来了,她看见这些生气极了,痛恨地说了句:“真是匹夫!”人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五朗、六子、杜干、尿刚与小尕子、小猴子进来了。燕子、亚波进来了,园园看见她们两个说:“跪下,”一改变往日的温柔,厉声道:“把这交给你们两个,看看你们,差钱啊!你早说啊,我给你啊!你再去捞多少钱,这散了还要钱干嘛?”燕子一声不啃。“你好本事,不帮这忙,去发展自己去了,那以后你也别回来了,说吧,我再给你多少钱?”

  五朗、六子、尿刚与小尕子、小猴子一下跪下了,外面的人也跪下了,“虎子弄这些不是为了自己,看看你们现在都是有本事、有个性了,翅膀硬了就飞去吧!”大裤裆说完,扶着张开走了。

  “嫂子我们错了,我们认罚,”五朗抓了一下后面的小猴子,尿刚马上哭起来说:“嫂子我们错了,”一下带的他这一下的兄弟都开始哭了。

  “嫂子,这错是我的责任,我担,”杜干单腿跪地拿起来刀递向园园,园园赶快过去拽起来杜干说:“干嘛啊干哥,你这不是在打我与虎哥的脸吗?你就是有错,我也不可以越倍说你啊,“

  杜干坚持着说:”我也一样敬你,虎园就是季哥用你与虎子的名字起的,这是我们这些人的精神寄托地方!你帮的忙大家都是知道的,没有你也没有虎园,也没有我们这些人的今天,我今就代替大家受嫂子家法惩罚!不然我们心里难过!“

  ”我不敢说家法,我只是宣布,以后虎园拒绝自杀的英雄,你们都也为季嫂想想,再去想下这些人有多可恶,图一时英雄,把亲情兄弟抛弃到一边了,干哥,你带他们去开个会吧,说下这事!“园园说完看着杜干,他带人出去了!

  小青,小艺来了,园园让燕子这段时间形影不离的陪着虎哥,不让他们回来,让小艺每周末过去换下燕子!

  季哥一路走好!小青的悲凉,虎园少了一条臂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