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女人的差别

  第37章女人的差别

  8}看u正4z版章(X节上D酷匠网N}

  忙的已经顾不了太多少东西,我们心里不只是钱,我们在现实里,体现着自己的价值,享受着自己的成绩而快乐着!我们这些有着大志、抱负的少年犯,让现实一下打到了黑洞里面,如同老鼠一样压着自己。我们小时候,端着饭碗排着队,整齐地坐在地下,听着《岳飞传、扬家将、隋唐演义、水浒传,三国演义》等等许多评书,我们崇拜着英雄。我们试着自己的义,更羡慕着桃园三结义。

  当邻居庄大叔给我讲着张灵甫在抗日战争中,那让人崇拜的英雄壮举,一个团长带人敢去袭击小日本,万家岭包围日军106师团,夺回来失去高地伤腿。作战异常凶猛的张灵甫驱除小日本而收复常德立下战功。这些不为人知,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只是政治原因就可以摸去他们的光辉。只是太小而怀疑老爷子诬蔑共产党,只是小而不懂?

  可怜的中国人,做为一个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民族,怎么被鬼子蹂躏而可怜!可怜的政治,为了掩盖别人的光辉而可怜!可怜的中国人民,让这段被让截取的光辉而拥护着窝家,油嘴滑舌的政府!也正是我们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也让我们在监狱里面有了,国民党,共产党,季哥这些大、老的犯人,拥护着共产党,只是说我在胡扯,造谣中伤共产党!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共产党也开始放了《血战台儿庄》等等,国民党抗日战争是主战场的肯定!

  本来这政治就与我们没啥关系?可是只是因为我们爱国,才有了我们兄弟之间的隔阂,曾经小不理解陈独秀在被审判时,驳斥国民党的叛国罪,我深爱中国,可是我坚决反对国民党,你只是一个派,代表不了中国!

  也正是因为我与及时雨之间这样的隔阂,才有了我与他之间不是那么亲切,总是有一点距离。也正是这样,我的扶股兄弟让他的女人有了可乘的间隙。有心的成年女人去俘获一个相对简单的犯人,那是太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小芸是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少年的女人,多么富有心计的女人。

  也只是因为这些犯人的简单,有着得点滴恩而报涌泉的心理,他根本没在意这女人,故意接触他。傻傻的让给套上了,还给制造了一点绯闻,也惹的小芸跑来找我评理,傻傻的我,也只是认为这女人只是感情问题,而笑着让及时雨一起收在身边。从此他郁闷了,也在崩溃着,这小芸就要及时雨去领结婚证,为这而吵的不可开交的疯狂日子,及时雨大哥进去过了。

  ”像你这么有才的人,凭啥给他赚钱啊,回去办我的钢材公司,发展、壮大我们自己的事业去!“小芸不高兴地说,

  ”我在这多自由,一切都是我在做主,你明白个啥?“及时雨也不高兴地说着,

  ”我看你就做牢时间太长,脑子做坏,去我哪就不自由了吗?“小芸声音越大了,我的季哥疯了,沉默了。往事不堪回首的悲伤又一次袭来。曾经的老婆,也是那么可爱,也是那么喜欢叨叨,只是为了吃西瓜,唠叨着及时雨,他只是玩笑着生气,妈的只是吃西瓜,才有刀,

  ”比叨啥啊,再说老子一刀干死你,“说着拿起刀就横扫过去了,他老婆离他远着,根本没事,只是平时惯的女人,让她冲动的伸着脖子,高杨着脑袋,”给你啊,我还不想与你这驴过哪!“一切都是在开心的玩笑里结束了!

  小芸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撒泼的出来了,找到我就说:“我与季哥要离开你这,”我听见这话,傻了。“你说给你多少钱?你放他走人,”

  我一下悲痛了,伤心起来,妈的给我多少钱老子也不同意,“他自己来,我不要钱,”说着我就要进去,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你过去给他说,或者你开除他,”旁边站的人,不知道怎么去做,我知道他们对着这嫂子,不知该怎么出手?我自己也不知道,何况他们,我挣脱她的手,她伸手就又抓了过来,我又赶在回头说:“回去你们商量吧,”赶在她的手下,我的鼻子中间让她抓了一个小口子,血也流了下来,人全开始围上来了,我摆了一下手,小萍根本没理我就上来了,抓住她的头发一拉,对着面门就是一巴掌,随着就是一肘,就给狠狠打到地下了,小芸不依不饶地站起来,伸着双手又扑向了小萍,小萍低身就给了一脚。小时候让刚子教的今天用上了,及时雨出现了。

  过去一把卡住了小芸,卡在腋下的小芸还伸着手胡抓胡踢,“这些给你,”及时雨掏出来几张卡对着小萍说,拿着两张卡扔给了我,“哥也没脸呆下去了,公司的卡,账在她哪,你与小萍合下,代哥养好我的老婆、孩子,”说着他压着小芸就跪下了,我还没过去,他已经站起来了,夹着小芸回屋去了。

  下午来车了,他带着郁闷与小芸母女两个走了,也再次走进了孤独、寂寞,是我也把他置于心灰意冷里了,我如果不要去管这女人的事,不要去想想自己而去玩笑的收这女人,哪有这样离别的苦痛?每一个人都又进入了自己的监狱,寺里停看病而挂牌休息!知道消息的人,全部休息了,一下午死一样的寂静。

  每一个人都恨着小芸,可是没有人去恨我,我才是这灾难的制造者。只有我的两个女人还傻比哈哈的,只是来的时间太短,她们根本不了解犯人的感情,两人质问着我为什么休息,为什么一下虎园没有了生气?为什么大部分人都开始抽烟、喝酒?

  “兄弟们,我们想念季哥,可是我们季哥也一样的难受,他难受你们这样,这里有他的心血,他没有完成的要我们继续下去!我们的季哥还要回来的,因为他的老婆在这,季嫂子已经怀孕两个月,你们季哥会抛弃她们吗?让我们每一个人在心里来一起赌咒那可恶的女人,每一个兄弟听见我的声音开始倒数,我们一起心里暗念季哥,回来!三遍!听见了吗?我的兄弟们,我以虎哥的名义开始给你们数,所有听见的人一起暗念三遍!3、2、1,开始”我也随着着声音,在心里暗念三遍:季哥,回来!

  “我以虎哥的名义,希望兄弟们拿着酒出来,让我们在这广阔的沙漠里面狂欢起来,笑着送我们季哥出去旅游、散心了,我们笑着等着季哥回来,如果没有给我们带回来礼物,我们是一定要干醉他,让他醉的与鬼睡啊!虎哥已经出来了,出来狂欢吧兄弟们!”

  听见这美的京腔,每一个人都随着出来了,我也提着酒瓶子出来了,“虎哥,广播的嫂子是哪个?”我笑着说:“广播嫂子,”以后,燕子就成了广播嫂子,也正是这一煽情的广播,让兄弟们狂欢起来,发泄出去了,也随这广播的意识而心存希望了!

  我这少了季哥,一下搞的我也焦头烂额,只好让杜干过来了,没考虑过谁可以接手钢材,也只是让五朗顶上,与大艺多商量解决,搞的让老蒋不乐意总是打电话批我,燕子去了,才安定了一点,五朗就叽喳着喊着回来,让我骂着跟着学习了。每一个人都是与我一样的懒惰,都希望自己的责任少一点,多干一点自己喜欢的事!

  亚波一个人无聊,于是带着一个下岗女工做帮手回老家去了,她把茶叶生意带到宁夏了。小青给帮忙,小梅的老爸给帮忙,一下成了老店的生意气象,又让女工回去,看看在虎园开还是在市里开店。索性开了两个,她不想靠谁去活着,她只是想让自己踏实,她知道了拿的这卡上有多少钱!她只是想借这钱发展、壮大自己,再还他的钱,也就腰可以立起来了。

  她比不上燕子的脑子,也没有她的优势,自己可能是这些女人里面最没钱的女人。她多少为这卡有点隐隐约约的心痛,也许他是为了她好,只是为了让自己在这些女人面前可以抬头,才给了自己这笔钱的。她从心里喜欢着这个男人,可是也讨厌着他的霸道,讨厌着他的女人,自己在这些女人面前,根本没啥骄傲的资本!可是看看这些女人,并没有讨厌她,也没有嫌弃她,还都在极力给自己帮最大忙!

  亚波不知道是应该感谢他,还是去感谢他的女人?看看他的这些手下,包括这些下岗女工,哪个都是那么的敬业而爱着虎园,就像他们自己的财产一样。及时雨离开的一幕,时刻的出现,燕子的广播,让她在旁边又是那么的感叹着,自愧不如!

  小凤也是孩子的妈了,只是一个女孩子,农村的观念也让她有点难过!也是借着出租这里的房子,让她家的生活稳定了,开始富裕起来,加上园园是手机商店也让她有了一股。她的爸还没从那次骇人听闻的事故里面完全出来。如果要是当初让去做牢,可能他心里会好一点,只是太多人也带有驴的贱性,拉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为了一事错误,而急于冠冕堂皇的洗脱自己,等别人不与自己计较的时候,又深深去自责而让自己难过,当然这些都是有良心的人!

  她知道自己这样的女孩子,在如今时候不值钱。文化低,出身贫穷,进入不了好的单位,更没有好的依靠,什么都得靠自己。现实的社会、现实的人,基本不会选择这样的家庭联姻,只可以继续嫁在农村人家,为妻为母而随日作息!

  选择了妾的身份,但是没有想的那么凄惨!倒有了安逸生活,倒让这个家安逸。她满足而忠心,耿耿于怀着双胞胎!她无心去理会社会上的小三小四的说法,她也认为自己是爱着虎哥,而不是吃在青春饭上!看看这些姐姐,每一个都是真心真意的待她,她也把这感激心,奉献给了园园,这个家真正的老大,而在努力做好手机生意!

  房价开始上涨了,是在膨胀。60万的房子带装修,也就是勉强到了一百万,现在出手就是近三百万,小凡也把两套别墅卖了!镇沙寺的三七已经快用完了,她又让前夫廉价搞来了,剪下来的根须而给了大裤裆。

  她把游乐园赚的钱与卖别墅的钱给了她爸爸。”傻丫头,这些算你们的投资,我给你算上二千万吧!“老爷子笑着看着丫头。

  ”随便,虎哥也不在意给你,还是借你,“小凡笑着说,

  ”亏你还是做生意的人,傻丫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可以把你当是一家人的不计较,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小数还可以,这么大一笔,容易让夫妻之间闹事!“老头意味深长地说着,有点担心的样子,”两口子过日子,在真上,商量着,啥事情都要告诉对方,这样才可以才久处下去,“

  ”怎么?你怀疑虎哥是小肚鸡肠的男人吗?“小凡疑惑地看着父亲,

  ”不是,可是这些是闹事的地雷,你听我的没错,尤其他们这些人,你不要自以为是的按你的想法做事,“老人看着女儿,”不要你现在明白,只要你听话,这房子我也快好了,划你们一片,自己销售吧!“

  燕子看看忙忙碌碌的虎园,见到了园园,她心里比着,她看见了园子的人,对园园不只是嫂子那么简单的态度,感觉到这些人对她的尊重是出自心里的恭敬着。这些只是对她礼貌上的尊重而已!

  燕子与蒋老爷子交往多了,他们之间也开始熟起来,老爷子的经济上,有着非常特别的眼光,有着敏锐的神经,傻傻的燕子也知道了几次经济膨胀带来的危机。她也不怀疑地相信,这次马上要来的经济危机。

  让五朗开始多出来少进了,也把公司的钱又压到了动荡股票上了,玩起来了眉飞色舞。大艺与五朗惊讶着,妈的,这比公司的钢材利润大多了,他们的工资也翻了起来。

  “蒋叔,你说现在的膨胀系数已经到7上了,跑吗?”燕子担心的请教着,

  “傻丫头,不用担心,那只是数字游戏,奥运会没有开,你就胆子放大,08年开始跑,”老爷子笑着说,

  “为啥啊?”燕子不明白的问,“奥运会,各个消费都上去了,怎么还跑啊?”

  “鸟巢工程结束了,钢材就多了,膨胀系数会上去,国家就会宏观调控,经济疲软了还消费啥啊,”燕子听着老爷子的话,虽然不是很明白,虽然不理解,可是她相信老头。俗语说:听人劝,吃饱饭!钢材公司到08年,基本没压的货了。利润基本都来自虚的网络上,炒金子了。五朗根本没有过去这样的概念,他只是知道电脑里面的游戏棒,那知道还可以这么赚钱!心里惊讶的佩服着,给这些兄弟们宣传着。

  股市已经捉摸不定了,她笑着跑了。三人又去缠蒋叔了。

  “你现在的房子快好了,也不开盘,我们公司压上一千万,”燕子的话让五朗、大艺惊讶了,钢材公司跑到房地产里面干嘛?

  “好,我按一千六给你们,只是销售上等我,我们一起压着等到三千了再开盘,”老爷子的话让五朗、大艺越惊讶了,为什么压后啊?老头有多少钱啊?

  小艺放假了,只是联系了小龙女,也没打电话就去虎园了。看着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人潮的游乐园,看着镇沙寺的拥挤的上香客。她都不敢相信这些是真实的,她随着人流进去了镇沙寺,叩拜完了菩萨就出来,走到了塔跟前。

  “施主看病要排队,到那边去登记下,”一个大娘过来挡住了她,

  “我不是看病的,我找虎哥!"小艺笑着说,大娘扭头喊着”张开,找人,叫虎哥的,“张开跑着过来,带着小艺进去了,她看见了虎哥,穿着袈裟一样的灰色长袍,与三个和尚一起在给人针灸。

  “主持,有人找你!”张开笑着说,我回头看见了小艺,笑着说:“小施主那疼啊,”

  小艺不知道怎么一下不高兴地说:“心疼!”一笑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