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黑式养老

  带着两个女人赶回来了,看看我的虎园,只是漂亮了,门口的老虎越大了,还成了青铜器!沙漠的痕迹已经没有了,两个傻女人,看着惊讶着,“虎哥回来了,”龙井茶看见了喊了起来,及时雨、小凡出来了,挺个大肚子,“不在家窝着,你跑这来干嘛?”“放心吧,给你伤不了,看你紧张的那吊样,”哈哈,妈的,疯子咋在这,

  “奶奶的,谁同意你来我的地盘了,”我故意吊起来脸说,“妈的,你以为我愿意来啊,不是季哥叽喳,我尿你啊,”疯子笑着说:“怎么又去进口了,你大爷的,小心老子那天抢你,”哈哈的一伙人大笑着,小凡过去带这两个女人去我的房子了。我们一起进了现在的办公室,我看着,行啊够派了,“现在我们的寺可以太能忽悠钱了,问题也带来了,”我一头雾的看着及时雨,大大的啥寺?心里想着还没有去问,他又笑着说:“没经过你同意,我与王老师同意了和尚的建议,在这建了一个镇沙寺,让小青、园园联系的三地电视台宣传了一下,把大裤裆弄到神仙位置上去了,可是来这做俗家弟子的老人也多了,基本都是有钱人,香火钱一上就是几十、百万,这几天又来年轻人,要在这出家的,还有女人!”

  “哈哈,好事啊,照单全收啊,给我盖养老院,给我招下岗女工,把我们那个厂的地方也开始盖起来,一律半价卖给这些服务员,妈的,这有啥愁的,”我笑着看着及时雨,

  ”妈的啥事到你嘴里都是简单事了,“疯子骂着,”哪出家的人怎么处理?“及时雨看着我又问,

  ”两个傻兮兮的货,收啊,俗家弟子做上几年,去养老院奉献爱心去啊,等的那天筋不抽了,神经不短路了就给一起补上工资啊,“及时雨看看疯子,”妈的,这比就不是人,“疯子骂着出去了,”哪人还继续坚持出家哪?“及时雨又问,

  ”不用操心,以后撒家出面处理,保叫他们以后羞于启齿啊,“我笑着说,及时雨看看我,伸个拇指也走了,我笑着得意地去看大裤裆去了,喔噻,奶奶的,这多人啊,”虎哥“一个小伙子叫着我,只是想不起来名字了,”我是张开啊,“我笑着说:”怎么到这了?“

  ”我负责卫生,带在这保安,“他笑着说,我拍了拍脑袋说:”好样的,别挑剔事情,做好不容易,“他前面给我开着路,我跟进去了,我的妈呀,这人怎么都不闲挤啊!三人给六个人扎着,和尚看见了我”虎哥,有事吗?“”没,来凑热闹,“我笑着大声音说:”各位大人,你们这么挤在一起,佛与菩萨也热啊,不怕他们发怒,不给灵气啊,来听我的按号进人,谁再挤的当猴看,我就开始念咒,让牛鬼蛇神一起去找他,“一下这些人开始退出去了,妈的都不知道你们这些猪怎么忽悠来这些人。

  ”站在院子中间的人都进屋去,这热的天不怕中暑,我还怕负责,都进屋去,喝一点水,悠悠地等着,享受着看病,我让人站在这喊号,这样就不会误你了,“说着我把张开拉在了门口,”你们谁耽误了找他,“好啊,人散开进屋去了。

  ”你去后面看看那些俗家弟子去吧,“大裤裆看着我说着撇着嘴,我走了过去,我地个娘啊!这些爸、妈太牛了,坐在条案两边小声颂唱着经。我拍了下手指着两个年轻女人与四个男人,说:“你们出来,叔叔、阿姨,你们不能这么没时间的坐着颂经,时间就是40分钟,该走起来了,四处去溜达,帮忙去维持次序,顺便也去跪拜菩萨!”

  “我是家属,只是照顾我妈的,你是干嘛的?”小芸看着我说,我看看她说:“我是主持释觉清,”她惊讶地看着我,老人们不相信地看着我,为了让他们相信,我做了一个标准的磕头,老人开始慢慢出去了大厅,小芸看着我说:“你是出了家的还是俗家弟子?”我笑着说:“我是还俗的和尚,”然后看看四个青年男人说:“你们出去让人带上去找季哥,给你们安排工作,”

  “主持我们可是来修行的俗家弟子,不是来打工的,”里面一个人说,我看看他说:“谁给你主持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你给寺上香火钱了吗?”他们都看看我,摇着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劳动的养自己,包括和尚也一样有其他活做,知道啥叫苦行僧吗?”三人看看我,“哪我们回家去了,”我笑着说:“哪也得干活,顶你这几天的吃喝!”另外一男、女,只是低头不说话,“你们是想继续在这就去干活,两人看着我说:“我们去干活,”两人走了,这三人还是站着没动,我笑着说:“如果你们想玩赖皮,那我只可以拘留你们了,”三人看看出去了。

  “你是啥人?又是和尚又是警察的,”小芸看着我好奇地问,我笑着看着她说:“犯人!”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犯人?”我笑着看看她也出去了,看见这些老人联想到诡异的老头让我生出一个奇怪的、善良的恶招!

  酷匠,网首发$v

  “虎子,来、来!”老皮嚡怎么也在这,我奇怪地看着他,“我爹哪?”他只是笑着,把我带到了厨房,哈哈,我爹与这些老人在帮厨,我走了过去说:“林老头你来凑啥热闹,回家去吧!”老爷子抬头看着我,帮忙的老人看着我,“你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来烦我,我已经学会了两个素菜了,”说着用拐戳着我,我笑着看看他,出去了。

  及时雨已经在开始在建养老院了,妈的这是啥地方,怎么用沙,堆起来个这高的沙墙,我的这些犯人兄弟太日能了,窗子居然也是水泥浇注出来的,活扇地方压着一根’萝卜丝金‘做的框,安装玻璃的地方留着两个台,可以做双层。

  我拉来及时雨到寺里一个大的空地方说:“季哥,在这搞个九级塔,下面可以让这三人看病就可以,”他笑着看着我“恶人的恶办法,我让凯子过来看,模具还是给银行去看,”我笑着出来了,“刚子,在干嘛?”我给尿刚打了电话,开始了我的善良恶招的计划!

  “虎哥,我在工地上,怎么了?”他笑着说,

  “让人开始宣传养老,不善待老人、虐待者,全部喂老虎!无保护的老人,家里贫穷的老人做记录,逐步送到虎园来,联系下记者。”一下三地的混混进入了贫穷人家,宣传着黑道新规,也让这些混混感受了贫穷人的辛酸眼泪,尽着自己的能力我帮忙这些真正的低保户,他们一次给的钱,超过政府给的几年的,上报的我都双倍还给了他们。几吧媒体的太空话,把我塑造成了活佛,于是,我成了菩萨的坐骑下凡,解救贫穷的人,我的女人都是仙子,各个有救人的绝活!

  借媒体又一次把虎园推给了陕甘宁,外地的人流量增加了,暑假又迎来了人流高峰,白玉石的广场开放了,聚虎宫开放了,四层的辉煌园殿,地宫没开,也没几个人知道,四层也不开放。一夜880的高额住宿费也没有阻挡住高峰期的爆满!下岗的女工也纷纷来了,虎园负担这些人的吃住,不用付钱。扣除给我的养老保险金,工作达到15年,虎园负担养老,只要是虎园的工作人员一律半价与父母埋葬!我们的福利超过了公务员,我们的快乐也超过了公务员,更重要的是我们这里,有着人的原始心!

  城市的老人有着城市有钱人的优越感,农村老人只是有着一点自卑,物资欲的刺激,让这些农村老人活着可怜,犹如置于火上炙烤的难受!为了让这些老人能融入,每一个贫穷老人给发了二千人民币去着他们压口袋。带在一起,看不见他们的快乐,看不见他们主动聊天,只是听着,他们的孤独来自于心里的底气不足,钱!这些人的意识里面只是钱可以养老,有钱了不会拖累孩子!

  城市老人的郁闷来自虚荣心,他们希望孩子围在他、她身边,伺候着,当熊猫的伺候!也与他们的孩子、票子、房子,有关系!他们超脱不了牵挂,炫耀!在我们现在这个怪异社会里面,有几个人可以把父母当孩子去养?有多少却把孩子当爹的养着!当父母病卧榻而待子女孝顺的时候,几个孩子可以坚持到送终?做到无怨无悔!

  我们小时候是父母擦着屁股,抓着屎养大了,当需要我们去抓屎的时候,几个会不恶心的去抓?没有一点怨气的去做?社会教着我们的孩子自私自利,啃老完了,弃于空屋,再见面恐怕就是医院给的病危通知吧!或许忙的只是可以扶灵痛哭,或者坟前干嚎!这哭、这眼泪,不敢怀疑真,但是多半也是哭给别人看的,哭给自己有点安慰罢了!

  农村人的朴实,决定着他们的养老,给粮食平均负担着养老,哪个子女条件好了,多给一点钱、粮!社会上更有渣子,为了养老而闹事,更让人气愤的是为了追查母亲死因,停尸不葬达半年之久。搞不明白这些人渣,你要啥原因?你妈就是让谁虐待死,也应该按中国的入土为安,让老人瞑目地下吧!奶奶的你置于停尸房半年,你不怕你妈的魂感冒啊!

  我听见这事的反应太大了,也许是对母亲的愧疚而祸及他们去了。带着人去了这家,政府的人调不了也没人敢去接了,兄弟四人还在商量事情怎么处理,喊的叫的不可开交!

  ”羞你家人了,几吧的喊你大的头,看看你们这些孙子,哪有个好东西!“一下安静了,一个有60岁的老头骂着”你算哪家的东西?扣子没系把你露出来了!“我一下笑了,”给我掌嘴,本来看在你们老了,是想文的来,今天惹上小爷了,先给我打两个再说,“”我看你们谁敢,无法无天了,“还没说完,几个人上去就给按着打了两个嘴巴子,”我报110,“放开了他,跳着大喊着:”110吗?我家来了一群土匪,“挂了电话,看着我说:”孙子你今天不走,我就喊你爷!“我笑着说:”只是你这老龟孙我看不上,“等着110的警察来了,只是看着我。

  ”老而不知羞耻的老杂种,你妈就是受气还是让哪个媳妇打了一下,与死亡有原因,你也应该葬了她老人家,再说你们之间的鸟事,你应该是老大,一年给你妈多少钱?“老头看着我说”1500,老四给的二千,老二不管,“

  ”后面不用你说,大概情况我知道,老二光屁股扫出去,你们就同意后面不负责养老,就是你们三人的事,你把他叫来干嘛?“

  ”养老不要他出钱,葬人他得出钱吧?“老大大声说着,”我答应出一千了啊,“老二也大声说,

  ”你应该是个小干部吧?一月工资快二千了吧,你一年给你妈二千多吗?“我看着老四说,”不多,“我笑着看看他:”看看你们这些丑陋的知识分子官僚,羞你爸爸了,就是你一个人葬不起吗?“看着他不说话了,我又看着老三说:”你是这家最丢人的,估计进监狱去,非让扒层皮,媳妇打了妈,你就应该剁下来她的手,给你妈煮上当药的敷在伤处,你他妈的的还是男人?还是儿子?“说的我激动的就是一大耳光,警察过来了说:”不要打,给说明白,让安置老人就可以了。“

  ”你不是叫我爷吗?叫了今天我给你妈下葬!还给你们这些孙子钱,“老大愤怒地看着我,”好,不叫就出钱吧,老四上学花钱最多,在家出力最少,墓地三万你出了,再拿出来两万!老三养老人时间长就出念经纸货钱,老二就出一千,老大作为长兄,没有长兄为父的道德,停尸房的钱你出,老四的两万里面你可以用一万五,"四兄弟都不出声了。

  “凭啥我们掏纸货钱,”一个中年女人出来了大喊着,我笑着说:“你不出来,我今天还打算放过你,跳出来伸头了,就砍吧,”说完我扭了下头,几个人就围上去了,这泼妇一下开始脱起来衣服,警察与这些叔伯都出去了,她的男人只是低头流着泪,我的兄弟们等着,脱的只剩大裤头与小背心了,我笑着说:”脱完,也不用麻烦我动手,“那女人听完又赶紧穿起来,”给我绑起来,拿刀剁下一手一脚,“外面的人越来越多,男人还是低着头。

  兄弟们一起上去,给绑在屋里木头柱子上,我拿着刀过去了”妈啊,我不敢了,饶我吧,我同意了,多出钱也可以,“我把刀放在她的胸前面说:”你得带孝送葬,一直跪在你妈的灵旁,“”好,好,行!“我笑着说:”如果再改变主意,我下次过来就把你这搞成男人的胸,“女人害怕的摇着头说着,我扭头出来了,看着老四说:“带着多少钱?给我定金,”老四进去拿着包出来递给我了一万,我又看看老大说:“你就出六万吧,现在有多少?给定金!”老大也进去了,递我一万,我笑着带人离开了。

  “老四是付处,有的是钱,”人们议论着,警察看看兄弟四个说:“你们这是何苦?”带人也走了。

  这下把农村的虐待老人事情给压下去了,主要是这些人给讹传了,说是,谁家再对老人不好,女人绑起来让狗干,男人给骟了。

  老人在一起的快乐就像幼儿园的孩子,大裤裆给这些老人说着佛普度众生,老人之间互相帮忙就是普度众生,也是大功德!农村、城市的老人也忘记了他们的出身,只认为是俗家弟子,做着普度众生的事情,做着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和谐的老人,带着老人的睿智天真起来了,养老院也真正成了他们的寄托!富的老人总是帮贫穷的老人,给他们做着统一的俗家弟子衣服。贫穷的老人总是在菜地,帮着富的老人忙,多干多说着,没有炫耀,也没有自卑了,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大神仙弟子,都是佛祖的弟子,都是在做着有功德的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