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怪异的老头

  一个人来到了太湖,赶上了海藻,没吃上太湖鱼,只是吃了下‘狮子头’,妈的,这地方吃的东西太贵了,破狮子头一下就是八百,也没有歌里那美的水啊。去了灵山吃斋饭吧,混着俗家弟子吃的与人对外卖的斋饭,不一样呀!看来这些发达地方,人们的思想早已经让钱洗空了,利用佛、经捞钱才是一本万利的,妈的回去告诉及时雨。

  看看地摊上的茶叶,无锡龙头茶叶,一斤300,好嫩好漂亮的茶叶,这些可恶的南方奸商,给我们宁夏贩去的都是他妈的啥茶啊,与老头交谈太困难了,一个小姑娘过来了“大哥,你要多少?”她问道,我笑着说:“十斤,”

  “哪就二百四给你吧,”小姑娘微笑着带着拉音的普通话,又对老人用方言说了一下,老人挥手说了,

  “哈哈,大哥,他只有5斤,而且就300,”小姑娘笑着说,“你过去看看我的吧,如果可以就再拿上5斤吧,”我感觉到了小姑娘只是在善意的帮忙,我笑着递个了老人钱,拿着五斤茶叶去了小姑娘的小店,她的茶叶,看上去的确不如老头的,她又推荐给我看了看,银针,也比宁夏茶行的好,二百六,买了一斤,“姑娘你们这邮件在哪寄?”

  “大哥,现在谁还用邮寄啊,发快递的,”她笑着给我指了一下,走了过去,只是热啊,破南方真是受罪,问着路人,没个给我指路的,还有瞎指的,生气的心里骂着这些自私的家伙,找到了快递,20块钱发给了园园。又回头过来了,又与小姑娘聊了一会,看着哪个还没有走的老头,就问道:“那老人怎么还不回家,”

  “他无聊的是在打发时间,不只是卖茶叶,他还有茶叶啊,”小姑娘笑着看看我“你是哪的?”

  “宁夏的,”我笑着说,“哦,回族啊,”她笑着说,“没去过,沙尘多,没手的地方,”

  “谁在胡宣传啊,我们那才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国家不发射卫星、导弹,我们就没沙尘暴,没水那都是50年代的山区,”我生气地说“你有时间去看看,生意也比你们这好做,”

  “真的吗?一年能赚多少,一千万?”像是开玩笑的口气,我笑着问她:“你这的生意一年是多少?”

  “二三百万吧,”我一听笑着说:“那去宁夏我保证你可以赚一倍,”“真的吗?那我与你一起去,”她笑着说,一点没有戒备心里,我笑着说:“你不怕我是坏人啊,”她翻了我一眼说:“好坏眼睛一看就知道了,一搭话就知道你的心胸了!”小姑娘很自负地说,

  “哈哈,小孩子家口气不小啊,”我还没说完就让她打断了,“谁小啊,我已经28了,你不好就不会买老头5斤茶叶了,你如果是坏人,就买我五斤了,只是谢谢我的帮忙才意思一下的买了一斤,”心里不觉佩服了,这机敏的南方女人啊!“大哥你是做啥生意的?”

  我笑着说:“贩卖女人的,”她翻的挖着我“好好说,浪费我对你的真诚,人贩子哪有戴玉喝茶的?像我这么殷勤的,人贩子早开始设计局了,哪还敢说这些?”我笑着说:“我是做投机的,看啥要涨就买啥了,”她一笑“这话我信,那就在我们这买房子,租我住着,”

  ”我笑着说:”可以啊,只是你们这的增长速度怎么样?“她看着我说:“当然厉害了,现在涨到快六千一平米了,远郊也在二、三千了。”我还是看着那老头,对她笑了笑,又去了老头地摊上,“买5斤茶叶,”老头抬头看看我,摆了一下手,没说话。我只好又回到小姑娘商店了,她递给我一张名片说:“请多指教,”我双手接过来一看,才知道她叫黄亚波,“我没有名片,”我笑着说,“那你打个电话了,”曾经小付的方法,不由让我一下伤心了。

  “去看看你们这的楼盘去,”我笑着说,她一笑“你不是让我去宁夏吗?还买房子干嘛?”我一听笑着说:“好啊,我去趟浙江,回的时候给你电话吧,”“小虎哥,那我关门与你一起去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她,她拿了两包茶叶递我,就拉下卷帘门锁了。我笑着说:“你这是羊入虎口了,”她一笑看着我说:“就你这样的虎,让吃也愿意了,”“你没结婚吗?”我看着她,“离了,还不到一年,还好没孩子,你哪?有几个老婆?”我笑着看看她“7个老婆,10个孩子,”她哈哈一笑“7个老婆我相信,那么多孩子我不相信。”

  听她的话,我们直接到了温州,好在国家在调控房价,只是几天的降价,就让我赶上了,六千八一平米的搞下了两个单元,也知道了,这些地方的豪宅有契税,也好在有亚波,不然损失三个车库。

  “哈哈,小虎哥,还去北京吗?”我笑着说:“怎么?你怕我没钱了花你的钱啊,”她没理我,给我泡了一杯茶,端过来放下,“还去就去订飞机票,看看打折的,”我一听摇着头说:“飞机免了,搞个驴拉车最好,慢慢悠悠,晃晃悠悠的去,随便抽烟,还不受罪,”

  “怎么了?你做飞机受罪啊?”她笑着说,“是啊,我忍受不了那声音,”

  “哈哈我知道了,这次让你做的没声音,只是抽烟是问题,”我打断她说:“订火车票吧,搞个软席,”一会及时雨的信息来了:速归!

  “怎么了?哪个老婆在催你啊,”她开玩笑地说,我看看她“赶快订飞机吧,”“晚上9点的”她订好了,我们也该收拾走人了。

  “虎哥,我们住什么级别的宾馆?”亚波问,“我带你去住人民大会堂,”她生气地掐了我一把,这两个小时的飞机还算没受罪,才知道了头等舱,“你花了多少钱订的票?”“十万,”她说着伸着手,我看着掏出一张卡放在手上,“剩下的算爷赏的!”旁边的人听见了,看见我们,昏暗的灯光下,依然可以看见哪好奇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摇着头,‘不能让爷白赏你,打个波,“惹的人又回头看着我们。

  出站,随便找个宾馆住,她不愿意说:”起落的飞机吵死你,打的走远一点吧,“一听人说的有理啊,只好随她了。的哥听着我的话说了句:“大哥是宁夏的吧?”我笑着应了一声。只是北京的的太贵了,一会时间二百没了。

  ”虎哥,你先去洗澡吧,我玩一会电脑,还是?”我笑着没说就进去了,二十分钟我就洗出来了,“你这是冲澡啊,”说着揭开大毛巾,催了一下我背,又抓着我脚踝提了一下,我抬了起来,她看去的眼神太奇怪了,“你怎么洗的?”我以为脚没洗干净,低头看了看,干净的啊,我懵呆地看着她,她笑着说:“我以为你冲下就出来了,你的背是怎么洗的?”我笑着说:“毛巾啊拉一会就好了啊,怎么要我给你搓背吗?”她笑着说:“是啊,一会吃了你,”进去了。

  突然那卖茶叶的老头又一次的出现了,他应该也是不差钱吧,流行的话说,他卖的是寂寞。只是这一怪异行为,我这年龄,此时环境根本理解不了,我如果是他那样?我如果是个出来没有这些人?我如果出来没有园园?我一贫如洗的谁会让我靠岸?假如我明天在北京沿街乞讨,谁会给我钱?会给我多少钱?我让这怪异的老头带到了怪异的梦里去了。

  `#更新*!最快`上5b酷Kk匠网_~

  早上醒来,摸着滑溜溜的身体,拧了一下她说:“起来去吃早点,”她摸着我的下面说:“你真牛,三碗过去了,早上还是擎天柱,这下可能让你搞上了,”妈的,早上你了,怎么才搞上,还没说话,亚波已经又骑上了,“怎么比晚上的还硬啊?”听着她惊讶的话,我笑着说:“你不知道男人早上最硬,女人最想吗?”

  与她一起上街了,还是吃拉面吧,我的怪异老头又出现了,我于是卖了一个流浪老头的衣服,老头拿着一百块钱扭头就跑了,小波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会笑了,只是呆在后面看着,我穿上衣服,抬头爬在街上的转角。人来人往的只是看看,我突然看见了一个人,女人,越来越近了,我赶快低下头,那女人过来时候,感觉一直盯着我看,走了过去,我慢慢抬着头,余光看着她又回来了,我又低着头,女人蹲下了,拿着一百在我眼前面晃着,妈的老子有的是钱,赶快走你的路。

  “哈哈,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要钱的,”我听着满嘴京味,就慢慢的抬着头,妈的不是啊,太像了,我歪着嘴,看见了她手上的房子出售,我的嘴好了,“你老这是在玩哪?”“谢谢姐打赏!”我双手捧着,“看你以为是曾经的朋友,所以爬下了,”

  “哈哈,这世界真是怪了,我看您也是,才又退回来的,好了拿去吃饭吧,”

  “借问下,您这是卖房子嘛?”我也带上了北京特色,“叫您燕子吧?”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站起来了,又拽我起来了,围的人越多了,我脱下我们衣服“走吧,换个地方说话,”女人严肃的表情,看看我说完就前面走了,我跟在后面了。走过前面丁字路拐了进去,坐着电梯上了11楼,进去看了看,不大的房子,也就70平米吧,没有家具,只是两个夹及块,上面放着纸片,坐下了,“那你就应该是虎哥了,你应该是救我爸爸的唯一那个人,也是我的男人了!”

  “我不知道这些,我只是知道你需要二百万,所以才卖这房子,也知道你家是仓州人,”我笑着看看她,“你爸爸笑着需要多少钱?”

  “四百五十万,”她看着我说,我笑着说:“现在是给他送去,还是给打到卡上,”说着我拿出来一张卡,看着她。

  “我们去仓州吧,让我家人看看你,”她笑着说,我看看她说:“我现在已经是几个老婆了,去无锡还得了一个老婆,你知道吗?”

  “知道啊,你不是叫我老六吗?”她还是笑着说,我惊讶地看着她,妈的她怎么这准?“我听见了你在叫园园,小青,小艺,”我惊讶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我看着她问,她摇着头,“我怎么梦到我是让枪毙了,”她一下捂到了我的嘴,“呸、呸、呸!”

  “我看看你胸前是不是有个猴子,”我看着她说,她抓着我的手摸到了,我相信了灵异,相信了缘分一线牵。于是我们一起出去了,同时也给小波发信息:退房,原路口等你。她打着电话,“你把车给我开到牛街来,清真寺的路口,”我们下去了,站在我们遇上的地方。

  小波来了,她们互相介绍站在一起又聊起来,一会来辆车拐了进来,“姐,爸爸一会过来,你不用回去了,”燕子无奈地看看我,“我们去办个银行卡吧,”三人随她去了,重新给她办了一个四百五十万的银行卡,“你还是在北京呆着吧,我那边忙的在催了,我先回去了!”她愤怒起来,看着我说:“忘记里面的誓言了吗?谁弃谁?都得死!”无语地跟在后面,“回去给老爷子说,房子丫头一起卖给了这个地痞了,以后再没钱与联系了,再赌输了就卖自己吧,”说完递给了卡,拉着我上车走了,眼睛里面的眼泪在转。我不知道这眼泪是为谁?伤心的卖身给我,好像不是,伤心她爸爸,那为什么去给他还赌债?

  来到了房产管理公司,办完了过户手续,她又笑着,笑得又像是我们这些犯人出狱的感觉。

  我们这些自私的人啊,在做着创造人的同时,是否已经想好了去牺牲。我们总是以无比的热情投入到了原始的创造,总是拉下爱情掩饰着原始的欲望。当我们的爱情成了婚姻的责任,有几个人可以负担,担负起来经济,担负起来教育,担负起来被教育。每一个人总是冠冕堂皇的说着自己的辛酸,包黑子也只是感叹:难啊难!着实让老夫头疼,罢!罢!退堂!

  就我这样的多妻应该没有罪,道德罪也判不上我,陈世美死在了不认贱妻灭子的卑鄙上。即使共产党法律判我重婚罪,那也应该请毛爷爷与我一起过去呆着,贺子珍还在苏联就可以搞小江,而且还是妻妾不合,我这可是标准的家庭和睦。虽然有点多占资源了,但是也是救了一个空姐,我倒也觉得我才是解放军。

  我们的浮躁只是源于我们有一点知识,我们小家的不安,只是来自我们的欲望。只是我们有一点知识,才用那么可怜的东西去给自己一个美丽的说辞,只是可以骗的让自己,心安理得!无论是追求自由还是解放,其实只是追求着物质,只是为了去满足我们的欲望。

  曾几何时,鲁大爷的文章揭露着刮民党,黑暗、腐朽、荒唐、腐败!政治的鬼子拿着长缨枪,挑死了二十六岁满怀抱负的青年!堂吉诃德的疯狂在挑战大风车,荒唐!一个二十六岁青年,抵御着倭寇八年的蹂躏与摧残,最后坚强地站到了5个理事国里面,弱不禁风的小比青年,让躲在阴暗下面的政治的鬼子拿着长缨枪,从苏毛子手上又接过一把长缨枪,老美这该死的王八蛋,没去救这青年,倒要他组建民主政府,建你大爷的民主,在我们这上下五千年的文化里面,哪有你奶奶的民主,你以为是你哪帝国主义啊!

  青年被刺到了,哀伤、悲凉的逃到了孤岛,凄凉、哀怨地死了,临死也没忘记“只是一个中国”!可怜的帝国主义,到了50年傻比了,后悔顶鸟用,无论帝国主义炮火多么猛烈,成了炮灰的大部分都是起义的原刮军,好在楚天门开了,让这些人可以瞑目在付总司令周围了,一样可以长缨在手,照旧部,斩阎罗!

  岳爷爷怎么可以当上民族英雄?费解啊,金只是蛮夷,也是华邦啊,只是傻比宋无能。岳爷爷可以名垂青史,为什么我们抗日战争的真正民族英雄,倒让给堵在孤山上给当土匪的灭了?第二天的太阳都不让看,还拒绝这些人投降?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哪里去了?想想这些家伙应该是日本鬼子化装的中国人,让聪明英勇的共产党识破了,杀啊!应该杀,给中国人报仇啊!

  只是可惜这方面没有鲁爷的文章,只是可惜现在鲁爷爷的文章也适合现在这个社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