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虎园

  犯人在监狱是受管制的特殊一类人,他们的思想极易接受现实主义,利己思想。思想里面没有社会主义的大、空、套话,只是敷衍管制而随波逐流罢了,他们更讨厌这些虚伪的东西。他们也是保守派,只是保守的与现实社会里的人不一样,他们无限崇尚关羽仁义,无论怎么殷勤与政府,也少有出卖仁义,利己不损人。

  及时雨、杜干,这大半年的时间,与小凡接触多了,也让南方丫头片子把脑子给洗了,合作虎园与绒线厂,又让蒋老头影响着,借现在的网络,他们已经赶上了潮流,贺小萍也帮着及时雨完善着,两人也确定了爱情。

  虎园的楼已经盖起来了,小凡的游乐场也快完工了,搞的开心地狱,撒气天堂,碰碰车,他们自己已经开始在里面疯玩起来。回家的兄弟们,3月就已经陆续回来了,只是胡日鬼说是这一年是来不了了。可是出狱的人还在继续来,虎园的固定人口又增加了。

  也只好让六子去宾馆,杜干去看钢材,大艺也让我与小艺忽悠去管钢材财务去了,又按园园的意思,带着柳小萍去了能源基地,搭上白狗子给帮忙,下来应该可以让她有利润吧。

  王老师与和尚也来到了虎园,“季哥,你这还差个我住的地方,”和尚笑着说,

  “你的屁股大还是脑袋大,”及时雨看着他,“哈哈,你看看这地方多好,活着的可以玩,死了可以埋,差个超度的和尚与寺庙啊?”他好像来的时候已经考虑了,两人或许也商量了吧,及时雨也让点醒了,一起出去找的看地方了,于是在虎园与墓地之间加上了一个寺庙,也都一直同意请关老爷,王老师给起个镇沙寺,高一点是供奉观音菩萨,稍微低一点的供奉关老爷。和尚说这样信徒少,搞了中间供奉佛祖、两边立四方菩萨,八大金刚,左右两边再建个忠义殿,里面请上关、岳老爷,文曲星殿供奉文财神,你们的开心地狱那再建个判官祠供奉包老爷,搞个电视节目,一下就能养人赚钱了,“

  ”去哪搞和尚去?“及时雨问,

  ”屁的和尚,老王,老大,我,就三人,我给他们教下磕头就可以了,天天坐那,看上几部经书就没问题了,“及时雨听着和尚的话,又拿不定主意了,看着王老师,“我同意,亏了我们负责,”王老师笑着说,

  “我不是怕亏,这是哄人的事情,怎么与虎子说?”及时雨看着王老师,

  “我负责,何况现在的和尚只是注意在佛学上,对戒律没多大要求了。”王老师笑着说,及时雨笑着说,“好,马上行动了。”

  虎园聚集着卧虎,这些夹起尾巴伪装了十几年的人,到了这个自由的地方,舒服多了,做任何东西,都是聚集着这方面的师傅,盖房子现在对虎园来说,简单可以用手到擒来形容了,栽桩打地基,晾一天以后上模板,浇筑水泥墙,晾一天以后上顶模板,浇筑水泥。这些人已经在套泥菩萨了,人字屋顶模板也做好了,浇筑完了,撤去模板以后,寺的模样出来了,远处看上去,还以为是木头做的。

  外面的装饰简单,保温板瓷砖,琉璃瓦上顶好了。屋内就比较麻烦了,搞的佛教石窟圣地飞天的漆画,给佛等神仙穿衣,塑身!大殿的水泥柱也要包好,红的一说,不习惯一说,搞的及时雨、老王、和尚也左摇右摆了。及时雨一下气了,大声说:“给我上红漆,”走了。

  及时雨不知道这事情应该告诉谁,于是他把想法告诉了小萍,“我去找园园看看她的意思,让她去决定媒体吧?”及时雨笑着同意了,小萍开着小吉普下去了,园园最近一直在家,不多出去,听小萍这么一说,笑着说:“你回去问季哥,他是想等游乐园好了一起做,还是先做这寺的宣传?我联系三个地方台,越好时间以后,给季哥说一下,宣传那天不要让部队的车露面,以免给小青惹不必要的麻烦。”小萍走了,园园又让她爸爸去市长谈下电视宣传。

  虎园的韭菜长疯了,为了让这韭菜有价值,及时雨让银行挖一点韭菜移到沙丘上,开梯田与随坡种上,看看成活状况。园里的绿化也就给了银行去看了。三个和尚的袈裟也都做好了,和尚又给王老师起的释赞众,大裤裆给起的释赞生,他自己叫释如成,低一辈。和尚的头本来就有三个园疤,让人看上去,还真以为是和尚的春秋。寺里面的东西也都准备好了,杜干又让人给浇筑了一个铁鼎,用硫酸铜搞成了青铜器,放在正殿门口,气派啊!

  银行心里不高兴,平时的绿化都已经做好的,树不比草好,不比破韭菜好,虽然不高兴,但是还得去挨着看见的沙丘去种。

  “银行,我们去找的挖甘草、麻璜、沙葱吧,”银行看着驴子说:“大晚上的挖你大的鬼去,看看你的遮阳网够不够吧,明天去移那几个小酸枣树来看看吧,”“对啊,还有几个沙枣树啊,”驴子笑着说。

  “妈的这天气挖的种你大,不要全给死球了,”不说了,干活了。

  及时雨着急起来,他一下抽来人集中精力搞游乐园,现在绿化已经不是大事了,只是慢了一些设施的安装与调试上了,杜干又给设计了一个弹人珠,做个长吊架,把人挂在钢丝滑轮上,实验着弹力,上坡下坡转个弯回来,到了有个碰卡,撞上以后就把人给扔了出去,人在一个大海绵厚垫子上只可以滚下来,站不起来。

  跋山涉水也在调试,假山是水泥与石头做的,按水池的水平高出来4米,假山正面又下挖了六米,难在假山中间有个帽岩,全靠臂、腹与腰力才可以,上去了,下台阶有两个陷阱,网与大皮拳头,踩到就失败了,还得挨打被吊起来,过水是个旋转的5个圆柱体,一横棒过来的时候看你怎么应付。过去就是5个月牙,两个是抖动的,两个是突然出现大拳,后面就是一跃了,也会突然出现海绵板。

  及时雨看着这些麻烦的调试,郁闷的回去了。

  小青来了,看着美丽的虎园,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在跳跳床上笑着、跳着。小萍看着这个丫头,像个孩子一样的玩,羡慕她的轻松,羡慕她的心态,总是以为自己有那么一段,应该矜持着,不要让这些兄弟再有啥想法,坏了季哥的名声。她喜欢这些曾经是国家的犯人,自己的恩人,她努力的学着园园,尽最大能力帮着季哥。她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愤世,这些社会上的异类,给了她真正的亲情,这亲切感,让她总是害怕有一个出格行为,让这些嫉恶如仇的兄弟们讨厌自己,影响到季哥。看着小青玩滑板,荡秋千,哈哈笑着,不断地叫着自己。

  “玩跷跷板吧,你坐那头,”小青笑着,指着跷跷板的一端,自己已经站在了一端,手提着跷跷板一端。小萍真是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人已经站在一端了,自己墨迹着肯定不好,去玩吧,又怕兄弟们笑话她,看看四周,那么多人看着,“快啊,”小青笑着大声说,她坐了上去,一会就让她回到了酸楚的儿童时代。

  “季嫂子,你跷跷板也不会玩啊,脚用力啊,摔下来也是沙子,看你怕的,”驴子的话刺激了小萍,

  “季嫂子,放开的玩啊,怕啥啊?我去给你叫季哥来保护你!”银行笑着说,

  “玩个跷跷板也用保护啊,你们就是看她们玩的啊,”及时雨在后面笑着说,小青一下大笑起来,小萍倒紧张起来,压着不想玩了。及时雨走了过去,抬着跷跷板给了一把猛力,“好好玩,玩的开心才算啊,”小萍笑了,第一次在虎园呲牙笑着。

  “小青,你说这现在还差个啥?”两人下来了,及时雨看着小青问了一句,

  酷匠s网(唯一wJ正%版,!h其O他BW都是盗Vk版

  “哈哈,季哥,我曾经想的有虎园就应该有虎窝,现在应该叫聚虎宫,”及时雨听到这话,大笑起来,“给你虎哥搞个登基的地方,我再去弄点佳丽配合你们这些皇妃,”

  “是啊,佳丽就不用了,你的那么多石头可以做个红、黑、黄、白色广场啊,中间搞个聚虎宫,”小青笑着说,指着那空是一片沙丘。及时雨从心里再次佩服这小丫头片子,如果小梅在,情况还不一样、建议还好。他郁闷的就是这片沙丘,种东西已经是劳民伤财还不知道啥效果,他也想到盖个虎宫,只是没有想到广场而让自己否定了。

  “季哥,我回去就与园姐商量,让媒体过来宣传下,你这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赶在暑假完工,这些学生、家长,就可以做第一批游客了,搞一点奖励的节目,你那上帽岩给挂个挑战英雄,上去挂个日月同辉,过去挂个跃龙门,”

  及时雨伸出来拇指,“我这只是广场、聚虎宫的话,让人两班倒的加工石头,你看白广场,黑色聚虎宫,蓝色顶怎么样?”

  “哈哈,季哥,颜色上我可是猪了,你自己决定吧,”小青笑着说,拉着小萍去了镇沙寺,三个和尚都在,“岳施主,老纳有礼了,”大裤裆严肃的表情,双手合十,谦逊的样子,真是与他的长像、光头符合,小青一下给三人跪下了“俗家弟子释如月,拜见大师,”和尚走在旁边看着,“标准的磕头啊,你咋会啊,”一边说一边拉了一下小青,“哈哈,我是记者啊,为了骗斋饭,混的俗家弟子啊,”小青笑着说。

  三地的电视台来了采访,又多加了斋饭介绍,大裤裆的神奇药粉,每位电视台的人也都送了50克,还给两个女记者扎针,两个人都是肩膀疼,却扎的位置不怎么一样,神奇的中医针灸,让这两个记者,在录像机面前,真实的感激样子,话语,一下宣传出去了。

  旅游的效果还没出现,上香求医的络绎不绝,三地学生也纷纷踏来,求拜着文曲星。

  山不在高啊,随着大裤裆的针灸,虎园出名了,逼的及时雨在虎园打出来条幅:拒绝疑难杂症,仅限骨病!让他没考虑到这人流之大,随手扔垃圾的比比皆是,搞的虎园又得推出来保安与清洁工,搞一巨型大牌子:禁止随地弃物,违者拘留或者充在虎园打杂一周!

  最头疼的是搞的厕所太少,寺里的两个厕所根本不够,为了上厕所打闹骂的,搞的及时雨哭笑不得,而且曾经只是为他们设计的下水管道已经小了,只可以听杜干的重新建大的化粪池,让他带人三班倒的干吧。应急下,把两个厕所都改成了女厕,男厕浇筑成了也没下水管道,直接与两个厕所联了,一下十个厕所好了,才缓解了300人同时上厕所。于是在游乐园又加了二十个厕所。

  人们总是带着逆反心理,拒绝疑难杂症的警告根本没用,搞的一些癌晚的人也来了,实话相告,看不了,家属还在坚持怎么拒绝?怎么看?来这的癌晚家属大多是有钱有权人,香火钱都是在万上给,二三十万的比比皆是,攀比在功劳薄上的数字上升的速度吓的大裤裆,都想关门、封禅了!和尚没理他,与及时雨说了下情况,就去佛协挂号办和尚的文牒去了,他害怕这么大的名声,引来真正的和尚,引来佛协,引来宗教协会!

  闻名来了一个急诊,昏迷的老太太,大裤裆上去把着脉,看看眼睛,看看舌头,让所有人出去,包括家属,老太太的孩子不愿意,留个小丫头与一个女人在里面,大裤裆也没坚持。他脱去了老人衣服,前面后背扎上针,行着针,一会他过去抱着老太太,嘴对嘴的行为一下让这两人惊讶的互相看看,他吐了一口,拔了扎坐下了,一会老太太,哇的吐了一口黑血,两人紧张地方喊着”妈,奶奶“,老人睁开了眼睛,大裤裆,又在老太太胸口捋着,后背搓了几下说:”给穿上衣服,晒一会太阳就好了,“

  ”大师谢谢你了,“女人说着就给大裤裆一拜,小女孩跪着就是磕头”谢谢大师救我奶奶,“老太太指了下女儿,女人马上掏着包,拿出来两张支票”这张是谢大师的,这是香火钱,“大裤裆接过来一张说:”我只收香火钱,“说着双手合十,”谢谢施主,阿弥陀佛!“三人出去了,外面的人越是惊奇了,又是一屋的人,”请施主都去侧房休息等着,这样也影响大师看病,“及时雨劝着大家,好奇的人们根本没有动的意思,及时雨快疯了,这十几天他成了寺里保安了。

  “来大家都退后吧,听这大哥的,我们按顺序来看,”老太太的儿子说着劝开了人群,大裤裆把支票递给了及时雨,看着下一个病人,这男人看到是及时雨收钱了,马上拉着及时雨出去了,他莫名其妙地跟在后面,“大哥,我妈不回去了,她要在这吃斋念佛啊?”一出来这男人就着急地说,及时雨看看他,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最近这些事情,都是没想到的,没有预备答案。“你是这的投资商吧?”及时雨看着这个男人,没有说话,“看看这师傅真是和尚,给了二百万,只是拿了一百万,”说着他又拿出来2张支票说:“这是二百六十万,给你算香火钱,还是养我妈的生活费,随便你安排吧!”及时雨还是没有接,笑着说:“养她老人家不是问题,只是遇到病啊啥的,我负担不起,”

  “大哥你咋能这样说话,这样诋毁我们哪?我如果是想讹人就不给你钱了,”男人着急了,又喊了一声“小芸”那个女人过来了,“大哥怕我们讹他,”小芸接过去支票塞到及时雨手上说:“我给你签个协议,我妈的一切行为所产生的后果与你们没关系,”妈的,又一个BYD的女人,及时雨一笑,拿着支票进去了,“哥,你们回去吧,我在这陪上两天,”小芸看着哥哥说着也进去了。

  老太太对这些老人们说着,自己不回去了,在这寺里帮忙,一下惹的开锅一样的沸腾起来,一下十几个家属也纷纷去找及时雨商量了,50,一百的又开始给了,“大哥,可以搞个俗家弟子养老院了,”小芸笑着说,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及时雨又看了下小芸,开始收钱、记名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