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山外有山

  小龙女来电话了,约在五一去她家,我也同意了,只是想借此机会上华山看看。

  “小子,在哪?绒线厂的工地开工动土了,你来吗?”蒋爹的电话,我笑着说:“老爹,我还去干嘛,你就给我个账号就可以了,”我以为老爷子是要那钱,才给我打电话的,“哈哈,你哪钱留着,后面带你出去用,”挂了电话,我也没明白这老爷子是啥意思。

  “虎哥,在哪?我小叔病了,我想回去看看,”小艺的电话,我听的她很急很担心的口气,就去接她了,一起去了梧桐树乡。

  “小叔,我们去医院吧,”小艺哀求着小叔,我看看,这干净的新房子,看看这标准的农民两口子,朴实、憨厚、小农的吝啬。

  “傻丫头,癌症是瞎花钱,我可不想祸害这个家,你弟也该高考了,”“小叔,你干嘛啊,哥给我留钱了,这是我男朋友,他更有钱,”小艺打断了他的话,把我拉到了小叔眼前。

  “小平回来了吗?我可怜的孩子,”他说着又看看我,“我看这小子比你大的多了,也不是个好东西,”直截了当的话,让我有点喜欢他了,

  “看看你这人,说人干嘛?管好你自己的孩子,”“新妈,你不要管小叔,虎哥不会生气的,”她打断了婶子的话,看着我说,

  “是啊,我不会生气,小叔我不是她男朋友,只是她的大哥,”刚说到这,小艺就狠狠地掐了我一下,“我与小平是把兄弟,所以你也是我的叔,这病啊我给你花钱看,”我说到这,就让他打断了,“小平人哪?让他来,我十几年的想这兔崽子,恨的我心疼,”我一听这话,不敢再磨牙的说下去了,“他已经在医院给你联系专家了,婶子你在家带孩子,叔这就让我们伺候了,一月就回来了,”婶子的眼泪在打着转,我出去搬好靠背,抱着小叔上车,去了医院。

  去了医院又重新做了一遍检查,才知道是直肠癌,第二天就给做了手术,化验瘤才知道只是一场虚惊,七天小叔就已经可以走的正常了,只是人是身体素质好,拆线回去了,小艺又把哥哥的钱全部给了小叔。不仅是报答他的养育之恩,这个朴实的两口子,总是可怜这亲侄女,总是给她吃好穿好,总是打着自己的孩子。

  小弟弟总是不服气的闹事,抠了姐姐的脖子,两口子回来,剪了孩子的指甲,每次总是教着说”小安是男人,姐姐是女孩子,姐姐要漂亮,姐姐还要小安保护,怎么可以欺负姐姐,“慢慢这小子,真把自己当成了姐姐的护花使者,等姐姐一起去学校,等姐姐一起回家,农村人的孩子,总是会去想办法弄钱,不会去要,他们知道,去要也是不会给的。七八岁的孩子,拣着费铁、纸,积累着,小艺去捡,小安总是说,女孩子不要弄的脏兮兮的,买的钱总是藏起来,等着夏天买雪糕,等着过年买花炮。

  送回来小叔,小艺等着小弟,婶子把鸡已经给炖在锅上了,小叔也从河边回来了,提着大、小鱼,田螺,瓷果子,这是河套里面的一种植物,根是个大蒜样子的,煮了以后,真是儿童时代的梦想食品。在这真实的人家,吃着最美最便宜的食品,却是花钱吃不上的贱东西,在这里可以把人根本的东西找回来,只是这里的人也在憧憬着城市的喧哗与浮华。

  “小安,过来让姐姐抱下,”小艺笑着对弟弟说,“姐,我现在都多大了,”小安笑着不乐意地说,

  “臭小子,你多大也是小弟,”小艺不饶的起来,“得了姐,咱去学校了,”笑着跑了。小艺又回头看着两口子说:“新妈,你也多给他吃一点牛肉,让他长的再高再壮一点。”

  “虎哥,在哪?今天晚上我们走,可以吗?”小龙女的电话打断了小艺,“好的,晚上我去联系你,”我笑着说,

  “好的,我订飞机票,”她笑着还没说完,“不用,我们开车去,”我就打断阻止了她,挂了电话,小艺过来拽着我说:“哥你去哪?”我看着小艺一下高兴起来,笑着说:“哥带你去爬华山吧,”两人笑着与小叔两口子说着拜拜的话回来了。

  “这是你的啥人啊,”进宾馆小龙女就看着园园问,我笑着说:“我妹妹,”“女朋友”小艺抢了一句,小龙女笑着看看小艺说:“这么清纯可爱的小姑娘,你也骗啊,”

  “小龙姐,虎哥可是没有骗过我,他与我哥是把兄弟,”小艺笑着说,

  小龙女看看小艺说:“这么说,你知道他是啥鸟啊?”

  “当然知道啊,”小龙女惊讶的眼神让小艺越开心了,“一枪打不着,两枪就飞了的鹰啊,”

  ’哈哈‘小龙女笑着说:“好啊,比我还崇拜你啊,”她看着我,我生气地说:“好了,赶快走吧,一站到哪停?你知道吗?”

  “这个时间走,在平凉停或者长武,”她笑着说,我也没理她,一手一个拉着上车了。风驰电掣一般穿过了广阔的沙漠地区,5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平凉,只是随便吃了一点饭,买了几斤牛肉就又出发了,好在312国道修好了,凌晨两点,我们就到了咸阳,小艺在睡觉,小龙女看着我说:“坐你的车太刺激了,能吓出来心脏病啊,”我拉了一下小艺,在咸阳休息了一晚。

  早上一起出去吃着早点,包子太困吃了,我又进去吃拉面了,进了城市,车慢了,到了西安,我问:”在哪停?“

  ”谁要你停,过去到临潼,“她笑着说,妈的不早说,害的老子在这磨车。

  到了一个二层楼的小院,真是个好地方,青山绿水的。停着几辆车,只是进去了没人,妈的没人,这些车是谁的?

  ”坏了,我妈临时有事不在家,我们做的吃饭吧,休息好了,一起去爬华山,“她不好意思地说,我心里不由的高兴起来,”好,今天惩罚你做饭带洗锅的啊,“咧嘴笑着,

  “不,虎哥,我要吃你的土豆丝,”小艺不高兴地说,我笑着看看她说:“行啊,我炒个土豆丝,”小龙女不高兴地翻了我一眼进去了。

  下午开车来到了华山脚下,找着停好了车,破地方本地户口与外地的票价还不一样,看着门口的都在租鞋,大衣,毛毯,心里想着,五月天了还用租这些东西啊。

  “小伙子,外地方的人吧,听哥们话,租上这毛毯,备着,不然上去你就成了景了,”一个中年男人笑着对我说,

  “我是本地人啊,”小龙女借过来话说,这男人用着我听不懂的方言与小龙女说着,

  “好,我租一条,只给你50,如果真像你那么说的冻得耍猴了,下来还你毛毯,50我也不要了,”那男人笑着说:“行啊,当哥的不欺负你,送你一件军大衣,如果你没用上,下来不用还了,这钱我再退你,”他笑着看着我们上去了。

  这破华山,真是走的累人,到了一个大石头那,都不想走了,都有了回去的念头,“这就是回心石啊,大多数人到这都是想回去的,”我们三人一起看着说话的两口子,都笑了,快步走到大石头那一看,小艺笑着说:“这名字起的真是绝了。”

  艰苦的爬过千尺窗,爬到了北峰,怨着小龙女拿毛毯又是大衣的,汗下去了,开始冷了,找盘石,找风小的地方,人挨人的挤在一起,没有了性别了。可能四点就有人喊着去看日出,妈的跟着走吧,困啊累,闭着眼睛走,被拽一下,妈的才这宽的路啊,真是不知道国民党这些粪桶是怎么让给打上来的。掉下去不是喂啥,估计就是天葬了!

  太阳出来了,太美了,云海托着红蛋,红彤彤的漂亮,一会带着黄色,金色,云遮日露出来的太阳光照下来的那个漂亮啊,金、绿、红色天与自然融合在了一起,一样的没有边际可以分。远山更是清楚,近山让松柏树,脚下的让松柏树与半山腰的云雾抢去了险拨,留给我的倒真是神仙地方一样?一览众山小的广阔,让人不仅心胸敞亮起来,高兴起来。

  可恶的天气,太阳没了,旁边人笑着说:”谢谢老天厚爱啊,“妈的傻比青年,没了太阳还是厚爱呀?与小艺两人裹着前进着,小龙女笑着说:”你两人快点啊,“妈的,你来试下,到了西峰,也就基本不用毛毯了,路旁边的松树皮,已经让下去的人给一掌一掌的打没了,那块光的滑手,看了劈山救母的石头,感叹着神奇的自然力量。

  下去了,到了回心石,小腿肚子是不由自己的抖着,还了人的东西感谢着,不是这毛毯,三人全感冒吧!开车来真是蠢猪的办法,忍着开了回去,谁也没再理谁,多说一句话,不到晚八点,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早上八点。我的妈啊,这觉睡的真是香啊。

  ”虎哥,上的有啥感受吗?“小龙女笑着问我,我笑着说:”知道了高,险拨,伟岸,广阔啊!“

  ”行啊,没辜负我妈的一番苦心,“我听见这话,倒又佩服起了狐狸精,”晚上我们就回去,你还回去吗?“我问,

  ”我就不回去了,你去安排宾馆与钢材市场的事情,找个好会计,九月我再过去,“妈的真会享受,在这避暑啊,”小艺妹妹会开车吗?“

  ”我不会,“小艺笑着说,”那就抽时间去考驾照吧,暑假了过来,姐送你一辆车,“她笑容满面地看着我,妈的又不是送我的,看我干嘛?我也想尽快离开这,就说:”我们现在去西安市,看看大小雁塔,饭一吃就回去了,“

  ”行啊,我也不留你,记着给我电话、信息啊,“说着亲了我一下,”鸟呀,七月她放假了,还来这避暑哪!“笑着走了。这样说只是希望她好过点,因为我心里也有一点离别的伤心,与小艺抱着,又给了她一包东西,到车上一看,才知道是核桃。

  信息来了,打开一看:明天早上,爸爸在别墅等你。我看了小艺说,”想吃啥?“”牛筋皮“她笑着说,吃完了她又要了四份,就赶着回去了。

  别墅怎么黑着,小凡不在吗?心里想着,与小艺上去了,躺在沙发上,”来我给你按摩吧,“小艺说,我看着她笑着说:”傻丫头你会吗?“

  ”当然会啊,我学了啊,爬床上去,“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一看就过去爬着了,享受着她的按摩,也再次享受到了香美的睡觉。

  "还在睡觉啊,快起来了,“迷糊着醒了,看了看,”干嘛啊,来这早还大喊大叫的,“懒怏怏、不高兴地看着小凡,

  ”哈哈,已经快10点了,老爸已经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了,“我听到小凡这么一说,瞪着眼睛,妈的,现在这身体差啊,咋能一觉睡到这个时间啊,我拿开了被子,穿上出来了,”老爷子,有啥急事情吗?“我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坐下,又递给了他一根烟,

  ”没急事,只是让你抽时间,去趟江、浙看看那的房子,“我不明白地看着他,心里想,人在这,房子买那地方干嘛?

  ”傻小子,你天天就瞎玩,没说看看新闻,现在各个地方官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着改革的旗子,做着营私舞弊的事,有政绩还可以中饱私囊,现在国有资产基本买卖没了,只剩土地了,而且利润极大,更可以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人民服务、造福地方,“我听着这些熟悉而明白意思的腐败词语,根本不懂里面的操作事情,什么政绩又是土地的,有啥关系?

  ”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变色龙,不只是你们读书里面的意思,最重要是适应社会环境,国家改革的弊端太多,电视上的新闻都是一些正面的报道,瞎子卖布胡扯着,“我看着老爷子疑惑地问了一句”改革弊端?我只是看见了没了道德,“老爷子笑着说:”我给你说墓地的事,就是改革弊端里面想出来的好事,计划生育是没错,错在是这些独生子女以后的负担,也是社会的负担,想想四个老人怎么养?用曾经的模式考虑着以后经济膨胀养老,公务员、富商,可以以外,城乡的老人就是大问题!“我好像明白了一点,是啊曾经我也想着自己独养父母的事情。

  ”经济膨胀了,人民币在贬值,提倡着美国人的消费观念,人人都是在忙忙碌碌的为了钱活着,以后的房价再涨几倍,普通人的工资水平是永远没有房子住的,就是现在说的这些白领,也一样是房奴,他们的精神压力有多大?只是宁夏这地方人口不到200万,沙漠多,又是河套平原,相对的说还是人少地多,没有外面那么紧张,我绒线厂的地皮只是做个样子,就没打算二年完工,08年的奥运会的建设,已经让中国的钢材上了一个个的高峰,你与小龙丫头的钢材也要在08年吐完,我这的房子在08年完工。你去江、浙买的房子,现在是六千到八千一平米,只是压五年,你就可以翻到四五倍。“我看着他问:”我们这不是一样吗?“

  _Q更/新*最快A上g酷匠,网√

  ”傻小子,啥一样啊?你们这现在才是二千多,还是市中心的价格,长四五倍才是一万,错几十万的利润,你们这人少,又决定了倒卖地速度,胆子大就去北京插一脚,“老爷子笑着,眇着我,不知道是啥意思,”好,我先去北京吧?“我看着老爷子说,

  ”先去江、浙,完了回来去北京,哥傻的都不知道避暑,“小艺出来了插嘴说着”蒋爸好,“小凡站在旁边笑着说:”爸,这是虎哥兄弟的妹妹,还是在校大学生,“老爷子笑着看着小艺说:”好孩子,“说着掏了下口袋,”这个拿着,也是我的丫头了,“小凡接过来一块玉,看着高兴的塞到小艺手上,拉着进卧室去了。

  ”大概就是这样,等你回来,虎园那也基本可以运作赚钱了,“老爷子笑着站起来,拍了我一下,”努力赚钱吧,“笑着走了。

  山外青山楼外楼,这些老人的经验都是怎么得来的?老而为贼,似乎明白了,思想与阅历的沉淀、积累的让老人活着明白了,我也从这些老人经验里直接受益了,就小龙女的妈妈,那么让我看不上的狐狸精,一样给我了重新的认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