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阴招奉还

  第32章阴招奉还

  及时雨一下把张开安排到没人的地方去练习车了,只是小尕子陪着。

  担心园园又去了医院,两个老人都在,小青、小凡、鲁燕也在,小青在劝着老人让回去,只是担心、伤心的老人,根本不听劝,我看着园园那样,心里更是难受,愤怒地离开了。

  给尿刚打了电话,让对宾馆再搞的力度大一点。小子一下把话给传了出去,这下好啊,成斌的宾馆成了江湖驿站了,一天最少2次闹事。警察成了他们家宾馆的保安了,没事了也没客人了,更没人去那打麻将了。

  “虎哥,成斌的宾馆要低价转给我,”小龙女的电话,直截了当地说了,估计可能是成斌受不了这赔钱罪了。

  “妹妹,不要,先送你做就可以,”我笑着说,心里却是无比的痛苦与仇恨,

  “等于是送了,只要了30万,营业执照这些东西给我放下,钱也没拿,醉醺醺地又出去喝了,”我一听笑了,高兴啊!

  “那就好啊,明天去摘牌子,给他老婆打给10万,后面的事情等我通知你,”我笑着,心里乐着,

  “我就没想做,你回来去看的搞去吧,送你了,”小龙女笑着说。闲扯了几句,挂了电话,一会六子的电话又来了。

  “虎哥,打探清楚了,他的四个工地都在能源基地,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了,”

  “交给谁了?不要让给卖了,”我有点担心地问,

  “哈哈,虎哥,白狗子出来了,”我一听他这么说,放心了。白狗子就是矿区的一霸,

  “我没有让他去骚扰,只是控制去工地的工人,留了个会干的,我们的人在那混着,”我一听笑了,好啊,“磨死他,成本给他搞大,”

  “是啊,白狗子说去你那打个面,你看,”六子试探的口气,我估计他们在一起吧,

  “不用,这事弄完了,让他再来,办不好小心他的狗腿子,”我故意生气地口气说着,

  “好了,虎哥,不说了,挂了,”感觉到了六子的失望,我也没再说就挂了电话,笑着又去医院了。爬窗子一看,老两口还在,只好又回了别墅。

  “虎哥,好机会,今天人是醉的,人还落单了,可以动手了吗?”小尕子的电话,

  “可以,你把车前面处理了吗?”我担心地问,

  “没问题的,季哥与杜哥给设计,亲自做了,他们实验好了,才给的我,”小尕子信心十足地口气让我安心了一点,躺着等着消息。一会了感觉这么快结束了,没啥意思,又给小尕子打了过去,让他再等一段时间,是啊,我的园园遭罪,要他命没意思,搞的没钱了,不是更有意思。想到这心里那个乐啊,这恶人的仇有我来报,这气我来撒。

  “虎哥,我在钢材市场,你在哪?”小龙女的电话,

  “我在别墅,”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我的话笑着说:“看见你车了,给我开门,”妈的这么阴的女人,好在没撒谎骗她,下去开门让她进来了,“你一个人吗?”进来了她就问,

  ”怎么?你不是人吗?“我笑着反驳了,

  ”讨厌,"上去了,坐在沙发上,掏着包,“给你一点无锡的龙头茶叶,好喝,只是没有名气!”说着给我放在桌子上,又伸手拉我坐在她旁边,傻笑地看着我,搞的我心发怵,“干嘛,看猴子哪?”

  “不是,看看北方的狼,”她笑着说,“陪我去躺西安吧?”

  “去哪干嘛?杨虎城死了,张学良在台湾,”“打住,你就说去不去,”她打断了我的话,好像生气了,

  “去啊,只是最近不可以,”我笑着说,

  “你那点破事,我替你处理?”我听见她的话,惊讶地看着她,“不就是成斌吗?”说着她拿出来一张卡递给了我,“这是他的钱,四百六十万,后面我再给你加把火?”

  “啥火?”我笑着问,把卡扔给了她,

  “只要你答应了我,那就可以,”她可能是故意在吊我胃口,我也不想让她插足进来,

  “那只能让你失望了,我自己一样可以解决,”我笑着说,

  “我知道你可以解决,只是你的没我的好玩,猫玩老鼠那样?”听见她的话,极具吸引力的想妥协,只是这女人也让我毛、发怵,总是担心她的忠实、她的诺言,只是一句话罢了。“哈哈,我是老鼠玩老鼠,”我还是犹豫的在坚持。

  “虎哥,当初蔡锷如果不相信小凤仙,你说会怎么样?风尘出侠女的!”好厉害的嘴啊,心里想着,是啊,小凤仙的身份的确与蔡锷将军有差距,可是他们倒成了知音,我看着她,“好啊,只是我想知道,去西安干嘛?”

  “去见我家人啊,”她笑着说,起来去厨房了,妈的,你妈不是见过我吗?“你会做饭饭吗?”她大声地说,“不会”我喊着,她笑着又走了回来,笑着说:“我做饭,你洗锅,怎么样?”

  “不会,也不洗,我带你出去吃,”我看着她说,

  “不,你要么做饭要么洗锅,”她坚持着,我也坚持着,僵持着,寂静了。

  “老是我让你,你就不会让下我,让我也满足下虚荣心不好吗?”她生气了,”好,我做饭,我洗锅,你只是吃可以吧?“我起来去了厨房,妈的这有啥可较真的,懒了出去吃不就完了,就要老子给你做饭,她也跟着过来了,”你能吃多少米饭,自己拿碗给我比划,“她惊讶地看着我,拿了一个小碗给我看了,我接了过来,盛了一点米,又拿了一个大碗盛上米,两个碗加了一半开水泡着,冰箱打开拿了个土豆削了皮,她拿了根葱,我也接了过来说:“看可以,帮忙你就做,你就洗,”她瞪着眼睛看着我,我拿个平底锅接上水,放在电磁炉上,把两个碗放进了平底锅,打开电磁炉煮去了,她更是惊讶起来,“真是犯人,做饭都与人不一样,”我也没去接她话,炒了一个土豆丝,又弄了西红柿辣椒面炒鸡蛋,看看米饭,还没好,拿了一把韭菜,冲洗完了扔菜锅煮了一会,捞了出来,顺便把炒锅刷洗了放好,切好韭菜放在盘子里,上面撒上盐、十三香,拿个大勺倒上油,放在天然气灶上,热着,刺啦地浇了上去,她看着笑了,“喜欢酸吗?”我看着问,

  “我随你,”看着那傻笑的样子,我也就倒上醋,又倒了一点酱油,递给了她,她接了过去闻了下说:“香啊,”我看了下米饭也好了,关了电磁炉,夹出来两碗米饭,拿块小毛巾给垫上递给了她,她接了过去,就用手抓了一点,嚼了起来,“这有嚼劲啊,”牙呲着。

  “虎哥,我第一次见炒鸡蛋放辣椒面的,真好吃,”她一边吃一边笑着说,

  “我妈说了,吃饭不可以说话,”我看着着她,吃完了,我看还剩一点鸡蛋,一点韭菜,就端起来鸡蛋,全部扒到嘴里了,她一看,端起来韭菜也学着我,全部扒嘴里了,妈的,老子是想恶心你的,你这不是气老子吗?她又端起来剩的醋汤,我赶快说:“那留着,晚上拌菜,吃拌面,别倒,”她瞪着我说:“你咋这抠门?”我也没理她,端着两个碗,三盘子去了厨房,洗冲完了,又用手摸着碗,放好了。

  “林道台请喝茶,”我还没做在沙发上,她就笑着说,我对这称呼莫名其妙,

  “幺妹在,来给老子闹闹撒,”我也学着说着方言,她走了过来,手塞到我背,挨着挠了一遍,坏笑着。嘿,妈的,能听懂啊,“咦,”我拉着长音,“做甚哈?”她的地方话也出来了,我笑着说:“这汤汤号祸,”

  “我不陪你玩了,这卡你拿着,密码是你的手机号码后面六位,也可以让你知道我是认真的,”她笑着收拾下包,过来低头,“吃了韭菜,你不怕臭啊,”我笑着说,她没有说话,还是低着身等着,我亲了一下她的脸,看着她走了,妈的这丫头有透视眼啊,她咋知道老子是咋不相信她哪?

  七八天以后,尿刚就来电话说成斌在找白货。听见这个消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也知道多半是这女人,后背发凉。

  “虎哥,园园今天出院,你还来吗?”小青的电话,我问道:“我的两座山还在吗?”

  她笑着说:“当然在啊,两人都瘦了,”“去啊,赶我再说了,”我挂了电话去了医院。

  我进去了,看见园园的寸头,哈巴下的一道疤痕,掩饰着心里难过,“这精神啊,差点没认出来,”园园瞪着我说:“小心你的嘴,”笑了。丈母娘过来把我与园园隔开了,我伸手拉了园园一下,丈母娘一把打开我的手,虎视眈眈的样子。我真是生气,妈的,不是园园,砍死你这老东西,想干嘛啊?“园园不要回去,我们就在这住一段时间吧,”我忍着笑着对园园说,

  “我们孩子没那福气,你住着,我们回去,”丈母娘气气地说,“你这是干嘛?”老丈人开口了,不愿意地去拉老伴,

  “我能干嘛,我伺候丫头回家,”丈母娘不依不饶地说着,

  “我敬你是岳母大人,去你家,你给我脸子,看我儿子,你给我脸子不说,还故意抱开,不让我看,现在园园这样,你又给我脸子,你这样对我,排斥我,我们夫妻关系能好吗?你心疼她还是在害她?”我走到了园园身边,她掐了我一下,“现在去我房子吧,”我看着园园,园园看着爸爸,又看看妈妈,没说话,“给打电话,把我爹与老皮嚡给我接这来,”

  “不要接,你现在打电话问问,看看爸爸来不来,他来这干嘛,没认识的人,他能高兴吗?”园园生气了,

  …看正|版0)章节V上-酷q。匠o◎网(

  “是啊,人老了喜欢在熟悉的地方,不比年轻人啊,小子,”老丈人说话了,

  “那就请二老过去,在这吃顿饭吧,”我笑着对老丈人说,

  “我们还是回去吧,”老丈人看着丈母娘,园园走到妈妈身边说:“妈,去吃顿饭吧,想住了就住,想走也不影响,”丈母娘没说话,

  “走吧阿姨,坐我的车,”小青一边笑着说一边拉着我的丈母娘出去了,老丈人笑了笑看看我们,也随着出去了,我收拾着东西提着,小凡与园园一起出去了。

  一起吃过饭,老两口说要出去溜达,小青、小凡陪着出去了。屋里就剩我们两人了,看着这可爱的老婆,下巴与脖子的伤疤,心里一下难过起来,“找个美容院让看看有什么办法?”

  “怎么?你嫌弃我丑了吗?”园园笑着说,我惊讶地看着她说:“这是说啥话,你那样我都是喜欢,”我抱着园园,脱着她的衣服,肩膀下面的两道大伤疤,倒像是梅花一般,深深的伤口像那沧桑的树干。

  ”看的膈应吗?“她有点难过地说,我瞪着眼睛说:”我看着美,好了以后,可以去纹身,搞个一剪梅!“

  ”哈哈,你就是头猪,“我感觉、看见了她的开心,我们抱在一起,抚摸着身体,感受着夫妻的爱,拥抱的肌肤之亲感觉,超过了曾经想的,看书里的飘飘欲仙,没有说话,享受着人原始的升华,肉体的融合,更是感天谢地,恩赐与我的宝贝,让我知道了珍惜,从心里出来的珍惜,如果用我现在的钱财,去换她那天也是心甘情愿,我深深知道:她才是我的福。

  ”园园,你在哪?“柳小萍的电话,”怎么了?听你口气怎么这么着急啊?“园园惊奇的表情,我知道发生什么了。

  ”成斌在能源基地出了交通事故,“我凑上去听着,心里想着,这些家伙,怎么在那动手了,“我身上的钱不够,医生说要30多万,”妈的,这败家子,才是50天的时间就把几百万家产败没了。园园挂了电话,我们一起去了医院。

  “你老公这样子,现在还是放弃治疗的好,”听见医生说,心里奇怪了,怎么医生劝的放弃治疗?小萍只是哭,看着父亲。

  “园园,你说我该怎么做啊?”小萍看见园园,抱着哭的声音越大了,“人不一定能康复,而且还有后遗症,还带毒瘾,我还救吗?”

  “救啥啊,几百万没有了,才给你留了几个钱?这30多万花没了,你后面怎么养活他?”老爷子不高兴地说着,园园点点头,就这样把一个喜欢阴谋诡计的小人,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恶有恶报啊,我打了电话才知道,这事与我们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工程搞不下来的亏着,只是追求刺激,只是想摆脱压力,他选择了不应该选择的东西。飘飘欲仙的精神幻想让他忘记了一切,烦恼忘记了,家庭责任,可能一直就没有在他心里有过吧。

  这样其实也算是解脱了,如果让他活着,祸害的可能就是他老婆了,对于这样的人,还是选择了火化了,骨灰撒在了沙漠。

  园园的善良,也让我羞涩,她知道我对成斌的仇恨,可是她依然让我去帮忙小萍,让她可以稳定的活着,高兴地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