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阴人

  小龙女电话打给了成斌,借三百万倒板材,也就在玩着腕、玩着大,提现与转账一起做了,搞的银行还给弄个特别行动。

  这个喜色而又喜欢卖乖的男人,她心里讨厌,只是互相开心,玩着乐的事,愿意就做,不愿意拉到,至于那么埋汰自己的老婆吗?就是喜欢了,也不用去把自己描绘成婚姻的受害者吧?好像自己多么冤枉、委屈一样?

  对付这样贪色的男人,她只是3分钟结束,一分钟脱衣服,一分钟做事,一分钟穿衣服,她的快乐来自这些猫色男人的羞涩。欣赏着这些男人逃避早泄的美丽谎言,看着这些因为时间短才羞的男人,没有为了这等事而羞的,可怜的邪淫者。

  “上次是太累,让老婆唠叨的心上麻烦,今天好好收拾你,”成斌说着抱着小龙女亲吻起来,“哈哈,刘哥哥、刘老板在我这你还是个小牛犊了,”这话一下刺激到了他,马上就给插了进去,小龙女双脚扣他的双踝一分,双手揽腰用力就给结束了,小龙女一下大笑起来,从心里鄙视这些道貌岸然的人,“123脱衣服,4干啊,567穿衣服啦,”她要从心里去打击他,让他精神阳痿。

  他马上穿着衣服,提着裤子,穿着鞋,“不行,我要去工地看看,”狼狈地出去了。

  痛苦煎熬的一夜过去了,早上醒来一会,抽一根烟吧,“豆浆打好了,现在刚好,喝吗?”小艺过来了,我这才清醒了,睡在沙发上的。

  “我一会打的去学校,下午3点你去公寓,”她没有看着我说,“那样多麻烦,你哪地方也小,在这过吧,我不要她们来搅,”我看着她说:“时间你也好把握啊,”我起来从茶几里面拿出来钥匙递给她,“那好吧,下午没事,中午我就过来了,”她一边摘着钥匙一边说“自己看着吃吧,我走了,”我起来也去给忙着订蛋糕,赶在一点好,只可以做个70里米的三层,又去看的买了三个一米的流氓兔,再就是菜了,剁椒鱼头吧,再搞个猪手,弄了几个凉菜,也11点多了,直接要了土豆丝,吃完回去了。

  文文也回来几天了,就是不敢给打电话,鼓叨着小尕子给打,小尕子又让他去找园园了,打了电话过去敢上园园明天去开会,让他明天过来送她去银川开会。

  “哥,还在睡觉啊,”不到1点小艺就带着两个女同学来了,提着一个蛋糕,真是两个戴眼镜的女同学,我一下紧张了,起来说:“你们好,请客厅坐去吧,”“哥,哥,你好”两个人礼貌地问,“快带你同学去客厅吧,”我看着小艺说,“不是同学,校友,”我不好意思地说:“一样,”

  “她们也要晒太阳”小艺笑着说,几个人动手,这成了主要会场了,一会大蛋糕也送来了,三人高兴坏了,又跑去厨房,“这菜都好的,就我们四个,我看够了,”一个笑着说,“是啊,还是有哥好,”另外一个附合着,“当然了,”小艺一脸幸福、得意的样子,切着牛肉,“你们吃手抓吗?”小艺笑着问,“不吃,太膻气了,”两个人一起说了,“我吃,没那味,”在小艺的怂恿下,一人要了一丁点,“好吃。”

  “哥,郑重的介绍了,这是秦阳姐,这是孙小琴,”我点点头,说着“你好,你好”小艺捣了我一下说:“啥态度,握手问秦老师好,孙律师好,小阳姐马上毕业了,哥你给帮忙塞到那个学校去吧?”我笑着说:“好,好,”

  “你可是答应了,十月给办不好你给发工资啊,”小艺看着我,“行啊,”我笑着说,吃起来,喝起来了。

  两瓶子干红喝完了,三人都高歌起来,拉上窗帘,点上蜡烛唱了起来,我拿了三个流氓兔分别递给,疯狂的女孩子,多么让人羡慕的纯真年代啊,这份可爱马上也该消失了,“我提议生日为题做个四句打油诗,得押韵啊,从小到大,我先说,”想了一会“一日三生乐,”

  “四人嬉戏亲。”孙小琴接了下来,

  “宴散人觉涩,”秦阳也接了下来,

  “盼为三君邻。”想着给凑了上去,“好,我收了,”小艺说着,马上拿纸、笔写着记下来了,“哥,给看看这首青春,”递给我三人一起出去了。我接过来看着,心里也不乐意地怨着小艺,诗可不是我能评的。

  曾经嬉戏追逐蝴蝶

  夹与书里

  希望记住那怕失忆的事

  如今打开书只是美丽的蝴蝶

  曾经不惜生命而私自挽留

  如今只是自己的一个讥笑!

  看着,我于是冲动的加上了后面两句,读着,三人又拿着干红进来了,秦阳夺了过去看着,”好啊,来啊干杯,”

  三个傻丫头,那红酒喝多太难受了,晚上回去也够她们受罪了,秦阳第一个跑卫生间去了,孙小琴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小艺还能站着说话,我把孙小琴抱着放在一个卧室盖上出来了,秦阳也出来了,我搀着扶到了另外一卧室,“哥,我热,”说着撕脱着衣服,我伺候着给脱光了,盖上出来了,“哥,抱我,”我也过去抱着小艺去了她的卧室,她用脚蹬着不进去,我又抱着去了我的卧室了。

  “哥,她们说不只是睡在一起,就可以怀孕的,还有下面事情,”小艺笑着拽着我的手说,想啥哪?傻丫头,想脱开,她一下又起来了,“我热,”我笑着说:“我去给你拿冰水吧,”“不喝,”说着她自己脱着羊毛衫,我帮忙给脱了,盖上爬在她身上,一会她也没反应了,出来了坐在沙发上,烟才掏出来,秦阳就赤裸着出来了,妈的,这些傻丫头,小心老子忍不住了,干死你。”上卫生间“我又赶快起来,扶到了卫生间,给揭开了座便器盖,看着园丢丢的包房,只是咽口水了,出来看着,又来到了我这,我抱起来,快步走到卧室给盖上,一样压着她,我的下面已经出击了。

  妈的,我这样的人,隔山打牛的事情传出去,岂不是大笑话了,心里安慰着自己:这样的便宜还是少贪的好,眼不见为好,我上去了。

  “喂,虎哥,来,快来五院,园姐出事了”我好在生气谁打电话,一下醒了,你妈的,怎么了?“人怎么样?”“人没啥大事,”我挂了电话,飞跑出去,上车就拉开警灯,打开扩音器,“让开,让开!”五朗、小尕子,银行,文文都在,“虎哥,你不要进去了,园园的爸爸、妈妈都在里面,”我拨开五朗手进去了,看见园园下巴与头都裹着白纱布,脖子,胸口肩膀也有,老丈人、丈母娘看见我了,硬是推我出去了,他们几个都在外面,我看的文文不对劲,离的老远,“怎么了?”我问五朗,“胳膊骨折,头上玻璃渣还没清完,给园园挡脸了,"我看着五朗说:”那怎么不住院,“他是回去让大裤裆处理了,与银行一起来的,”我拿起来一块砖就把玻璃把碎了,保安围了上来,一会警察来了。

  “小虎,你给赔块玻璃钱吧,走了,顾不上你这小事,”还是那队长,我走上去说:”哥,你今天得成全我,与这人关上两天,不然我就给你多添一点麻烦,“小尕子上来说:”虎哥让我去,“队长也没理我,抓着小尕子的手说:”进去别搞大了,问清楚是故意还是无意,无意的就喊旁边人,直接放你出来了,“我点点头。

  ”好了,回去给我跟好成斌,去那个地方是经常,有习惯的,不要让发现了,搞砸了我家法待你,“我看着银行说,"虎哥,这事你就放心吧,”银行拍着胸脯说,我拍了拍他,对这文文挥了下手,握了个拳,让都回去了。

  五朗也把刚回来的新人,让去宾馆搞事,搞的警察去了,他再装好人说认识,愿意赔钱,等警察走了,成斌总是客气地说:“那两钱不用,交两个朋友就好,”这搞了几次,五朗总是顺坡下的说谢领人走了,监狱后面来的人,在他那休息一夜成了规矩了,黑路上的交易也聚在宾馆,总是弄两人拿上3、5克拿钱等着警察,搞的成斌的宾馆生意一落千丈,而且与警察是频繁接触,罚,罚,他郁闷了。

  小尕子进了看守所,认识的过来问个好,“今天交通事故进来的是哪个?”

  “这哪,还醉着那,”一个说,小尕子过去给浇了一泡,十几个人一起给淹了,坐起来了,还拌着嘴”妈的酒也胡浪费,“”让他清醒、清醒,“小尕子笑着说,”尕子哥,这比还没醒,浪费了,等等明天早上吃上了,再搞才有味了,“小尕子看看”好小子,出去了找哥去,带你见虎哥,“”真的啊,我们六个人,“小尕子听这话看了看”可以是可以,不过虎哥哪有新规矩,平时要工作赚钱养家的,没事情不让出来,“”可以啊,我们六个人都是职业高中的,打架让开了,“”哈哈,好好干,干好了,让虎哥知道就给你们要毕业证去,“”真的啊,“六个人高兴地说:”那以后就靠尕子哥了,“”都是干嘛的?“小尕子问,”他叫杨啸,李家宝,陈宇,是电焊工带电工,他叫张开,袁小晨,我叫温祥,我们是电工,计算机,我与张开还有驾驶证,”

  y更新最6{快…上X~酷匠H:网6

  小尕子笑着说:“好,等一起出去。”

  也是等小尕子,我去鲁燕那,“虎哥,晚上喝粥吧,”她进来看见我说,“可能就没她们的了,”

  “给钱让她们外面吃吧,不要让进来了,”她看见我拉个脸,应了一声进去了,一会出来看看我又没说,就进厨房去忙了,一会端着凉拌苦苦菜,玉米窝窝头放在我面前,粥端的放下,她总是能把握住我的情绪,我不高兴她总是保持沉默,没必要影响他的心情,我看着玉米面窝窝头,“你买的还是自己做的,”我笑着问,感觉到自己的笑很丑,“当然是买的,粥是我做的,苦苦菜也是我自己酸的,”她倒是得意起来了,我笑着说:“这都有十宝了吧,酸苦苦菜也好吃,”其实太酸了,“哈哈,虎哥你就骗我吧,刚才我倒酱油拿错了,醋多了还好吃,”她笑着看着我我又夹了一下塞嘴里说:“我早开始吃酸了,”笑着,酸着。

  早上,摸在紧巴巴的蒙古包,又给来了她一次,这几天被小艺折磨的都给了燕子。

  “虎哥,被成哥花钱雇的,”小尕子的电话,让我更生气“我又带出来六个小兄弟,我想用,”

  “挑一个靠得住的,嘴严的,带你姐姐这来,”我也高兴了,挂了电话,又亲起来,“该去店里了,”

  “不,我还没腻歪够哪,”我笑着说,“节约弹药,照顾其他姐妹吧,”她笑着穿起来衣服,这一下提醒了我,“好,好办法啊,给我三戒指,我给你弄个弟妹妹去,”

  “你别瞎操他的心,人与小明,已经处上了,”你妈吧,那家伙也要啊,我心里骂着,“让她做小的,”我笑着说,翻了我一眼去了卫生间。

  "六子,哥想你了,“我嗲声说着,惹的燕子只是笑,”你别恶心人了,“”虎哥,再个一周时间吧,“他哀求着说”妈的,老子就要你一天时间,看你个怂样,好好窝就吧,无聊的逗你玩了,“挂了电话,鲁燕拿过来牛奶与玉米面窝头,走了。

  我大喊起来,”我烟没了!“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完了,啃了个窝窝头,喝着牛奶,拉开冰箱,还有一条啊,坐在沙发上抽起烟来。

  ”虎哥,虎哥“小尕子带着两人上来了,我看看还可以,”小兄弟来抽烟,“说着扔给了两人一人一盒,”你们直接开车去虎园找季哥,“两人的紧张程度超过了他们进去,退着出去了。

  ”我给你介绍个大学生咋样?“我笑着说,”虎哥,你不要逗我了,“我笑着说,”妈的,谁骗你啊,真是大学生,你想的那样,戴着眼镜,“”我已经找小明了,“他看着我说,”妈的,老子有园园了你不是一样塞你姐姐,你也娶2个,“我笑着拍了一下他脑袋,”得了吧,我没虎哥能耐,“我又拍了一下他说:”你有两个老婆那就不受罪、气了,谁惹你,你不理谁啊,走跟哥看看去,“一下让我忽悠倒了,去鲁燕首饰店,拿了三个戒指跑了,小明在后面骂着,才跑了。

  中午给小艺打了电话,两人准备去吃麻辣烫,约到得月楼了,”这是小艺妹妹,这是孙小琴妹妹,这是我兄弟路老板,“吃了一会,我看着小琴说:”你们两人去看的买车吧,“”虎哥,真会开玩笑,我哪懂车啊,“小琴一推没词了,小尕子他妈的,平时与老爷们在一起胡扯冒聊,现在屁也没有,只是低头吃,疯了,”我吃好了,虎哥,我去看车了,“一摆手,跑了。

  ”这是你给小琴姐介绍的对象吗?“小艺看着我生气地说,‘怎么不好吗?他对人特实在,”我笑着说,“人品没问题,那你注意下阶级问题吧,说个啥都没共鸣的好吗?”

  “小毛丫头,知道个啥,没有共鸣可以崇拜,那才是幸福的,有了知识也一定共鸣吗?”

  两人不说了看着我,“婚姻是现实的锹,那是一锹一锹积累起来的土,爱情只是婚姻里面的水,知道吗?”我也不知道的问着,只是我这一年的体会与感受而已。“你如果要理想的婚姻就牺牲爱情,现实地活着,为了吃去奔波劳累,如果要理想的爱情就不要去考虑婚姻,只是爱情,没有责任,”

  “那你要什么?”小琴反问了我一句,“我本来是要理想的婚姻,结果弄个四不像,”我苦笑了一下。

  “每一个心都是需要安慰,我的理想爱情下的心都在伤心,担心,揪心,寒心。”

  “我怎么没有看见她们这些心,我只看见了两个开心的女人,”小艺反驳地问,我一笑说:“你们该去上课了,”站起来,拿过来衣服,带着掉了东西,穿好了回头一看,啥也没有,又转身看见小艺手里拿的三个戒指,“送你们了,”

  “切,那有你这么送的,你得给我们戴上,”小艺笑着说,“傻丫头,想啥哪?拿上去玩吧,”我笑着说“走了,送你们回去,”

  “下午没啥课,不给戴我们不要了,”小艺看着我说,我接了过来说:“只是哥哥送妹妹的,”她点点头,我直接给戴到中间指上了,小艺气的在抹,小琴直接伸出来手,在抠回指,我也一下抓着给戴到了中指,我笑着抓着两人手,拽着回去了,“骗子”小琴骂了一句,我笑着说:“你真是有眼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